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一生一世笑皇图(〕〔鸳鸯恨:与卿何欢〕〔舰娘之幻想提督〕〔隐婚试爱:娇妻,〕〔重生校园:学霸女〕〔难道我是神〕〔至尊特工〕〔天庭兵王〕〔我不是保镖〕〔漫威之变身超女〕〔启禀王爷:王妃,〕〔旅法师的学霸系统〕〔我已经没钱守护阿〕〔无敌位面之子〕〔麻辣小村姑〕〔我是游戏女神〕〔龙抬头〕〔妖孽皇帝小萌后〕〔邻家美姨〕〔围棋大魔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00章 贼
    :

    他背着她,两人一路上嘴不闲着,眼看着前方有二三十个台阶要爬,岑青禾出声说:“好了,放我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松开手,她从他背上滑下来,敞亮的把双肩包倒背在身前,她绕到商绍城面前,把背留给他,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以为她之前在开玩笑,没想到她来真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,你自己走都费劲儿呢。”还背他,不得累死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坚持,“你上来,我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哪里舍得,绕过她往前走,边走边道:“快点儿走,再磨叽一会儿天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快步追上去,从包里拿出饮料,拧开瓶盖递给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接过去一口气喝了半瓶,她又掏出纸巾给他,商绍城侧头看了她一眼,调侃道:“良心发现了?“

    岑青禾看到商绍城微湿的刘海儿,心里哪会不心疼。这么多的台阶,上上下下,他背着她走了十几二十分钟,自己走都累呢,更何况还是人背人。

    “可能我白眼儿狼白的还不够彻底。”她出声回道。

    商绍城轻嗤了一声,然后说:“我用不着你背我,你少气我点儿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道:“哪是我气你,是你气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犟嘴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受人恩惠,难免底气不足,明显的吞了口气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手拿着饮料瓶,另一手朝她胸前的背包探来,岑青禾问:“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拿着。”

    她躲了一下,“不用,我背个包还背不动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莫名的颤了一下,就像是琴弦被人拨弄了一般,她知道心疼他了。

    往后又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,岑青禾没喊过一句累,即便她已经走到脚踩风火轮,双腿酸疼到像是被截了肢。

    紧赶慢赶,两人总算在天色擦黑之际,来到了半山腰唯一的一家酒店。岑青禾看到酒店字样,差点儿哭了。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去,两人来到前台处开房,商绍城一边掏钱包一边道:“两间套房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已经客满了。”

    前台此话一出,岑青禾当即惊恐的美眸一瞪:“没房间了?”

    前台微笑着点头,“是的,十一黄金周,来峨眉的游客很多,我们的房间都已经满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哭丧着脸问:“那怎么办啊?”好不容易爬上来的。

    前台说:“山下还有几家酒店,两位可以过去看看,也许那边还有空房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现在天都要黑了,我们也不能摸黑下山啊。”

    前台道:“我们这边可以帮您预约叫车,坐车下去就要快很多,差不多半小时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欲哭无泪,爬了三个多小时,终于爬到了半山腰,如今又让他们原路下去。折腾一溜十三招,为谁辛苦为谁忙啊。

    她在这边愁云惨淡,唉声叹气了半天,但见商绍城站在不远处,垂目摆弄着手机,好似完全不在意酒店房满。

    她朝他‘欸’了一声,先引起他的注意,然后道:“我们现在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收回手机,一脸淡定,“只能叫车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长叹了一口气,转而对前台小姐说:“麻烦你帮我们预约一辆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前台低头去找租车电话的时候,一旁的另一名前台忽然道:“等一下,我看这边有一位客人退订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青禾咻的扭头看过去,生怕错过丁点儿的可能,她试探性的问道:“是有空房间了吗?”

    两名前台凑在一起看了几秒,随即道:“是的,有一名在网上下单的客户,突然退了订单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大喜,“那我们可以住了吗?”

    前台说:“可以,是一间豪华大床房,现在为两位办理入住手续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挑起,“一间?”

    前台点头,“对,我们这边显示还有一间空房。”

    前一秒还在感谢天无绝人之路,这么会儿马上又穷途末路了。她跟商绍城两个人,怎么可能住一间房?

    见岑青禾明显的面色迟疑,前台狐疑着打量商绍城和她脸上的表情,似是在探究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看着岑青禾,低声说:“下去也未必有房间,先定下,免得待会儿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酒店外面又过来两个情侣模样的年轻人,岑青禾一着急,赶忙对前台道:“帮我们开房吧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话音才落,那对情侣跨进来,男人问前台,“还有房间吗?”

