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49章 谁都不会原地等谁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回到销售部的时候,金佳彤有事儿外出,只有蔡馨媛一个人在。蔡馨媛一看到岑青禾,立马双眼放光,赶紧拉着她躲到茶水间去八卦。

    房门一关上,蔡馨媛便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欸欸欸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强装淡定,“什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皱眉,“你少跟我打马虎眼,你说什么怎么样了,你跟商绍城,我走之后,你俩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对上蔡馨媛的双眼,她眼里满是生怕不出事儿的神情,顿时脸一拉,她皱眉回道:“你不说我都忘了,我还想问你呢,在机场的时候,你跑什么跑?有你这么损的嘛,见利忘义,重色轻友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道:“可不是我主动要走的,是商绍城撵我走的,他都把话说得那么明显了,我要是还装糊涂,他惯着你,可未必惯着我,官大我四级,万一转头给我穿小鞋使绊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满眼嫌弃的道:“说得跟真事儿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表情一变,从假正经到真八卦,笑眯眯的望着岑青禾,她着急的道:“欸,你赶紧说,我走之后,你跟商绍城都说什么了,他不会跟你表白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像是被人给踩到尾巴似的,当即炸了,“你有毛病?他怎么会跟我表白?”

    蔡馨媛回的理所当然,“他昨晚找你都找疯了,佳彤跟我说,他活脱在咱家坐了三个小时,如果不是她出来看,估计商绍城还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蔡馨媛撅了噘嘴,意味深长的道:“都这样了,你可千万别说你俩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岑青禾想解释,可是嘴一张,她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如今她跟商绍城的关系,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“啧啧。”蔡馨媛打趣岑青禾,“连营销总监都被你给搞上手了,自己喜欢的人也恰好喜欢自己,这感觉是不是倍儿爽?”

    岑青禾腾一下子红了脸,恼羞成怒,她抬手去怼蔡馨媛,蹙眉说道:“你滚一边儿去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抱着双臂,被岑青禾推到一旁,她咯咯笑着,出声说道:“不就喜欢一个人嘛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,而且商绍城那么帅,有钱有权的,他又恰好喜欢你,这还不是一拍即合,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岑青禾就是不愿意承认商绍城喜欢她,或者打从心底,她是害怕的。

    她不苟言笑,甚至是有些严肃的说:“打从我认识他到现在,才三个月,他已经换了三个女朋友了,每一个我都见过,认识没几天就在一起,眨眼又分了,你觉得他这样的人跟我合适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岑青禾忽然想到萧睿,那个一心一意,只喜欢她一个人的萧睿。

    岑青禾明知道跟萧睿不可能了,所以她坚决甚至是残忍的选择放手,可放手了,不代表心也能马上清空,她会怀念,会对比,当然,一对比方知自己需要什么。

    看岑青禾兀自出神的样子,蔡馨媛也猜到岑青禾一定在想萧睿,脸上玩笑表情敛起,她轻声说道:“都说初恋难忘,因为这辈子也就这么一次,毫无顾忌,毫无保留,不因为对方是谁,不因为他有没有钱,有没有势,对我有没有帮助,就是单纯的喜欢,所以才在一起。我初恋是小学五年级,跟同班一个男生,那时候才十一二岁,懂个屁,可那时候吵个架我都觉得心要碎了,后来处了一年,上初中没多久就分开了,异校恋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猝不及防,‘扑哧’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蔡馨媛侧头看了眼岑青禾,不悦的道:“笑什么,这多悲伤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悲伤个屁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对,是悲伤个屁,因为是初恋,所以我才觉得分个手,伤的我痛彻心扉,差点儿学都不想上了。后来整整过了一年,初二我才交了第二个男朋友,那时候我就想,一定要找个同校同班的,因为我得看着他,不能让他在外校外班勾搭其他的小姑娘,你看,这就是吃一堑长一智,为什么说初恋刻骨铭心,因为初恋什么都不懂,就只有一腔的热情。”

