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沈柒贺逸宁〕〔在时光深处相爱〕〔妖孽至尊兵王〕〔妖孽娘子:拐个师〕〔八零军嫂有点苏〕〔我在古代卖内衣〕〔喜剧大世界〕〔请爱我,苏小姐〕〔黄庭道主〕〔池净〕〔我真是个富二代〕〔[综漫+刀乱]今天也〕〔重回下岗时代〕〔绿茵峥嵘〕〔仙界最强狗仔〕〔大魏霸主〕〔工业之王〕〔魔法仅仅只是开始〕〔最强女王:早安,〕〔神王无疆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37章 女子报仇,一周都嫌晚
    :

    原本对商绍城也就是虚无缥缈的好感,如今知道他心里喜欢的是岑青禾,金佳彤更加不会对他存着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看了眼时间,都这么晚了,她掀开被子下床,打开卧室房门。

    往客厅沙发上一看,商绍城依旧坐在原位,只不过是略显孤单的靠在沙发被上,手里拿着个人形抱枕在发呆。

    金佳彤忍着微妙的尴尬,主动出声说:“青禾还关机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朝她看来,慢半拍才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那我再给馨媛打个电话,她们应该在一起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拿着手机,她打给蔡馨媛,此时蔡馨媛正跟岑青禾与薛凯扬在海城一家火锅店里面吃火锅。

    她开机是因为刚刚给夏越凡打了电话,这会儿金佳彤一打就打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,馨媛。”电话打通,金佳彤也莫名的开心。

    商绍城当即抬眼看向金佳彤,像是联系上蔡馨媛,就是联系上岑青禾一样。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佳彤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里,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们以为你睡了,就没打电话告诉你,我们在海城,临时有点儿事儿,今晚没航班回去了,明天一早就回去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问:“你跟青禾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俩在一起呢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商绍城已经起身来到金佳彤面前,他伸手,示意她把手机给他。

    金佳彤胆子小,不知道商绍城跟岑青禾到底怎么了,加之他在这边等了一晚上,脸色不怎么好看,她什么都没敢说,静悄悄的把手机递给他。

    蔡馨媛那边还浑然不知,只听得手机中忽然传来低沉的男人声音,“把手机给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一愣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商绍城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蔡馨媛差点儿把手机掉在酱料碗里,眼睛一瞪,她慌张的去看身旁的岑青禾。

    桌子下面的腿踢了岑青禾一脚,岑青禾朝她看来,眼带诧色。

    蔡馨媛朝她挤眉弄眼,无声的做了个口型:“商绍城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表情一顿,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人会是商绍城。

    蔡馨媛觉得手中的手机,就像个烫手的山芋,所以她本能将手机递给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过来,直接按下挂断键。

    蔡馨媛放声说:“你不接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无表情,重新别开视线,拿着筷子夹菜蘸料,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为什么非得接?”

    薛凯扬坐在两人对面,刚刚蔡馨媛做口型的时候,他也看见了。见状,他眼球一转,饶有兴致的道:“商绍城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不方便插嘴,所以咳了一声,清了清嗓子,兀自低头吃东西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没抬眼看薛凯扬,只自然的岔开话题,“待会儿我俩随便找个酒店住下,你呢?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我也不能留宿街头,今晚跟你俩混了,明天你们走的时候,顺道叫上我,我跟你们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手机又响了,显示的是‘佳彤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商绍城为何会跟金佳彤在一起,她只本能挂断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薛凯扬,她说:“我们坐明早六点四十的飞机走,你起得来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当即眉头一蹙,“那么早,不得五点就起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我才问你的行程,你也不着急回去上班,不用跟我们一趟飞机,我给你报机票,你什么时候回去都行。”

    手机又响了,包括薛凯扬跟蔡馨媛在内,大家都看向屏幕亮起的手机,岑青禾眉头轻蹙,直接长按右键,关机了。

    她之前那句说的理所当然,薛凯扬却被她认真的样子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笑声,岑青禾抬眼朝他看去,“干嘛?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这话听着耳熟……特别像男人对自己女朋友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琢磨了几秒,回过神来,她出声说:“是你这种有钱的富家子弟对女朋友说的吧?”

