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农家小皇妃〕〔浴血武神〕〔文娱之我的爱情公〕〔最强一级杀手〕〔顾少的心尖萌妻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甜宠101分:腹黑大〕〔阿拉德无尽战意〕〔刀寒刺骨〕〔六零小仙女〕〔戮灭战纪〕〔匪所思〕〔三国大气象师〕〔寻龙迷踪卷一华山〕〔万界之时空刻印〕〔墙外惊怪梦:喜说〕〔穿越八零种种田〕〔山村庄园主〕〔美女总裁的贴身香〕〔老婆别当掌门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21章 撮合失败
    :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,请您稍后再拨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岑青禾想多了,因为她根本没能跟商绍城说上话。

    她都打通了,但是他没接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特别纳闷,他这是有什么急事儿,急到连个电话都不能接的地步?

    如果说他之前关机,没有看到她给他打了那么多通的未接电话,可眼下是他自己挂断的,这又作何解释?

    岑青禾想过,以商绍城的脾气,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就走,而且连声招呼都不打,除非……她惹到他了?

    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,可她喝多之后发生了什么,是真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,不会是她无意中惹了商绍城,自己还不知道吧?

    基于前车之鉴,商绍城这人脾气是古怪,可是古怪也有迹可循,如果不是她这边出了什么毛病,他不会突然间就不接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想着,岑青禾重新拿起手机,给商绍城发了条短讯过去,问他:忙什么国家大事儿,连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?是不是我那天喝多之后又惹你了?

    连续两天联系不上他,岑青禾心里确实有些没底,所以也没拐弯抹角,索性问的直白。

    站在光线幽暗的走廊,她低头看着手机屏幕,等了半天,也没什么回应。

    斜对面的包间房门打开,蔡馨媛出现在门口,一侧头,看见岑青禾,她诧异的道: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声望去,下意识的收回手机。

    蔡馨媛朝她走来,出声说:“出来这么半天,刚才谁打的电话,有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哦’了一声,面色平静的回道:“没事儿,大茹打来的,问我到没到地方,我忘记跟她说机票改签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打量岑青禾脸上的表情,压低声音问:“是萧睿那边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底流露出低落和无奈的神情,顿了几秒,这才轻声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不想让岑青禾难受,轻叹了一口气,她出声安慰:“行啊,别多想了,你俩现在也不在一块儿,时间久了,慢慢的什么都能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垂着视线,也不说话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蔡馨媛陪她在走廊站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岑青禾抬起头,主动说:“走吧,别让佳彤一个人在里面待着。”

    两人迈步往里走,蔡馨媛问:“明天是周五,你是直接休息一天,周一再去上班,还是明天跟我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这两天在家里都快躺烂了,不累,直接去上班吧,也不好耽误太久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应声,然后说:“你这几天请假不在,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打听你。”

    “打听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听你到底因为什么事儿请假啊,是跟哪个高富帅出去了,还是去哪儿有‘业务’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露出嗤笑的表情,脑补了一下那副八卦的场面,心想有些人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

    回到包间,金佳彤正坐在沙发上剥开心果,蔡馨媛问:“怎么不点歌?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你们两个唱吧,我唱歌不行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大咧咧的说:“就是不行才得练呢,谁没事儿练自己拿手的东西?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头对岑青禾说:“青禾,你给佳彤打个样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正在低头看手机,闻言,抬眼回道:“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蔡馨媛坐在金佳彤身旁,对她说:“看看人家,敞亮点儿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不是我不敞亮,我是真不会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马上抻着脖子看向岑青禾,出声说:“青禾,我想听《忽然之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等不到商绍城的回复和回电,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,干脆将手机放回包里,眼不见心不烦,她起身往点唱机旁走,边走边道:“《忽然之间》,我上大二的时候,有一阵子最爱这首歌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吃了口西瓜,抬眼说:“帮我点一首《他不爱我》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你现在的心情应该唱《恋爱百分百》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电脑前面,后脑勺对着她们,似笑非笑的道:“她这是欲扬先抑,欲擒故纵,等这首唱完,马上就得唱《痴心爱人》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先是咯咯笑了两声,随即板着脸对身旁蔡馨媛说: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欺负我跟青禾都是单身汪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想也不想,很快回道:“你有常帅啊,看他追你追的多欢。”

    原本岑青禾已经点好歌,马上就要放了,闻言,她很快按下暂停,转头一脸八卦的表情,出声问:“对了,常帅那边怎么回事儿,他什么意思,真要追佳彤?”

