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蜜婚娇妻:老公,〕〔无限之升级系统〕〔六扇门之剑指江湖〕〔无敌大礼包系统〕〔科举官途〕〔亿万界遨游〕〔都市巅峰妖孽〕〔大侦探肖光捷〕〔嫡女难逑〕〔神医媳妇乞丐郎〕〔体坛传奇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神背后的妹砸〕〔七次总裁,爱上我〕〔超级科技创意〕〔极品狂兵在都市〕〔军师凰后:傲娇亲〕〔全民修武〕〔诸天仙魔〕〔弃少归来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81章 心甘情愿,看为谁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鄙视岑青禾,“你酒量有多高我不知道,我就知道你这口气是真大,上次也不知是谁,喝高了又哭又闹的,我真后悔没给你录下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噎回去,“没证据就不要红口白牙说假话,我还说我没喝高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行,你这种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趁着你现在清醒,你敢不敢说一句,你能喝得过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四两拨千斤,原封不动的挡回去,“你敢说你一定喝得过我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,我一定喝得过你,你能把我怎么着?”商绍城就是这么自信,看着她的目光中满是挑衅。

    岑青禾骑虎难下,唯有自己给自己找台阶,她笑了笑,说:“那就走着吧,看今晚谁把谁抬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爽快的举起酒杯,商绍城求之不得,两人碰了下杯口,分别仰头,互相瞄着对方喝了多少。

    原本岑青禾想一口喝半杯,吓唬吓唬商绍城的,谁料他更是个不怕事儿大的,竟然一口全干了。岑青禾能向这种恶势力屈服嘛,很显然不会,她这种人就是不禁杠,商绍城稍微使点儿手段,她这边就悄然上套了。

    头原本只仰到一百度,眼看着商绍城全干了,她一咬牙一跺脚,头仰到一百八十度,整杯白酒瞬间全下了肚。

    大气的把酒杯往桌边一放,她面色坦然。

    商绍城打趣道:“喝不下就直说,别死鸭子嘴硬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以为意的一笑,“别闹,就见过吃不下的饭,没见过喝不下的酒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难得夸赞她一回,此时便给予她一记赞赏的目光,嘴上说道:“牛,我就喜欢你这种骨头硬的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着两杯急酒下肚,虽说酒量好,可眼下也难免有些头晕。她一时间没听出商绍城话里的言外之意,只本能回道:“从小不怕事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在岑青禾不知不觉的情况下,又给自己倒了半杯酒,举起酒杯,他轻笑着道:“敬你不怕事儿的优良品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赶鸭子上架,不得不蓄了半杯酒,跟他酒杯相撞,出声回道:“敬你的慧眼识珠。”

    这半杯酒喝完,岑青禾坐在那里,渐渐觉得胃里有热气逐渐向上蒸腾,直蒸得她脑神经有些许的麻痹。

    她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,径自拿起筷子夹东西吃,不知是鸡血太滑,还是她不怎么会用筷子,一块儿鸡血她连着夹了三次,竟然一直没夹上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抬起筷子帮她把鸡血夹到碗里,然后道:“这么快就喝高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瞥眼回道:“筷子太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嘴真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理他,垂下头去吃东西,她能感觉到酒意上涌,所以才会用油大和甜腻的东西往下压,左一口肉,右一口糖醋里脊。

    商绍城到底还是心疼她的,没有接二连三的灌她,他不催她,她便慢条斯理的吃东西。

    岑青禾听到‘啪’的一声响,很清脆,还很熟悉,抬眼一看,果然商绍城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她说:“店里面能抽烟吗?”

    他稍稍一撇头,岑青禾顺势看去,果然不远处的一桌,坐着几名年纪不大的女客人,而其中有三个女人都是抽烟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收回视线,小声对商绍城说:“眼睛挺尖的嘛,是不是一直在偷看人家?”

