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田园娇宠:神医丑〕〔桃运小兽医〕〔女总裁的最强兵王〕〔春闺密事〕〔顾家小娘子〕〔重生女神:帝少的〕〔皇朝第一妃〕〔无敌枪炮大师〕〔第一萌宝:总裁爹〕〔重生第一奸商〕〔头号军婚:异能娇〕〔天行〕〔快穿:废柴当自强〕〔帝王系统之明末争〕〔灭世霸尊〕〔衣锦美人〕〔最后一个道门弟子〕〔恰红妆〕〔山河碎:素手复乾〕〔吻安系列第二部: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86章 人在囧途之蓉囧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一着急,心里就会默念,佛祖保佑,主啊,阿门……

    可眼下求谁都没用了,门锁着,她用了吃奶的劲儿也推不开。余光瞥见最近一排的人,他们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,岑青禾始终迟疑着,要不要原地挖个洞把自己给藏起来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的功夫,仿佛过了几年那么长久。直到厅内传来熟悉的声音,说:“门口那位职员,会议期间不许中途退场,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,像是上了高速一般,腾一下子涌到了头顶,她头皮发麻,指尖都失了直觉。侧头朝着台前看去,只见说话的人是管副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打扰大家开会,我不是和风集团的人,我走错房间了。”对着台前和前面所有的人颔首鞠躬,岑青禾语气诚恳,她看不见自己的脸色,只觉得双颊火一样的发烫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满室轻微的骚动,那是众人或狐疑或诧异的唏嘘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此时已经木了,丢人丢到一定的境界,反而感觉不到自己是在丢人,因为每一秒钟都是凌迟。

    管副总看着岑青禾,也是目露诧色,不由得出声说:“怎么会走错房间呢?门口工作人员都带着工作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解释,谁还没个睁眼瞎的时候,俗称猪油蒙了眼,她当时火急火燎,看什么都像是盛天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话,她可以跟一个人两个人解释,但她实在不好意思当着几百人的面儿说。

    被好几百双眼睛同时注视,而且还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,这感觉……岑青禾一辈子都不会忘。

    正在她万分局促,几乎下不来台之际,厅内熟悉又好听的声音传来,“她是我朋友,是我邀请她过来的,麻烦工作人员开一下后门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明面上听是解释,其实更像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暗示。因为管副总跟程稼和一样,是厅内除了岑青禾之外,第三个站起身的人,所以他会觉得自己特别突兀,程稼和的话也像是直接针对他说的,他反应很快,脸上表情瞬间就从严肃和不悦变成了坦然与微笑,急忙道:“原来是程先生的朋友,不好意思,还以为你是和风的职员。工作人员赶紧开一下后门。”

    有人小跑着去开门,岑青禾脸色通红,一时楞冲,她不知道该不该跟程稼和说声谢谢,印象中,她好像对着他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。”不敢与厅内任何人的视线相对,待到后门打开之际,岑青禾匆匆说了一句,然后迅速跑开。

    大脑几乎不会思考了,她兀自往前快走了能有好几米,直到身后房门关上,她这才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真特么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手里紧紧攥着包带,她是无意识的,这会儿想要松手,却发现手指都不听使唤,掌心中一片冷汗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,豁出脸面,在程稼和的帮助之下,她可算是从和风集团的会客厅中逃出来。可刚出狼窝,她马上又得入虎口。

    眼下已经九点十分了,盛天那边的研讨会也早就开始了,她要怎么舔着脸在进盛天的会客厅?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叹气已经不能宣泄岑青禾心中的愤懑,脑子里出现商绍城的脸,她气得牙根痒痒,好想把他杀之而后快。他就损吧,就算半宿半夜杀来了,就算拉着她出去喝酒,丫能不能在把她送回来的时候,顺道把手机给她放床边?

    还不如一觉直接睡到研讨会结束呢,爱谁睡。岑青禾心中都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但这念头也仅限于想想,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,丢脸也比丢了工作好。

    想着,岑青禾唯有心如死灰的去找a1会客厅。

    在酒店工作人员的指引下,岑青禾很快便来到a1会客厅的后门,有了刚刚的前车之鉴,岑青禾站在后门,先给吕双发了条短信,问她门锁没锁。

    短信发出去能有六七秒钟的样子,后门突然开了一条缝,岑青禾还吓了一跳,结果定睛一瞧,是吕双开的。她朝着岑青禾招手,岑青禾赶忙从门缝往里挤。

    跟和风一样大小的会客厅,只是摆设布局略有不同,岑青禾进门难免要四处看,台上有人在讲话,靠后的几排听见动静,不约而同的扭头瞥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管不了那么多,跟着吕双一起坐在了最后一排。屁股坐定,岑青禾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吕双小声问:“你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压低声音,蹙着眉头回道:“用脸换的。”

