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逍遥股少〕〔青春在左,时光在〕〔混沌天灵根〕〔赶尸禁忌〕〔重生渔家有财女〕〔末世之孤城〕〔一级警戒:首席大〕〔异界魔王:腹黑娘〕〔重生七十年代:军〕〔盛世茶都〕〔无限之进化之塔〕〔独家宝贝:甜妻娶〕〔问道章〕〔神话之我是传奇〕〔虫屋〕〔独君情〕〔我家老婆可能是圣〕〔迦勒底的黑发骑士〕〔大师下凡〕〔勇者大魔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39章 又多了一个人知道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洗完澡从浴室中出来,蔡馨媛躺靠在床头处玩儿手机,抬起头,她出声说:“我刚想了一下,明天还是咱俩先坐早班的飞机回去,别叫薛凯扬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现在都几点了,薛凯扬明早根本起不来,而且没必要让他跟咱们一块儿走,他又不着急赶回去上班,就是想多跟你待一会儿。你之前不是跟他说清楚了嘛,你俩没戏,现在你欠着他的人情,事事都不好拒绝,但有些事儿还是尽量保持距离的好,以免弄得不清不楚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床尾,微垂着视线,兀自出神。

    蔡馨媛见状,轻声道:“如果商绍城接你电话,你绝对不会打给薛凯扬的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语。

    蔡馨媛轻叹了一口气,然后道:“都在气头上,要是我,我也会赌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又气又委屈,甚至是特别明显的心疼,只不过她不愿意承认,只当是商绍城惹出来的篓子,可关键时刻他却不在,让她一个人擦屁股善后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跟他赌气,她也不会找薛凯扬,明知道都是微妙的关系。这下好了,越想清清楚楚,就越是粘连不清。

    蔡馨媛用脚踢了踢岑青禾的腿,‘哎呀’一声,然后道:“别闹心了,多大点儿事儿,现在是商绍城主动给你打电话,你不接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顿时眉头一蹙,沉声回道:“老跟我提他干什么,提他我就烦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不提他你就不想了?看给你气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让他给甩了呢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岑青禾整个人暴躁起来,猛地伸手一掀被子,她作势要去抓蔡馨媛的腿。

    蔡馨媛‘呀’的尖叫了一声,咻的收回腿,跑的跟兔子似的。

    她缩在对角床边,瞪着岑青禾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凶恶的表情回道:“别再跟我提商绍城三个字,我烦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不提,你自己搁心里面想去吧……”后面半句,她是自顾自的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岑青禾剜了她一眼,起身回到自己的单人床处,掀开被子躺下,闭上眼睛,她低声道:“你别忘了定闹钟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你也定一个,省的我没听见,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沉声道:“我没开机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忍不住笑说:“看他怎么打都联系不上你,一个人干着急,这感觉是不是倍儿爽?”

    岑青禾睁开眼睛,好想把自己头下的枕头扔过去砸死丫的,可她又不能不枕枕头睡觉,所以只狠狠地瞪了蔡馨媛一眼。

    蔡馨媛咯咯笑着,意味深长的说了句:“睡吧,明天一睁眼,又是美好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美好个屁,现在她睁眼闭眼都是天黑。

    蔡馨媛关上灯,房间一片黑暗,岑青禾折腾了一整天,又是哭又是闹,还长途跋涉的坐飞机过来打人,这劲头说出去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脑子很乱,心也很乱,她想一件事一件事的梳理清楚,可实在是太累了,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,只隐约听见手机闹钟在响,又过了会儿,床头灯打开,蔡馨媛很低的声音传来,“青禾,到点儿了,起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费劲儿的睁开眼睛,窗外的天都是黑着的,两人无病呻吟了一会儿,各自下床收拾。

    站在洗手间里,岑青禾边刷牙边问:“真不叫薛凯扬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闭着眼睛洗脸,闻言,抽空回道:“不叫他了,让他睡吧,他中午十二点之前起来都算早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想也是,让薛凯扬早起,损他还不利己,没必要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的收拾完,出了房间,下楼退了房,打车去机场。

    蔡馨媛一路都在琢磨岑青禾的脸色,都等到上了飞机,她这才凑近岑青禾,低声‘欸’了一句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我跟你说个事儿,但你得先保证不打我也不骂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露出狐疑打量的目光,因为蔡馨媛一说这话,准没好事儿。

    盯着蔡馨媛那张心虚的脸看了几秒,岑青禾试探性的问:“你又背着我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不答反问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有点儿喜欢商绍城?”

