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鬼面王爷嚣张妃〕〔八门秘术之极品盗〕〔校园狂兵〕〔最强红包皇帝〕〔我家的笨蛋渣男〕〔乔先生,撩妻上瘾〕〔暴君,你家王妃翻〕〔超级农民〕〔二次元入侵漫威〕〔加特帝国〕〔混在漫威当学霸〕〔黑科技研发中心〕〔娱乐圈怼神〕〔倾世宠妃:锦绣红〕〔丑女奇遇人生〕〔亿万老公好坏坏〕〔末日女神养成攻略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重生八零之军少的〕〔在主神世界找bug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32章 让他也体会一次消失
    :

    樊尘扛着叽叽喳喳的沈雨涵满屋子走,两人是蜜里调油,难舍难分。好一会儿,樊尘把沈雨涵放下,两人又说了会儿话,这才发现台上的那个人,还没有起来。

    沈雨涵没穿高跟鞋,光脚跑到台边,看着台上平躺的商绍城,出声道:“哥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樊尘从后面走来,呲牙咧嘴的说:“你进来之前,城哥差点儿没把我打死,你就看见我欺负他了,也不知道心疼我一下。“

    沈雨涵侧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绕到台后,顺着台阶走上去。走至商绍城身边,她蹲下来,看着他紧闭双眼,满脸是汗的面孔,轻声道:“哥,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啊?我给你打电话,你还关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有睁开眼睛,只是唇瓣一张一合,低声道:“毛巾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吩咐一旁的樊尘,“毛巾。”

    樊尘把毛巾扔给沈雨涵,沈雨涵乖巧的帮商绍城擦汗,然后试探性的说道:“你跟我学姐……吵架了吗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不到三秒,商绍城睁开眼睛,与她四目相对,沉声说:“别替她说话,我现在想起她就心烦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见目的被拆穿,索性光明正大的道:“你们两个才在一起几天啊,就算是喜新厌旧你也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坐起来,伸手把毛巾从她手中拿走,自己擦汗。

    微垂着视线,他声音听不出喜怒,只低沉着道:“懒得再联系她,你跟她说,分手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的确去找过沈雨涵,哭得梨花带雨,好不委屈,又添油加醋的把滨海一行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,这才逼得沈雨涵来夜城见商绍城,心思问问看有没有什么挽回的可能。

    闻言,她蹙着眉头说道:“岑青禾是谁?你喜欢她吗?”

    乍一听到岑青禾的名字,商绍城心里一阵翻腾,可还没等他回答,一旁的樊尘投来意外的目光,出声道:“岑青禾?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雨涵看向樊尘,同样意外的眼神,“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樊尘想都没想,点头回道:“上次城哥带她过来玩儿,我们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蹙眉道:“什么样的人?长得很漂亮吗?”

    樊尘点头,刚想说漂亮……

    只见商绍城忽然撑着手臂站起身,不耐烦的说:“告诉袁易寒,不想惹事儿最好闭上嘴,我要是再听到她跟谁传瞎话,别说我谁的面子都不给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跟樊尘一看,商绍城是真的不高兴了,连忙闭上嘴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商绍城迈步往台下走,沈雨涵跟樊尘在后面互相挤眉弄眼,一副你推我,我推你,谁都不敢冒然冲上去说话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我去吃饭,你们两个去不去?”

    直到商绍城开了金口,俩人这才啄木鸟似的频频点头,“去,去。”

    筋疲力竭,商绍城回去休息室洗澡,站在浴室里面,水珠兜头而下,他闭上眼睛,满脑子都是岑青禾。

    当时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面,她换衣服都不知道挡帘的,被他看见纤细的腰和半个浑圆的胸。如果当时他再恶趣味一些,估计她全身上下,他都看遍了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,只是想逃避想她,可是没想到,折腾了一溜够,到头来,还是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他想她,想她,满脑子都是她。

    洗完澡,商绍城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,坐在床边,拿起黑屏的手机,他迟疑了半晌,还是开了机。

    从中午到现在,已经过了五六个小时,不知道他让余楚楠代自己去招待,过程顺不顺利,反正这会儿岑青禾也不会打电话给他,他问问余楚楠也好。

    手机开了机,又过了几秒,商绍城刚想打给余楚楠,忽然屏幕上方弹出一条短信,他眼睛一扫,只看到‘岑小姐’的字样。

    心底莫名的一颤,商绍城知道,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事,余楚楠是不会给他发信息的。

    赶紧点开短信看了一眼,这一看……商绍城几乎要气炸了,明确的说,是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余楚楠的短信发的不长,但也有大几十字,言简意赅的说明今天在饭局上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商绍城脸色都变了,因为他几乎能身临其境的想象到,那时那刻,当着自己家里人的面,岑青禾该有多窘迫。

