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女素心在玉壶〕〔红窗月孤眠〕〔阴命难违〕〔好久不见,季先生〕〔亿万爹地天价宠〕〔无限之十倍积分〕〔婚意盎然:绝色娇〕〔顶级权门:黑暗系〕〔重生之捉鬼天师〕〔厨妻当道:调教总〕〔邪骨仙风〕〔金融帝国之宋归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喜上眉头〕〔道天之上〕〔变身异界大法师〕〔王者荣耀之枪神纪〕〔海贼之海军鬼神〕〔重生之完美未来〕〔大仙官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75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
    :

    没想到章语说要介绍的同事,恰好是段言跟白宇,有了下午那一段交流,岑青禾再见他们两个,并不觉得生疏,加之都是年轻人的缘故,所以很快就聊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章语对岑青禾跟吕双说:“段言可是咱们销售这行精英中的精英,曾创下一天交易额破五亿的记录,哪怕在海城总部,那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吕双皆是眼露惊诧,同时向段言献上自己的膝盖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脸认真的说:“求段前辈赐教。我不用一天五亿,我一个季度能有五亿就好。”

    段言笑了笑,故意道:“这种天机,我一般不对外人泄露,你想知道,怎么也得敬我一杯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拿起杯子,满眼虔诚的说:“敬财神爷。”

    白宇闻言,当即‘扑哧’一声笑出来,段言也拿起手边酒杯,跟岑青禾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正喝酒的功夫,只听得身后有人叫道:“章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喝完一杯酒,转头看去,身后来了一小帮人,粗略估计能有七八个的样子,男男女女都有。

    打头的一个,岑青禾没见过,但见他笑着走来,直奔章语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章语站起身,同样热情的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等走近一看,岑青禾发现人堆里面还有史慧霞跟下午那个不搭理她的白瘦女人。

    双方经过介绍,岑青禾晓得,跟章语打招呼的男人,是峂城销售部的主管,而那个白瘦女人,叫常楚乔,跟史慧霞一样,都是蓉城分部的。

    麻辣一号临近盛天酒店,所以公司的人有很多都选择就近吃火锅,光是这么一会儿功夫,就已经看见好几拨的熟人了。当然,岑青禾都不认识,毕竟她才刚刚来盛天,过来打招呼的,都是认识章语,段言和白宇的,尤其是段言,他面子很大,一些各大城市的主管和组长,都会亲自过来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岑青禾从未得罪过史慧霞跟常楚乔,可眼下两人已对她明显的爱答不理,其他同事见面,如果对彼此印象不错的,都会互换联系方式,尤其是章语还在其他人面前盛赞了岑青禾跟吕双,就连峂城盛天销售部的主管,都主动跟岑青禾交换了电话号码,其他人见状,无论真心还是走个过场,也都会留。可史慧霞跟常楚乔偏不,不仅不换,还明摆着一副轻微不屑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帮人,都是人精,岑青禾看得出来,其他人也不是瞎子,等到一行人走后,这边五人落座。

    吕双性子直,直接对岑青禾说:“刚才穿黄衣服跟叫常楚乔的那俩女的,她们是不是看咱们不爽?我看她俩眼神儿不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好提下午的那段经历,正想着怎么岔过去,对面坐着的白宇说道:“情债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叹气,配上悻悻的表情,岑青禾更以为白宇是在说他自己,所以她主动出声给他找个台阶下,“估计是心里还有你,看见你跟别的女孩子一起吃饭,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白宇当即眉头轻蹙,眼底透露着不可理喻跟厌恶的神情,出声回道:“史慧霞脑子有坑,人常楚乔都没说什么,她跟着起什么哄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青禾立马露出意外的神情,“……不是史慧霞喜欢你,是常楚乔吗?”

    白宇先是回以一个‘说来话长’的表情,随即深吸一口气,组织好语言,绘声绘色的讲道:“常楚乔跟段言处过一段,后来分手了,两个人合得来就在一起,合不来就分,这不很正常点事吗?谁知道史慧霞抽什么疯,下午你也不是没看见,她就跟疯狗似的,逮谁咬谁,整的我跟段言好像不能跟女的说话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恍然大悟,感情不是白宇跟史慧霞之间有什么,而是段言跟常楚乔处过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不动声色的段言脸上,岑青禾好奇问了句:“你到底怎么伤人家了?”搞得人家朋友看他,都跟看仇人似的。

    段言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,轻笑着回道:“在女人心里,分手之后,不都是男人的错嘛。”

    他口吻如常,声音也听不出一丝一毫的不高兴,但是话语中的内容,却不无对女人‘劣根性’的嘲讽和批判。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当即反驳道: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你这是一棒子打翻一船人,就事儿论事儿,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,谁能一口咬定,分了就一定是男方的错?”说罢,她打量段言脸上的表情,补了一句:“要不是你真的做错了什么,要不就是你遇见奇葩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总爱挑别人的错,但凡不好的事情,总是他人的不对。分手后切忌谈论前男友或前女友有多么多么不好,哪怕对方是真的不好,可是说太多,是对自己过往的一种否定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的有这么不好,那你还是选了,你是瞎还是傻?

