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美梦成真〕〔快穿女配:男神,〕〔我是,南魔王〕〔田园翠色:娘子想〕〔病妃风华〕〔无殇谷〕〔百鬼夜行录〕〔异界驯妖师〕〔江湖外人〕〔时木南爱朝曦〕〔游女叶梦记〕〔何处谨言不慎行〕〔汉乡〕〔公主凶猛:国师,〕〔穿越原始成为巫〕〔无魂无魄〕〔霸权之锦绣行〕〔无限寻真〕〔狐妖之幽冥妖帝〕〔千亿继承者:恶魔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67章 警匪游戏
    :

    这一天,躲过了陈博轩和沈冠仁,还有蔡馨媛跟金佳彤,好不容易避过了她们俩,没想到最后还有徐莉跟这儿堵着。

    被徐莉旁敲侧击长达半个多小时,直到蔡馨媛从外面进来,岑青禾这才道:“我先不跟你说了,馨媛明早还要上班,要早睡。”

    徐莉说:“那行吧,回头聊,你们早点儿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挂断电话,蔡馨媛问:“阿姨又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蹲下收拾行李箱,闷头回道:“我二婶跟她打电话叨叨商绍城请吃饭,我妈就来问我跟商绍城到底在没在谈恋爱,简直了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说:“看来你这不跟商绍城在一起,都要激起民愤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做梦,我才不能让你们跟着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往大衣柜门处一靠,抱着肩膀回道:“你不能这么想,你这叫损人不利己。放着商绍城这么个极品不要,只为了报复我们,这买卖你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合上箱子,站起身,因为起得有些猛了,所以眼前一片花白,她赶忙闭上眼睛,伸手扶着旁边衣柜。

    蔡馨媛见状,没心没肺的笑道:“看,报应来了吧?”

    几秒过后,血液供上来,岑青禾睁开眼睛,瞪着蔡馨媛说:“你就别跟我这儿走曲线救国路线了,有空多想想怎么嫁给凡凡,你要是嫁给他,擎等着当夏家二少奶奶吧,还用的着工作?”

    蔡馨媛被岑青禾说的心花怒放,明明唇角已经高高扬起,可嘴上偏要说道:“那我现在不是还没嫁给他呢嘛,别说嫁,我俩在一起才多久?等他娶我,我怕黄花菜都凉了,这段时间我不挣钱养自己,你养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回道:“我养你,但我有一个要求,别跟我耳根子底下再说商绍城,我花钱买你个消停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我这么费心费力的帮商绍城吆喝,他都不知道,我觉得我这买卖做得有点儿亏,改天我得跟他商量一下,帮他说一句好话,他得给我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掉钱眼儿里得了!”

    两人吵吵闹闹,岑青禾知道蔡馨媛明天还得早起上班,所以没耽误多久,十分八分善后,人已经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等到蔡馨媛也关灯上床,岑青禾随口说了句:“最近真是把佳彤忙坏了,等你考完试,咱们抽空请佳彤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她最近客户也挺多的,白天忙得脚打后脑勺,晚上还得回来帮我复习,我看她一杯杯的咖啡喝,心里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佳彤人好,以后时间还长,慢慢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欸,你看你跟商绍城的事儿捅开了,佳彤也没说什么,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挺正常。之前你没在家,我俩也聊了会儿,佳彤对于你跟商绍城在一起还是挺支持的,但她也没有一味的同意,还是分析了一下利弊,比如你是下属,他是上级,以后你俩要是真在一起,保不齐挺多人得闲言闲语的。我还特地观察了一下她的反应,真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松了口气,“没事儿就好,我真怕因为商绍城,再把咱们几个弄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就是太在乎别人心里的想法,依我说,你跟商绍城认识,你俩怎么地,那都是你俩的事儿,佳彤早前也没跟商绍城见过几面,单纯的觉得商绍城长得帅,所以喜欢人家,这连暗恋都算不上吧?她要是因为这个跟你翻脸,那真是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反正她没在意就最好,你现在也能看出来,现在的世道,遇见个能谈得来,能交心的朋友真是太不容易了,这就跟国家宝藏似的,得小心翼翼的护着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幸好咱俩喜欢的类型完全不一样,用不着担心以后会翻脸撕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就放心吧,我对你家凡凡没想法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侧头,贼笑着道:“当然了,你有城城嘛,怎么看得上我家凡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能的一抬手,给了蔡馨媛肚子一拳,蔡馨媛‘哦’了一声,一歪脖子,装死。

    岑青禾沉声威胁:“不许再张嘴,不然打死你!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是忙了一整天,闭上眼睛,满脑子都是韩国字的圈圈叉叉,累到极致,她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听着身旁蔡馨媛均匀的呼吸声,意识还清醒得很,她今晚睡得比较慢,因为闭上眼睛,眼前竟然都是商绍城的脸。