    看完短信,几乎是想都没想,商绍城立马拨通了岑青禾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打通了,只不过才响了三声就被挂断。他猜岑青禾一定是气坏了,所以赶紧又打了一个,再打,她直接关机了。

    眉头一蹙,商绍城心急如焚,这功夫也顾不得什么面子,什么脾气,他只想马上,立刻联系上岑青禾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两人认识的时间短,她不懂他,他也未必懂她。可直到这一刻,商绍城才意外的发现,原来他对她的了解,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多。最起码他知道,她是个家庭观念极重的人,让她在家人面前丢脸,那还不如直接拿刀砍她算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了解她的软肋,他才更害怕,今天这样的时刻,他不在她身边,她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。

    连着打了几个,岑青禾始终关机。

    商绍城第一次急到六神无主,坐不住,他起身给余楚楠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余楚楠倒是接的极快,只响了一声便道:“商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都没拐弯抹角,直接沉声问道:“岑青禾怎么样,事后她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余楚楠公式化的声音回道:“当时事发突然,包括岑小姐在内,大家都没想到那两个女孩子不请自来的目的,她们直说岑小姐勾引上司,爬了上司的床,导致别人感情破裂,岑小姐和岑小姐的家人都很吃惊,我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,后来岑小姐着急,看样子是想上前理论,结果气得差点摔倒,我过去扶的功夫,那两个女孩子趁乱跑了。后来我替岑小姐送她家里人回酒店,我们在饭店门口分开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怒不可遏,余楚楠隔着手机听到他低沉的呼吸,都能想象到他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等了几秒之后,他压抑着愤怒的低沉声音传来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忐忑与不安:“她哭了吗?”

    余楚楠道:“没哭。”想了想,她又加了一句:“可看得出来,岑小姐一直在忍,可能是当着家里人的面,不好吵架,又事发突然,有些懵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懊悔至极,如果今天的场合,他在的话,绝对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她说没说去哪儿了?”他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余楚楠道:“没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默半晌,然后道:“把今天去包间闹事儿的那两个人给我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余楚楠心底一惊,还好她已经做了准备。

    “我联系了饭店经理,调了当时的走廊监控录像,录像很清晰,我现在就叫人查她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恶气难出,没想到袁易寒像块儿狗皮膏药,一旦贴上,再揭下来还要刮层皮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刮,那刮他的就好,她敢绕过他去惹岑青禾,他就要她偿还不起。

    余楚楠以为商绍城该问的已经问完,正想着要不要挂电话,谁料他已经沉默一会儿,却忽然出声吩咐:“去给我查一下海城一家叫铭航的律师事务所,把他们事务所老大的信息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我尽快叫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商绍城心头的这股郁结之气仍旧环绕,他想尽办法要亡羊补牢,可却联系不上那个他最担心的人,整个人如热锅上的蚂蚁,他坐立不安,原来想要找一个人却找不到的时候,心底竟然是这般滋味。

    逼急了,他忽然灵光乍现,想到他曾去过岑青禾住的地方。他要去找她,必须马上见到她,这样的想法一经出现,就再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换了衣服从包间火急火燎的走出来,沈雨涵跟樊尘坐在外面沙发上等他,见他出来,两人站起身,还想着一起去吃饭,结果商绍城目不斜视的从他们身旁经过,像是把他们当空气。

    沈雨涵当即眼睛一瞪,叫了声: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头都没回,大步流星的往外走。上了车,他直奔天府花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夜城机场,贵宾休息室中,薛凯扬,岑青禾与蔡馨媛坐在一起,伴随着广播中提示飞往海城的乘客要做登机准备,几人先后站起身。

    岑青禾手里捏着手机,想到商绍城刚刚打来的那个电话,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给挂了。

    心底还是憋着一口恶气的,她需要他的时候,他不出现,现在,也不用再出现了。

    薛凯扬见岑青禾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他打趣道:“马上就要见到人了,内心激动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将手机放回包中,抬起头,面色无异的回道:“已经想好怎么让她哭了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轻笑着道:“也让我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三人上了飞机,开启了近两个小时的关机之旅。

    另一边,商绍城开车来到天府花园楼下,他知道岑青禾家住几单元几号楼,正好去到楼下的时候,赶上里面住户出来,所以他没有按楼下门铃,直接乘电梯去的楼上。

    站在房门口,他迫不及待的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门内出现一个女声,商绍城心底忽然紧张起来,自打从冬城离开之后,一晃一个礼拜了,他都没有跟岑青禾好好的说过一句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万古丹神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