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乱世小兵王〕〔穿越之回到书中当〕〔神医凰后:傲娇暴〕〔神医凰后:傲娇暴〕〔萌宝36计:妈咪,〕〔超模女神的影龙近〕〔乡村小邪医〕〔斗魄星辰〕〔冷王娇宠:农女重〕〔万界黑科技聊天群〕〔快穿系统:反派bo〕〔逍遥军医〕〔蜜爱娇妻:闪婚老〕〔快穿逆袭:反派bo〕〔医女倾城:少主,〕〔夭寿啦,奶奶是穿〕〔你别欺负我,我后〕〔皇后每天都无视朕〕〔甜蜜暗恋:总裁诱〕〔师门至上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70章 路见不平,当挺身而出
    :

    一个行走在雨中的孕妇,哪怕是小雨,也会引得岑青禾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女人身上,想着对方有屋檐不躲,为何要走在没有遮挡的马路边。

    如果是等人来接她,希望对方快点儿来,如果不是,岑青禾迟疑着要不要过去帮个忙,毕竟对方还怀着孕。

    女人已经走至岑青禾要转头才能看得见的地方,她扭着脖子,正想着,只见前方马路上,一辆黑色私家车以不快的速度驶来,那名岑青禾一直在关注的孕妇,她竟是主动朝着私家车车头奔去。

    私家车在行进过程中,猛地戛然停止,与此同时,那名孕妇倒于车头之前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得清清楚楚,孕妇是见到车来,主动奔上去的,而那车头根本就没有碰到孕妇,孕妇是自己做了个向后倒的动作。

    碰瓷儿!

    岑青禾脑子中立马出现这个词。

    在机场正门口前的马路上,发生这样的事情,很快就吸引到众多人的注意,大家皆是翘首眺望,低声叨咕。

    岑青禾只在原地愣了几秒,待看到私家车前后车门先后打开,她赶紧拖着行李箱往出事儿的地方跑。

    跑了十几米,岑青禾来到事发地点,此时周边已经涌上不少刚出机场的旅客,大家看着孕妇倒在地上,皆是一副着急的模样,可是彼此对望,却都不敢轻易上前扶,毕竟现在的世道,沾包就赖。

    从黑色私家车上下来两个男人,驾驶席位的是司机,而从后座下来的男人,他穿着卡其色休闲西裤跟烟灰色衬衫,身高在一八三到一八五之间,高大颀长的身体,分外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快步来到车头处,司机看着倒在面前的孕妇,当即蹙眉,像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高个男人则二话不说,上前蹲下身,想要慢慢扶起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只捂着肚子,满脸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男人背身对着岑青禾,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只听得男人问:“没事吧,我们现在打电话叫120,你撑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抬头对杵在一旁的司机道:“小陈,打电话叫120。”

    小陈垂目看着蹲在孕妇身边的男人,一脸懊恼的表情,出声回道:“程先生,我根本没撞到她,是她主动扑过来的,这是个碰瓷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周围马上议论声四起。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大多数是没看见事发过程,但见是孕妇倒地,所以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仍旧躺在地上的孕妇只顾捂着肚子,声音不高不低的喊着:“疼,我肚子疼……”

    今儿也是天公不作美,小雨一直淅沥沥的下着,像是要为这场‘悲剧’渲染几分色彩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的男人想要扶女人起来,女人却死活倒在地上不动,还不让他抱。

    男人吩咐司机,“把我外套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司机也是没辙,像是倒霉自己撞见这种事儿,折回车旁,他开了车门拿出一件男士的长风衣。

    守在孕妇身旁的男人接过,直接罩在女人身上,然后语气轻柔的问道:“小姐,我们马上叫120过来,地上凉,你肚子里面还有孩子,我先扶你起来可以吗?“

    周围也有人跟着七嘴八舌的道:“是啊,先起来,这地上多凉啊。”

    茳川话,岑青禾听着像是外语,不过从众人脸上的表情也不难看出,大多数人还是真的担心,并非单纯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可孕妇只是抓着男人的裤腿,埋着头,一声一声的喊着难受。

    司机站在原地,没有去碰地上的孕妇,嘴里面说着:“光天化日之下碰瓷,你再不起来我们报警了!”

    孕妇不看他,只缠着姓程的男人,男人没辙,只得单膝跪地,用自己的身体替女人遮着脸上的雨。

    “小陈,先别说这些话了,打电话叫120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程先生,你刚回国不知道,像她们这样职业碰瓷的人,国内很多的,她们就是要钱,我保证我的车一点都没碰到她。不信你问她,她要去医院还是要钱?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中,有人说道:“这种人很多的,不给钱打发不走,牛皮糖一样黏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赶紧给点钱算了,免得拖久了,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真有什么事,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声音有好几个,岑青禾躲在人堆里,把说话人的脸都打量了一遍。人有男有女,穿着打扮都不尽相同,但奇怪的是,他们都有一个特点,就是说完话之后,会本能的怕众人看向他们,所以会有一个别开视线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学过什么心理学,她只知道,人不做亏心事儿,连鬼叫门都不怕,还怕什么大活人的视线?

