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汇聚的世界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帝灭苍穹〕〔修仙界归来〕〔打怪能升级〕〔三国之最强帝国系〕〔九世圣尊〕〔剑气将近〕〔升棺发财〕〔我被僵尸咬了一口〕〔无上血帝〕〔未来巫师〕〔重生嫡女有空间〕〔美漫里的盗版郎中〕〔星辰戮神传〕〔穿进红楼:晴雯,〕〔最佳陪玩〕〔护花高手〕〔关陇〕〔残王傻妃:代嫁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14章 希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想要咬唇忍住眼泪,可是下唇早就被她咬破了,牙齿一碰到,钻心一般的疼,她一个没忍住,晃了神,哽咽声溢出喉咙,之后便再也憋不住,索性窝在他怀里压抑哽咽。

    她平时不是个爱哭的人,萧睿跟她在一起这么久,总共也没见她哭过五次。听着她在自己怀里的哭声,他心疼到喉咙发紧,红着眼眶,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搂着他的腰,她能清楚衡量出他腰间的宽度,明明两个月之前,他还没有这么瘦,如今宽大的病号服罩在身上,像是风一吹就会跑掉。

    已经哽咽的不行,可岑青禾还是颤声说道:“我过得很好,你不用担心我……你好好对自己,别让我心里愧疚,你过得好,我才心安理得。”

    她看不见萧睿的脸,因此不知道,此时他苍白的俊美面孔之上,眼眶通红,眼底写满了压抑的痛苦和无望,唇瓣轻启,他只说了一个字,“好。”

    跟她一起好几年,他对她说过的最多的话,好像就是‘好’,无论她提什么要求,他都会各种口吻的回她一个‘好’。

    他曾说过,这辈子爱给她,人给她,只要她要的,他有的,他全都给。

    如今她不想要了,不要他的爱,也不要他的人,而他依旧温柔的答应。

    放手,是他对她最后的包容。

    时间带来的不仅仅是分手时的痛苦,更多的是心照不宣的默契,正如此时此刻,两人心中大抵猜得到对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萧睿知道,岑青禾说一不二;岑青禾也知道,只要是她的决定,萧睿定不会为难。

    一场无法改变结局的注定,两个人都只能生生忍受难熬的过程,只盼望将来时间可以治愈这一切。

    ‘叮’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,商绍城从里面走出来。往左走了好几米远,都快到了岑家的病房门口,他都没看见岑青禾,因为她整个人被萧睿抱在怀里,就算他再瘦,身高和身形还在,把她完全遮住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萧睿又是背对着商绍城,商绍城根本没注意,只是走着走着,忽然听到熟悉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“别哭,你知道我最见不得你哭。那天孔探跟我说,他告诉你我车祸住院,你在电话里面哭到他害怕,他都想打车过去找你,我说如果我能下地,我就打他,干嘛告诉你?干嘛让你哭?“

    孔探的名字,商绍城并不陌生,闻声抬眼一望,只看到前方不远处,站着一个身穿病号服,腋下架着双拐的男人背影,男人的腰间,露出两只紧紧拥抱他的手臂,那袖子的颜色……商绍城再熟悉不过,今天下午他还见过。

    他看不见岑青禾的脸,却透过露出来的衣服和鞋子,确定是她无疑。

    商绍城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敲了一下后脑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刚刚萧睿的话,他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孔探?孔探在滨海,而岑青禾在滨海,只有那晚突然红着眼眶坐在海边。他以为,她是因为袁易寒才哭的,殊不知……她的眼泪,从来就不是为他而流。

    商绍城跟萧睿隔着差不多三米远的距离,就这样看着岑青禾投入别的男人怀中,那双紧紧揽着男人腰间的双手,恨不能把他嵌入自己的身体里去。那份力道,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,没有人可以逼迫的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商绍城不仅仅是当头棒喝,心中甚至有种被戴了绿帽子般的的错觉。因为之前的那个梦,他更加代入她是他女人的情境,如今梦醒了……哈,她竟然给他看了一个赤裸裸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回,真的是梦醒了。

    隔着这段距离,他听见她压抑的哭声,似是叫了句:“萧睿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……萧睿?

    这个名字也有些耳熟……商绍城如魔怔了一般,疯狂的在脑中搜寻着。

    终于,灵光乍现,他想起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他拿了岑青禾的手机,半夜三更,一个自称萧睿的男人打过来,质问他是谁。

    岑青禾最听不得萧睿这个名字,几乎是提他色变的地步。她的前男友,她说过,他们已经分手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俊美的面孔上,因为心底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一时上涌,而变得略显狰狞。他差一点儿就冲上前去,他想一拳打倒那个抱着岑青禾的男人,然后再……再怎样?

