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炼神帝〕〔圣天魔帝〕〔女医师的修仙日常〕〔炎魂九转〕〔超级系统神话动物〕〔从魔纪〕〔豪门宠婚:帝少老〕〔绝世高手〕〔我的1982〕〔天武神帝〕〔王者荣耀:我家王〕〔文明的进化之路〕〔诸神永桓〕〔无耻术士〕〔虫群法则〕〔不完美艺人〕〔通天神捕〕〔电娱之黑暗血统〕〔穿梭在电视剧〕〔嫡女为谋:将军,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97章 只差一个身份
    :

    闹钟响起的时候,岑青禾正做梦被商绍城搂在怀里看鬼片,片子放到最吓人的地方,她一转头,脸埋在他脖颈处,他皮肤的温热,她都清楚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亲吻到他的脖颈动脉,他揽在她腰间的手一紧,气氛陡然紧张而暧昧起来,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岑青禾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‘滴滴滴,滴滴滴‘,闹钟无情的响着,到底把岑青禾从美梦中生拉硬拽出来。

    迷糊着睁开眼,眼睛略微有些干涩,岑青禾慢了几秒才抬手拿过手机,关了闹钟。重新闭上眼睛,她回味着几秒前的那个梦。

    如果闹钟没把她叫醒,估计往后的事儿,一定是水到渠成了。

    心底还挺失望,岑青禾在床上又赖了几分钟才起来。收拾完,她提早下楼去会议厅,这次她看得清清楚楚,没有再找错门。

    眼下才八点四十多,会议厅中只有零星的几个人,岑青禾还是坐在最后一排,闲极无聊,她恶趣味的打给商绍城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七八声,手机中传来男人极度低沉的嗓音,“嗯。”

    都不是喂,只是从鼻子里面哼出来的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止不住唇角勾起,明知故问的道:“还没起呢,这都几点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说话,岑青禾径自说:“这也睡六个小时了,睡多少是多?来,醒醒陪我唠会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还是不说话,岑青禾大抵能想象出他此时此刻的样子,定是跟她昨晚差不多,拿着手机闭着眼睛,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欸,我跟你说话呢,这么没有礼貌,连个声都不出,想想我昨晚是怎么舍身取义陪你聊天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沉沙哑的声音,终于再次传来,“有事儿说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衅的回道:“没事儿,就是觉得你姿势不对,叫你起来重睡。”

    隔着手机,她都能感受到来自商绍城身上的怨愤,果然,他沉声回道:“想死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饶有兴致的回道:“谁爱死谁死去,反正我不死,我还等着你给我讲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当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商绍城终于知道,女人的心眼儿到底有多小了。她故意报复他,他心知肚明,困得要死,却又不舍得挂电话,所以他这属于自虐。

    岑青禾愣是耗了他快十分钟,等到厅内的人逐渐多起来,她这才主动说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先睡会儿,完事儿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真拿我当你家丫鬟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要是我家丫鬟,我立马指使你上楼帮我更衣洗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一翻,“美得你,睡你的觉去吧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见缝插针的腻歪,彼此都不自知,还以为这种行为挺正常。

    晚一点的时候,吕双掐着时间来开会,岑青禾在最后一排给她留了位置,吕双一来便瘫在椅子上,岑青禾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吕双要死不活的回道:“择床,完全没办法睡,我今早五点还睁着眼睛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担心的道:“这么严重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吕双低声回道:“不行,我再这么耗下去,非得死在外面不可,待会儿开完会,我订最早的机票回去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到商绍城,出声回道:“我还得在这儿待两天。”

    吕双黑眼圈很重,样子也很疲惫,她自顾不暇,所以没空管岑青禾为什么还要留下,只说她要先走。

    一上午开了三小时的会,会议刚一结束,吕双便起身说:“我回去收拾一下,这就去机场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去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吕双摇头,“不用,这儿打车过去也近,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玩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正愁要是跟商绍城出去,不知道怎么跟身边人解释,这回好了,吕双一走,她跟章语又不太近,所以顺理成章的变成‘孤家寡人’,机动性很高。

    回房间之后,她打给商绍城,商绍城无一例外的还在睡觉,岑青禾道:“快点儿起来,我们去吃饭,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声说:“你上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哥,你这身份,我这身份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盛天的都在三十九层,没人在顶层,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半睡不醒的声音特别的磁性,像是某人勾魂的利器,几句就把岑青禾说的五迷三道。理智说她不应该去的,毕竟光天化日,孤男寡女,万一被谁看见,指定又是一场风波;但感性又说,她身正不怕影子斜,再说了,她要是不敢去,那才会被商绍城笑话呢。