    所以这帮人,十个里面得有十个,是跟地上躺着的孕妇一伙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,一个操着本地口音的男人,已是迫不及待的走上前,他弯腰对单膝跪在地上的男人窃窃私语,岑青禾听不懂茳川话,不过看表情也知道,他正在劝对方私了。

    司机小陈在此时接了个电话,他背过身去,挺着急的说:“我接到程先生了,这边临时出了点事,我尽快处理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他转身掏出钱包,看着地上的孕妇道:“行了行了,别装了,说吧,你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地上的孕妇一声不吭,手还一直抓着程姓男人的裤脚。

    一旁出来做和事老的男人,小声说道:“你们也是赶时间要走,别跟她耽误了,给她个三千块钱,她马上就走了,不然她再这么闹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小陈自认倒霉,丧着一张脸道:“没有那么多,钱包里面就一千,她要就要,不要拉倒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地上的孕妇立马哼了一声:“疼,我的肚子……好疼。”

    小陈一瞪眼,旁边的男人说:“你看,你要是跟她讲理,指不定要耽误你们多长时间,一看你们也是时间比钱重要的人,就当破财挡灾吧。”

    小陈愤愤道:“我也没这么多现金啊。”

    男人伸手一指,“那边就有提款机,我刚下飞机,刚在那边取过钱。”

    小陈的一张脸,完美诠释了什么叫‘衰’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他强忍着心头火,对半跪的男人和颜悦色道:“程先生,您稍等一下,我去取一下钱。”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两步,岑青禾忍不住从人堆里冒出来,“别去。”

    脆生生的动静,配着她挺身而出的一个动作,霎时间,所有人都朝她看来,当然也包括单膝跪地,一直背对着岑青禾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露出一张极其俊雅的面孔,许是戴着眼镜的原因,所以岑青禾一时间没有仔细打量他的五官,只是稍微一瞥,心底被惊艳了一下。

    男人已经在雨中跪了半晌,小雨湿了黑色发丝,柔软的垂在额头处。镜框是很浅的颜色,所以并不花哨,也不像是装饰,在他脸上倒是有股浑然天生的匹配感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过沈冠仁戴眼镜,那也是温润儒雅的模样,她以为最适合戴眼镜的,也就不过沈冠仁了。可这会儿见到这副陌生面孔,她才陡然明白,原来现代人竟也有‘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’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晃了下神,她把视线从程姓男人脸上收回,落在小陈脸上,出声说道:“我刚才正好看见事情发生的全部经过,你们的车开得很慢,是那个孕妇主动冲过去,你踩刹车的时候,车头根本就没碰着她,是她自己往后倒的。我可以给你们作证。”

    小陈看着岑青禾,那目光就跟看见正义的天使一般,愣了一下,忙道:“可算有证人了,你也看见我没撞到她是吧?是她自己扑上来的,我们才是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充当和事老的男人,他看了眼岑青禾,然后道:“这种事外人不好管,人家已经决定私了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顶回去,“我是外人,那你就不是外人了?你跟着掺和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,当即脸色一变,叽里咕噜说了一长串的话,岑青禾只能听懂个中几个词,可看男人脸上的表情,也知道他一定没说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说普通话,我听不懂。”她一个女孩子,孤零零的站在一处,可气场却丝毫不若。

    外面闹腾了半天,机场警察已经闻讯赶到,小陈忙说:“警察同志,我们遇见碰瓷的了,这位小姐可以替我们作证。“

    警察先是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人,过去询问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女人这会儿哪里会说没事,之前还不怎么说话,这会儿倒是一手抓着程姓男人的裤腿,另一手捂着肚子,好通哼唧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得来气,拖着行李箱走过去,她当即伸手挽住单膝跪地男人的手臂,用力将他往上提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,你越这样,她越猖狂。”

    男人始料未及,倒真的被岑青禾给拉的起来。

    孕妇见状,当即尖声喊道:“他们撞到我的肚子了,我的娃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面露难色,似是于心不忍。岑青禾拽着他往后退,孕妇死拉着他的裤腿,可到底还是岑青禾力气大,她把男人拽到自己身后,然后拉着脸,沉声说道:“碰瓷儿被拆穿,你还敢哭天抢地,我亲眼看到你往人家车头上撞的,关键人家还没撞到你,你自己不学好,还不给肚子里面的孩子积德,就你这种人,孩子托生到你肚子里面,倒了八辈子血霉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