    他要怎么面对岑青禾?问她为什么撒谎,为什么脚踩两条船,还是……问她为什么要骗他?

    她从来就没跟他说过一句类似喜欢的话,一直以来,都是他一个人在一厢情愿而已,他像个傻逼似的,洋洋得意,沾沾自喜,甚至因为能跟她走近一点儿,就乐得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是,以为她的眼泪是为他而流,以为她的突然情动和异样,皆是因他而起……

    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,商绍城气到极处,心痛到极处,理智全无,这一刻他无法判断,来自心底深处的怨念,到底是在怨自己无知,还是怨岑青禾无情。某一个瞬间,他忽然就看不下去了,掉过头,他大步往回走,步伐快到像是在逃跑。

    “萧睿,我还是那句话,何时何地,只要你有事儿,随时招呼我,我一定回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萧睿很轻的应了一声,岑青禾缓缓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,她能感觉到,他万般的不舍,嘴里说着放手,可手却迟迟不愿意松开。所以这一刀,还得是她来断。

    抬眼看着面前红了眼眶的俊逸男人,她伸手抹了把眼泪,故意轻松的口吻说道:“我这次再回夜城,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面,你照顾好自己,别跟自己耍脾气,还有……如果遇见不错的小姑娘,就试着交往一下,一回生两回熟嘛,你别暴殄天物准备当个和尚,这样如果我以后遇见喜欢的人,都不敢再找了,你也知道他们几个多向着你,生怕我欺负人,你别拖累我,让我有负担。”

    萧睿闻言,缓缓勾起唇角,她清楚看到,在他笑的同时,眼眶中的眼泪迅速堆积蓄满,像是下一秒就会溢出来。

    她垂在身侧的双手,不着痕迹的紧握成拳,指甲戳进软肉中,她用几乎自残的方式来对抗心底那份呼之欲出的痛苦。

    萧睿最终还是没有哭,他只温柔的微笑,说了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敢再看他的脸,转而站在他身侧,他扶着他的手臂,“走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路上,两人沉默无言,都快走到走廊尽头,这才看到萧芳影从左侧拐出来,一脸焦急寻找的模样。

    侧头看见岑青禾扶着萧睿走过来,她下意识的往前跨了两步,后来反应过来,又突然停在原地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上一秒还在心痛自己跟萧睿的有缘无分,下一秒,抬眼看到萧芳影,她神情暗自一变,心底汹涌而出的,尽是毫不后悔的决绝。

    每每看见萧芳影,她就会想到岑海峰背着徐莉与之苟且的画面,这样的一段关系,就像是横亘在她与萧睿之间的一根毒刺,别说是碰,只要多看一眼,就很不能毒得五脏六腑尽数溃烂。

    “你妈来了,让她扶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想再往前多走半步,不想靠近萧芳影。

    萧睿的心情何尝不是万般纠结,两个都是自己爱的人,可如今真的是鱼跟熊掌不可兼得,他就算舍不得放下岑青禾,可也不能真的出声去埋怨萧芳影,他只能把很多事儿都吞到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岑青禾看着萧睿,“再见,保重。”

    这句再见,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,亦或是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都清楚,所以才眼眶泛红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去吧,有事儿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大大方方的跟萧睿摆了下手,转身,离开。

    在背过身的刹那,她的五官就情不自禁的皱成一团,她能想象得到,此时她的脸一定像极了她奶平日里蒸的包子。

    可又有什么办法?她实在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萧睿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站在原地,架着拐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眼眶红到像是要滴血,她走出五米远后,他的眼泪啪的一下掉出来。

    身旁的萧芳影见状,心底难过得差点儿崩溃。

    是她,是她的错才导致萧睿此时此刻的痛苦,岑青禾说的没错,这是报应。

    她很想对萧睿说点儿什么,可她什么都不敢说,她怕萧睿知道真相之后,会恨极了她这个当妈的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最爱的就是萧睿,她可以为他去死,却接受不了他真的恨上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躲到洗手间去,一个人哭够,洗了脸,平复了情绪,这才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里面只有岑海军在守夜,岑青禾就问了句:“二叔,怎么就你自己?”

    岑海军说:“你爸单位同事家里有事儿,你妈跟着一块儿去了,你二婶说是有点儿头疼,我让她在酒店先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二叔,你也回酒店休息会儿吧,奶这边我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也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酒店睡了一下午,今晚不是我妈他们守夜嘛,我在这儿等他们回来,你先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犟了半天,最后岑海军也被她给劝走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个人去到里间,发现老人已经睡着了,她又安静的退出来。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,想了很多事儿,心底说不上是难过还是空,她忽然好想找个人说会儿话,脑子中出现商绍城的脸,她想打给他,结果一摸手机,手机没电,扔在酒店里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