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青路红图〕〔都市神豪之一夜暴〕〔超时空救赎〕〔异界最强动漫系统〕〔倾世绝恋:殿下求〕〔作孽人生〕〔终极吞噬进化〕〔噬天仙道〕〔鸿途高升〕〔极品穿梭王者系统〕〔我当摸金校尉的那〕〔末日之噬神者系统〕〔大周九千岁〕〔诱妻入室:冷血总裁〕〔武当宗师在都市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反穿之我家太子不〕〔顾少一宠成瘾〕〔婚前婚后:姜先生〕〔预见不等于遇见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87章 她的主场
    :

    从最后一排走到第一排,大概三十多米的距离,岑青禾一边努力想要控制速度,这样就会给自己多一点儿思考的时间;可事实上,她走得并不慢,甚至比平常还要快一些,因为她怕耽误大家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这样,带着个一片空白的大脑,岑青禾走至台前,从主持人手中接过话筒的那秒,她都不知道下一秒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是本能的面朝台下,先向全体人员鞠了一躬,待到起身后,微笑着说道:“在座的各位,都是我的前辈,在讲话之前,我得先感谢各位前辈愿意花时间听我下面的一段浅显发言。”

    台下响起一片公式化的掌声,岑青禾站在台上,面带笑容,暗自调节呼吸,她出声说:“说实话,在来蓉城之前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代表夜城分部发言,甚至在半分钟之前,我还沉浸在段言前辈的发言当中,想着此番来蓉城,真的是不虚此行,可以多听各位前辈在工作上的优秀事例,也让自己长一长见识。没想到嘴还没合上呢,主持人就点了我的名字,所以我现在心情特别惶恐,原本就不会说,如今又接在段言前辈后面,更显得我这短短三个月的盛天职场经历,苍白如纸,就跟我这兜似的,倍儿干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话音落下,台下响起一阵笑声,男人的居多。坐在第二排的段言更是望着岑青禾微笑,眼神中给予鼓励。

    有了笑声,岑青禾心底的大石头稍稍落了一些,待到笑声渐退,她这才拿着话筒,继续说道:“昨晚跟段言前辈一起吃饭,听说了一些有关他入职以来的傲人成绩,当时我就在想,我什么时候能赶上他的一个零头,哪怕是一点点的凤毛麟角也好。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,我昨晚就做了梦,我梦见自己穿越回二十年前,当时夜城跟海城的房价,可不是现在这样,我记得特别清楚,就夜城二环那片,我一打听,一个大叔说,五千六百五一平,有零有整的。当时我就激动了,马上打电话回家,跟我妈说,让她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,我要在夜城买房。说来也奇怪了,梦里面是二十年前,但我家貌似还有点儿存款,我妈一次性给我打了二三百万吧,反正我买了好大一片房子,一转眼,时间就到了现在,我那房子卖出去,不多不少整五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岑青禾望向台下段言的方向,俏皮又带着几分古灵精怪的说:“段言前辈,你说你对我们这种职场新人的打击有多大?都达到心灵荼毒,白日做梦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段言首先摆手做出抱歉又羞涩的样子来,旁边的人都在笑,场面一下子就热络起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在座的人相比,确实拼不了资历,她毕竟才来盛天三个月,也没有段言那么牛逼的炫耀史,她唯一能走的路线,就是低调,幽默,亲和。

    先甩了两个段子试探一下,见大家都很买账,她心底有了谱,往后的讲话就更加轻松自在。把自己来盛天这段时间的经历,融合一些幽默的语言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讲给大家听。

    气氛一直很好,几乎岑青禾每说两句,厅内都会爆出笑声,期间有一段,更是笑到岑青禾讲不下去的地步。岑青禾拿着话筒站在台上,台下甚至有人在低声起哄,知道的是研讨会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岑青禾的个人演讲,火爆的不行。

    岑青禾有在不经意间关注时间,牛逼如段言,他才占用了十五分钟,眼下她已经说了十二分钟,差不多是该收场了。

    话筒拿到唇边,岑青禾微笑着说:“我真的很感谢公司对我的信任,也感谢夜城分部上级对我的栽培,当然了,我更感谢那么多年一直努力认真学习的自己,因为没有那时的自己,我今天也进不了盛天。”台下一直有人在笑,岑青禾没有被打断,兀自说道:“我也发自内心的感谢今天在场的各位前辈,谢谢你们愿意听我这样一个新人的讲话,我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,也没有好的经验能跟大家交流,不过我想如果以后有机会,还能跟各位前辈多多见面,往后的日子还很长,承蒙各位多多关照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深鞠躬,低调而谦和,岑青禾没有马上直起身,所有面前的掌声也一直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大概五秒左右,她直起身,微笑着跨下台阶,想着把话筒交给主持人。结果主持人迎上来,却低声对岑青禾说:“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露诧色,讲话都完了,不知道还要交流些什么。

