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03章 她的偶像
    :

    话茬僵到这里,一时间满室寂静,没有人讲话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商绍城率先开口,面色如常的问了句:“你还竞价吗?”

    秃顶大叔见商绍城云淡风轻中带着志在必得的傲气,原本还想赌面儿再挣扎一下,但是话到嘴边,他出声回道:“既然两位都要过生日了,那君子不夺人所好,你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略微点了下头,礼貌回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柱头香,让商绍城这个败家子以二十万的高价竞得。他跟岑青禾的名字一起被写入功德薄,会常年放在佛祖的鼎炉下享受烟火祭拜。

    三米长的大香,两个僧人一起抬到外面巨大的鼎炉处,光是点燃就花了好几分钟。有专人负责插香,岑青禾跟商绍城双双跪在蒲团上,磕头祈祷。

    一整个过程下来,不到二十分钟。可二十万就这么没有了。

    事后,岑青禾又一次问商绍城,“你家里到底干嘛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问:“你有跟佛祖祈祷盛天是我家开的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一翻,出声回道:“我祈祷盛天是我家开的,就算现在不姓岑,往后也得跟我姓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了,“就你这愿望,佛祖会给你退钱的,实现不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问:“你许什么愿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傲娇的回道: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就不像你这么小气,我告诉你一个,我刚刚许了好几个愿望,其中一个就是保佑你以后嘴巴别这么毒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睨着她,岑青禾心虚的别开视线不看他。

    其实她并没有许这样的愿,香点燃,腿弯下,她一头磕在地上的时候,就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样,第一个愿望,永远是希望家人跟朋友,全都能幸福安康;第二个愿望,她希望徐莉,萧睿,哪怕是犯了错的岑海峰,所有人都能得到救赎,重新开始;而第三个愿望……

    岑青禾一边走路,一边偷瞄向商绍城。她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喜欢上他的,好像从知道开始,就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可她喜欢上商绍城,还真不是被他的美色所惑。他脾气怪,嘴损,眼睛比天高,可他从来不会不管她,骂她是为她好,眼睛长在头顶上,但只要跟她对视,还不得老老实实的垂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一种岑青禾自己都说不清的矛盾情愫,看似特别不合适的两个人,可她偏偏还是喜欢了。

    因此这第三个愿望,她祈求满天神佛保佑,如果,商绍城是她的良人,她希望这辈子无论如何吵闹,嫌隙,别离,最终还是能够牵着彼此的手,一路走到白头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商绍城许了什么愿望,可她感觉得到,他正在用他的方式来哄她开心高兴。说是来蓉城公出,他真当她是傻子?来了之后,不是陪她就是在酒店睡觉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工作就是陪她开心的。

    两人在金鼎闲逛了一上午,中午吃了饭才坐车下山。订机票回夜城,机场候机的时候,岑青禾困到直磕头,刚一上飞机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把她的头摆在自己肩膀处,等她睡实了之后,他也靠着她的头睡。

    飞机是下午六点多降落在夜城国际机场,岑青禾一路枕着商绍城的肩膀睡过来,起身时难免脖子疼。

    她嗔怒着碰瓷儿他,“都赖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一睡着了就往我身上倒,我给你推开,你又躺过来,连着推了好几次,还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嗤了一声,无语的说:“撒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她是困极了,但不是商绍城把她的头放在他肩膀上,她都一点儿知觉也没有,她只是不想戳穿他而已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心知肚明,互相占不到便宜。一路吵着往外走,在快要出vip通道口的时候,只听得身后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喊道:“城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率先反应过来,停下脚步转头去看,岑青禾比他慢了半拍。转头一瞧,只见前方不远处,站着一个一身粉白色毛呢公主裙,头戴银色镶钻王冠的漂亮小女孩,女孩子本就长得特像洋娃娃,大大的眼睛,小巧而圆润的鼻梁,粉嫩的唇瓣,加之这身打扮,就更像是童话中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岑青禾对孩子的年龄没概念,只知道她不及自己腿高。

    女孩子望着商绍城,看到他的脸,她露出惊喜的表情,朝他奔跑而来,边跑边张开双臂,“城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愣住了,小女孩儿快跑到他身边,他这才弯下腰,一把将她抱起来,特别诧异的道:“白雪公主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白雪公主?

