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星空远行〕〔龙神系统之剑下亡〕〔智械师传奇〕〔阴气撩人:鬼夫夜〕〔凶兽的杂货铺〕〔医圣小农民〕〔帝少专宠小萌妻〕〔人族尊严〕〔荧月为青〕〔快穿之花式逆袭男〕〔凌玄同尊〕〔天界帝国志〕〔为将死之人献上卡〕〔英雄联盟之王座之〕〔北道天狼〕〔枕上婚约:古少宠〕〔极幻之道〕〔动力之王〕〔升职宝典〕〔九十年代福气包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33章 一处相思,几家闲愁
    :

    “来了,你们这么快就回……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门口处出现一抹纤细的身影,淡粉色的卡通睡衣,丸子头,脸上敷着面膜。

    商绍城乍一眼看见,真的误以为是岑青禾,只可惜她身上散发的气息不对,所以他微垂着视线,定睛睨了三秒,很快便发觉,这人不是岑青禾。

    金佳彤还以为是岑青禾跟蔡馨媛回来了,匆匆出来开门,完全没想到,竟然会是商绍城。

    心底不知是惊还是喜,她有些手足无措,第一反应就是揭下脸上的面膜,然后眼神略显惊慌的说道:“啊……是你啊,我还以为是青禾跟馨媛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无异,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,薄唇开启,出声道:“岑青禾不在家?”

    金佳彤紧张到无意识的把面膜团成团攥在手里,她能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,想擦,可是不好意思,只能硬着头皮,点头回道:“嗯,青禾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完全不在意金佳彤是何反应,他只关心岑青禾,“她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金佳彤不太敢与商绍城对视,所以目光不自觉的飘忽,轻声回道:“我没问,之前馨媛打过电话,说是今晚有事,要跟青禾晚一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着急,连带着脑子也有些乱,不能像往常一般理智思考。

    岑青禾到底跑哪儿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找青禾有急事吗?”金佳彤看出商绍城似乎有些着急,所以大着胆子抬眼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说:“你给蔡馨媛打个电话,问问她们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愣了一下,然后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手机没在身边,刚想掉头往里走,想到商绍城还站在门口,所以回身说道:“你先进来坐吧,我去给馨媛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也没客气,拉开房门,跨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她从旁边的鞋柜里面拿了双拖鞋给他,不好意思多看他,她赶忙往回跑。

    一路回到卧室,房门关上的刹那,她顿觉血液上涌。

    刚刚洗完澡,她睡衣里面没穿内衣,只有一条内裤,几乎是真空上阵。猝不及防的面对商绍城,她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面红耳赤,她赶忙脱了睡衣,急忙穿上内衣,又换了身长衣长裤的家居服,这才拿着手机走出去。

    商绍城坐在客厅沙发上,听到门响,朝她望来。

    金佳彤低着头道:“我现在打给她。”

    她当着商绍城的面打给蔡馨媛,里面传来关机提示,她抬眼看向商绍城,如实转达:“馨媛关机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漂亮的眼睛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晦暗,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,岑青禾是跟蔡馨媛在一起,只不过蔡馨媛为何突然关机?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这是金佳彤第一次独自面对商绍城,她心底紧张欢喜,却也忐忑不安,看出他心神不宁,她试探性的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找不到岑青禾,就连蔡馨媛也找不到,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金佳彤身上。

    侧头看着她,他面无表情的问:“她们没说去哪儿了吗?”

    金佳彤眼神迷茫的摇了摇头,“就说有事会晚一点回来,我以为是去见客户,所以也没多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点通的电话?”

    金佳彤翻了下手机近期联系人,然后道:“四十分钟以前。”

    “她下午去公司了吗?”商绍城坐在沙发上,浑身气场又强又冷。

    而金佳彤站在一旁,像是受训的犯人一样,心中紧张又害怕,明明看到他很高兴,可是见他不高兴,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这份心情特别纠结。

    顿了两秒她才反应过来,他口中的‘她’,指的是岑青禾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金佳彤轻声回道:“我今天下午在公司的时间也短,没看见青禾,不知道她中途回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打从见到他到现在,她已经问过他两次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,他都没说,金佳彤不敢再问,他不说话,她也不知道说什么,一时间静谧的房间中,两人都跟摆设似的。

    最后到底还是金佳彤受不了这份尴尬,她主动没话找话,出声说:“你喝什么?我给你倒杯茶吧,还是饮料和咖啡?”

