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她爱他的那些年〕〔辣妈攻略〕〔闻到你的世界〕〔薄先生,小心恋爱〕〔寒门妻色:后娘难〕〔极品龙帝〕〔三界独宠之盛世长〕〔绝色狂医:暴君的〕〔厉少,有场恋爱谈〕〔神算萌妻,有点甜〕〔捡个老公是太子〕〔猫性总裁:恋爱不〕〔万界逆命之1994〕〔奶爸的田园生活〕〔龙血归来〕〔重生之仙医狂少〕〔位面复制大师〕〔青梅小甜心:腹黑〕〔圣途职迹〕〔重生七零俏娘子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62章 交心
    :

    口吻是嫌弃的,可眼底深处分明大写的促狭二字。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当即瞪眼回道:“什么黄笑话,你想到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眉头轻蹙,怪异的目光打量岑青禾的脸,一副你自己心里清楚的表情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对视,两人还走在街头,走着走着,她忽然恍然大悟,眼睛瞪得更大,对商绍城道:“你也太龌龊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咱俩谁龌龊?我逼你给我讲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满脸嫌弃的模样,出声回道:“孙悟空一棒子抡过去,骂唐僧:妈蛋老子就想留个放尾巴的窟窿,我天天抠开,你天天给老子缝上,烦不烦?烦不烦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那窟窿是悟空放尾巴的地方,你想哪儿去了?”岑青禾扬着下巴看向商绍城,因为猜到他心中所想,所以语气不无咄咄逼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完,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一抹什么,随即淡定回道:“我想什么了?我什么都没想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什么都没想,你干嘛说我讲黄笑话?”

    他分明就是想了,而且思想很不单纯!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问:“我随口一说,你觉得我想什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,其实两人都想到一处,那个窟窿,搁在裙子后面是放尾巴,如果搁在前面……

    咳,岑青禾眼球一转,两人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其实岑青禾第一次听这笑话的时候,也曾跟商绍城有过同样的误会,怪只怪那个时候听了太多黄笑话,所以哪怕是一个正常的笑话,也会往歪了想。

    见她别开视线不回答,商绍城眼中划过玩味,出声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咻的回道:“什么都没想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吗?我怎么觉得你脑子里面有猴子的形象呢?”

    她脑子里面岂止有猴子……侧头瞥了眼商绍城,她撇嘴回道:“好好一笑话,让你打岔打的稀烂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轻笑着回道:“你这笑话选得就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是你思想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要是觉得我思想有问题,那你也一样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就不能说,说了就沾包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后悔呢,一句话把自己给带沟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狗顺着步行街往前走,路径一家饮品店,商绍城说:“不是渴了嘛,喝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让你俩这么一吓,我喝云南白药的心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本正经的道:“别碰瓷儿,跟我没关系,要找找小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低头瞥了眼小二,恨恨的道:“有其主必有其狗!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朝她看来,岑青禾故意目不斜视,当然也没怕他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饮品店,店内开了空调,一阵暖风袭来,岑青禾抖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。”

    站在柜台里面的女老板很热情,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迈步走过去,岑青禾看了眼台上列表,点了杯草莓番石榴汁。

    老板问商绍城,“您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随便拿一杯一点儿酸味儿都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诧异的道:“一点儿酸味儿都没有?咱家都是纯果汁榨的,多少都会带点儿酸味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越过商绍城,直接对老板道:“给他来杯水得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尴尬的笑了笑,随即又看了眼商绍城,但见他面色无异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好,两位先坐一下,稍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商绍城来到靠窗边的位置坐下,许是室内温暖的缘故,小二懒懒的趴在两人腿边,下巴放在岑青禾鞋上,倒会找地方。

    岑青禾怕尴尬,所以低头翻出手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着急回去?”

    她抬眼看向他,但见他面上看不出喜怒,可她毕竟跟他认识久了,一种本能,她听出他话语中一丝淡淡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明天也不上班,可以睡懒觉,今天可劲儿陪你遛狗,遛到你开心为止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他陪她,结果到她嘴里,就成了她陪他。商绍城看了她一眼,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累不累?不累待会儿走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说:“这两步算什么,我小时候还是竞走冠军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个没忍住,当即唇角一扯,轻嗤着回道:“你这冠军含金量还真高,多小?幼儿园?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瞪,“别瞧不起人,小学三年级,正青春!”