    想着,岑青禾说:“那你赶紧起来吧,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带着你所有的东西过来,待会儿直接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别问,让你干嘛就干嘛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心底暗自嘀咕。

    收拾了所有东西,岑青禾拎着行李箱去顶层找商绍城。站在4210号房门前,岑青禾左右看了看,到底还是有些做贼心虚,生怕碰见熟人。

    按了一下门铃,她等了差不多十秒钟的样子,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一抹白色的身影显现。商绍城顶着一头略显凌乱的头发,穿着浴袍,看到岑青禾,他淡定的拉开门,示意她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幅打扮的商绍城,岑青禾忽然有点儿后悔了,她不应该上来的。他们之间到底算什么?好朋友,好兄弟,还是友达之上恋人未满?

    好像都是。这一层窗户纸,他们谁都没有先捅开,但眼下的情况,除了不会有亲密的身体接触之外,其他的都跟正常情侣无异。

    以前岑青禾以为自己最讨厌的就是暧昧,暧昧,又解释为不明确。她讨厌没有名分的不清不楚,就像是没有地位的小妾。但是直到遇见商绍城,她才恍然大悟,原以为的讨厌,只因为没碰见对的那个人,一旦人对了,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岑青禾拖着行李箱进了商绍城的房间。他住的是顶级豪华套房,光客厅就有大小两个,岑青禾瞄着身穿浴袍的男人背影,主动没话找活道:“果然这官儿大就是不一样,我以为我们住商务套房就挺好的,没想到你这儿简直是皇宫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喜欢就搬上来住啊,我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瞪眼回道:“我嫌弃,您老赶紧省省吧,我还不想刚一公出,口碑就坏到大江南北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“我去洗个澡,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:“去吧,别忘了把门关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嬉皮笑脸的回了句:“省的我偷看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了,“想看就看,偷什么,走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就要过来拽她,岑青禾吓得连连说:“赶紧走,别耍流氓,小心我现在一张扬,保你丢脸丢到祖国各地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‘切’了一声,讽刺她就嘴上的能耐,语言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矮子。

    别说,岑青禾还真就是这种人,让她打打嘴炮可以,真的让她做什么,她不敢。

    商绍城回去主卧洗澡,岑青禾坐在客厅沙发上吃水果,期间蔡馨媛打了个电话过来,问岑青禾什么时候回夜城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有些不好意思,故意折道:“好不容易来一回蓉城,这儿的好吃的我还没吃够呢,反正都是公费旅游,我明天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阴阳怪气的说:“吕双可是今天回来,我不信以你的性格,你能一个人在蓉城待着。说吧,这两天是不是准备陪皇伴驾啊?”

    她一语中的,岑青禾马上提高声音回道:“亏得我还心思帮你带好吃的回去,就你这副龌龊的思想,简直配不上甜皮鸭跟牛肉干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说:“欸欸欸,别恼羞成怒好不好,我给你打电话没别的意思,就是嘱咐你,如果单独跟商绍城在一起,切忌别跟他太快上|床,男人都是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了,你得耗他久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头皮一麻,心虚到侧头往主卧门口看,生怕商绍城会听见,她瞪着眼睛,压低声音回道:“你给我滚,思想有多远,人就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谆谆说道:“我给你讲的都是好话,如果实在控制不住想上,别忘了戴套,我倾情推荐杜蕾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岑青禾就红着脸打断,“你以为我是你?就算他想追我,就算我俩真在一起了,那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跟他怎么样,你别在这儿危言耸听,打乱军心,我淡定着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兴奋的道:“照这么说,你俩岂不是快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言语,蔡馨媛兀自high着,那感觉像是她跟商绍城要成了似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嫌她鸡婆,关键是怕商绍城突然出来,所以她很快便说:“你尽早收起你那副‘曲线救国’的小算盘,你没几天就考试了,我跟商绍城不可能这么快就在一起,别指望他能让你免考直接升级,有空想这些,你还不如想想你的听力跟作文。”

    一提这个,蔡馨媛马上头疼的说:“得得得,我不说了,我走,祝你们一切顺利。别忘了,杜蕾斯颗粒的最好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不等骂她,蔡馨媛已经挂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医世神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