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九零,学霸小〕〔盛宠皇后:霸道夫〕〔神级幸运升级系统〕〔前任攻略:秦少太〕〔影帝溺宠:重生千〕〔凶兽横行〕〔幸孕宠妻:夫人,〕〔警察小姐姐家的奶〕〔原来我会玄学〕〔万界之最强奶爸〕〔从星际末世到兽世〕〔宁原爱你〕〔爹地给钱,妈咪借〕〔养妻为欢:大叔,〕〔鬼帝宠妻,废材大〕〔于夏末的春天〕〔傅先生,你被挖墙〕〔农家妃长乐〕〔清穿·花开从容〕〔回到大唐当皇帝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98章 有钱难买他乐意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沙发上,正脸红脖子粗的时候,忽然听到右边传来熟悉的男声:“中午吃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能的侧头望去,但见穿着浴袍,前襟略微敞开的商绍城出现在门口,他手里拎着个大毛巾,正在擦拭湿润的头发。

    不是她故意往他露肉的胸口看,关键是……不看白不看啊。因为常年健身的缘故,商绍城是典型的衣架子,胸口中间是线条优美的沟壑,虽然露的不多,但却带着朦胧的性感。

    岑青禾还真不喜欢全露的,没有遐想感,就像是片子没了马赛克,太直接她还受不了。

    宽大的浴袍穿在岑青禾身上,都能打到小腿肚那里,可是穿在商绍城身上,却只到膝盖往下一点。说话间,他迈步朝她走来,岑青禾心跳的像是激动踩了缝纫机,突突突突怎么都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耳边带着轻微的嗡鸣声,她有点儿后悔跟蔡馨媛吹牛逼,说自己见惯了大风大浪,完全不会被商绍城的美色所迷惑。

    眼下不过是看到他出浴后的模样,她俨然已是三魂丢了两魂半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与走神,岑青禾努力装作一脸淡定的样子,出声回道:“我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走至沙发边,一屁股坐下,他大长腿,所以坐下后便本能的把腿往两侧叉开。岑青禾跟他隔着一个人的距离,余光一瞥,顺着他敞开的浴袍衣摆,看到了膝盖以及大腿内侧的一片皮肤。

    顿时收回视线,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,岑青禾暗自提醒自己,有点儿出息。

    商绍城左手拿着毛巾擦头发,右手去拿桌上的水果,吃了片西瓜,他出声道:“来了吃干锅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像是突然想到什么,灵机一动,开口道:“都说茳川的干锅特别好吃,我想吃干锅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那待会儿就去吃干锅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吃完饭我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带你去见你人生中最大的信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愣,不由得出声问:“什么啊?“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看着她说:“你这辈子最崇拜的是谁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眨也不眨的回道:“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好气又好笑,提了口气,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财神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:

    从沙发上站起身,他迈步往主卧方向走。岑青禾看着他的背影,出声问:“你要带我去见财神爷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头也不回的说:“那你看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小声嘀咕:“显摆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进去没多久,换了身衣服出来,是比昨天还要休闲的打扮,露脚踝的窄腿裤,小鹿皮的豆豆鞋,上身是黑色针织毛衣,肩膀一侧扛着几枚精致的小扣子。

    都说三分长相,七分打扮。商绍城本就是长相出众的人,加之穿衣品味摆在这里,整个人就更加趋向完美。当然,在他不开口噎人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手上拎着个gucci的黑色男士双肩包,商绍城走到岑青禾身旁,把包放在沙发上,说:“你把明天要穿的放进来,其他的叫人提前寄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更加纳闷了,抬眼看着他问:“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啊?别给我拐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卖你,你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嘴回道:“别拿豆包不当干粮,谁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拍拍良心,我能劫你财还是劫你色?”