    吕双想笑,岑青禾却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请盛天海城总部,段言代表发言。”台下一片掌声,岑青禾跟吕双同时抬头往前看,但见一身职业装打扮的段言走上台,面带微笑,温和有礼的跟在座的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到段言的打扮,再往前一瞄,好像在场所有人都穿着职业装,再不济也是轻职业,唯有她自己一身白色的羊毛a字裙,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吕双也发现岑青禾穿着私服,所以小声说道:“你怎么没穿职业装?”

    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?

    这接二连三的打击,让岑青禾生无可恋,如果此时她只能向佛祖许一个愿望,那么她希望,让佛祖直接把她给带走吧,她不玩儿了。

    见岑青禾伸手捂着脸,一副颓相,吕双道:“你说你这脑子,换衣服也该换一身职业点儿的,明知道要参加研讨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都没法解释,她怎么跟吕双说,其实她连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,一早上睁开眼,头没梳脸没洗,她昨晚就是穿着这身衣服睡的,如果现穿衣服,估计她就赶不上和风开会关门了。

    哎,说一千道一万,作孽啊。

    岑青禾已经放弃了,趴在桌子上起不来,吕双伸手怼了怼她的胳膊,小声道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挡在眼前的手拿开,丧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吕双道:“我没穿外套,你赶紧先借一个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轻蹙,“好么?”

    吕双说:“没什么好不好的,你待会儿还得上去发言呢,一年就这么一次的机会,尽量做到最好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接踵而来的打击之下,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,可吕双作为局外人,可以冷静的处理。岑青禾在她的带领之下,逐渐淡定下来,没错,一年就这么一次的机会,跟高考差不多,她已经来了,为什么不尽量做到最好?

    想着,岑青禾在附近一排打量了一遍,很快她便锁定目标,是一个不认识的女职员,上身穿着黑色薄皮小外套,剪裁倒是轻职场风。

    岑青禾身上穿着的裙子,也不适合在外面再穿一件特别职业风的外套,既然已经轻职场了,那就轻到底吧。

    她拿着手机,在屏幕上打出一排字,意思就是拜托对方把外套借给自己穿一会儿。字打完,她伸手拍了拍身前的男职员,岑青禾小声道:“麻烦你帮我把手机递给右边短头发的女同事,谢谢。”

    男人都愿意跟美女接触,男职员看了眼岑青禾,很高兴替她服务。

    手机很快传了一排,最后到达那名女职员的手里,女职员看了一眼之后,扭头往最后一排看。

    岑青禾双手合十,做出拜托和感谢的样子来。女职员很爽快,马上脱下外套,连着手机一起,重新又传回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让整个倒数第二排的人,都知道岑青禾借衣服穿,大家都朝着她笑,笑容中打趣多过嘲讽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中暖暖的,暗道人间自有真情在啊,她想到以前上学的时候,每每考试有小纸条流出,大家也是空前绝后的团结,一个接一个的抄,绝对不会有人做出异议。

    外套拿到手里,岑青禾赶紧穿上,大小正合适。

    她小声问吕双,“行吗?”

    吕双点点头,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问:“你准备好待会儿上台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随口回道:“上场现编吧,听听其他人的,待会儿再总结一下自己的,拼吧拼吧,差不多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一大早上,活活的要了人命,她现在不求一鸣惊人,但求低调做人。盛天卧虎藏龙,什么人才都有,她也没必要抢这个风头,只要本本分分的,不出错就算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会议一直在有条不紊的往下进行,段言作为海城总部的代表,第一个发言,而且发言的时间不短,差不多十五分钟的样子,段言迎着掌声下台,台上主持人串场讲话,顺带着请上下一位发言人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请夜城分部的岑青禾,来与大家分享交流经验。”

    满室掌声,岑青禾心底咯噔一下,没想到这么快就到自己,她还兀自看热闹呢。

    身旁吕双笑着推了她一把,小声说:“加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赶鸭子上架,打最后一排站起来,所有人都回头看着,她微笑着迈步往前走,看样子落落大方,实则心里叫苦,脑子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待会儿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要按照入公司的资历来,论资历,她纯新人,怎么都不会这么快就到她。可谁知海城总部完了之后,马上就到了夜城分部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医世神凰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万古丹神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人间极乐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