    从他白天去机场堵她,拽着她的胳膊,把她拉到停车场说话;到他请她家里人吃饭,送她回公司,晚上又约她一起见面,跟她遛狗,聊天,送她回家……说喜欢她。

    好多事情,都像是在刹那间突然发生,岑青禾之前没来得及细细体会,只能等到夜深人静,自己独自回忆,独自琢磨。

    其实他表现的已经很明显,她能感觉到,他是喜欢跟她在一起的,无论是互相斗嘴架,亦或是沉默着一路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连喜欢这种话都说得出口,可偏偏没有一个正式的表白,这算什么?他心底到底在盘算什么?

    岑青禾发现,她要是想看透商绍城,那就跟孙悟空揣摩如来佛祖的心思一样,压根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毕竟道行不一样,琢磨起来特别费劲儿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夜深人静,岑青禾也睡着了。一定是日有所思,所以夜里她才会做了这样一个没羞没臊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回到了初中上过的补习班,在距离市区不近的拆迁平房区域,一帮人都坐在暖气也捂不热的下陷小平房中,熟悉的老师在前方讲课,粉笔划在黑板上,刷唰掉着齑粉,她坐在长条椅子上,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老师放下粉笔,说中途休息二十分钟,一帮人疯了似的往外跑。熟悉的小路,一张张有印象却又看不清楚的模糊面孔,大家围在一起配手心手背,手心的是警,手背的是匪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几个人都配到了匪,所以有几分钟的时间先藏。梦里面,她像是怎么跑都跑不快,眼睁睁看着身旁的小伙伴们,一眨眼就跑没影了,她只能在后面努力的追。

    腿上棉裤穿的太厚,她好想脱下去再跑。

    跑着跑着,她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一帮人的脚步声,夹杂着:“那边,你去那边追,我去另一头截他们。”

    心急如焚,岑青禾使了吃奶的劲儿,事实上却龟速奔跑在童年的小路上。转眼的功夫,她跑到了一个死胡同,眼看着前方没路可走,但她却不能调头,因为身后已经有人追来。

    这份急迫感,不亚于日本鬼子扛枪在身后追赶,岑青禾怕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没辙,赶鸭子上架,她跑到死胡同的尽头,眼看着旁边有几块儿碎砖头,她赶紧摞在一起,然后单脚踩上,另一腿奋力往墙上跨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身后一声呵斥,岑青禾吓得头都不敢回,只用力往墙上攀。不知是腿太沉还是裤子太紧,空气中只听得‘撕拉’一声,与此同时,她整个人从墙头上掉下去。

    墙高有一米五左右,岑青禾穿得厚,滚下去咕噜了几圈,完全不疼。她连滚带爬踉跄的站起来,只顾着往前跑,一如身后的不是人,而是豺狼虎豹。

    她没回头,却能清楚知道身后的‘警’已经翻过墙头追上来,果然,没跑几步,背身的衣服忽然被人揪住,岑青禾被后来者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本能的回手去抓,心底有一个念头,只要还没被制伏,那就不算输。

    一转头,她猛然看到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,竟然是商绍城。

    商绍城此时正骑跨在她身上,她一愣过后,忙跟他撕扯,商绍城抓着她的手腕,俊美的面孔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两人扭打在一起,岑青禾使劲浑身解数,无所不用其极。而商绍城借助身高跟体重的优势,将她牢牢压制在身下。

    一只手将她的双腕全部扣住,他用另一只手去拉扯她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梦里面,岑青禾并未觉得这样有何不妥,因为她脑中的设定是,如果衣服被扒了,那就算输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急声喊道:“商绍城,有种你松开我,咱俩光明正大的打一把!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手抓着她的两只手,另一手按在她因呼吸急促而上下浮动的胸口处,居高临下的睨着他,他出声道:“我就是让你起来,你也打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冬天,他一说话,口中就会吐出白气,几乎氤氲了他俊美的面孔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服输的说:“那你让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说到做到,松开她,他长腿一跨,从她身上起来,然后顺势把她也给拽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,商绍城说:“我不跟你打,我让你十个数,你赶紧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一颤,悸动,激动,感动……那是两个人明明相爱,却又相爱相杀的戏码。

    她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他也定睛回视她。明明就是一个游戏,可此时却是真正的警与匪,他放她一马,已是违反了规定。

    “十,九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,他面无表情着一张脸,漂亮的眼睛中,分明带着赤裸裸的隐忍和不舍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邪王绝宠:医品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顾芸楚离南望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