    岑青禾佯装认真的想了一下,随即道:“话别说的这么直白嘛,搞得怪下不来台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当即打开行李箱,从里面拿出一套新的换洗衣物,塞进商绍城的包里面。

    都准备妥当之后,商绍城叫了客服过来,退房,然后叫对方帮忙把两人其他的行李运回夜城。他单肩背着包,岑青禾轻手利脚,两人离开酒店,先找饭店吃了顿饭,然后他带她直奔火车站。

    直到买票的时候,岑青禾才晓得自己要去峨眉山。

    她打趣说:“你这哪儿是带我去见财神爷,你这不是带我去见灭绝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都猜错了,其实我是带你去看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切’了一声,当然不会相信,峨眉金顶大佛,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他是带她去拜佛的。

    说来也有些矛盾,读了这么多年的书,可岑青禾还是个有神论者,这点从她遇事儿第一个反应就默念佛祖保佑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商绍城是怎么知晓她喜欢拜佛的,总之看在他这么会投其所好的份儿上,她也就勉为其难的陪他过去逛逛,正好蔡馨媛马上就要考试了,得让佛祖保佑那货一举成功。

    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,两人来到峨眉山脚下。岑青禾望着周边巍峨耸立的高山,不由得露出心神向往的神情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感受到仙气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点头,“不愧是佛光普照的地方,我感觉内心都被洗涤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揶揄她,索性没说话。买了票,两人一块儿往里走。起初十几二十分钟的路,岑青禾还看到道上有不少的光管旅游客,但随着深入,以及大家道路选择的不同,身边的人影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商绍城,“你以前来过这儿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路吗?”

    他不答反问:“你脚下踩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可不认路的,你别把我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看见台阶就上,看见路口就拐,哪儿那么多话?”

    一路逛山逛水,爬了能有一个多小时的样子,岑青禾‘哎’了一声,说:“我怎么有点儿晕啊,是不是高原反应了?“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道:“茳川是盆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一咕噜,差点儿忘了这茬,爬到两条腿像是灌了铅,她说:“还有多久到山顶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今晚到不了山顶,顶多在半山腰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明天还得接着爬?”岑青禾累的气喘吁吁,拿出计步器,她已经走了一万多步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一脸怂相,虽然眼神鄙视,可嘴上去忍不住说:“你背包,我背你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哪里好意思,当即瞥眼回道:“算了,你不让我背你就不错了,我哪敢让你背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机会就这么一次,你爱用不用。”

    背着包,他大长腿刷刷往前走,岑青禾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,紧跟了能有十几分钟,岑青禾的体力下降很快,原地停下,她弯腰双手按在大腿上,有气无力的说:“欸,等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在她身前,闻言,眼中咻的闪过一抹晶亮,但等到转身的时候,却是一脸淡定如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喘道:“这哪是游山玩水,简直就是十万八千里长征啊,不行了,我歇一会儿,真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从包里掏了瓶饮料递给她,说:“马上天黑了,天黑之前得走到山腰酒店,不然晚上你就得披星戴月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咕咚咕咚喝了小半瓶,闻言,丧着脸问道:“还得走多久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刚看了路标,估计快点儿走,再有半个多小时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这时间就想死,关键她现在连求死的力气都没有,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在酸疼,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,她选择留在蓉城吃它两天。

    商绍城走到她面前,先是把饮料从她手中接过来,毫不避嫌的直接对嘴喝。喝完后,他对她道: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我背你,还是自己走?”

    岑青禾噘着嘴,委屈的抬眼望向他。内心在天人交战,她当然想让他背了,谁乐意自己走啊,可是清醒着让他背,是不是太明显了点儿?

    商绍城跟她四目相对,他就是在逼她,看她是把面子看得重,还是腿看得重。

    其实岑青禾是死鸭子嘴犟的类型,她就算累死也想自己走,毕竟现在跟商绍城还不是情侣关系。可她也知道商绍城是什么人,他那么想背她,已经两次明示,如果她不给面儿,他必然会翻脸。

    想着,岑青禾轻叹一口气,暗道人活不易,随时随地都得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左右身边没人,而且就算有人也不怕,大家谁也不认识谁。

    岑青禾把心一横,直起腰道:“那你先背我走几步,等我歇过来,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说什么,只把手中背包递给她,岑青禾背上,然后窜到商绍城后背。商绍城双手拢着她的腿,还没等走就说了句:“你怎么死沉死沉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瞪眼回道:“我才九十五,你到底有没有重量感?”

    商绍城边走边道:“你什么时候称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半个月前吧。”

    他当即嗤了一声:“按你的食量,你现在绝对过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他背上叫嚣,“过百怎么了,好女不过百,不是平胸就是矮!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这种话就是用来自我安慰的。”说罢,他又自顾自的补了一句:“我也没见你胸大到哪儿去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伸出手臂,勒着商绍城的脖子,咬着牙威胁,“你再说一句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引凤决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太古龙神诀〕〔绝色乡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