    前台微笑着回道:“抱歉,我们刚刚客满。”

    女人当即哭丧着脸,跟几分钟前的岑青禾一模一样,岑青禾暗道幸好自己嘴快,不然这会儿哭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跟商绍城一起出示了身份证件,房间开好之后,两人一同乘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途中,岑青禾百爪挠心,千般思绪万般愁,想着跟商绍城一间房,还是大床房,这晚上可怎么睡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商绍城心中也在想事儿。还好他机智,提早订了房间,刚刚又退订,他就知道十一山上客房必满,与其临时过来赌只剩一间房的几率,还不如他早就算计好,一切尽在掌控当中。

    两个心思各异的人,皆是没有说话。直到电梯门打开,两人先后跨出来。

    走在陌生的酒店走廊,踩着红颜色的地毯,岑青禾心情五味杂陈。明明想得不是这样,可不知不觉,事情的发展便偏离了预期轨道,往后会发生什么,她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房卡在商绍城手中,两人找到房间,他刷卡先走进去。岑青禾跟在他后面,卡插在卡槽中,室内灯光乍亮,门口就是洗手间,再往里走是一个小客厅,客厅往右便是摆放大床的主卧,那张足以睡下四个人的大床——真的很乍眼。

    岑青禾后走进来,随手带上房门,她率先说道:“晚上我睡沙发就行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定的说道:“你睡床,我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密闭又空间有限的室内,岑青禾本就内心紧张,她赶紧说:“不用,你睡沙发根本睡不下,我正好,晚上你就睡床吧,反正也就将就一晚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别说我刻薄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谁说了,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。”

    走到客厅沙发处,岑青禾放下包,一屁股坐下。双脚离地的瞬间,她立马舒服到瘫掉。

    商绍城坐她斜对面的单独小沙发处,目光朝她看来,他问: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要死不活的回道:“累得不饿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歇一会儿,洗个澡,我们去下面吃饭,晚上回来早点儿睡,明天凌晨去看日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能不看日出嘛,我对日出没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换了个说法,“这儿的日出能看见金顶佛光,据说这个时候上香祭拜,特别灵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一拍大腿,说:“去,早上几点?我定个闹钟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定个五点的吧,我们吃了早饭坐缆车上去,赶得早,烧头柱香。”

    “妥妥的,听你指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各自窝在沙发中,刹那间的无言,虽然短暂,却让岑青禾觉得微妙的异样和尴尬。

    她挺怕跟商绍城在一起没话说的,吵吵闹闹好歹应对自如,但一旦安静下来,她会不知如何自处。

    所以岑青禾主动开口,没话找话,“你现在去洗澡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累,不乐意动弹,但比起跟商绍城面对面这么静坐,她还是选择起身去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等她洗完澡出来,商绍城正坐在沙发处,一边抽烟一边看电视。她说:“我洗好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了她一眼,她穿的倍儿整齐,怎么进去的就怎么出来的。

    站起身,他从她身旁擦肩而过,闻到她身上的沐浴露香味,就是常见的酒店洗护合一沐浴液,可他却莫名的觉着沁人心脾,整颗心都跟着痒痒的,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等到商绍城进了浴室,岑青禾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内心无比的纠结。就算她跟商绍城之间清清白白,但到底是同住在一间房里了,这算什么?特别好的朋友?还是模糊了男女性别的哥们?

    他们彼此都很清楚,不是的。

    她把他当男人,他也把她当女人,她对他有心,他对她也绝非无意。只是都到了这一步,他还不点明,到底是内心筹谋着什么,还是有其他什么想法?

    岑青禾琢磨不透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等了十多分钟,商绍城也从浴室里出来,望向客厅处‘认真’看电视的岑青禾,他开口道:“下楼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转头看来,出声回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下楼,在酒店餐厅吃了顿饭,然后又在附近逛了一圈。才晚上八点多,他们就回到楼上房间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今晚最难熬的环节,岑青禾看似表面风平浪静,实则内心早已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她已经让客房又准备了一套枕头被子,进门就直奔沙发,出声问:“你还看电视吗?”

    她意欲明显,商绍城只能说:“不看,早点儿睡吧,明天还得早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好,那晚安啦。”

    去浴室刷了牙,她转身回到客厅,就穿着身上的这套衣服,直接倒在沙发上,被子一盖,眼睛一闭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