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植神的悠闲日常〕〔遨游在无数位面世〕〔蜜爱逃妻:宝贝,〕〔逍遥小神农〕〔医妃天下:冥王,〕〔医妃乖乖就寝〕〔高冷总裁的抵债新〕〔独家宠婚:景少,〕〔异能小宠妃,神尊〕〔重生男神系统:楚〕〔超模娇妻:老公,〕〔都市超级全职系统〕〔击壤歌〕〔异能小萌妃:难耐〕〔源世界之天狼墟〕〔总裁是我的童养夫〕〔大婚晚成:独爱天〕〔娇宠甜心:男神,〕〔诱妻入怀:心机总〕〔兽世田园:夫君来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71章 你好,我是程稼和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雨中,瞪着躺在地上撒泼的孕妇一通臭骂,暗恨世道险恶,这样的人怎么配做别人的母亲?

    这么冷的天躺在地上,她有丝毫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过吗?也许孩子于她而言,只不过是一个作案的工具,让她能更轻而易举的不劳而获。

    孕妇躺在地上,用茳川话说着:“是他们开车撞到我的,我肚子疼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要死不认账。

    一旁的和事老出声对岑青禾说:“别人的事情,哪里用得着你在中间插手,谁知道你是真看见还是假看见?这孕妇在这里躺着,下雨天,她不知道心疼肚子里面的娃?”

    岑青禾见男人语气不善,几乎要骂骂咧咧,她当即微扬着下巴顶回去,“你说你刚下飞机,你的机票呢?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,双手插兜,慢了两秒才出声回道:“你这个女娃,你什么意思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怀疑你跟她是一伙的,你俩合起伙来诈骗!”

    诈骗这样的字眼太过犀利,如果碰瓷儿只是道德上的,那么诈骗就是法律上的。

    男人被岑青禾这一顶高帽子扣下来,当即傻眼,大声回道:“你说谁呢?谁诈骗了?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不过是路过,怎么就成诈骗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人从机场路过的,你刚才不是说,你下飞机取过钱嘛,那你把飞机票拿出来给大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,也许是横惯了,岑青禾完全不在意自己是一个人,而她是个女人。在陌生的城市,面对陌生的人,甚至不是因为自己的事儿,她也能犟的脸红脖子粗。

    这边事情越闹越大,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,渐渐有人忘了被碰瓷儿的主角是谁,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岑青禾身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笃定男人是骗子,所以咄咄逼人,顺带把警察也给拉上,“警察同志,刚才就是他撺掇这俩外地人给钱,说是花钱买省事儿,碰瓷儿在你们这边常见。我没来过蓉城,难道蓉城就是这么欢迎我们外地人的吗?”

    一旁有从机场出来的旅客说道:“调监控吧,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调监控。”围观的人都说必须弄清楚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有几个女人自发的走上前,想把地上的孕妇扶起来,可孕妇撒泼,死活不起来。

    两名警察在岑青禾身旁小声对话,岑青禾听见了,原来事发当时,孕妇特地找了个监控死角,所以监控照不到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岑青禾主动对身旁警察说:“我当时看见事发的全经过,我敢保证,孕妇没有被车子撞到,而且她是主动往车前扑的。”说着,她伸手向人群中指了几处,“她,他,还有那个穿蓝色外套的,他们都建议车主拿钱私了,我自问在路上遇见这种事情,别说车主已经强调是碰瓷儿,就算不知道,我也不会给这种建议,我一定是先以孕妇的安危着想。可你们看,事发到现在已经十几分钟了,孕妇一直躺在地上不起来,她说肚子疼,可却不让我们扶,这是一个做母亲应该有的状态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位先生,你凭什么一口价让车主出三千块钱,连取款机的位置都给指出来了,如果真是热心肠,你怎么不劝劝碰瓷儿的这位孕妇,让她先从地上起来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番话说得周围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警察闻言,也侧头看向被岑青禾质问的男人,出声说:“您好,麻烦您配合一下,请出示您今天飞行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男人面对警察,当即气势弱了很多,支支吾吾的开始解释,“我不是今天飞,她听错了,我是来接人的。”

    警察顺势问:“什么航班,几点,旅客姓名。”

    男人开始顺口胡邹,警察却拿着本子一一记下,然后说:“我们马上会与机场人员进行核实,如果确定您说的是实话,感谢您对我们警方的大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没有说明,可明眼人也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警察有四五个,另外几人去到岑青禾手指的方向,一一盘查,结果特别令人‘惊奇’,几人都不是旅客,而是来接机的。

    问及接机人的详细信息,一名警察负责统计,然后转身往机场里面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离开,大家都在等待结果。在此期间,岑青禾侧头对一名打伞看热闹的旅客道:“能麻烦您帮那个孕妇遮一下雨吗?”

