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首席老公,强势爱〕〔时少放肆宠:鲜妻〕〔娇妻撩人:军少别〕〔女神的最强兵王〕〔爱在长夜无尽时〕〔神级修炼系统〕〔顾少的心尖萌妻〕〔腹黑鬼夫赖上我〕〔乱世谋:江山为祸〕〔奇事心语〕〔美女日记之离歌〕〔神话血脉〕〔嫡女生存手札〕〔绝天武神〕〔蝶变:危险关系〕〔欢喜田园〕〔总裁的第一宠妻〕〔鱼不服〕〔妙手狂兵〕〔踏破星河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34章 人可以犯错,但不能犯贱
    :

    司机边开车边听热闹,从后视镜中打量坐在后面的两个漂亮女人,以及副驾处的帅气小伙,心想这样的三个人,操着外地口音,大老远从外地赶来,出了机场就直奔律师事务所,不会真的是去打人的吧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去律师事务所打律师,那不亚于去警察局打劫了,只能说是勇气可嘉。

    从机场到市中心,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,车子停在一片5a的写字楼门前,薛凯扬提前掏出钱包给钱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没跟他客气,因为这次的人情欠大了,以后有的还。

    他手机上有朋友发过来的具体地址,三人乘电梯上楼,一路都很顺利。

    电梯停在33层,电梯门打开,三人前后脚跨步出去。整栋楼的办公区几乎都是亮着的,往左一看,那边敞开的玻璃门背后就是前台服务区,而墙上赫然刻着‘铭航律师事务所’的标志。

    迈步走过去,薛凯扬一马当先,来到前台处,前台服务人员一抬头,微笑着说道: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同样勾起唇角,微笑着回道:“我姓赵,跟袁律师有约。”

    前台低头查看了一下行程表,很快便抬眼回道:“您好赵先生,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前台带三人往里走,才刚拐过一扇门,马上就有其他人接应。

    前台跟接应的人打了声招呼,说是来找袁律师的,接应的人马上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,带三人往会客室走,边走边道:“袁律师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了,三位先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家事务所很新,无论是装修还是摆设,全都是近两年最流行的办公室风格,尤其是会客室,居于整个事务所最中间,四面墙全都是透明的玻璃设计,站在门外,都能看到马路对面的商业楼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区域,就像是偶然落入房间中的一个透明盒子,既能起到办公的作用,闲来又是不错的装饰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岑青禾,蔡馨媛和薛凯扬被带入全玻璃的会客室,在正中间的沙发区落座,接待微笑着问道:“几位想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无表情,蔡馨媛心底烦躁,沉着张脸,只有薛凯扬淡笑着回道:“三杯咖啡,三杯饮料,三杯水,谢谢。”

    接待没想到薛凯扬的提议这么奇葩,心底腹诽了一下,脸上却一点儿异样都没有,微笑着颔首:“好的,三位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要走,薛凯扬又道:“欸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接待转身看向他,薛凯扬看了眼玻璃墙,玻璃透亮清晰,外面的人干什么都能看的清清楚楚,他出声说:“帮我把窗帘放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客户提出这样的需求,都在合理范围之内,接待点头回应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招呼另一个人去倒饮品,自己则留在会客室放窗帘。这边的窗帘都是百叶窗式的,帘子慢慢降下,挡住会客室内外的场景。

    另一名接待端着托盘走进来,往每人面前放了三个杯子,分别装着咖啡,橙汁还有水。像是生怕遇见极品客户不好伺候,接待又额外放下一个玻璃茶壶,里面泡了大半壶的玫瑰花茶。

    薛凯扬微笑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接待弯着眼睛回道:“不客气,几位有事随时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饮品也送上来了,窗帘也拉好了,两个接待关门出去,待到房中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,薛凯扬说:“我还怕九杯东西不够你们待会儿打架泼的,没想到他们这儿的服务还挺周到,又给额外拿来一壶,这回好了,打水仗都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蔡馨媛才恍然大悟,她还纳闷薛凯扬是不是故意刁难别人,一样让拿三杯,感情他的小心思在这儿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无奈的嗤笑一声,瞥了眼薛凯扬,低声道:“我们是来打架的,你严肃点儿好不好?”