    看着岑青禾,蔡馨媛眼底莫名的老成,语重心长的道:“青禾,人都会长大,也都会学着权衡利弊,这次的恋爱吃了什么亏,下回就一定要趋利避害,这不是人的本能嘛。你总是念着萧睿,忘不了他,我承认,萧睿很好,对你也没的说,可你们还是选择放弃了,你不是一时冲动的类型,既然是你的选择,就说明你早就深思熟虑过了,既然都选择放下了,那心还在原地算怎么回事儿?人得往前看,没有人会一直原地踏步,也绝对不会有谁一直站在原地等谁,我现在算是看透了,如今无论做什么,都是吃一堑长一智,哪怕是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话说一半,没有说完,岑青禾却知道,其实蔡馨媛也对上一个男朋友挺耿耿于怀的。

    那是蔡馨媛在大学时期的男朋友,两人也处了两年多,不说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也是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那男的家庭条件一般,大学毕业之后出来找工作,蔡馨媛进了盛天,他却只进了一家中小企业,工资不足蔡馨媛的一半,久而久之,两人之间的矛盾就多了。

    他会说蔡馨媛花钱大手大脚,可蔡馨媛买一身大几千的衣服,只因为要去见一个有头有脸的客户,于客户而言,她这身打扮根本算不上高档,顶多也就是不算失礼,但是对她男朋友而言,这是败家。

    两人去吃饭,十顿饭,蔡馨媛有八顿陪他下小馆子,偶尔心血来潮,她想吃顿西餐,可她男朋友会说她变了,以前她不是这么物质的人。

    起初蔡馨媛也会自我检讨,难道真的是她变了吗?可慢慢的,她才发现,不是她变了,而是她一直在向前,进大公司,接触高端人士,生活一直辛苦却在努力向上攀爬;可她男朋友,一直停留在原地,拿着上大学时期的标准去要求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累,蔡馨媛不想穿着一身gucci跟客户在法式餐厅吃完饭,转头接到他的电话,又得赶回家换一套没牌子的衣服,去跟她男朋友吃路边摊。

    路边摊可以吃,但她已经不想再跟他讨论老板这个月扣了他二百块的奖金,只因他上班路上不舍得打车,挤公交所以晚了一分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爱情已在身份的差距下消磨殆尽,不是蔡馨媛变了,也不是他男朋友变了,只是身处的环境不同,大家到底难免落得‘道不同不相为谋’的下场。

    说这么多,蔡馨媛只想告诉岑青禾一个道理,忘不掉的不是初恋的那个人,而是初恋本身。恋爱也需尝试,不试,永远不知道最合适自己的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原本是蔡馨媛哄岑青禾,可说着说着蔡馨媛都有些小伤感,最后还得是岑青禾掉过头去哄她,“好了好了,你都有凡凡了,还想着前男友,看我下次遇见他,一定跟他打小报告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甭等下次了,就这两天,凡凡说请咱们三个吃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道:“蹭吃好啊,我就喜欢白吃白喝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回了句:“什么时候让我也借光跟商总监吃顿饭啊?”

    提到商绍城,岑青禾本能的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你总拽着他干嘛,你看上他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着回道:“我赌你俩有戏。”

    “没戏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有戏,不然咱俩赌点儿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成功被蔡馨媛激怒,挑眉问道: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不答反问:“你说赌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绝的,沉默半晌,这才闷声回道:“你别总撺掇我跟商绍城,他那性子我根本驾驭不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瞪眼回道:“你还驾驭不了?你是没看见今天在机场,你那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吧?简直把商绍城吃的死死的!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球略微一转,有些心虚,“有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没有吗?你总跟我说商绍城脾气差,我看他在你面前一点儿脾气都没有,让你管的倍儿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回道:“那你是没看见他背地里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那你赶紧让他请吃饭,我好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又回到了原点,岑青禾没好眼神的剜着蔡馨媛,蔡馨媛则一个人在畅想,“你如果跟了商绍城,那我就是总监女朋友的好闺蜜,也就是总监身边的红人,那以后在盛天,我还不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我得横着走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嗤声回道:“你多吃几个螃蟹,现在就能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茶水间说话的功夫,房门被人推开,门口处一身制服打扮的人是韩梦,三人六目相对,韩梦微笑着道:“青禾,馨媛,张主管有事找你们,让你们去他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心中均有意外,不过也马上笑着应声。

    待到韩梦关门走后,两人对视一眼,岑青禾问:“张鹏找咱俩干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