    岑青禾看向商绍城怀里的小女孩儿,暗道这名字会不会太直白了一点儿。

    正想着,前方拐弯处闪出一抹身影,明确的说,是一大一小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男人身高在一米八往上,浅色的露踝休闲裤,带暗纹的白毛衣,外面套着一件浅咖色的长风衣。他怀里抱着一个比小女孩儿更小的孩子,看打扮应该是男孩儿。

    男人戴着墨镜,一时间看不清楚长相,只觉得年轻而俊朗。

    女孩子转头看去,脆生生的叫了句: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头去看,待到看清人之后,笑着喊了声:“三哥。”

    男人迈步走过来,等走近之后,伸手把墨镜往头顶上一推,对商绍城笑说:“绍城,你这是从哪儿回来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终于看到男人的庐山真面目,顿时惊喜惊讶惊骇到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之前去滨海参加沈冠仁的开业典礼,当时看到纪贯新送来的花篮,小白还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幸,可以看到纪贯新本人。

    这才过去多久?

    要说纪贯新,在他没结婚之前,那真是无数少女心目中的意|淫偶像。他是纪氏的三少爷,也是新锐娱乐的老板,让娱乐圈又爱又恨的周扒皮工作室,就是他公司旗下的。

    他可能是国内唯一一个不是明星,可却比明星更引人注目的存在。由于自己本身也在经营娱乐公司,加之家族背景的缘故,他的一静一动,都会得到大家广泛的瞩目。

    当年他结婚的时候,别说国内整个娱乐圈的大腕儿都悉数到场,就连国外的顶级明星,也都被他用私人飞机接来,可谓是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太高调,所以他婚后就带着老婆孩子常年定居国外,每年偶尔回国。

    如果岑青禾没记错的话,他今年应该三十七了,当初他还单身的时候,她才上高中,每天跟菜包子和大茹一起yy,如果以后嫁给纪贯新,怎么怎么样……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男人,他像是被时光温柔封印了一般,哪里像是三十七岁的年纪,说他二十六七岁,完全不会有人怀疑。

    在岑青禾兀自缅怀青春年少时光之际,商绍城已经跟纪贯新聊起来,他说:“我们刚从蓉城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句我们,成功把纪贯新的注意力牵扯到岑青禾脸上。

    他刚一看她,岑青禾顿时脸红,那感觉很微妙,像是被年少时爱慕的偶像注视,当年她还小,他已成年;如今她已成年,而纪贯新依旧风采不减当年。

    一个字都没等说呢,岑青禾先弄了个大红脸,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。想跟纪贯新打声招呼,又不知道叫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纪贯新始终面带微笑,看了眼岑青禾,又看了眼睨着岑青禾,面色不怎么善的商绍城,他出声问:“绍城,介绍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暗自赌气,心想岑青禾见纪贯新脸红个什么劲儿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薄唇开启,几乎不自觉的秃噜了嘴,“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在想高中迷恋纪贯新那会儿,因此商绍城说了什么,她左耳进右耳出。

    纪贯新闻言,唇角勾起的弧度加大,笑着说道:“女朋友挺害羞的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终于回过神来,抬起头,她‘啊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纪贯新看着她,但笑不语。岑青禾红着脸,商绍城来气,不搭理她,只对纪贯新说:“三哥,怎么就你带着他们两个,嫂子跟新果儿呢?”

    纪贯新家三个孩子,两个女儿跟一个儿子,眼下纪贯新自己带着大女儿跟小儿子回来,他说:“新果儿有些不舒服,你嫂子留在那边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径自问了句:“尤然月中结婚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岑青禾明显感觉到商绍城身体微僵,脸上的表情也十足的意外。顿了一下,他出声回道:“我不知道,她没跟我提过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估计最近也在忙,原本定在美国结婚,后来又决定回国来办一场,估计这两天应该会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跟她好久没联系,都不知道她要结婚。她跟谁结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利景延,你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玩儿股票那个?”

    “嗯,股票分析师。他们十月十八号在这边举办婚前宴,地方我没记错的话,正好是你家酒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纪贯新明显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商绍城随即无奈一笑,连视线都是别开的。

    出于女人的第六感,岑青禾几乎可以断定,纪贯新口中的这个尤然,一定跟商绍城有着某种联系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