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花都狼王〕〔影帝的天命少女〕〔来自山里的孩子〕〔冷君嗜宠,太子要〕〔超能外卖系统〕〔黑科技研发中心〕〔未来生存系统:男〕〔冷王的绝宠医妻〕〔军婚燃情:九零小〕〔傻妻种田:山里汉〕〔大唐技师〕〔盛世娇宠之名门闺〕〔暴君,你家王妃翻〕〔横刀〕〔最强医妃:邪王,〕〔一把吉它镇天下〕〔异能小毒妃:王爷〕〔穿越变成老爷爷〕〔星际大头条〕〔重生甜妻请签收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29章 他失去了首选资格
    :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余楚楠快步来到岑青禾身边,伸手扶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岑青禾脸色滴血一样的红,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,在自己家人面前,在陌生人面前。

    岑海军气得站起身,骂骂咧咧要出门找那两个女孩子,万艳红瞪了他一眼,小声道:“你可别惹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直盯着岑青禾的侧脸,满腹打量,却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间里面,空气中仿佛都充斥着敏感和一触即发的尴尬因子,岑青禾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轻飘飘的,就连余楚楠挽着她的胳膊,她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秒有余,她这才侧头看向岑海军和万艳红的方向,努力维持着镇定,出声说:“二叔,二婶,你们要出去玩儿还是回酒店,我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岑海军一脸担心的看着她,毕竟是叔叔,关心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只紧张的站在那里,尴尬的道:“没事儿,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们,我们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也起身说道:“对,你不用管我们,我们打个车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余楚楠说:“岑小姐,我帮您送叔叔阿姨和青青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脑子是懵的,她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,木然的点了点头,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晃神的功夫,一众人已经来到饭店外面。

    大家都强装镇定,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岑海军跟万艳红对岑青禾道:“快去上班吧,别担心我们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,看着余楚楠与他们往前走,她掉头走向停车场另一方。

    当她拉开车门,坐进车里的刹那,她浑身都在发抖,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袁易寒跟王晗讲她坏话,跟杨文清讲她坏话,这笔账她还没空跟她算,谁料今天这样的场合,不知打哪儿冒出这么两个东西……

    气疯了眼,岑青禾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别让她找到袁易寒,不然她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岑青禾想都没想,直接拨了商绍城的号码,她想跟他发通火,大声的告诉他,她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,他最好赶紧把袁易寒给找出来,不然她跟他没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sorry……”

    在听到冰冷的语音提示时,岑青禾心底一股强大的委屈与酸涩,忽然直顶而来,几乎是顷刻间,眼前的视线模糊,眼泪滚出眼眶,她气到差点儿把手机给摔了。

    打从包间里面就开始强忍的情绪,终是绷不住,一股脑的爆发出来。岑青禾坐在车中,忍不住哽咽出声。

    倒车镜中映照出她一张五官蹙起,极其委屈的面孔,她眼睛通红,活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兔子。

    之前她想找商绍城抱委屈,哪怕两人莫名其妙的冷战,可是出事的第一时间,她还是想到他。

    可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,他又是关机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关机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总之岑青禾的心是彻底的被伤透了,她气到想砸车,气到想杀人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辈子她要是再主动给他打一个电话,她就不姓岑!

    心底实在是太委屈,委屈到泣不成声,岑青禾拿着手机,哭着打给蔡馨媛。

    蔡馨媛刚一接通,叫了声青禾,岑青禾就心酸的不行,一个字都没说出来,唯有飙高的哭声。

    蔡馨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吓了一跳,声音都变了,连忙道:“你怎么啦?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嗷嗷哭了两嗓子,然后哭着说:“馨媛,你来找我,我在福寿园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都没问原因,只很快回道:“你等我,我现在过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挂了电话,趴在方向盘上,哭得好不委屈。

    她恨死商绍城了,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,去他的铁饭碗还是金饭碗,大不了她不在盛天干了,从此以后,大家最后老死不相往来,她要是再搭理她,算她没脸。

    也不知蔡馨媛是从哪儿赶过来的,速度堪称坐了火箭,岑青禾接到她的电话,她火急火燎的问:“我到了,你再哪儿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从方向盘上抬起头,透过车前玻璃,看到蔡馨媛站在福寿园正门前。

    她闷声回道:“往右看,我在车里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闻声望来,待看到岑青禾之后,这才挂断电话,小跑着过来。