    薛凯扬认真脸回道:“你们负责打,我负责后勤工作,看我窗帘都帮你们挡好了,待会儿要打要杀,也别影响其他人工作,我们还是很有素质的。”

    饶是蔡馨媛想酝酿一下愤怒的情绪,这会儿也是被薛凯扬给气破功了,岑青禾早已气过了头,此时分外冷静,还能抽空跟薛凯扬打趣两句。

    三人在会客室坐了能有十分钟的样子,只听得门口处传来小声说话的动静,侧头一看,是穿着衬衫跟高腰长裤的袁易寒走过来,门口接待正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说话间,袁易寒推开房门,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,迈步往沙发处走,她可能做梦都想不到,等待她的,所谓‘赵姓’的客户,竟然会是岑青禾,蔡馨媛以及薛凯扬。

    可等她发现之时,人已经走至距离沙发两米之内。

    四个人八只眼睛,二对六,袁易寒脸上的笑容早就僵硬,然后缓缓敛去。

    眼睛扫过几人的脸,最终落到岑青禾身上,袁易寒瞬间沉下脸来,出声问:“怎么是你们?”

    蔡馨媛虎视眈眈的看着袁易寒,只等岑青禾一声令下;薛凯扬慵懒的靠坐在沙发里,翘着二郎腿,不觉得自己身处什么紧张的环境下,真的像是来看戏的,很是放松。

    至于岑青禾,她坐着,目光落在站着的袁易寒脸上,她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很意外吗?”

    袁易寒岂止是意外,简直就是心虚,今天中午刚刚整完岑青禾,没想到这么快,她就找到这里来了,身边还跟着薛凯扬。

    到底是做了亏心事,袁易寒神色略微一变,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,沉声说道:“你们来这里找我,还用其他客户的信息,大费周章的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蔡馨媛简直受不了袁易寒这副暗地里嚼舌根,表面上还要装清高的裱子样,如果不是看岑青禾还兀自镇定着,她真的要发飙把茶壶扔过去了。

    袁易寒装,岑青禾也陪着她演,面色淡然,她出声说:“你这么紧张干什么,坐,我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忽然站起身,吓得袁易寒本能的身体一抖,见状,薛凯扬似笑非笑的道:“别怕,我不是要打你,你们女人聊天,我去外面等着,省的你们有些话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他迈开长腿往前走,与袁易寒擦肩而过的时候,给予一记同情又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薛凯扬真的出去了,房门关上,岑青禾道:“你怕什么?跟我面对面坐着都不敢?”

    袁易寒心底也窝着一股火,闻言,当即下巴微扬,踩着高跟鞋走过去,在岑青禾跟蔡馨媛对面的沙发处落座,绷着脸回道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找你什么事儿,你心里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袁易寒冷哼着回道:“可笑,你以为你是谁?总统还是首富,所有人都得时刻关注着你,知道你心里想什么?”

    蔡馨媛微垂着视线,靠在沙发上,低头玩儿指甲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直盯着袁易寒的眼睛,表情看似牲畜无害,可说出的话却是:“我不是你,我不想傍大款,你跟商绍城认识不到一个礼拜就在一起,也该知道,你俩之间的感情也就是那么几十个小时的交情,你拿人家当个宝,人家拿你当根草,你没看他甩你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吗?被甩还恬不知耻的到处说,我要是你,我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问问自己,脸是干嘛用的,脸是用来给人看的,不是拿来丢的,有时候我挺纳闷就你这智商,到底怎么考到律师资格证的,怪不得你只能给别人打离婚官司,因为你这种人的心态,注定跟谁都过不到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话音落下,蔡馨媛在旁边配合的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袁易寒就像是被人夹了尾巴的猫一般,顿时火冒三丈,瞪着眼睛,厉声道:“你说什么,再给我说一遍!”

    蔡馨媛眼皮一掀,嘲讽的回道:“装什么装啊,还再给你说一遍,我再给你说十遍好不好?中午那事儿是你让人做的吧,你他么恶不恶心人,自己男人看不住是你自己没本事,得谁赖谁是谁给你惯出的臭毛病?看你往这儿一坐,人模狗样的,没想到做事儿还真对得起你这张心机婊的脸!“

    袁易寒没想到她们这么快找上门来,虽然措手不及,可她当然不会承认中午的事,瞪着眼睛,她只梗着脖子回道:“什么中午的事?我不知道你说什么,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一点,这里不是让你们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余光瞥见对面岑青禾很快的伸出手,眼睛看到岑青禾拿起杯子,可袁易寒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一杯咖啡直接泼到脸上,六分热的液体,烫的她想喊都喊不出来,只激灵着从沙发上弹起来。

    蔡馨媛手更快,抄起桌上的另外两杯东西,都没看是什么,直接朝着袁易寒泼过去。

    这接二连三的袭击,让袁易寒毫无招架之力,唯有尖叫着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门口,另外一个穿职业装的女孩子拿着文件夹,恰好要进来找袁易寒,才刚一推门,看到沙发处的三个女人全都站着,再定睛一瞧,袁易寒白色的衬衫全都被各色液体染花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本是无意往门口处一瞥,结果一眼就认出来,这个女孩子,就是中午在饭店包间里大放厥词的那个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