    主持人接过话筒,转身面对台下,笑着道:“大家有什么问题,想跟咱们小岑同志交流探讨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台下都是男人在喊,主持人侧头看着岑青禾道:“小岑同志,难得今天大家兴致这么高,你再跟大家探讨两句。”

    话筒就这样再次回到了岑青禾手中,岑青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略显被动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中排有个男人率先问道:“小岑同志哪里人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我的家在东北,松花江上。”

    马上又有人说:“咱东北老乡啊,怎么不来冬城,要去夜城?这我就不高兴了啊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笑闹声,岑青禾出声回道:“不瞒老乡说,我妈说我这性格再这么糙下去,估计一辈子都找不到对象了,让我去外地收敛收敛心性。”

    “来江城,我们这里风景如画,四季如春,保准你来了就变成娇滴滴的江南女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莞尔一笑,“我怕我去了,再把江城妹子们给吓到,还是在北方混吧,我慢慢调节。”

    都是男人愿意跟岑青禾搭茬,其实岑青禾也不好多说,毕竟是这样的场合,偶尔开几句玩笑,这是活跃气氛,如果玩笑开得多了,难免喧宾夺主,而且会引起女性同胞们的反感。

    岑青禾还不想成为女性公敌,正想着鸣金收兵之际,厅内忽然,或者说是终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她音调比男人高,直接刺耳袭来:“请问你怎么看待找朋友来帮自己填业绩这件事?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望去,当然也包括岑青禾,定睛一看,中间靠后的一排,坐着两张熟悉的面孔,分别是史慧霞跟常楚乔,而说话的人,正是微扬着下巴,一副咄咄逼人态度的史慧霞。

    见众人纷纷回头,史慧霞眼睛眨也不眨的说道:“据说岑小姐在夜城分部也是有过辉煌历史的人,曾创造转正当天交易额无上限的记录,我觉得这可比段言的一天成交额五个亿牛多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‘交易额’无上限,顿时引来台下新一轮的低声议论。史慧霞明显针对岑青禾,场面气氛从热络顿时转成凌厉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个史慧霞,但也没露出太惊讶和失措的样子来,她只是有些意外,待回神之后,淡定的回道:“你问我怎么看待朋友帮忙填业绩,我个人认为,我们是销售,不是传销,我们卖的是比真金白银还值钱的房子,按照现在的行市,买房稳赚不赔,所以我们介绍朋友做赚钱的买卖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史慧霞似笑非笑,继续道:“没什么不对的地方,我只是觉得你太低调了,据说你转正的当天,有两个人都争着抢着过来帮你搂底填单,只要能确保你转正,交易额都是小事情。今天正好当事人在,我就是想求证一下,到底是不是真事,不要以讹传讹,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见过拆台的,没见过好意思当众明目张胆拆台的,岑青禾都不知道自己跟史慧霞多大仇怨,怎么就惹得史慧霞看她不顺眼了呢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史慧霞是打哪儿知道的,眼下这些来不及细琢磨,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等着看热闹,岑青禾自然不会让自己窘迫,她面不改色,落落大方,无比坦然的表情,拿着话筒,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,出声回道:“是真事儿,不是误会。身边能有几个如此肝胆相照又不差钱儿的好朋友,有时候我也会感谢老天爷,所以正打算要不要每年拿出几天来吃素。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乐出声来,气氛略有诡异,明眼人都看出是史慧霞想给岑青禾难堪,但眼下的情况,分明是史慧霞没磕碜到岑青禾,反倒把自己弄得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主持人救场如救火,眼看着形势不对,赶紧起身来到岑青禾身边,不着痕迹的接过话筒,笑着说:“我知道大家都被小岑同志的幽默和美貌所吸引了,但是也请大家淡定一些,毕竟我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。现在让小岑同志回去休息一下,咱们有请江城分部……”

    段言跟白宇带头鼓掌,岑青禾是伴着掌声走回到最后一排的,待到屁股坐定,吕双马上压低声音问道:“刚才说话那女的谁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望向史慧霞的方向,盯着对方的后脑勺,她沉声回道:“果然是奇葩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