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妃倾城:妖孽世〕〔霸道总裁宠上天〕〔异世界的神选之人〕〔都市里的驱魔人〕〔夙愿大师〕〔海贼之大海风神〕〔逆天邪皇〕〔良缘鬼成:我的女〕〔千面爵王的挚爱女〕〔魔法门〕〔超凡药尊〕〔踏天争仙〕〔祭炼山河〕〔变身精灵美少女〕〔捡个王爷吃干抹净〕〔武极神王〕〔修真少年混世界〕〔最强高手俏总裁〕〔宗女荣华录〕〔千亿盛宠,厉少的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28章 欺负到家
    :

    感性在作祟,理智又在告诉她,他只是想疏远关系而已,她既然懂,就不要再去上赶着戳穿,以免像她梦里面,他说的那句,再见面,大家都尴尬。

    可是尴尬归尴尬,就算判人死刑,也得给个罪名吧?这种不声不响的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想来想去,到底是又钻进了牛角尖里面。

    差不多是同一时刻,隔壁包间中,袁易寒与两名女同事刚刚签下了一个新合同,是替一位小有身份的客户打离婚官司。

    袁易寒代表事务所向对方承诺,一定会打赢,客户跟他老婆没什么感情,只想着尽可能的保存名下财产,所以脸上的表情不悲不喜,只有公式化。

    “单我已经买过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,你们待会可以在这里喝点茶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微笑着起身,出声道:“我们送送您。”

    几人一起出了包间,顺着走廊往外走,在经过一间没有挡帘的包间时,透过落地玻璃,袁易寒无意中一瞥,恰好看到坐在斜对面的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低着头,并没有往这边看。

    什么叫冤家路窄,袁易寒恨岑青禾都恨到骨子里面了,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,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当即撂了脸子。

    身旁的两个女同事也都是眼尖之人,顺着袁易寒的视线一看,目光落在岑青禾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小声道:“寒姐,谁啊?”

    客户走在前面,袁易寒强忍怒气,没有出声,直到把客户送出门,看着客户上了车,她这才拉着脸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刚才那个就是岑青禾,没想到夜城这么大,我不去找她,她还往我眼皮子底下钻,一想到跟她坐在同一家饭店吃饭,我就犯恶心!”

    “啊?刚才那个就是岑青禾?”长头发的女孩子眼睛一瞪,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另一个戴着眼镜的,也慢半拍的说道:“就是她插足你跟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袁易寒从滨海回去海城之后,心情一直特别糟糕,同一事务所的同事向她询问发生了什么,袁易寒没忍住,也没想忍,所以把岑青禾在滨海的一些行径,添油加醋,带有主观色彩的跟身边人说了一个遍,所以现在跟她相熟的人都知道有岑青禾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袁易寒一看见岑青禾,就想到自己在滨海丢的人,受的委屈,所以说她恨不能杀了岑青禾,也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长头发的女孩子道:“正好今天看见她,把她拽出来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让她在滨海那么欺负寒姐。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说:“她身边有人,咱们人少,吵起来也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长头发的说:“刚才一走一过,我看包间里面坐了两个年纪大的,另外两个女的,都跟岑青禾年纪差不多,不像是朋友,是不是出来谈生意的?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说:“出来谈生意的正好,当着她客户的面,揭露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让她颜面扫地,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抢别人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站在原地,说的义愤填膺,袁易寒本就在气头上,如今更是鬼迷心窍,当即抬眼看向她们两个,出声说:“你们帮我个忙,替我出口恶气,等回海城,我把手下的一些好case分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个年轻女孩子同时看向袁易寒,各个面露意外和忐忑之色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几秒之后,长头发的女孩子道:“寒姐,你想让我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袁易寒看了眼戴眼镜的那个,出声回道:“米米说的就挺好,岑青禾当时让我在外人面前颜面扫地,今天我就让她在客户面前名誉无存。你们就去包间里面找她,该怎么说你们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叫米米的女孩子当即面露难色,蹙眉回道:“可岑青禾都不认识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说:“不认识才好,到时候她想找人都找不到,就算出了什么事,她也会把仇算到我头上,与你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俱是满脸迟疑和胆怯,袁易寒见状,轻哼了一声,然后道: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不是自己的事,你们不帮忙也是理所应当,只是以后别再一口一个姐的喊着,我这人就这样,你对我好,我才对你好,那些纸上谈兵的虚话,我从来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扭身要走。

    长头发的女孩子一时情急,跨步叫了声:“寒姐……”