    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,金佳彤的一举一动都显得局促,话语间也带着自己都不易察觉的讨好。

    商绍城满心都是岑青禾,他不想说话,也不想听见别人说话。都什么时候了,他哪有心情喝东西,就是喝,那也是喝云南白药。

    眉头不可抑制的轻轻一蹙,他强压着心底躁火,低沉着声音回道:“不用了,她们说没说过几点回来?”

    金佳彤下意识的道:“没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又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:“不过也不会太晚,而且有馨媛跟青禾在一起,不会有什么事的,你别担心,在这等一会,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这会儿也是六神无主了,岑青禾不是夜城人,在这里除了蔡馨媛之外,几乎是没什么可以投靠的人,出了中午的事儿,除了找蔡馨媛,她还能找谁?

    眼下两人双双关机,可能是正躲在夜城的某一个角落,一个难受,另一个安慰吧。

    他找不到她,唯有在这里守株待兔,因为岑青禾迟早都是要回来的。

    沉默十秒有余,商绍城稍稍抬眼看向右前方站着的金佳彤,出声说:“我在这里,会不会影响你?”

    金佳彤跟商绍城目光相对,心底那份几欲爆炸的激动让她行为失控,她举起双手,边摆边道:“不会不会,你在这里等吧,不影响我。”

    对比她的手舞足蹈,商绍城身形不动的反应,让金佳彤觉得自己像个智障,暗骂自己怎么一见他就大脑短路,估计他心底一定觉得她有毛病。

    越想脸色就越红,金佳彤耳朵都要冒烟了,强装镇定的说道:“那你坐着,要喝什么冰箱里面都有,我先回房间了,有事你随时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匆忙掉头往回走,回到房间,房门关上,她顿时懊恼的双眼紧闭。

    心脏还在咚咚乱跳,她先是恨自己在他面前丢了人,不过更快的,这份自责便悄然转化成失落,由淡到浓,然后乌云压顶一般,充斥了整颗心脏。

    商绍城来找岑青禾,已经急到登门入室的地步,可见在他心里,岑青禾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以前她就总觉得,商绍城跟岑青禾之间关系匪浅,以后应该要在一起的。可是最近这段时间,岑青禾跟蔡馨媛都不提商绍城的名字,久而久之,她也就私心以为,商绍城跟岑青禾不过是上下属之上,朋友之内的关系,人都会有这样的自私想法,我喜欢的东西,大家都得不到,这样心里也会平衡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一开门,看到商绍城,她先是开心,紧接着他问起岑青禾,她心底说不出的失落。

    由开心到失落,再有失落到心酸,金佳彤背靠着房门,忽然间鼻子都有些泛酸。

    看商绍城这样子,应该是跟岑青禾闹别扭了,所以岑青禾找了蔡馨媛一同出去,也没叫她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瞒着她的,岑青禾跟商绍城的私下交往,岑青禾跟蔡馨媛才会说的悄悄话……

    金佳彤有瞬间的憋气,她拿岑青禾跟蔡馨媛当好姐妹,什么都与她们分享,什么都跟她们说,可说到底,还是她们两个抱团,有事也是她们两个聚在一起商量,她甚至不知道岑青禾跟商绍城私下里已经到这种地步了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傻子,傻到以为自己很幸运,刚一来到陌生城市,就能遇到两个这么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薛凯扬订了最快一班飞海城的飞机,不到两个小时,飞机降落在海城国际机场。三人一下飞机就打车直奔铭航律师事务所。

    路上,薛凯扬说:“你们两个查没查,打律师算不算犯法?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着窗外,路灯的光亮将她脸上照得一片莹白,像是蒙了一层珠光。她看着心事重重,其实什么都没想,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蔡馨媛则是越到地方越来气,狠厉的道:“当律师的还敢在外造谣生事,我今天就过去给她上一课,嘴巴太大搂不住,趁早给她缝上,省的她什么破车话都往外胡咧咧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笑了笑,然后侧头看向岑青禾,出声问:“欸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看他也不回答,蔡馨媛道:“她每到打架之前都特别冷静,你别影响她,估计琢磨待会儿怎么打,既能打疼,又不会打残了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一个没忍住,当即‘嗤’了一声:“这么狠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没看我们高中公园打群架的时候,她一个人撂倒一帮,胳膊让人挠花了,可那些人全都浑身青一块紫一块,她打人不打脸,怕对方家长来找,所以都偷着打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饶有兴致的道:“那被打的人不会告诉家长?”

    蔡馨媛瞥眼回道:“没一个好东西,打架谁不是背着家里打的?只要打不死都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咧开唇角,满眼放光的看着岑青禾,没想到她还是个‘阴坏’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忽然好心疼袁易寒,不知道她落在你手里,还能不能活着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边叹气边摇头,偏偏眼里却全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神情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