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嚣张萌宝:傲娇妈〕〔位面复制大师〕〔中国密电码〕〔问冥客〕〔死到大唐搞互联〕〔妖神武帝〕〔无限之升级系统〕〔那年刀锋正寒〕〔女总裁的特种保镖〕〔豪门争霸〕〔全能跨界王〕〔国产英雄〕〔灵异版红楼〕〔末世大药师系统〕〔重生之天命太子妃〕〔极品美女守护灵〕〔绝色美女的贴身顶〕〔我的邻居是女妖〕〔绝对荣誉〕〔家有纨绔子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18章 恍如一梦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到底还是忍住了,没有再给商绍城打电话。

    如果他想打给她,他自然会打,如果不想……她也就别上赶着打扰他的生活了,也许他来冬城,真的只不过是停留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岑青禾去医院陪家里人,中午大家一起吃了顿饭,席间,岑青青哪壶不开提哪壶,问岑青禾,“姐,你上司怎么没过来?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定回道:“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说:“奶今天就出院了,我们下去就回安泠,你没跟他说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莫名的泛堵,抬眼看向岑青青,她强压着这股不快,语气却不善的回道:“咱家的事儿跟人家有什么关系?他来冬城是出差,我还能让他因为这事儿放下工作?”

    万艳红跟岑青青一样,素来是没什么眼力见的,两人都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,像是商绍城不出现,就是不给她们面子似的。

    岑海军看出岑青禾不怎么高兴,所以斜眼瞥着岑青青和万艳红,沉声道:“赶紧吃你们的得了,哪儿那么多话?”

    岑青青不以为意,只看着岑青禾道:“我以为你俩关系很铁,奶今天出院,他一定会过来看一眼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险些怼回去,是你想见他吧?

    可是碍于全家人都在,她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徐莉半撂下脸子,虽是在笑,可那表情绕是谁看了,都知道她是不怎么高兴。

    没有看岑青青和万艳红,她只客气的说:“来,先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跟岑青青都是有些怕徐莉的,见状,没敢再说别的,只低头吃东西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也才中午十二点多,大家在饭店坐了会儿,岑青禾主动道:“你们开车回家,路上得好几个小时,注意点儿安全,早点儿走吧。”

    徐莉看向岑青禾,“你真不用我们送你去机场?”

    岑青禾爽快的回道:“不用,我打个车就去了,省的你们还得绕道。”

    岑海军说:“青禾,下次再回家,就得等过年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应道: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说:“到时候你跟青青一块儿回来,俩人还是个伴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又不能拒绝,只得点头。

    临了,岑青禾拉着身旁老人的手说:“奶,你回去之后多休息,想我就给我打电话,等再过几个月我就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欸,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,这回青青也考去夜城了,有啥事儿,你俩互相照应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岑海军对岑青青说:“你去夜城给我老实点儿,别给你姐惹事儿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岑青青不怎么耐烦,低声叨咕,“我能惹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徐莉最怕听这些话,所以主动站起身,“咱们走吧,也让青禾去机场,再唠一会儿,老太太心里又得难受。”

    一帮人走出饭店,岑青禾亲自把老人送上车,站在车边跟老人摆手,她看到老人眼眶含泪,所以忍着酸涩,笑着道:“奶再见,等我到机场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去吧。”

    七个人,两台车,老人跟岑海峰和徐莉一台,岑海军他们一家四口一台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门口跟他们摆手,见车子掉头离开,驶离视线范围,这才拎着包,打车去往机场。

    到了机场才下午两点,岑青禾不想等那么久,所以改签了机票,坐三点多的飞机飞回夜城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她先给徐莉打了个电话,报一声平安,然后又打给蔡馨媛。

    蔡馨媛接通,直接问:“快登机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道:“岂止是快登机了,我都快到家了好么?”

    “啊?哪个家?你跟叔叔阿姨他们回安泠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岑青禾已经走到机场外面,排队等计程车,车子开到她面前,她拉开车门坐进去,对司机道:“天府花园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闻言,诧异的道:“你不会已经到夜城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提前到了机场,还有四个小时,磨磨唧唧的,我就提前改机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去,大姐,你能不能提前跟我打声招呼?真是想一出是一出,我跟佳彤还准备晚一点儿去机场接你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给你俩省时间,你还不乐意了?要不我在这儿等你,你现在过来接我?”