    平常的男女朋友,可还没有豪到随便报机票的地步。

    薛凯扬见她倒打一耙,也不甚在意,只笑眯眯的说:“刚刚那一瞬间,莫名感觉被你给包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蔡馨媛正低头吃东西,闻言,好悬没呛着。

    岑青禾抽了纸巾递给蔡馨媛,还伸手帮她拍后背。

    薛凯扬对面看着,不由得啧啧两声,然后道:“真体贴,真爷们儿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白了他一眼,无奈又无语的说:“你夸我还是损我呢?”

    薛凯扬单手撑着下巴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岑青禾,认真说:“其实我从小特希望有人这么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你希望的人,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蔡馨媛刚缓过来,这会儿听见这话,顿时又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薛凯扬挑起半边眉毛,不答反问:“我看起来像个gay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从你的眼神里,看出你特想要个汉子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都笑疯了,薛凯扬依旧维持着平静,理智的道:“我只想要个时而彪悍时而体贴的女汉子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都听出薛凯扬的言外之意,更何况是岑青禾。

    正想着怎么帮岑青禾化解难题,只见她面不改色,出声回道:“等我抽空给你踅摸一个姓女的汉子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终是破功,唇角扯起,他视线看向别处,不再纠缠。

    三人吃完火锅又在附近找了家酒店,一共开了两间房,拿着房卡乘电梯上楼的时候,薛凯扬道:“欸,你们看没看见刚才那前台看我们的眼神儿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别提了,我们没开一间房,她特别失望似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撇嘴道:“可不是,现在的人也不知怎么了,思想那么龌龊,一点儿都不单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指望酒店前台的思想单纯,这个要求会不会太苛刻了一点儿?”

    成天见着不同的男男女女来开房,就是原来单纯的,估计现在也不会单纯了。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看着咱们三个满身的正气,也不像是那种人,尤其是你们两个,简直带着杀气,谁会找两个‘女杀手’一起来开房,她也不用脑子想想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假模假式的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,然后煞有其事的说:“我可没动过手,我都在一边看的,薛少你别出去乱说,影响我温柔淑女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反正当时里面就你们两个,不是你打的,就是她打的,我跟你没仇没怨,不会黑你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侧头,“我跟你有仇有怨?”

    薛凯扬唇角一勾,轻笑着回道:“想堵我的嘴,赶明儿回夜城之后,一个礼拜请我吃三次饭,我可以考虑闭上嘴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破罐子破摔,“那你还是说吧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脸色一变,“抠死你算了。”

    ‘叮’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,三人先后出来。房间是隔壁挨着的,临进门之前,薛凯扬道:“别忘了明早叫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四点五十来叫你,你十分钟收拾不完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脸道:“过河拆桥。”

    她耸了下肩,不以为意的道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跟薛凯扬说了声晚安,三人分别回到各自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岑青禾迈步往里走,蔡馨媛跟在她身后几步远,等岑青禾把包放在桌上的时候,蔡馨媛道:“都这么晚了,商绍城还跟佳彤在一起,他是不是去家里了?”

    其实岑青禾脑子里面一直在想商绍城,就连薛凯扬无意中打趣说出的‘包养’二字,她也是第一个就联想到商绍城。

    这个挨千刀的,他这么有脾气,有本事别打电话给她,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他,来气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蔡馨媛面前,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,眉头轻蹙,一副焦躁的模样。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不说中午他助理请你们吃的饭嘛,估计是他助理告诉他了,他这才着急找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床边,低头找酒店换穿的拖鞋,闻言,她气声回道:“他想找我就找我,想不找我就不找我,他以为他是谁啊?我是他家传唤丫鬟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憋着笑,也知道岑青禾正在气头上,坐在对面床边,她语重心长的说:“哎呀,你也别太生气了,他这不是知道事情严重,所以主动给你打电话了嘛,而且一打还是好几个,是你不接的。我们要允许别人犯错,也要给予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气到想笑,抬起头,她扯着唇角回道:“我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?他什么时候给过我了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你这么想,商绍城他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吧,一定是你无意中说错了什么,或者做了什么,特别让他来气,无法忍受,要不以你对他的了解,他会好端端的不搭理你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看向别处,这个道理她懂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有话他不能好好说吗?我那天喝高了,连自己怎么回的酒店都不知道,哪里记得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见岑青禾明显的火气下降,蔡馨媛踢着腿,意味深长的道:“你之所以会发这么大的火,其实说白了,你还是挺在意他的,不然不搭理就不搭理了,大不了以后俩人不联系呗,你看你,都让他气得走火入魔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人间极乐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医世神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