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凌天神帝-叶擎苍〕〔抗日之少年战将〕〔龙魂医师〕〔娱乐韩娱〕〔茅山鬼王〕〔我给物品加词缀〕〔蜘蛛科技帝国〕〔世子的崛起〕〔慵懒的魔王系统〕〔诡神冢〕〔兵器大师〕〔都市之我为宗师〕〔塞尔达入侵漫威〕〔从影评人到文娱大〕〔轮回开端〕〔海贼之血旗天下〕〔娇妻在上:总裁老〕〔修真界唯一锦鲤〕〔我不是在玩游戏〕〔穷山恶水出刁后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77章 缺德
    :

    他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,岑青禾听得云山雾罩,正迟疑的功夫,卧室外门铃声传来。夜里十一点多,岑青禾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机对面的商绍城身上,忽然听到门铃响,她着实吓了一跳,心底一突突,她肩膀微颤,随即下意识的说道:“你等会儿,有人按我门铃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这么晚了,谁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她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声音,确定不是自己听恍惚了,直到几秒之后,清晰的门铃声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坐起身,岑青禾伸手打开床头灯,一手掀开被子,另一手拿着手机,她下床穿好拖鞋,对商绍城道:“我去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半宿半夜的,看清是谁再看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边往外走边道:“可能是我同事。”她心中想的是吕双,也许吕双失眠,所以突然找她。

    商绍城却说:“男同事?”

    她当即翻了个白眼儿,没好声的回道:“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猜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阴阳怪气的回道:“看来商总监经验丰富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问,岔开话题:“到门口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嘘,等我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走到房间门口,顺着猫眼往外一看,门外竟然没人。她刚想开门看一眼,但临时改变主意,多了个心眼儿,小声对商绍城道:“欸,我到门口了,但是门外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声音平静的说:“你开门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有,我看不见人哪儿敢开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门铃还在响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话音刚落,叮咚的声音忽然传来,直吓得岑青禾差点儿把手机给扔了。

    心跳加速,她抓紧手机,顺着猫眼再次往门外看……门外空空如也!

    岑青禾头皮瞬间麻了,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,她紧张地压低声音,不无惶恐的说道:“商绍城,门铃又响了,但是门外没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你确定没人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,我刚看完,没有人,但是门铃还在响……”

    叮咚,叮咚,叮咚,一声接一声,一次比一次急促,若不是手中还攥着手机,耳边还有商绍城的声音,岑青禾真的要报警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低沉悦耳的声音,缓缓传来,“我听说有些酒店很邪门儿,半夜是会遇鬼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滚!”岑青禾本就精神高度紧张,突然听到商绍城说这个,她瞬间发飙,这一刻她忘了他是谁,只头皮发麻的回道:“别吓唬我,我现在要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这么彪悍,鬼见了你都怕,还跟我这儿装柔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回道:“你少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……门铃不响了。”她话锋转的很快,商绍城道:“你出去看看,万一是谁在恶作剧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万一是坏人要劫色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当即轻嗤了一声,说:“劫我也劫个柔柔弱弱的。”劫她这么个飞天豹,成本太高,一个弄不好,还容易受伤。

    商绍城是一时得意,所以说秃噜了嘴,岑青禾却难得的敏感一回,她几乎是瞬间就恍然大悟。他这头打给她,另一头马上门铃就响了,哪有这么巧的事情?

    眉头一蹙,她没跟他打招呼,直接几步冲到门口,二话没说打开房门,大步跨了出来。

    房门右侧那里,站着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,穿着白色圆领t恤跟咖色的软皮机车外套,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手正要往门铃那里按。

    不是商绍城还有谁?

    商绍城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,为自己如此简单的恶作剧,就把岑青禾吓得魂飞魄散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两人都还拿着手机,四目相对,商绍城脸上的表情还来不及从得意转化成诧异,岑青禾已经愤怒的朝他扑来。

    她气坏了,冲过去把他堵在墙边一通拍打,脚上穿着酒店的丝质拖鞋,她也不怕踹疼他,所以连着往他腿上踢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商绍城没料到她出来的这么快,一时间躲闪不及,背抵着酒店走廊墙壁,面前是穿着黑白卡通睡裙的疯狂女人,他被她拳打脚踢,一顿家暴。

    暴力持续了五六秒的样子,商绍城这才回过神来,伸手扣着她的手腕,他垂目看着披散着长发,一脸愤怒的女人说:“哪儿来这么大脾气?”

