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银雷孤影〕〔绝世不灭体〕〔抱错[重生]〕〔和纸片人谈恋爱〕〔北冥密卷〕〔平湖二流〕〔恶鲨〕〔游戏世界旅行者〕〔虫临暗黑〕〔医圣都市纵横〕〔航海与征服〕〔最强鬼医:暴君宠〕〔诱妻入怀:冷少,〕〔谋娶军妻〕〔我家有个仙侠世界〕〔灵婚簿〕〔宇宙执事团〕〔闪婚新妻,黎少心〕〔火影之两界成神〕〔都市之无敌修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30章 关键时刻,还得靠他
    :

    余楚楠开车送岑青青一家回酒店,路上,大家都像是约好了一般,心照不宣的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车子停到酒店门口,余楚楠下车,主动拉开后车门,让他们一家三口出来。

    岑海军客气的道:“麻烦你了,小余。”

    余楚楠微笑,“您客气叔叔,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您有事可以随时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递上早就准备好的电话号码,岑海军接过,两边人打了声招呼,余楚楠目送他们进了酒店,这才赶忙上车掏出手机,打给商绍城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关机,余楚楠眉头一蹙,今天饭桌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一定得先报备商绍城,不然耽误了他的事儿,她也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想着,余楚楠编辑了一条短讯发过去,把今天的事情转达给商绍城,至于他什么时候开机,什么时候看见,那就是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薛凯扬约了见面地点,蔡馨媛开车,两人一同过去。

    是市中心的一家文玩茶馆,平时上下班和逛街的时候都有路过,但是一次都没进去过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推门进去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站在前台处,跟里面漂亮女人说话的薛凯扬。

    薛凯扬一侧头也看见她们,主动迈步走来,他看着岑青禾明显哭过的眼睛,微垂着视线,低声道:“让谁给欺负了?”

    周围不远处都有客人,岑青禾没想到薛凯扬约了这么个地方,所以不答反问:“没约酒吧约茶馆,你转性了?”

    薛凯扬勾了下唇角,轻笑着回道:“这不想着你现在一定心不静,所以特地挑个地方给你陶冶一下情操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情不好,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柜台中的年轻美女走出来,微笑着道:“扬子就是等你们吧,来,包间都给你们准备好了,进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给两边人介绍了一下,原来这家文玩茶馆是他朋友开的。

    进了包间,美女老板又亲自替他们沏了一壶茶,准备了茶点,微笑着说:“你们聊,有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她退出包间,房间中就只剩下岑青禾,蔡馨媛跟薛凯扬三个人。

    薛凯扬把盛有千层酥的小盘子往岑青禾面前推了推,然后道:“尝尝,她家从苏州请回来的茶点师傅,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无表情着一张脸,如实回道:“吃不下,堵得慌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轻笑出声:“你吃点儿,压一压心火,顺便说说怎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,低声说:“你先帮我找着她,现在只有她能让我撒火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打量岑青禾的脸,饶有兴致的道:“之前还说不用我帮忙,这一转头又来找我了……怎么,商绍城没管你?”

    别提商绍城,提到他,岑青禾就忍不住拉了脸。之前她只是面无表情,此时是真的臭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蔡馨媛见状,赶忙出声把话题岔开,她看着薛凯扬道:“现在这事儿已经跟商绍城无关了,单纯是青禾跟袁易寒之间,袁易寒欺人太甚,今天也不知在哪儿找了两个人,当着青禾家里人的面,往她身上泼脏水。祸不及家人,她这招太恶心人了,这是存心不让青禾好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恶气,虽然没有在场,可她能身临其境的体会岑青禾的感受。就万艳红跟岑青青那两张破嘴,这事儿早晚得闹到家里人尽皆知,到时候岑青禾百口莫辩,以徐莉的性格,说不定会把岑青禾带回安泠去。

