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植神的悠闲日常〕〔遨游在无数位面世〕〔蜜爱逃妻:宝贝,〕〔逍遥小神农〕〔医妃天下:冥王,〕〔医妃乖乖就寝〕〔高冷总裁的抵债新〕〔独家宠婚:景少,〕〔异能小宠妃,神尊〕〔重生男神系统:楚〕〔超模娇妻:老公,〕〔都市超级全职系统〕〔击壤歌〕〔异能小萌妃:难耐〕〔源世界之天狼墟〕〔总裁是我的童养夫〕〔大婚晚成:独爱天〕〔娇宠甜心:男神,〕〔诱妻入怀:心机总〕〔兽世田园:夫君来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60章 惹祸了
    :

    这一口紫菜包饭吃的,简直胃疼!

    小二眼见着盒空了,吃的没了,自己一口没捞着,急得抬头朝着岑青禾直汪汪。

    岑青禾垂目看着它道:“冲我急什么?从你爸要啊,他吃那么多口,也没说给你留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汪汪……”小二满眼幽怨,它才不管。

    商绍城当即抬手照它头顶‘啪’的一拍,轻蹙着眉头,沉声说:“憋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二竖起的耳朵立马向两侧垂开,一副怂样,不敢再朝着岑青禾汪汪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随意的小举动,却轻而易举的让岑青禾心底一动。

    不行了,商绍城今天疯了,再这么下去,她心脏病都要犯了。

    拉着牵引绳的手紧了紧,岑青禾主动出声岔开话题,“我渴了,去买饮料,你喝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撇嘴回道:“不用,留你一个人正好,省得我俩给你当电灯泡,挡你桃花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商绍城回答,她赶忙拉着小二掉头往另一面走。

    她跟火烧屁股似的,商绍城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,眼底满是戏谑和暖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想跟他打拖延战,他偏不给她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岑青禾带着小二往前走,一直走出十几米,这才逐渐放松绷紧的身体。脸上火烧火燎,烫的要命,她想伸手摸一下,又怕身后商绍城在看她。

    在没在看她?

    她好想回头看一眼,但又怕让他逮个正着……哎,算了,赶紧走吧。

    一条道走到黑,等岑青禾发觉的时候,她都快出广场了。其实在另一个方向就有卖饮料的,都怪她着急掉头就走,路选错了。

    原地停下,她左右看了看,这都哪儿跟哪儿啊,本来就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,这要是再迷路了,回去商绍城不损死她才怪。

    稍稍垂目看了眼腿边的大狗,岑青禾道:“小二,导个航。”

    小二像是跟她发脾气一样,都不搭理她,岑青禾撇撇嘴,“让你吃一个顶两个,我又没让你导盲,让你导个航都不会,怎么当狗的?”

    小二干脆别开头往另一边看,岑青禾气得嘴角直抽,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,跟商绍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傲娇个什么劲儿啊。

    她正站在原地,偷着对小二皱鼻子瞪眼,忽然余光瞥见一抹亮丽的颜色停于身边,是一辆在灯光下分不出是蓝还是紫的跑车,跑车车身对着岑青禾,她没看见车牌,只见车窗降下,里面露出两张陌生年轻男人的脸,其中坐在副驾上的那个,单手扶在车门处,望着岑青禾笑道:“hi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目光相对,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了一眼,身后没别人。

    车上男人勾起唇角,笑着道:“就是你,不用看别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原地看着他,脑子中在快速盘算,到底见没见过,认不认识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男人一歪头,逗趣般的问道:“这么晚了,一个人街上遛狗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看他这神情,这语气,岑青禾心下有了判断,感情这是来聊骚的。

    二话没说,她牵着小二离开。副驾上的男人见状,眸子一挑,马上推开车门跟下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往前走,没走两步,只听到身后传来细微动静,当男人伸手要拉她的时候,她准确无误的往旁边一躲,他的手就抓了个空。

    男人见岑青禾蹙着眉头,满脸警惕的望着自己,他顿了两秒才收回手,原地笑着说道:“我没恶意,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交个屁朋友,隔着两米远,都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精味道。

    岑青禾抿着好看的唇瓣,依旧一声不吭,只转身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男人是打定主意黏上她了,双手插兜,跟她并排往前走。

    边走边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言语,也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男人侧头看着她,轻笑着道:“这么晚了,一个人在外面很不安全的,用不用我送你回家?”