    岑青禾挣不出来,唯有恶狠狠的抬眼瞪向商绍城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缺不缺德?!”

    商绍城满脸的不知悔改,漆黑如墨的瞳孔中还充满着戏谑的神情,薄唇开启,出声回道:“平日不做亏心事儿,夜半不怕鬼敲门。你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气得脸色发红,扬着下巴回道:“我最亏心的就是认识你!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怒反笑,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恨得牙根痒痒,一直抬眼瞪着他,胸口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上下起伏。他背抵着墙壁,双手扣着她纤细的手腕,垂目睨着她完全素颜的一张脸,眼底深处满是轻易不得见的温柔。

    情绪从急躁到平静,仿佛只是转瞬间的功夫,待到岑青禾内心里泄了这股火,这才后知后觉,她不应该以这副模样出现在商绍城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她穿着一件刚到大腿中部的薄棉布睡裙,睡裙是卡通样式的,两侧还有开叉,肚子上是一只大兔子的脸,兔子的两只耳朵分别向上伸展,支到两侧胸前,她没穿内衣……

    咻的别开视线,岑青禾试着把手腕从他手里挣脱。商绍城顺势放手,她瞪了他一眼,一时间不知该先与他说话,还是先回房间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商绍城多贼的人,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趁着她别开视线的功夫,他早就一眼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个遍。这是他第二次见她穿睡衣,第一次在她家楼下,她下楼买东西,就算穿睡衣,睡衣里面也会穿内衣。但是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啧,心血上涌,他也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深夜的走廊里,只有他们两个人,气氛一度微妙的暧昧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岑青禾道:“等会儿,我先进去换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在4210,一会儿上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岑青禾回答,他径自转身往电梯方向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一时脑袋空白,等到回了房间,关了门,这才细品自己心跳的速率和耳边轻微的嗡鸣声。

    他来了,之前故意几个小时没有联系,难道只为了刚刚的那个惊喜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的确被惊到了,而喜,心中那酥酥麻麻的感觉,伴随着温热跟喜悦,自然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高兴到不能自已,高兴到喜出望外,高兴到一个人站在门口,唇角止不住的勾起来。

    好半晌,心底那股汹涌而来的喜悦跟兴奋才逐渐平静,岑青禾迈步往房间里面走,心想商绍城突然过来,就算不是百分百为她,但也有百分之八十是因为她,看来蔡馨媛说得对,他的确是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但他说让她去他房间,这么明目张胆的暗示,她要是直接就这么去了,不管因为什么,是不是太过招摇了?毕竟这次盛天集团在蓉城召开研讨会,全国各地销售部的主管高层和精英都在,这要是万一被谁给遇见了,估计她喝光黄河的水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岑青禾重新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主卧,她拿出手机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,他很快就接了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的回答在她的预料之中,他说:“临时有事儿,过来出差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现在也多少摸清了商绍城的套路,他这人有什么从不直说,傲娇又死鸭子嘴硬。

    撇了撇嘴,她故意杠他,“这么晚来,那还真够临时的,你也是来参加研讨会的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跟你们不是一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她问:“你是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他随口回道:“高层机密。”

    她当即嗤了一声,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商绍城主动转移话题,出声问:“你换好衣服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换什么衣服,大半夜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当即有些炸毛,口吻略带不满的道:“我刚下飞机,晚上饭都没吃,饿死了,跟我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气他,淡淡道:“你挺一晚上,实在不行就叫个外卖,我都困死了,不跟你说了,我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她话音落下,商绍城那头沉声威胁道:“岑青禾,给你十分钟,立马穿好衣服出来,我在楼下大堂等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问道:“干嘛?恐吓人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别废话,赶紧下来。”说罢,不待她回话,他径自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手机屏幕,轻声‘嘿’了一句。

    心里完全没有被人威胁的不爽感,反之,慢慢的欢喜跟高兴。岑青禾放下手机,立马起身去行李箱里面找衣服。

    换了身白色的羊毛a字裙,穿上打底袜和小皮鞋,只有几分钟的时间,她还洗了脸刷了牙,外带迅速化了个浅浅的妆。

    匆匆出门往电梯走的时候,商绍城的电话打进来,她刚一接通,他便低沉着嗓音问:“下来了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