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谋爱成婚〕〔惹霍成婚〕〔隐婚甜蜜蜜:墨少〕〔抗战之狙杀行动〕〔重生娱乐圈:我家〕〔重生豪门:预言女〕〔天价契约:慕少,〕〔修罗王爷蚀骨宠〕〔头号强婚:军少,〕〔神洲武皇〕〔万界最强兑换系统〕〔万能客栈〕〔密墓逃生〕〔惹火枭妻:老公,〕〔狂徒弃少〕〔强势锁婚:傅少的〕〔如絮飘飞〕〔仙域天尊〕〔丹武至尊〕〔女神的贴身男秘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36章 始终不开心
    :

    会客室里面看不见人,却一个劲儿的传来女人的尖叫声,质问声和求饶声,门口围着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都纳闷发生了什么事儿,毕竟有自己公司的人,有人想开门进去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可薛凯扬往门口一挡,跟门神似的,那样子就是摆明了谁也不许进。

    一个女职员问道:“里面到底怎么了?不管发生什么事,总得开门让我们看看再说吧?”

    薛凯扬双手插在裤袋里,表情随意的回道:“你这么爱看热闹,怎么不去看电视?”

    女职员被他顶的眼睛一瞪,旁边马上有人不满的说:“这里是我们办公的地方,里面这么吵,我们没办法工作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有你这么对客户的吗?你叫什么名字,我看你这打扮其貌不扬的,难不成还是个律师界的大腕儿?”

    女人蹙着眉头,有些恼羞成怒,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我说中文你听不懂?那要不要我说英文?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出声,都被薛凯扬给怼回来。一名男职员试图理智的与薛凯扬对话,他口吻平和的说道:“这位先生,我们不知道你们找袁律师和小米到底有什么事,但这里的确是我们办公的地方,如果是因为私事,能否请你们移步去外面谈?“

    薛凯扬看着面前男人,忽然不答反问道:“你也是打离婚官司的?”

    男人一顿,随即回道:“我打民事官司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煞有其事的‘哦’了一声,然后道:“那正好,我这儿有个官司跟你咨询一下,如果律师蓄意造谣生事,诬陷他人,导致他人名誉受损,你说这算不算大事儿?”

    男人心底咯噔一下,刚想认真的回,结果转念一想,无事不登三宝殿,会客室里面又闹成那样,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见所有人全都意外又好奇的看着自己,薛凯扬面色平静的回道:“没错,我说的就是袁易寒,还有刚刚进去的那个,没想到你们当律师的,明知道名誉这东西有多重要,还敢玩儿‘监守自盗’,一个事务所里就出来两个没有职业操守的,说实话,我也挺替你们担忧的,这要是以后传出去,也会影响你们的职业素养,最起码我要是找律师,绝对不会找你们这家事务所里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面前站着的,不是职业律师,就是见习律师,再不然就是熟读法律条款的律师助理,可这么一帮伶牙利嘴的人,愣是叫他一个外行给说蒙了。

    薛凯扬三寸不烂之舌,全凭一副与生俱来的自信气场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半信半疑,一时间不敢把薛凯扬怎么样,已经有人去联系不在公司的老大,这边正对峙着,会客室里面不知何时已经没了声音,没过多久,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,岑青禾跟蔡馨媛先后走出来。

    见外面围了一帮人,两人都只是眼睛看了一圈,并没多说别的。

    薛凯扬侧头看着岑青禾,轻声道:“完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要找他们事务所的老大谈谈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用,他们有事儿会主动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表情特别淡定,外面的人,完全想不到会客室里面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那先这样吧,我饿了,你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迈步往前走,等到会客室的门让出来,一帮人忙迫不及待的推开往里进。

    门内,袁易寒跟米米都六神无主的样子坐在沙发上,前者脸上身上全都湿了,头发凌乱;米米还算好点儿,看样子没被泼东西,只是自己哭得特别惨,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事故似的。

    大家惊讶的同时,有真关心的,也有好奇的,反正此时都是担忧的模样,争相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袁易寒那么高傲的一个人,怎能受得了这种围观看热闹,当即起身冲出人群,快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有人问米米发生了什么事,米米话没说出来,张嘴就是哭。

    没有人察觉,站在人群最后面的一个长发女孩子,她满眼的慌乱与惶恐,因为今天中午去包间骂岑青禾,也有她的份儿,刚刚没有被岑青禾跟蔡馨媛抓到,算她走运,可眼下这情况……她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乘电梯下楼,途中,薛凯扬打量岑青禾脸上的表情,出声问:“气出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如实道: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还行就是不太满意,是外面人太吵,影响你俩发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声回道:“小时候总觉得,没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,但今天打她一顿,也只能解她在背后嚼舌根的气,不是什么都能一债抵一债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怕薛凯扬听不懂,所以从旁解释,“今天中午青禾跟她家里人一起吃饭,有她二叔二婶,还有她堂妹,袁易寒也不怕作损,找人跑到别人家人面前胡说八道,家里人得怎么想?”

