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至尊魔帝〕〔时轮,命轮〕〔暖婚:一胎两宝〕〔穿越八零俏宝妈〕〔攻略极品〕〔重生之妖孽人生〕〔南王手记〕〔超神级加速系统〕〔天命凰谋〕〔青梅仙道〕〔西游之白衣秀士〕〔爹地有毒:替身娇〕〔重生霸道俏总裁〕〔我真不是良民〕〔大棋圣〕〔主神空间的道修〕〔嫡女惊天下〕〔重生小俏媳首长早〕〔寻宝全世界〕〔带着世界树去穿越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01章 商射羊VS岑魔鸡
    :

    主卧跟客厅之间是通开的,只有半面掏空的摆设墙相隔,岑青禾闭着眼睛一动不动,心跳却出奇的快,耳朵竖起,她不自觉的去听屋内的动静。

    脑后有不大的窸窣声传来,商绍城应该也上床了。果不其然,几秒之后,屋内灯光骤灭,一切都陷入一片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岑青禾在黑暗里屏气凝神,像是一个轻微的呼吸声,都会打乱这份平静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她都难以想象,有一天她竟然会跟商绍城住在同一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此时她心中想着的人,也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商绍城侧躺在大床一边,黑暗中他睁着眼睛,视线透过墙壁镂空的位置,落到沙发处的人影身上。

    其实他只能看到她的头顶,她躺在那里动都不动,像被点了穴一样。唇角勾起,因为心里莫名的满足,哪怕只是跟她同一个房间,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她,他也会觉得无比的高兴。

    这高兴超出商绍城的预料,他自己都不知道,原来他这么喜欢她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不可能睡得着,最起码不会这么快,所以黑暗里,他像是耐心潜伏,等待猎物的豹子,就这么一眨不眨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僵硬了五分钟不止,因为心中太过慌乱忐忑,她觉得自己的肌肉都快痉挛了。半晌没听到脑后有动静,她小心翼翼的,慢慢的翻了个身,换了个姿势。

    酒店沙发很软,她确定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实在是睡不着,她摸到茶几边上的手机,然后连人带手缩回被子里面。

    手机按亮,白色的灯光刺的她眼睛眯起。她看了眼时间,现在也才九点多,怪不得她死活都睡不着,平时都半夜三更,今天提早了三四个小时,鬼才睡得着。

    无聊,她开始刷微博。这一刷不要紧,她忽然被一条微博以及下面的热门评论逗得噗嗤一声笑出来。伸手捂着嘴,越憋就越想笑,越想笑就越得憋着。

    憋到整个人都在发抖,岑青禾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她正躲在被子里面捂嘴偷笑,猛然间一个什么东西掉在她身上,她吓得一激灵,本能的一哆嗦,然后咻的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借着手机光亮一看,落在被子外面的是一个大枕头。岑青禾当即扭头,只见商绍城背对着她,侧躺在床上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眉头一蹙,岑青禾扬声道:“欸,装死那个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动不动,也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当即抄起腿上的大枕头,让它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。

    她也是抡得准,大枕头直接呼在‘沉睡’中的商绍城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商绍城被‘惊醒’,捂着脑袋,转头瞥向岑青禾,质问道:“你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幼不幼稚?”

    房间里面就他们两个,不是他扔的,难道是鬼扔的?

    商绍城却说: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懒得跟他一起犯二,瞪了他一眼,重新躺下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不搭理自己,眼底闪过一抹促狭。翻了个身,他对着她的方向,抱着被子道: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你明儿早不想拜佛了是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光明正大的拿着手机刷微博,闻言,她笑着回道:“我刚看到一个好玩儿的,差点儿没给我乐死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把你的姓跟你的星座和生肖第一个字组合在一起,变成一个新名字,我看下面热门评论,第一个就是黄金猪……”

    越说越想笑,岑青禾拿着手机的手都在抖。商绍城也跟着乐了,岑青禾说:“下面还有李天狗,王狮猪,曹处牛,关键这儿还有一个人说,原来古巨基的名字是这么来的。“

    “妈呀……笑得我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真被戳中了笑点,乐得停不下来。商绍城也在笑,不知是因为她讲的东西好笑,还是她笑了,他就跟着她一起笑。

    静谧房间中,满是两人此起彼伏,间或合在一起的笑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笑到胃抽筋,伸手捂着胃,她吭哧着问:“你几月生日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冬月初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当即美眸一挑,转头望向他的方向,意外的道:“你冬月初八?我冬月十八,咱俩就差十天,那你是射手座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她忽然说:“你是商射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岑青禾被自己戳到,顿时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商射羊。

