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裂天穹〕〔兽医白无常〕〔战道成圣〕〔狂兵归来当奶爸〕〔诱爱成婚,腹黑老〕〔神级忽悠系统〕〔最强神医〕〔黑衣查妖人〕〔贴身妖孽保镖〕〔鬼拉帘〕〔道武真仙〕〔龙帝逆神诀〕〔牧僵〕〔我的法师〕〔重生九零璀璨星途〕〔上神升级记〕〔废土传送〕〔玩锤子牧师〕〔末世之一代皇者〕〔龙舌之祸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58章 喜欢与否,差别对待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,笑着回道:“你想让我省钱就直说嘛,生日礼物可省了啊,就只有蛋糕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定睛看着岑青禾的脸,想要从她脸上看出她心中的真实想法,但岑青禾表情太过自然,他猜不透,索性直言道:“来都来了,一起坐下吃顿饭,吃完饭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提起手上装紫菜包饭的袋子,微笑着说:“不了,我已经吃过了,而且楼下有人等我,我就上来跟你说声生日快乐,咱们改天再聚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让你朋友也上来吧,人多了热闹。”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看到岑青禾,是真的不想让她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还是那句话,“不用,你们吃吧,我先走了,你快点儿回去,别让人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她往后退,转身欲走,薛凯扬一着急,下意识的伸手拉住她的胳膊,“谁在楼下呢,打个电话叫她上来就行,也没外人,都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看着不说明白,薛凯扬是不会叫她走的,她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尴尬,不得已,轻声回道:“是商绍城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清楚看到薛凯扬脸上表情一变,前一秒还是诚心诚意的想要挽留她,可是下一秒,不知是意外还是什么,他像是被噎住了一般,唇形还僵在想要说话的样子,可声音却是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就是太笃定,楼下等她的那个人,是个女的。哪怕是男的,也没想到会是商绍城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难免尴尬。

    她知道薛凯扬对她有那方面的意思,即便两人已经说清楚,可他心里怎么想,只有他知道。

    对于她不喜欢的人,她向来都会直说,不必耽误两个人的时间。可说到底薛凯扬帮了她,所以于情于理,岑青禾都不愿在他生日当天,惹他心里不舒服,故一直避重就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逼到份儿上,她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薛凯扬如鲠在喉,岑青禾唯有抱歉出声:“刚刚在楼下碰见赵川,才知道你今天生日,没有提前准备好礼物,就连蛋糕都是临时买的,你这么大气的人,不会跟我计较的,今年只能跟你说声生日快乐,等明年,后年,以后,你提前跟我打招呼,我一定细心给你挑礼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真心的,她从不认为两个人做不成情侣,就连朋友也做不得。当然了,前提是薛凯扬也乐意跟她做朋友。

    她说完,只见薛凯扬不着痕迹的收回拉着她胳膊的手,双手插兜,他又恢复到以往那种痞帅又不以为意的模样,淡笑着回道:“如果是商绍城在楼下,那我就不让他上来了,看见他就扫兴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顿了两秒,他又道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想也没什么多余的解释,大家都是聪明人,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勾唇一笑,她说:“生日快乐,那我先走了,回头见,拜拜。”

    她朝他摆摆手,他回以微笑。

    在她转头之际,她马上紧张到闭起眼睛,呲牙咧嘴,全无之前的坦然自若;而薛凯扬,他唇角勾起的弧度逐渐下降,终至全无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才知道,什么叫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。

    老天爷还真是蛮爱调侃人的,如果他今天不见到岑青禾,兴许也就是生些闷气,过几天想通就好了,可能还是会去聊扯她,谁让他喜欢她呢。

    但就在刚刚她说出‘商绍城’三个字的那一秒,心口似是破了个洞,他甚至感觉到空气顺着那个洞在对流,呼呼的冷风,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她的话剜掉了他心底对她喜欢的那部分——原来,她是真的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最难过,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,而是对方同时还喜欢着别人。

    薛凯扬一个人站在包间门口,岑青禾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,可他依旧回不过来神的样子,脑子里满是这几个月来与她的点点滴滴,好的,坏的,一幕一幕,如过电影一般在眼前放映。