    这回他连话都懒得说,只回以一个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道:“你真别小瞧我们小时候的竞走,那不是简单的竞走,全程一百米,中途要穿一次衣服,还要算一回题,最先一个到终点还得把题算对的才是第一名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们光着走的?”

    她气到抬手打他,小店桌子很窄,两人面对面,他的手臂放在桌子边上,她几乎一抬手就打到了。

    打完之后,商绍城没什么特殊反应,倒是岑青禾自己心里一阵不好意思,总感觉……像是趁机摸了他,占他便宜似的。

    强忍着心底的怪异想法,她赶忙佯装不爽的模样,出声解释:“什么不穿衣服,是为了增加难度,中途几十米处,会有一套衣服裤子,走过去穿好才能继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的玩世不恭,“我说的嘛,哪个小学这么开放,早知道我也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用表情表示嫌弃。

    老板做好了果汁,又拿了一瓶水,亲自给两人送来,岑青禾道谢,插着管子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儿吗?”岑青禾看着对面的商绍城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没光着竞走过。”

    她一拉脸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他莞尔一笑,出声道:“要多好玩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讲你印象最深刻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琢磨了一下,然后道:“我给绑匪聊自首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岑青禾眼皮一挑,诧异的道:“什么绑匪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小时候被人绑架过,熟人作案,家里人没有防备,他开车把我带到一个很破的地方,可能是什么废弃的厂子或是仓库之类的。起初我没见到他的脸,但他给我送吃的了,我一看东西都是我平时爱吃的,就连饮料都是,就猜出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平常,像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,可岑青禾却听得心惊肉跳,瞪着眼睛问:“你那时候几岁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七八岁吧,反正已经读小学三年级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“七八岁读小学三年级,你几岁上的学?”

    商绍城颇为淡定的回道:“五岁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目露诧色,“不都是七八岁才上小学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可能智力开发的比较晚吧,反正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胸口闷,顿了一下,这才道:“破题了,你继续,你猜出是谁了,然后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平静回道:“猜出是谁,等他再进来的时候,我就跟他说,你女儿跟我是好朋友,如果她知道你绑架我,那你用绑架我换回来的钱给她花,她一定会很不开心,你要钱也无非是想让你女儿开心,但你这样做,已经本末倒置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皱着眉头道:“这是七八岁小孩儿该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试试被人绑架,保准你当时连鸟语都说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撇嘴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能怎么样,只想着他千万别撕票才好,好话说尽,劝他把我带回去,我保证那天的事儿就我俩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稍稍一侧头,若有所思的表情,“他可能真的很爱他女儿吧,要不然就是心肠太软了,还真的把我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舒了口气,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哪怕眼下商绍城好好地坐在她面前,可她还是会为七八岁时候的他捏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,你们和平共处,就当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吗?”

    她被他的故事吸引,商绍城却道:“你蠢得足够天真,我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告诉家里人报警抓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瞪眼,“啊?你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他绑架我,把我带到开车要两个多小时以外的荒郊野岭,我还跟他回家和平共处,我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他还有女儿,跟你还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浅浅的翻了个白眼儿,出声回道:“果然是胸大无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顿时一拉脸,想反驳,又觉得不好意思,不反驳,自己又坐吃哑巴亏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告诉你,什么时候都别对想要害自己的人心慈手软,哪怕对方只是有这个念头。你这次原谅他,不会换来他的改过自新,只会让他变本加厉,他会觉得做错事儿也没什么,只要能得到对方的原谅就可以。如果那天不是我说服了他,很可能今天坐在你面前的,就不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故意加重语气,岑青禾却听得心底惶恐不安。如果没有商绍城……这世上没有商绍城这个人,她从未想过,如今,也不太敢想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不语,他出声问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过了几秒才抬眼看向他,低声道:“祸害遗千年,在你这儿真的显灵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