    商绍城迅速给予回击,“你好,岑魔鸡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岑青禾不光嘲笑别人,她连自己也笑。

    窝在沙发上,脸埋在沙发背的一角,笑到最后,她是此时无声胜有声,只剩下颤抖的身体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既宠溺又嫌弃的说了句:“你别把自己笑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确实快要笑死了,笑到没力气再笑,她一颤一颤的伸手擦眼泪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缓过来了,讲个笑话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拉了拉被子,平躺在沙发上,说:“我哪儿有那么多的笑话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那就讲两个你小时候没羞没臊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朝天翻了个白眼儿,没好声的道:“讲我的悲伤事儿,然后让你乐呵乐呵,我疯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没疯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疯了你还敢跟我一个房间,不怕我半夜犯病给你杀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专治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

    两人吵了几句嘴,商绍城磨岑青禾跟他聊天,岑青禾架不住,只能跟他聊。从很小的时候翻墙上树,到大一点儿的逃学打架,仿佛岑青禾的生活就跟品学兼优无关,可她偏偏学历高,智商高,是当之无愧的语言天才。

    她的事儿聊完了,就反问商绍城的童年。商绍城虽然说的很低调,可岑青禾也不难听出,他打小就辗转于各个国家,小学在美国,初中去了法国,等到高中开始就去了瑞士,怪不得他会这么多国家的语言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一直在国外,是你爸妈陪在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平静毫无波澜的声音传来,“他们哪儿有时间,我一年到头也就见他们几回,我妈还好,我爸……”他轻笑了一声,没往下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听出他话语中的轻嘲以及落寞,迟疑了一下,她出声道:“其实有个事儿,我挺早以前就想问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你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?说实话啊,我不大信你这个年纪就能做到盛天夜城区的销售总监。”说着,岑青禾赶忙顺势拍了个马屁,“不是说你能力不强,就是你年纪太轻了,这个位置怎么也得有个五年以上的工作经验,你今年才二十五,我怎么想都觉得靠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点儿实话,我保证不告诉别人,你是不是走后门了?”屋里面也没外人,可岑青禾还是下意识的降低了音调,神神秘秘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要是走了后门,你怎么想?觉得我有名无实,还是徒有其表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明哲保身的回道:“你在我心里已经很完美了好不好?我巴不得你家里背景超屌,最好整个盛天都是你家的,那你就真成皇太子了,到时候我这个大丫鬟,还不是横着走?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一勾,低沉着嗓音,似笑非笑的回道:“那你明儿早起来跟佛祖祈求一下,看看会不会灵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佛祖要是真这么给力,那我何不如祈求盛天是我家开的呢?到时候我就成公主了,你给我当太……侍卫,带头侍卫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想让我上你身边当太监去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滴溜溜一转,灵机一动,赶忙回道:“什么太监,我想说太傅,刚才没想到这个词儿。你看你这么博学多才,还这么深谙人情世故,能跟在你身边学习,那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。这要是搁在古代,我必须给你磕头拜师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现代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现代得是师傅请徒弟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脸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俏皮的伸手一指,“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商绍城一直看着她,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,商绍城清楚看到岑青禾抬起胳膊,手指着一侧脸颊。

    唇角一勾,他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。

    中途,岑青禾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,“呀,这都十二点半了,赶紧睡觉,明天还得早起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纠正她,“是今天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手机,翻身调整好位置,闷声道:“啰嗦。”

    这回到点儿了,岑青禾闭眼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。感觉才睡了半小时的样子,结果闹钟响了。岑青禾迷瞪着拿起手机一看,上面显示已经五点钟。

    窗帘背后还一片黑暗,显眼天都没亮。岑青禾才睡了几个小时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心中一万个想要关掉闹钟,就这么睡下去,可一想到金顶佛光,一想到拜佛,她挣扎着坐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电筒打开,她先下地去叫商绍城。来到大床边,拍了拍虽然面朝她,却大半张脸都埋在被子中的男人,岑青禾说:“起来了,到点儿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毫无反应,跟睡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又加重力气推了推他的手臂,“商绍城,五点了,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被吵醒,眉头轻蹙,岑青禾见状,只得说:“那我先去收拾了,你快点儿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进了浴室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渣渣复渣渣,就应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