    她拉开副驾车门上车,见岑青禾哭得妆都花了,表情惊讶又惶恐的道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已经哭得差不多了,这会儿情绪偏于稳定,她抽了下鼻子,出声回道:“我今天跟我二叔他们在包间吃饭,也不知打哪儿冒出两个女的,她们进门就给我一通损,当着我二叔二婶和岑青青的面儿,说我跟商绍城有一腿,插足他跟袁易寒之间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眼睛瞪得老大,不可思议的道:“谁啊?是袁易寒找的人?那商绍城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光是听着都这么震惊,更何况岑青禾是亲身经历。

    提到商绍城,岑青禾以为自己已经平静的内心,忽然再起波澜,眉头一蹙,她忍不住这股酸涩和愤怒,边哭边骂:“我他么要是再搭理他,我跟他一个姓!”

    蔡馨媛好久没见岑青禾发这么大的脾气,一时间没弄懂她口中的那个‘他’是谁,只能茫然的问道:“怎么了?你把话说明白了,我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又气又委屈,闷声回道:“商绍城有病,成天抽疯,谁知道他又哪根筋没搭对,自己突然从冬城离开,还一声不响的,电话不是关机就是不接,我特么还以为他出事儿了呢,结果他就是耍脸子不搭理人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,憋了这么久,情绪一旦爆发,根本就控制不足。

    蔡馨媛都不知道这些事儿,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岑青禾,她蹙眉说道:“你俩在冬城不是挺好的嘛,他忽然间耍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他跟神经病似的,我特么不伺候他了,爱咋咋地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那他今天中午也没来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置可否,只低着头擦眼泪。

    沉默几秒,蔡馨媛拉着脸道:“商绍城跟袁易寒都够极品的,前面那个一到关键时刻就找不到人,后面那个更是花样作死,这事儿绝对不能轻易算了,要是不给袁婊一点儿厉害看看,她真他妈欺负咱们这边没人了!”

    岑青禾擦了擦眼泪,通红着眼睛,闷声说道:“我这次说什么也要找到袁易寒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冷声道:“找到她,看我不撕烂她的嘴!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车中,皆是义愤填膺。蔡馨媛劝岑青禾先不要哭,被贱人气坏了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你指望商绍城是指望不上了,还有谁认识袁易寒,知道在哪儿能找到她的?”

    蔡馨媛始终耷拉着一张脸,像是自己被欺负了一样,无意识的挽着袖子,一副随时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在蔡馨媛的带动之下,也逐渐熄了心底的不冷静怒火,认真的琢磨,“我也不想找陈博轩和沈冠仁,我找他们,相当于变相的找商绍城,我还就不信了,不找他我就办不成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要不我给越凡打个电话,让他帮忙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用了,我的事儿不用麻烦他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蹙眉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跟我还外道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谁跟你外道了,我只是不想让夏越凡对你印象不好,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儿,撕逼用得着人尽皆知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刚要说什么,岑青禾忽然道:“不用夏越凡,我找薛凯扬。”

    “薛凯扬?他也认识袁易寒?”蔡馨媛纳闷的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掏出手机,一边翻着薛凯扬的电话号码,一边出声回道:“这世界就是这么小,袁易寒在给王晗打离婚官司,王晗跟薛凯扬他妈是闺蜜,我们还同桌吃过饭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你这么贸然找薛凯扬,他会帮忙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也不想的回道:“他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的那一刻,岑青禾才知道自己心里很是笃定。原来在这种关键时刻,不是她第一个想找的人,才是一定会帮她的人,反而是薛凯扬。

    找到他的电话号码,岑青禾吸了口气,打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没几声,对方便接通,里面传来薛凯扬熟悉的声音,意外的道:“你竟然会主动打给我?我刚才还以为自己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忽然很是难过,替他难过,自己平时这么不待见他,可他还是对她不错;当然,也替自己难过,走投无路,所以要主动求一个曾经想撇清关系的人。

    情绪当真是刹那间的交错,酸甜苦辣咸,什么味道都有。

    忍着鼻酸,她口吻如常,只是声音略低的说道:“有个事儿想求你帮忙,你现在有空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听出岑青禾语气不对,所以收起嬉笑的口吻,认真回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想让你帮我找袁易寒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那头停顿两秒,然后道:“好,你要找她的工作地点,还是家庭住址?”

    “我要找她的人,她现在人在哪儿,我想立马找到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