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逍遥股少〕〔青春在左,时光在〕〔混沌天灵根〕〔赶尸禁忌〕〔重生渔家有财女〕〔末世之孤城〕〔一级警戒:首席大〕〔异界魔王:腹黑娘〕〔重生七十年代:军〕〔盛世茶都〕〔无限之进化之塔〕〔独家宝贝:甜妻娶〕〔问道章〕〔神话之我是传奇〕〔虫屋〕〔独君情〕〔我家老婆可能是圣〕〔迦勒底的黑发骑士〕〔大师下凡〕〔勇者大魔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99章 来自他家人的邀约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还没等出声,恰好放在他口袋中的手机响了,岑青禾很自然的松开手臂,想从他背上下去。商绍城却揽着她的腿不松手,只是道:“左边口袋里,帮我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从他兜里摸出手机,看了一眼,上面显示着‘涵涵’的字样,她顿时心底咯噔一下,这是来自于女人的敏感。

    她对商绍城道:“涵涵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滑开接通键,把手机贴到商绍城耳边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近,她清楚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女人的动静,张口就喊:“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更是酸溜溜的难受,脑中已经顺着声音勾勒出多种女人的长相。

    商绍城‘嗯’了一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雨涵问:“你在哪儿呢?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在外地,出什么事儿了?”听她说话欲言又止,他心中已有几分考量。

    果然,沈雨涵支支吾吾的回道:“你去外地了?出去玩儿还是公司的事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私事儿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‘哦’了一声,拐弯抹角的就不说正题。商绍城背着岑青禾往前走,就算他体力再好,她再轻,可毕竟是负重爬山,难免呼吸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沈雨涵听见了,所以出声问:“哥,你干嘛呢?怎么听你喘粗气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别管我,说吧,到底什么事儿。”说完,不待沈雨涵回应,他又很快补了一句:“我这两天心情挺好的,你别因为别人的事儿,惹我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确实是因为袁易寒才来找商绍城的,听他这么一说,她那边明显顿了几秒,深吸一口气,她索性不跟他卖关子,而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哥,你等我说完你再说。我也确实不想惹你不高兴,但是袁易寒哭着来跟我诉苦,说你让她们事务所把她开除了,还让全律师行业都不许收她,哥,她到底做了多大的错事儿,你要发这么大的脾气,把她赶尽杀绝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到袁易寒的名字,也听到封杀的信息,心底一激灵,她都不知道商绍城在背地里做了这些。她是有仇必报,有火必撒的人,但是上次冲到海城暴揍了袁易寒一顿,她的气已经消了,所以都快忘了还有袁易寒这事儿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她做了什么,你去问她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道:“她跟我说了,说你和你身边的一个助理好了,她当时也是一时冲动,所以才会跟那个女助理吵了两句,她让我来跟你说声对不起,她知道错了,也愿意跟你助理道歉,求你给她留个活路。哥,不是我说,你以前从来不管女人之间吵架互撕的事儿,我知道一定是袁易寒做的特别过分,所以你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,但她是我师姐,别的感情没有,我可怜她上了这么多年的学,读了这么多年的法律,如果你不让她在律师圈里混了,她以后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她有什么不满的,大可直接跟我说,背着我去找别人的麻烦算什么?女人心眼儿小可以,心肠歹毒就是人品问题了,就她这种人的素质和道德,连做个普通人都不合格,你指望她去替别人打官司伸张正义?趁早歇着吧,别去祸害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跟商绍城是亲表兄妹,她打小爱粘着他,商绍城也很宠这个表妹,基本上她说什么,他能满足的,从来不会说一个不字。可眼下这是沈雨涵第二次开口为袁易寒求情,碰了一鼻子灰,她暗道这事儿果然没得商量,话锋一转,她出声说:“哥,什么时候带岑青禾跟我一起吃顿饭吧,我还没见过她本人呢,樊尘都见过。”