    蔡馨媛认真说:“你站那儿等着吧,我现在过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嗤声回道:“少来,你当我傻?”

    两人闲侃了一会儿,蔡馨媛忽然道:“欸,你这次回来,萧睿送你了吗?”

    提到萧睿,岑青禾脸上的玩笑模样,不由自主的慢慢敛去,拿着手机,她轻声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叹了口气,无奈的道:“算了,不送也好,省的你俩都难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想到萧睿,心底深处就酸涩的疼,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,她侧头看向窗外,主动岔开话题,“你跟佳彤晚上有没有空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你要回来,我俩能没空嘛,没空也得挤出空来。说吧,晚上想吃什么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这几天都没吃着火锅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就去吃火锅,吃谁家的?朝天门还是夜鼎纪?朝天门我得现在订,夜鼎纪估计得你亲自过去刷脸,我可订不到。”

    提到夜鼎纪就想到沈冠仁,想到沈冠仁又会想到商绍城。岑青禾刚刚忘了这茬,没想到聊个吃的也能想起他。

    心情不怎么好,她出声回道:“去朝天门吃吧,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待会儿下班直接去订朝天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先回家换身衣服,夜城可比冬城暖和多了,我在家都穿毛衣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赶紧回家洗个澡拾掇拾掇,别风尘仆仆的,化个妆,咱们晚上吃完饭直接出去玩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想说不去了,心底一堆事儿,堵得难受。可是转念一想,她自己的负面情绪,不要连累到蔡馨媛跟金佳彤,而且有时候心情不好,就是需要转移注意力和发泄,出去玩一玩也好。

    “行,待会儿电话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岑青禾靠在椅背上,侧头看着窗外出神。短短几天的时间,从夜城到滨海,从滨海到冬城,如今,又回到夜城。

    恍如一梦,可是这个梦又太累太费神。
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,她几乎横跨了整个国家,马不停蹄,忙到脚打后脑勺。每一天都有十足意外的事情发生,让她措手不及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她可以在一天之中,分别经历大悲和大喜,最后,又回归平静。

    有时候岑青禾自己都挺佩服自己的,这么多的事情,她竟然还没有被搞疯。

    看来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大,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冬城外面都上霜了,只有五六度,岑青禾穿了毛衣和皮外套,可是一下飞机,夜城这边有二十度,她脱了外套,只穿一件毛衣还是热。

    坐在计程车里,她不好意思让司机开冷气,只好一路开车车窗。好不容易等到车子停在小区门口,她赶紧给钱下车,拎着包跑回家里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身汗,岑青禾换了衣服去浴室洗澡,等到出来的时候,正巧蔡馨媛打电话给她,说是位子已经订好了,随时都可以过去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岑青禾换了件到膝盖的姜黄色半袖薄针织裙,吹干了头发,在头顶盘了个丸子,又化了淡妆,换上舒服的裸色中跟高跟鞋,拎着包出了门。

    打车来到朝天门的时候,蔡馨媛跟金佳彤都已经入座了,两人坐在同一侧,面前的桌上放着各种考题和资料,金佳彤嘴里低声念叨的,也都是韩语。

    岑青禾都走到她们面前了,两人也没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拿出高考那年的战斗力了吧?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两人抬眼一看,但见岑青禾满脸促狭的表情。

    蔡馨媛眼睛一亮,诧异的道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对面坐下,出声回道:“满火锅店的人,就你俩在这儿五年模拟三年高考,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笑着回道:“馨媛最近好努力的,就连去洗手间的时间,都要带着习题进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看着蔡馨媛说:“是不是真的?我怎么听着这么不像你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我睡觉的时候都插着耳机听听力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岑青禾倒了杯茶,喝了一口,“我信,但我对你突然这么用功的原动力,产生了质疑。说吧,这么拼命到底为了谁?”

    蔡馨媛闻言,顿时笑的满脸鸡贼,“还是你懂我,我跟越凡说了,最近要参加韩语等级考试,他说为我延长去欧洲出差的时间,等我考过了,当是替我庆功,到时候再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啧啧’几声,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金佳彤则一脸茫然的说:“我还以为是我教得好,正打算销售这行做不下去,还可以转行当老师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一声,然后道:“你要知道,她这人不仅典型的重色轻友,而且特别的不思进取,你让她这么努力学习,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,想想也知道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跟岑青禾一唱一和,叹气回道:“我还是太傻太年轻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特品圣医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