    金佳彤被蔡馨媛说的满脸不好意思,“哎呀,别听她瞎说,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干脆坐过去,看着金佳彤道:“什么没有的事儿,你还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贼笑着道:“我觉得常帅是真对佳彤有意思,反正你没在的这几天,常帅几乎每天都来约佳彤,还私底下问我,佳彤有没有男朋友,你说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心思还不路人皆知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是不是上次你们叫常帅帮忙,常帅跟佳彤私底下吃过一顿饭,所以就有好感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觉得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金佳彤,“我觉得常帅人蛮精神的,你真对他一点儿一丝都没有?”

    金佳彤一脸欲言又止,迟疑了半天,这才小声说:“我不是觉得他外形有什么不好,他上次肯帮我忙,我也特别谢谢他,可是……哎,反正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有什么不好说的,就咱们三个,你有什么说什么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道:“就是,你觉得他哪儿不好,我们给你分析分析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面子薄,微垂着视线,搅着手指,半晌才低声回道:“虽然我觉得这么说他,可能不对,而且他也是为了帮我,可是他跟女客户……那什么,我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青禾是了然的表情,蔡馨媛脸上则多了几分不以为意,很快说道:“男人嘛,他没女朋友之前做的事儿是为了工作需求,而且男的又不吃亏,如果你俩在一起了,他自然不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着急的说:“可他毕竟做过了啊。”她没亲眼看到,可这事儿……左右膈应人。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也许我的思维有点儿‘重男轻女’了,可我觉得男女本来就不一样,就像谈恋爱分了手,如果是睡了,那女的一定会觉得不合适,男的就没觉得有什么,这是千百年来故有的观念。我再举个例子,就拿我家夏越凡来说,我不信他在跟我之前没跟过其他女人,而且这数量估计还不少,可这有什么?那些女人都是在我之前,他有了我之后再没别人,我是他最后一任,这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抽过纸巾擦了擦手,她语重心长的劝导金佳彤,“你是我姐妹儿,虽然咱俩认识的时间,没有我跟常帅认识的时间长,但我绝对不能把你往火坑里面推。我从刚进盛天就认识常帅了,说实在话,他人不错,不然咱们销售部好几十号男的,我不可能一有事儿就先想起他,他这人热心肠,没什么心眼子,属于朋友叫我帮忙,我就帮你。你们也看见了,公司里面有多乱,谁跟谁在一起都不稀奇,以前也不是没有女的直接往他身上贴,常帅直接就给拒了,他有一句话说得好,为了工作牺牲那是逼不得已,可他在现实中选择的女人,一定得是自己真心喜欢的。就这样的男人,拿得起放得下,我觉得不错。“

    她这一番长篇大论,差点儿把岑青禾都给说服了。岑青禾看向金佳彤,果然金佳彤也是一副迟疑犹豫,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包间中没放歌,隔音效果又好,所以显得比较静谧。三人同时沉默了三四秒的样子,最后还是岑青禾出声说:“佳彤你也不用纠结,今天这是咱们三个坐在一起聊天,馨媛给你分析一下常帅这个人,是好是坏咱们心里有个谱,至于你对他有没有好感,或是你接不接受他,这都凭你个人喜好,毕竟就算一个人哪儿哪儿都好,我们也可以不喜欢,没毛病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不说话,显然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岑青禾不着痕迹的给蔡馨媛使了个眼色,蔡馨媛大咧咧的道:“哎呀,我说这话又不是逼你非得跟常帅在一起,我早就说了,你是我姐妹儿,而且你还总说我喂你吃狗粮,你要是不想吃狗粮,那就赶紧找一个啊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瘪着嘴,委屈的小媳妇模样,低声回道:“常帅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揽着她的肩膀说:“不喜欢就拉倒,赶明儿找个机会说清楚,省的天天惦记着。”

    大家说了几句,就把这事儿给岔过去了,为了活跃气氛,岑青禾唱完了一首《忽然之间》,马上又点了首《月亮之上》,曲风变换之快,直接让场子重新热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在包间里面唱了两个多小时的歌,等到出门上车的时候,岑青禾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屏幕上没有任何未接和未读消息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将手机塞回包中,平静的面孔下,看不出心底的躁火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