    薛凯扬以为只是岑青禾跟袁易寒两人之间闹了闹,没想到都吵到家人面前了。当即眉头轻蹙,他眼露嫌恶。

    “我刚给我妈打了个电话,让她问问王晗,王晗一定知道袁易寒的公司在哪儿。王晗今天飞外省,我妈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她还没下飞机,说是待会儿联系上,再给我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抿唇不语的岑青禾,薛凯扬故意轻松的口吻道:“别丧着一张脸了,等你找到袁易寒,再给她送葬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几盘糕点都推到她面前,“吃点儿,心情好,有力气,撕逼才不会占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岑青禾没忍住,到底是唇角一咧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薛凯扬轻笑着道:“你想开点儿,别拿别人的错来折磨自己嘛,你现在生气,只是因为你找不到袁易寒,这口恶气想出也出不了,我给你保证,今天之内,一定让你见到袁易寒,到时候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,我不拦着,还雇人在旁边给你摇旗呐喊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岑青禾禁不住薛凯扬的蓄意逗趣,想笑,又觉得不合时宜,所以努力绷着脸道:“你少来,我现在心情沉重着呢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心情沉重,不影响胃,这儿的点心真的很好吃,你俩都尝尝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看出岑青禾心情缓和了不少,她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,然后侧头对岑青禾说:“好吃,绝对是你的口味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傻,她看得出薛凯扬跟蔡馨媛都是极力想哄她开心的,她吸了口气,又沉沉的吐出,然后伸手拿了块儿点心来吃。

    薛凯扬问:“怎么样?我没骗你吧?”

    兴许是甜食会让人心情变好,岑青禾一连吃了四五块,又一口喝了一杯茶,觉得气都消了一些。

    薛凯扬提起旁边放着的精致小茶壶,又给岑青禾把茶杯蓄满,出声念叨:“没人像你这么喝茶的,牛饮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现在给我一瓶鹤顶红,我也一样能直接干了。”

    他抬眼看着她,似笑非笑的道:“想死的心都有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正好最近有气没地方撒,她有种别让我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那你到底是想不想找到?”

    她瞥了他一眼,他刚要跟她搭茬,正好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接通,他叫了声:“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皆是看着薛凯扬,薛凯扬跟杨文清通话,只听得他说:“你别管我为什么找她了,我找她一定有找她的理由。对了,你没跟王姨说,是我要找她吧?”

    没听见杨文清说什么,几秒之后,薛凯扬道:“好了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看向岑青禾,他出声道:“袁易寒在海城的律师事务所叫铭航,国美大厦对面,具体什么位置,王姨也记不清,不过有这些就够了,我现在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袁易寒的具体行程,如果她在海城,你们要去海城找她吗?“

    “当然去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去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跟岑青禾异口同声,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出奇的相似。

    薛凯扬忍不住打趣,“你俩到底是谁撬了袁易寒的墙角?”

    蔡馨媛是没往心里去的,岑青禾却控制不住的拉下脸,她现在最不能听跟商绍城有关的事,听了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跟商绍城有什么,就让我这辈子嫁不出去,孤独终老!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着眼珠子看向薛凯扬,一副要吃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薛凯扬意外的扬眉,“干嘛发这么毒的誓?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白眼别开视线,别说是跟商绍城有什么,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薛凯扬当着岑青禾跟蔡馨媛的面,又打了一个电话,让对方去查海城铭航律师事务所,着重查一下袁易寒今天的行程。

    在等候的途中,蔡馨媛跟薛凯扬特别腹黑的商量,要怎么收拾袁易寒。前者说胖揍一顿,揪头发踹肚子,薛凯扬则说:“不如拿个扩音器在她工作的楼层循环播放,她让别的男人给踹了,还恬不知耻的死不撒手,这种人,还做什么律师啊,自己的感情都整不明白呢,还给别人打官司,笑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一旁听着,听着听着就走神了。意识飘到远处,她好像想到了商绍城,又好像没想。

    等了能有个把小时的样子,薛凯扬放在茶桌上的手机响起,他索性按下外音键,只听得里面有个陌生的男声传来,出声道:“扬子,我给你查了,铭航律师事务所的注册法人有两个,分别是李铭宇和孙耀航,两人都是海城司法大学毕业的,跟你让我着重查的那个袁易寒,他们都是同校的师兄妹,袁易寒毕业后就在铭航挂证工作,主打离婚官司,事务所挂牌两年,在业内还是小有名气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‘嗯’了一声,然后道:“查得到袁易寒今天的行程吗?”

    男人道:“我刚才找人去了趟铭航,就说想找袁易寒打官司,他们的助理说袁易寒不在海城,要今晚七点才回来,你这么急找这人干嘛?想追人家?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不是我想追她,现在是很多人想追她……你帮我约一下袁易寒,我现在去一趟海城,别露底儿,等我过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聊了几句,挂断电话,薛凯扬看着面前的岑青禾和蔡馨媛道:“走吧,去海城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把具体地址告诉我,你就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挑眉:“干嘛,想卸磨杀驴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又不是什么好事儿,就不请你过去看热闹了,你要是想听,等我回来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不牢你费心,这种热闹我想身临其境的参与一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