    见岑青禾脸色一变,蔡馨媛马上瞪眼补充,“一点儿,我是说有一点儿点儿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拉着脸,蹙着眉,不答反问道:“你到底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知道岑青禾的性子,哪怕是先卖友求荣,可坦白从宽也比死不认账要好。如果等到下了飞机,杀岑青禾一个措手不及,到时候商绍城哄不哄的好她不说,反正自己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所以蔡馨媛权衡再三,还是选择悬崖勒马。

    满脸赔笑,她谄媚的回道:“我能干什么,我上头有商绍城,身边有你,你们一个是我上司,一个是我手足,我谁也得罪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岑青禾绷着一张好看的脸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蔡馨媛侧头顺着飞机窗户往外一看,索性现在已经下不了机了,她这才一咬牙一跺脚,爽快的回道:“昨晚商绍城发短信给我,问咱们几点到夜城,我说了,九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赶在岑青禾发飙之前,双手按住对方的两只手腕,头一歪,枕在岑青禾肩膀上,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青禾,我这次还不知道韩语考级考不考得过,万一没过,以后在销售部的日子就更难混了,看在咱们这么多年姐妹儿的份上,你得让我抱个大腿,卖个人情给他,这样他拿我的手短,往后就不好意思不帮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确实没想到蔡馨媛跟商绍城私下里‘狼狈为奸’,可说实话,她真的不生气。一来她知道蔡馨媛不是卖友求荣的人,可能真是想撮合她跟商绍城破冰;二来,对于马上要见到商绍城这事儿,岑青禾不悲不喜,反正早晚都要见的,无所谓。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着,岑青禾脸却是拉着的,任由蔡馨媛抱了她半分钟,她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上一边儿去,别跟我搂搂抱抱的,这么想抱商绍城大腿,等下飞机你抱他去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要是抱他,你不得气死?”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岑青禾吸了口气,眼瞅着要翻脸,蔡馨媛忙道:“你同意商绍城也不能同意,他同意我也不能同意,就算我同意,那凡凡也不能同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上一边儿去,看见你就烦。”岑青禾双臂被蔡馨媛钳着,抽不出来,只能用身体把她往一边顶。

    蔡馨媛跟贴树皮似的,紧黏着岑青禾不放,撒娇耍赖,无所不用。

    另一头,商绍城知道早上要去机场接岑青禾,所以意外的几乎一夜无眠,满脑子都是她的脸,时不时又会蹦出她跟那个身穿病号服的男人,医院走廊相拥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连萧睿的脸都没见过,可却已经讨厌上这个人。

    他讨厌有个男人比他先认识岑青禾,不仅先认识,竟然还先拥有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在意她的过去,但前提是,她不能在过去和现实中来来回回。

    从未试过整夜想一个人,想到心都疼了,无意中瞥了眼时间,已经早上快八点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下床收拾了一下,拎着车钥匙出了门。

    在开车去往机场的途中,手机响起,是丁思铭打来的,他戴着耳机接通,“这么快就搞定了?”

    丁思铭道:“无利谁肯早起?别忘了你答应我的独家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说话从来算话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说:“你就这点儿像个从商的样。”

    “资料发我手机上吧,我在开车,待会儿看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说:“我正要提醒你,如果你在开车,千万别半路上看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有什么大尺度八卦,不合适在车里看的?”因为商绍城让丁思铭查萧睿,所以他从未想过萧睿的资料会对他有任何影响,就算真的很奇葩,他也顶多是当个笑话来看。

    丁思铭闻言,意味深长的回道:“我只能这么说,如果你的心头好知道这事儿,她就绝对不可能再跟萧睿了,所以恭喜你城少,有些人这辈子注定输在了起跑线上,你算是白捡一漏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越听越糊涂,不由得出声问:“你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丁思铭道:“你不开车呢嘛,我发你手机上,回头你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没多久,商绍城手机便响了一声,是收到丁思铭发来的邮件。他迫不及待的想停下来先看看,可车子在机场高速上,没法停,他只能一路飙到机场,车子刚一停好,看着还有时间,这才坐在驾驶席,拿着手机打开邮件。

    一目十行的往下扫,前面都是有关萧睿的基本信息,什么出生地,生日,从小到大的学校,家族关系。

    在生父那栏里面,竟然是空的,只有母亲的名字,萧芳影。

    再往后看,摒除一些萧睿得过的奖项,很快就来到了他跟岑青禾的恋爱关系那里。

    其实很简单,校园恋情,恋的很低调,就连老师都不知道。大学岑青禾去日本留学,萧睿在冬大读建筑,两人异地恋。

    都翻到了最下面,当商绍城几乎要误以为丁思铭诓他的时候,他赫然看到红字显示,岑海峰跟萧芳影婚外情。

    婚外情三个字,让商绍城脸色一变,心底也跟着一阵翻腾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