    旅客跟岑青禾四目相对,慢半拍回过神来,把伞递给岑青禾,岑青禾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伸手接过伞,她走至孕妇身旁,蹲下身子帮她打伞。

    孕妇的脸埋在男人的风衣中,并不看清长相。

    岑青禾小声道:“起来吧,现在认错还来得及,不然待会儿警察查出来,你们都要被带回警察局。”

    孕妇一动不动,身体瑟缩在早已打湿的风衣之下,看起来不是不可怜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终于明白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她恨有些人不走正道,坑蒙拐骗,可当骗子同时又是母亲,这样的身份难免复杂的让人吃不消。

    她正想怎么劝骗子迷途知返,忽然余光瞥见一抹身影,他在自己身旁蹲下来。

    她侧头一看,浅银色的镜框,高挺的鼻梁,微微上扬的唇角,弧度奇异柔和却又丝毫不女气的下颚弧线。

    程姓男人蹲在岑青禾身旁,她瞥见他塞了一卷钱到风衣下面,然后看着孕妇,小声说道:“赶紧起来,地上太凉,不要伤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孕妇的手在风衣下面一动,应该是把钱抓住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动了,然后单手撑着地面,自己坐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注视着这边,岑青禾跟男人一左一右扶着她起身,警察走过来,出声问:“我们帮你叫120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女人把头垂得很深很深,像是生怕被人看见脸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警察下意识的拦了一下,“要去哪?事情还没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程姓男人低声说道:“她想走就让她走吧。”

    警察看了眼他,随即又问孕妇,“你确定没事?”

    孕妇很快的点点头,急着要走。

    警察问程姓男人,“你们决定私了?”

    男人应声:“我们互不追究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,麻烦你们。”

    驻守机场的警察也不想多事,毕竟机场门口出事,影响不好。既然两边都同意私了,警察更是乐得清闲。

    这事就这么结束了,孕妇的身影聪聪消失,没多久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其余人等全部散去,岑青禾也拖着行李箱要走。

    “小姐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声看来,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她对面,他朝她展露微笑,礼貌而温和的说:“刚才多谢你出声帮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望着男人好看的脸,笑着回道:“没事儿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。”

    男人见岑青禾头发跟身上都湿了,他赶忙道:“小陈,帮我在车上拿些纸巾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小陈往私家车处跑,岑青禾大咧咧的一抹脸,笑着说:“不用,一层毛毛雨,你们不是赶时间嘛,赶紧走吧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:“我叫程稼和,今天真的特别感谢小姐挺身而出,你去哪里,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们可以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此时小陈已经拿了盒面巾纸跑过来,他递给岑青禾,热情的道:“快擦擦吧,都打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道谢,连着抽了两张,随手擦了擦脸,然后对程稼和说:“你好,我叫岑青禾。不用说谢,也恰好我看见了,不然我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忙,大家都是出门在外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纸巾很快被脸上雨水打湿,成了一个团,岑青禾只得又抽两张,然后道:“你们赶时间,快点儿走吧,我去前面排队打车,拜拜。”

    朝着两个男人摆了摆手,岑青禾就这样拖着行李箱掉头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小陈兀自说道:“我还以为今天很倒霉,没想到贵人在后头,而且贵人还长得这么漂亮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看了眼岑青禾纤细的背影,别开视线,低声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小陈回过神来,忙应了一声,跑回去给程稼和开车门。

    等到上车之后,小陈开车,从后视镜中望着后座的程稼和,出声念叨:“程先生,您怎么没留刚才那位小姐的电话号码啊?”

    程稼和用纸巾擦拭头上的雨水,口吻平淡,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她不求回报,我们又何必唐突。”

    小陈说:“程先生,这您就不懂了吧,女孩子都矜持,没准她等您主动呢,结果您没说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,淡淡道:“很可能一辈子只见这一次面,没有交集,就不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小陈偷着撇撇嘴,暗道程三公子这性格,剃了头发都能遁入空门了,很难想象,现在这样的社会,还会有男人是这么无欲无求,不主动也不纠缠的性格,真是白瞎了他这长相,还有身后那副赫赫的身家。

    正想着,只听得程稼和问:“东西都安全运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小陈赶紧回神,认真答道:“都运过来了,这边的人已经检查过,一点破损都没有,您放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