    她在电话里面提到岑青禾的名字,拿着手机,趴在商绍城背上的岑青禾本尊表示,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偏偏商绍城还不怕事儿大的道:“她跟我在一起,你自己约她吧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马上说:“你们在一起?那你让她接电话,我跟她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稍一侧头,对背上完全一脸惶恐的岑青禾道:“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对他挤眉弄眼,商绍城强忍着心中得意,淡定的道:“怕什么,我表妹,接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着手机,一如烫手的山芋,已经耽误了半天,她被逼上梁山,不得不把手机拿到耳边,局促到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后脖颈,客气又羞涩的道:“你好,我是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妈妈呀,快带我走吧,我不玩儿了,我要回家。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女人热情又轻快的声音,“hello,我是沈雨涵,听说你跟我哥在一起,跟你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像村里傻二丫似的笑着,“呵呵呵呵,你好你好……”

    紧张到不会讲话,她说完就后悔,可后悔也没用,因为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沈雨涵直言不讳的问道:“你跟我哥干嘛呢,我没影响你俩吧?”

    不知道商绍城是不是故意的,正赶在这时候,他忽然停下脚步,把她往更高的位置抬了一下。岑青禾被他晃得轻哼一声,脸腾一下子就红了,连忙回道:“没事儿,没有,我俩正好来外地出差,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轻笑着道:“那就好,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儿,就是想请你吃顿饭,你什么时候回夜城,或者来海城,我们约一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红着脸,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我正常是明天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说:“明天回夜城是吧,那等你回来,你让我哥给我打电话,我们一起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好意思到极致,身体都是紧绷的,她说:“不用麻烦了,心意我领了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道:“光领心意不行,我男朋友都见过你,我还没见过,咱们必须得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并不会让人觉得强势,只是带了几分迫不及待。岑青禾能理解女人在这方面的八卦之火,盛情难却,她唯有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之后,岑青禾挂断电话,帮他把手机揣回兜里。

    商绍城等了她一会儿,没听见动静,他忍不住主动开口说:“我表妹有些地方跟你很像,你们两个能玩儿到一起去,等见到面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踟蹰了几秒,还是声音不大的说道:“你叫人封杀袁易寒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掩饰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算了,其实说白了也没多大的仇,就是当时一口恶气顶上来,我也跑到她们公司闹了一出,我俩算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祸不及家人,她闹我闹你都可以,闹到你家里人面前,就是性质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岑青禾再一想当天饭桌上的场面。如果真是有心脏病的,估计当场就气抽了。

    “你断她后路,让她在整个行业都混不下去,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晓得这个道理,难免感慨的叹了口气,她又道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吧,我们都在佛祖脚下了,应该胸怀大一点儿,别跟她一般计较,不都说了嘛,宁可惹君子,莫要惹小人,她这样做事极端的,你把她逼急了,谁知道她会不会反咬我们一口?我也不想因为她,心里不安,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,别搭理她得了。”

    别人说不管用,可是岑青禾开了口,商绍城沉默几秒,然后道:“等回夜城再说吧,看她怎么表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笑,“我老大就是这么心胸宽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连佛都搬出来了,不看你面儿还看佛面儿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道:“你真应该常年住在佛祖脚下,这样你的心眼儿你一定能比以前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声回道:“信不信我爬到最高的地方,再给你扔下去?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作惊讶的口吻说:“你这报复心也太强了,简直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商绍城哼了一声:“我背你到前面路口,换你背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还真让我背你?”

    商绍城想也不想的回道:“干嘛不背?你比我多什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不是女的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你哪儿能看出是女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回答:“你就说,我哪儿看不出是女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间不讲话了,岑青禾眼带狐疑,盯着他的后脑勺。她能看见他的头发,却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当然也不可能猜到他心中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在想,上次在f。k休息室里面,无意中看见她换衣服。紫色的蕾丝,衬托着胸前傲人的饱满。

    他撒谎了,其实她的胸一点儿都不小,非但不小,以她的体重而言,几乎算是逆天了。

    放着这样的好身材,光看不能碰,也真是一种修行。

    岑青禾等了半晌不见回答,她眼带警惕的问道:“你心里又琢磨什么骂人话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猿意马,沉声说:“在想你说女人不过百,不是平胸就是矮。”

    她问:“想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都说平胸穷三代,所以你们才非得拼命去隆胸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说:“别你们,我可没隆过胸,不然上了高原,它万一气压不对爆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商绍城哭笑不得,“……这儿是盆地,不是上了山就是高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