    袁易寒看向她,她一副毅然决然,下定了多大决心的模样,出声道:“寒姐,我以后是想跟着你混的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唇角浅浅勾起,“好,你叫我一声姐,我不会让你白叫,今天这个客户,你给我当副手,我带你。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一听这话,马上瞪着眼睛插道:“寒姐,我不是不想帮你,我是在想待会进去之后怎么说,最好把她骂的头都抬不起来,这样才能让你消气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也不傻,知道所有人都是‘无利不肯早起’,闻言,她只淡淡回道:“我在车上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掉头往外走,看着她的背影,两个年轻刚毕业的女孩子,脸上露出了深深地无奈和逼不得已。

    此刻她们心里想的东西都一样,虽然她们不认识岑青禾是谁,可如果通过鞭挞一个‘小三儿’就能为自己换来上位的机会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这个世道就是这样,上面的位置就这么多,我不踩着你,我怎么上?

    想着,两人对视一眼,像是被洗过脑的战士一般,英勇踏上了就义之路。

    岑青禾他们还坐在包间中吃饭,余楚楠很懂得说话之道,所以席间把气氛搞得很是热络,就连岑青青这么刁钻的人,都很快就喊起了‘楠姐’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,今天已经这么糟了,可永远都有更糟糕的事情,能刷新她对这一秒的理解。

    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两个陌生的女孩子前后脚走进来,桌上的五人皆是侧头看去,眼带迷茫。

    长发头的女孩子打量桌上的几人,微笑着道:“不好意思打扰大家吃饭,我们是恰好碰见一个熟人,所以进来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一家三口自然不会接话,他们是初来夜城,谁都不认识,就算人家说碰见熟人,也不可能是他们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想的是余楚楠的朋友,而余楚楠也想着,可能是岑青禾的朋友,所以一时间,满包间的人没有一个表示出异样的。

    直到长头发的女孩子看向岑青禾,微笑着说:“岑小姐看起来心情不错嘛,事业跟爱情双丰收,应该正是人生得意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向她们,眸子微挑,眼露诧色。

    慢了两秒,她这才道:“你们认识我?”

    长头发的女孩子嗤笑着回道:“怎么能不认识?你在我们圈里可是出了名的,为了上位,可以陪上司去滨海旅行,明知道人家有女朋友,还是带着女朋友去的,可你竟然敢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,肆无忌惮的勾引,搞得人家两个闹分手,你说你还是人吗?靠这种出卖身体和尊严的手段上位,你就不觉得心虚吗?”

    起初大家都很放松,以为只是熟人进来打个招呼,所以全无防备。可如今在心里防设全无的状态之下,陡然接受这样的信息,是个人就会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岑海军跟万艳红是惊讶过后的无语状,岑青青则是直接瞪大眼睛看向岑青禾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没有直提商绍城的名字,可又是滨海又是上司,他们几乎第一秒就猜到了这个人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岑青禾叫她骂的有些懵,等回过神之后,第一反应就是家里人还在。

    余楚楠也是始料未及,可却是很快做出回应,她起身看着不远处的人道:“这位小姐,你说话请注意场合,不要认错了人,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女孩子说:“误会什么误会?她岑青禾敢做还怕别人说吗?我们今天就是要当着别人的面,把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全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做人不能太过分了,明目张胆的抢别人男朋友,靠爬上司的床上位,如果这种人还能心安理得的活着,还叫那些本本分分的老实人怎么活?”

    岑青青一家三口,瞠目结舌的看着岑青禾。岑青禾没有做过亏心事,可这一刻,她的脸腾一下子通红,像是被人扣了一盆子的狗血,她僵坐在椅子上,一时间不知道该恼羞成怒的回击,还是该淡定的解释,仿佛怎么做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余楚楠蹙着眉头,沉声说道:“这里不是让你们大放厥词的场合,有什么话也不要在这里说,请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站起身,看着左边门口处的两人,面无表情的道:“袁易寒让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两人不敢直提袁易寒的名字,米米只冷着脸回道:“平日不做亏心事,你也就不用担心谁上门,自己做过什么,你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长头发的说:“岑青禾,今天我们还只是给你一个警告,做人要给人留余地,如果你再不收敛,小心遭报应!”

    说罢,两人扭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都被气晕了,当即要跨步追上去,可她的下半身竟是不听使唤,鞋尖勾到椅子腿上,一个踉跄,差点儿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余楚楠赶忙道:“岑小姐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邪王绝宠:医品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