    薛凯扬见岑青禾面色淡淡,不知道心里想什么,他出声说:“这误会确实是闹大了,你跟家里人好好解释解释,都是一家人,解释清楚就没事儿了。至于袁易寒这边儿,你愿意的话,我来善后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向薛凯扬,还没等她出声,他便抢先道:“谢的话就不用说了,说多了我肉麻,而且我闲着也没什么事儿干,权当给自己找个乐子了。这事儿你交给我,我保管给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望着他,眨了下眼睛,唇瓣开启,轻声道:“不让我说谢,那我说什么?我现在满心的感激和感动,你总得让我表达一下,不然我不成白眼狼了?”

    对上她的认真脸,薛凯扬勾起唇角,笑着回道:“实在憋得难受,你可以化感激为崇拜,夸赞一下我的人格跟人品,毕竟我这人不是随时随地都做好事儿的,也看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笑,只是发自内心的说了句:“薛凯扬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听到她这话,内心就像是被一只温柔的手,给慢慢细细的抚平,让他的情绪前所未有的平和。

    唇角依旧维持着勾起的弧度,他笑了笑,出声说道:“请我俩吃饭吧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伸手揽着岑青禾的肩膀,安慰道:“别生气了,实在不行,回头我跟你二叔二婶聊聊,这就是个误会,他们要是连这事儿都跟你爸妈说,那真是太不地道了。开心点儿,咱们今天打得多爽啊,反正我这口恶气算是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想让他们担心,所以勾起唇角,笑了笑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心底沉甸甸的,就是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说是担心岑青青一家吧,细一琢磨,好像也不全是。可那份压抑的心情,到底源自何方……她不想深究。

    金佳彤躲在卧室中,明知道商绍城就在门外,她躺在床上也是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起初有些埋怨岑青禾跟蔡馨媛什么事儿都不跟她说,总把她当外人,可是这会儿冷静下来,她换位思考也能理解,人家两个认识那么多年,她跟她们才认识多久?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都是好人,打从她刚进盛天,岑青禾就护着她,如果不是岑青禾跟蔡馨媛,第一次销售部夜店聚会,她就得让张鹏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业务上,岑青禾将自己的资源分给她,不管这是不是岑青禾的一种战术,总归她也是受益方,而且销售这行,客户就是资源,入行快三个月,她也见惯了宁可把资源废掉,也不让给身边‘姐妹’的事,所以不管怎么说,岑青禾对她都算是够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自己对着空气叹了一声,金佳彤暗骂自己小心眼,只想着自己,没有想别人。

    她是太把岑青禾跟蔡馨媛当好朋友,所以什么都想跟对方分享,一旦被她们两个摒除在外,心底难免不舒服。

    可是调过来一想,无论人还是事,都需要时间的积累。眼下她是无法跟岑青禾与蔡馨媛的感情相比,可是来日方长,时间久了,她们也会信任她,愿意把私密事拿出来跟她一起分享。

    牛角尖钻通了,金佳彤心里舒服了不少,目光落到房门口,她透过门缝看到客厅传来的光亮,已经两个多小时了,外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商绍城还在等?

    一想到商绍城,金佳彤心底异样丛生。

    她是有些喜欢他,打从第一眼见到开始,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他是她见过的最帅的男人,哪怕她对他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后来知道他是盛天的营销总监,她惊诧的同时,对他更多了几分崇拜,一个这么年轻就能坐到高位的人,本事跟能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但是归根到底,她对他这个人,又了解几分呢?

    除了今晚之外,她好像没跟他单独说过话,他是什么样的人,什么样的性格,她还是之前从岑青禾嘴里才能听到几句。

    直到今晚看到他找上门来,她才知道,原来商绍城心里这么在意岑青禾。是不是青禾早就看出她对商绍城有意思,所以后来才不在她面前提起,怕她心里会不舒服?

    想到此处,金佳彤很是羞愧,虽然她从来就没想过抢朋友的男朋友,可这种事儿……说来也真是尴尬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