    所以对比常楚乔的阴阳怪气,段言一句对方的不好都不说,这种行为还是让岑青禾暗自赞赏的。

    男人嘛,就该有点儿男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段言跟白宇皆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,像是提起来都觉得心烦。最后还是章语把话接过去,她出声说:“这件事还真是不怨段言,去年研讨会上,常楚乔被段言的英俊潇洒吸引,愿意拜倒在段言的西装裤下,那示好的态度简直让身边人瞠目结舌,也就是段言洁身自好,不然光是那几天的功夫,常楚乔就得把自己送到他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白宇继续说:“段言扛住了这番糖衣炮弹的狂轰滥炸,本想着回海城,这事就算了结了,结果常楚乔还跑到海城去找他,我跟常楚乔在一起工作,她的事我再清楚不过,她跟上头提了好多次想要调去海城工作,哪怕进不去总部,海城任何一个分部都可以,闹得人尽皆知,那架势,如果段言不接受她,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……”摇着头,白宇满脸不屑。

    吕双也听得认真,她看着段言,出声问:“所以你就扛不住跟她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段言说:“她一个女孩子,柔柔弱弱的,为了我总从蓉城往海城跑,好多次都是晚班的航班,我心里也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那就是因为感动和可怜了?”

    段言回视她,开口回道:“我一直觉得,能有一个人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好,这是上辈子积德换来的,虽然我对她不像她对我那么喜欢,可感情是慢慢培养的,我也想跟她好好谈。”说到此处,段言停顿几秒,随即微微耸肩,浅笑着回道:“性格不合,辜负她一番美意了。”

    章语跟白宇爆了常楚乔的很多黑料,很多事例听起来都挺匪夷所思的,怪不得说她是奇葩,可是总结一句话,无论一个人有多差,总有一个人会喜欢她,可常楚乔的良人,绝非段言。

    段言肯跟她在一起,一方面是性子软,不大知道怎么拒绝人,还有一方面,绝对是迫于外界带来的压力,所以这样一段本就岌岌可危的感情,如果常楚乔还不会为人处事,那么结果只能以分手收尾。

    听到后来,岑青禾唯有感叹一句:“你这是处也不行,分也不行,看史慧霞那态度,指不定常楚乔在背后怎么说的呢。”

    章语似笑非笑的接道:“史慧霞也是个没脑子的,常楚乔从来不冲锋陷阵,倒是她每次都跟着瞎搀和,不过话又说回来,她这也是指桑骂槐。”

    一句指桑骂槐,马上将本要结束的话题,再次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双看向章语,眼带狐疑。岑青禾也是眼球一转,看了圈所有人的反应,段言跟章语都是但笑不语,唯有白宇一副坐不住的样子,急于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想吃什么,叫服务员过来,再加点东西吃。”白宇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,打量的道:“你说了这么半天段言的事儿,不会自己有什么秘而不宣吧?”

    白宇不跟岑青禾对视,打哈哈的回道:“我行事光明磊落……”

    章语忍不住了,爆料道:“史慧霞喜欢他,光我知道就追了一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吕双马上眼睛一瞪,双双看向白宇,白宇‘咝’了一声,瞪向章语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不仗义,光爆兄弟的料,自己的料一点儿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她就觉得史慧霞的反应不大对,如果是为了姐妹儿,顶多算是情有可原,感情真相再最后才揭开。

    白宇蹙眉回道:“被她喜欢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她跟有毛病似的,我躲她都躲不及。”

    吕双笑说:“估计是因爱生恨了。”

    一桌子五个人,四个人都在拿白宇打趣,白宇被逼急了,看着岑青禾跟吕双说:“这么半天,你俩光听我跟段言的事了,你们的呢?别光可我俩爆,你们也得爆。”

    吕双爽快的回道:“我没什么好爆的,就大学开始谈了个男朋友,懒得换,所以一直处到现在,如果往后五年里,他不遇上早年的张曼玉,我不遇上当年的吴彦祖,估计我俩能顺利走到结婚生子这一步,到时候请你们过来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她连男朋友的照片都拿出来给大家看,坦然的不行。最后白宇看向岑青禾,下巴一抬,饶有兴致的问道:“小青,终于到你了,说吧,是热恋中,还是单身中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食霸天下:傲娇夫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锦绣田园:独宠农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