    尤其是初次相见,如果当时他没有玩世不恭的调戏她,她会不会改变对他的看法?会不会重新看待他这个人,会不会……

    原来,喜欢一个人,又求之不得的滋味儿,竟是这般的难受。

    岑青禾离开粤式餐厅,乘电梯来到商场楼下,没有给商绍城打电话,她选择自己去广场上找。

    偌大的广场上,放眼望去都是人,岑青禾的目光在人群中穿梭,她很自信,自己一定会很快发现商绍城的身影,一来她眼神不错,二来,商绍城带着小二,这么乍眼的组合,想发现不了都难。

    果然,没多一会儿,岑青禾飘忽的视线便定格在某处。广场中央的喷水池旁边,因为天气冷,水池只亮着灯,没有喷水,四周坐了不少人,而其中某处的人特别的多,是一帮年轻的女孩子,她们围在某处,叽叽喳喳,比比划划,岑青禾定睛一瞧,人群中露出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,红颜色的,不是小二还有谁。

    找到小二就找到商绍城了,即便从岑青禾的角度,那帮女孩子已经完全把商绍城的身影挡住。

    目光一沉,岑青禾暗道什么玩意儿,养狗就是为了撩妹的吗?

    往前走了两步,她心中难免气势汹汹,可走着走着她忽然停下来,眼球一转,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拨通商绍城的号码,她目光看着女孩子扎堆的方向,等到电话接通之后,听到商绍城‘喂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下巴微扬,故意道:“你还在商场附近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要是有事儿就不用等我了,我自己打个车就能回家。”

    手机中隐约传来别人说话的声音,估计是离着近的缘故,几秒之后,商绍城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你这是肉包子喂狗,打算一去不回头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瞪眼,刚想说谁是肉包子,可话到嘴边,她忽然忍下这口气,阴阳怪气的回道:“我是怕耽误你的桃花运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手机那头一片沉默,大概过了三秒钟的样子,前方几米外的喷水池边,站起一个鹤立鸡群的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商绍城左右看了一圈,很快便发现岑青禾站在自己右边,他之前坐着,两人隔了一帮女孩子,他自然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岑青禾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商绍城牵着小二朝她走来,他一动,小二也跟着走,一帮女孩子马上露出恋恋不舍的表情,目光自然也随他而动。

    走至岑青禾面前,商绍城微垂着视线睨着她,表情看不出喜怒,他只低声说道:“要是真怕耽误我的桃花运,你电话都不应该打,来都来了,还假模假式的。”

    口不对心的典范,她也真是够鸡贼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想到他第一句竟是说这个,当即美眸微挑,她出声回道:“我现在走也来得及啊,她们还看你呢,你回去不晚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出声说:“这批就算了,什么桃花运,一个个长得比你还难看,跟见了鬼似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将牵引绳递给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回道:“谁长得难看啊?我从小到大,就没人说过我难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轻嗤一声,不屑的道:“看来你们那儿的人也不都是实在人,连句真话都不敢讲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叫他气得眉头直蹙,不满的回道:“我要是长得难看,就没几个长得好看的人!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但见商绍城做出一副审视的表情来,上下打量她,最后只发出一个语气词,“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你啧什么?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似笑非笑的道:“见过脸大的,没见过脸这么大的,旁若无人的说自己长得好看,怎么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他说得不好意思,脸都红了,好在天黑,她硬着头皮回道:“反正比你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:

    最恨的不是对方比自己强,而是对方都懒得跟自己比。

    在她兀自站在原地翻白眼之际,商绍城再次将手中牵引绳递给她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能接过,嘴上却道:“你怎么不拿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牵够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哼了一声:“有本事你别要它啊,送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过随口一呛,岂料商绍城磕都没卡一下,直接回道:“你愿意你牵走。”

    她挑眉瞪着他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只要你伺候的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真是喜欢狗,小二这么漂亮拉风,她当即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小二的头,她煞有其事的跟它说话:“小二,你看你爸了,它说不要你就不要你,你有没有一种心寒的感觉?”

    在小二酷似狼的一张脸上,不悲不喜,不急不躁,一灰一蓝的大眼睛,定睛望着岑青禾瞧。

    岑青禾握着它一侧的大耳朵,摇着头道:“心疼你,以后跟我混了,我养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垂目看着她发神经,心底是喜欢的,话落到嘴上却是:“你还心疼它,也不想想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,小二不心疼你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暗讽她过得不如狗,岑青禾当即抬眼瞪回去,佯怒道:“你幸好不是狗,你要是狗,主人得一天削你八遍!”

    打死为止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娶夫纳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