    岑青禾掏出手机,佯装要打电话的样子,但她没想到,身旁男人竟然会抢她的手机,而且动作特别快,她始料未及,当即眼睛一瞪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拿着岑青禾的手机,站在她对面,眸子微挑,他表情很是意外,笑着道:“原来你会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拉着脸,一字一句的道:“把手机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身咖色毛衣,下身浅色休闲裤,长得中上,打扮倒是讲究,加之从那样的车上下来,一看也就是富家子弟,玩世不恭的富家子弟。

    蔡馨媛就曾说过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东北满地都是大豆高粱,夜城满地都是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仇富,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致富,有钱不是错,可仗着有钱就肆无忌惮,那就是他三观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她没给他好脸色,管他谁是谁。

    男人拿着她的手机问:“想要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沉声回道: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嬉皮笑脸的道:“你说一声你想要,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把‘想要’两个字咬的很轻,各种意味不言而喻,岑青禾怎会受他明目张胆的调侃,当即冷着脸回道: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好说好商量不给,待会儿可别怪她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男人似是完全没想到岑青禾会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,脸上表情惊讶,他缺德的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,可唇角却始终勾起的。

    他问:“你要对我做什么?会不会很疼?”

    岑青禾简直恶心,被素未谋面的人当街调戏,一般女人早就吓坏了,可岑青禾毕竟不是一般女人,对付个酒鬼,她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的眼睛,故意让他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她上半身,结果脚下却突然出招,猛地踢在男人小腿骨处。

    以前叫防身术的教练说过,无论男女,都有最怕攻击的软肋,小腿骨就是其中一处。

    她这一脚踢下去,只用了七成的力气,男人全无防备,当即张嘴‘啊’了一嗓子,整个人弯下腰去,疼得扔出手里拿着的手机。

    岑青禾捡起手机,拉着小二就想走,结果一回头,另一个男人就站在她身后,她险些一脑袋撞上去。

    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她还没等回神,男人已经朝她伸出手臂,岑青禾本能的松开牵引绳,抬手去挡。小二一得空,立马顺着人行道往前跑,岑青禾急声叫了句:“小二……”

    哈士奇外号‘撒手没’,小二脖子上拖着牵引绳,当真是头都没回,撒丫子往前跑。

    岑青禾急坏了,心里就一个念头,小二可是商绍城的狗,这要是在她手里弄丢了……他还不得给她栓个绳养上。

    想去追小二,偏偏面前男人对她动手动脚,满身的酒味儿,嘴里面叨叨着,“走,哥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妹啊!”岑青禾火大,一把攥住男人伸过来的手指,顺势往后一掰。

    “呀!”男人闷叫一声,当即顺着她手上的力道往下坠,险些跪在她前面。

    被她踢了腿的男人见状,冲上来想要帮忙,岑青禾顾不得许多,回头一脚,正踹在男人裆部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这一刻,此时无声胜有声,男人双手护住痛处,整个人蜷起来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边偏离广场中心,人比较少,可也不是没有行人经过,更何况路上还有川流不息的车辆。

    路径的司机见状,皆是惊诧的减缓车速,降下车窗看热闹。

    岑青禾几下解决了两个醉鬼,赶忙向前奔跑,去寻找小二。

    跑了能有五十米,这条街已然到了尽头,这里是个十字路口,有人行道和机动车道,一个绿灯,对面得过来大几十号人,人头攒动,哪里还有小二的影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再一次僵在原地,不知何去何从,急得都要哭了,小二要是丢了可怎么办,她怎么向商绍城交代啊。

    不管了,女人的第六感,岑青禾在路口转右,顺着这条路先找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你刚才看到一条红颜色的哈士奇吗?有这个高,脖子上拴着绳,就它自己。”

    看到一名在夜扫的环卫工人,岑青禾上千着急的询问。

    大爷回道:“哈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士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又解释了一下,大爷还是摇头,说没看到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跑,这一路边跑边问,不知何时就跑到了马路尽头,望着又一个十字路口,岑青禾停下来,浑身燥热出汗,她眼眶湿润,鼻子发酸,心里也委屈。

    小二到底跑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嗡~嗡~嗡~”包里手机忽然震动,岑青禾一个激灵,心跳都乱了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果然是商绍城打来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手机屏幕,迟迟不敢接,她想过不接算了,就像小时候做错事总要逃避,大不了先躲起来,等商绍城气消了再说。

    可手机一直在震动,岑青禾想到跑丢的小二,再想一想商绍城的脸……她把他儿子给弄丢了,他这回一准要大发雷霆的。

    一咬牙一跺脚,她滑开接通键,手机贴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岑青禾,让你买个饮料,你自己做去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到商绍城的声音,说不出为什么,当即心底一酸,哽咽着叫道:“商绍城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