    商绍城抽了口烟,白色烟雾吐出,他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长那么丑,我眼睛瞎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抽嘴角,低声道:“人家又没得罪你,你嘴巴要不要这么损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问的,又不是我主动说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瞪,“赖我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,忽然道:“虽然你也丑,但比她们几个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隔壁桌那几个女人,真心不丑,不仅不丑,还个顶个的巴掌脸,小鼻子小嘴,时下标准的网红脸。

    岑青禾被拿来跟她们比较,胜出还是心底高兴的,只是面对商绍城那副慵懒如大爷般的样子,她佯装不爽的回道:“就你好看?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微勾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我从没说自己好看,是你一直在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毫不犹豫的道:“是我瞎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损敌三分,自损七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脑袋稍微有点儿晕,一时间没组织好语言回击,恰好余光瞥见一抹小小的身影经过,她侧头看去,是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儿,梳着两个羊角髻,穿着件深蓝色的毛呢裙子,手中拎了个比她腰还要粗两倍的竹编花篮,花篮里面装满红玫瑰跟粉玫瑰。

    她走到其中一桌客人身旁,没听见她说话的声音,只见客人挥手示意,让她离开。小女孩儿没走,又站着说了些什么,客人压根就不看她了,她只能走去别桌。

    连着晃荡了好几圈,到底还是来到商绍城跟岑青禾所在的桌位。

    “哥哥,可以给姐姐买束花吗?”小女孩儿乌溜溜的黑眼睛望着商绍城,手中提着大花篮,看起来不该是她年纪应有的负重。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多少钱一支?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回道:“三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转手去掏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口袋,待拿出钱包,从里面掏出一沓崭新的人民币,对着小女孩儿数了一遍,“那,这里是两千块,你该给我多少支?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怯怯的望着商绍城的脸,她年纪才这么小,哪里算得出两千除以三十是多少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商绍城,小声说:“你买那么多干嘛,买两支意思意思得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转头看向岑青禾,出声道:“你不一直挺善良的嘛,人孩子大晚上的卖花也不容易,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人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让他噎的说不出话来,商绍城转而看向小女孩儿,出声说:“你这花篮里面也就六七十支,我把两千块钱都给你,你把整个花篮卖给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似是迷茫了,站在原地不吭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看你把人家都吓住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伸手摸了摸小女孩儿头上的羊角髻,微微一笑,温和的道:“要不你出去找你家里人问问,如果可以的话,你再回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小女孩儿还是听懂了,她当即拎着大花篮转身跑出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商绍城说:“你真是难得的有爱心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怕被你骂冷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就还是心不甘情不愿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看为谁心甘情愿了。”

    他最近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还总是挑在别人防不胜防的时候,岑青禾看着商绍城,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她虽一时反应不过来,可也能敏锐察觉到气氛中微妙的暧昧。

    别开视线,她故意避重就轻的回道:“怪不得卖花的小朋友都长得这么好看,专坑你这种外貌协会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轻笑着道:“她是长得可爱,怪招人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小女孩儿果然回来了,提着先前的大花篮,站在商绍城面前,柔声细语的说:“哥哥,可以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把两千块折好递给她,顺手接过花篮,又从花篮里面拿过一支粉玫瑰,递给小女孩儿道:“回去跟你家里人说,今天太晚了,哥哥送给你,让你早点儿回家睡觉,做个公主梦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接过,小声说:“谢谢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摸了摸她头顶的羊角髻,微笑着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攥着钱和玫瑰花离开,这一刻,岑青禾望着商绍城的脸,是真心被他百年难遇一次的温柔跟体贴给圈了粉儿。

    商绍城转脸看见她痴痴的表情,不由得出声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忽然觉得,你以后要是有个女儿,你一定会对她很好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废话,谁的女儿谁不疼?”

    说罢,他隔着桌子,把一筐玫瑰花递给她,岑青禾笑着接过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别得意,你是借了小朋友的光,我是喜欢刚才的那个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谁得意了,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花,谁送不是送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口不对心的人,也真是应了那句话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着来气,不想直接怼她,他只默默地倒好了酒,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中暗自叫苦,但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,一副自己海量的样子,抬起酒杯,让他帮忙倒酒。

    两人频频举杯,没有任何祝酒的话,单纯为了把对方喝服。很快一整瓶酒就喝光了,商绍城叫来服务员,直接让服务员再拿两瓶上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暗骂他是不是疯了,但这话她还不能直说,不然他一要骂她抠门,说不用她买单;二要揶揄她是不是怕了,不敢喝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如今已经聪明到能猜出商绍城的心理,所以她压根不说。而商绍城则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他猜到岑青禾会猜他心里怎么想,所以他故意将她一军。

    果然,他一次性要了两瓶,她屁都没敢放一下。

    店员当场把两瓶酒都开了,商绍城手边一瓶,岑青禾手边一瓶,他对她说:“你明天早上还有事儿,我也不逼你喝太多,一人一瓶,喝完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瞧他说的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,知道的是喝光一瓶五十三度的茅台酒,不知道的,还以为一人喝一杯雪碧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