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万古无敌天帝系统〕〔网游之帝国争锋〕〔星球博物馆〕〔仕者生存〕〔幽冥灯之九星寻龙〕〔我撞坏了异世界重〕〔且把深情共流年〕〔大清隐龙〕〔萌娃驾到,妈咪快〕〔刷钱人生〕〔乡野小神医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从零开始的末世生〕〔我的王妃我的国〕〔我的重生有点强〕〔取证辑凶〕〔逐天大帝〕〔我不是大仙尊啊〕〔全民武道〕〔君权为上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13章 最后一个拥抱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做了个梦,梦里他又回到下午吃饭的那个地方,烧的滚烫的炕,炕中间的矮桌,还有桌边坐着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穿着他觉得土气的花棉袄坐于炕上,手里面拿着个红肚兜在绣。他叫了她一声,她放下手中东西,转头对他灿烂一笑,嘴里脆生生的喊着:“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老公,让商绍城心神荡漾的同时,也瞬间就接受了自己已为人夫的设定。

    梦里,岑青禾的花棉袄中,只有一件黑色绣着大红牡丹的肚兜,雪白的长腿跟精致的锁骨,还有那两根吊在脖颈处的红色细线,无一不挑逗着商绍城的视觉神经。

    她对他主动投怀送抱,他又岂能做到坐怀不乱?

    原本从她房间离开的刹那,他已心生悔意,此时软玉温香在怀,如果他还当柳下惠,那他简直不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梦里,他像是一抹灵魂,飘荡在空中,低垂着视线,看着炕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那个男人,他急不可耐的将她压于身下,灼热的吻如暴风骤雨,从唇齿间到身体的每一处,他急到裤子都来不及脱完,只褪到一半处,便迫不及待的要了她。

    满室尽是她酥到骨子里的喘息声,混杂着他沉重的呼吸,间或夹杂着炕下木柴被烧裂的噼啪声响。

    商绍城体会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极致愉悦,这股愉悦让他全身心的满足,在拥着她攀至高峰的那一刻,他忽然身体一抖,人也跟着慢慢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入眼皆是一片昏暗,他半眯着视线,身体还处于被海水冲刷的曼妙感觉之中,他有长达五秒钟的时间,是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。

    他从小睡相不怎么好,就算是正常姿势躺下,睡着睡着,也会变成趴着或者窝着。此时他就是趴睡的姿势,双臂下面裹着一团柔软的被子,手臂都快被压麻了。

    因为整张脸有大半都埋于两个枕头的缝隙之间,所以他在梦里才会有呼吸不畅的感觉。

    试着动了动身体,浑身上下,手麻腿也酸,他竟是把被子拢成了一个人形,怪不得他会做这样的梦……

    可是话又说回来,到底是日有所思,才会夜有所梦;还是他不小心有了这样的姿势,所以才会做这种梦,商绍城最不会的就是自欺欺人,所以他心里明镜似的,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梦里的他是释放了,可现实中却没有。他不是不经人事的毛头小子,怎么会因为一个梦就空了,不过身上的内裤跟身下的被子倒是湿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的起身进了浴室,洗澡的时候,因为冷水浇不熄这股火气,所以他不得不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都说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可商绍城自打十几岁开始,基本上就没有过自己亲自动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脑子里面想着岑青禾,他任由温度不高的水流冲刷过自己的脸和身体,心想,算她狠,这次是她欠他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他从浴室里面出来,腰间围着白色浴巾,头上蒙了块儿毛巾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,他用右手擦头发,左手拿过手机,打给岑青禾。

    之所以刚才没敢打,他怕他打了,就直接叫她过来,或者自己下楼去她房间。这样多不好,毕竟他还想在她面前扮演一个特别有耐性和耐力的人,怎么能轻易让她发现他的迫不及待?

    虽说不能把恋爱当游戏,可是任何一种关系的建立,都势必要有规则的存在。商绍城承认他喜欢岑青禾,也想跟她在一起,可他不希望自己先向那头飞天豹低头,最起码不能让她得意骄傲,免得以后在一起,她时不时的拿他主动这事儿当免死金牌。

    一早就调教好了,也是为以后的相处铺桥搭路。

    想着,他分外得意的拨通她的电话号码,心想只要她一出声,他立马装不高兴,臭骂她一顿,先吓唬住了,她一准得回头哄他。

    心里想的美,可商绍城却没想到,手机中传来的却不是她的声音,而是‘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’。

    他给她打电话,她鲜少有关机的时候。唯一的一次,还是前天晚上,他给她骂了一通。

    这回两人都在同一座城市,商绍城丝毫不担心,只扔下手机,随手擦了两下头发,换了衣服出门去楼下找她。

    站在她房间门口,他按下门铃,等了半晌,连敲门带喊,里面都没人应,他只能确定,她人不在。

    既然不在酒店,那就只能在医院了。商绍城闲着没事儿,索性下了楼,在往医院去的途中,又看到卖冰糖葫芦的。

    他心情不错,所以买了两串,一串是山楂的,一串是黑枣的。

    山楂的他可吃不了,看着都反酸水,倒是黑枣的挺好吃,软软甜甜的。

    医院病房门口,架着双拐的萧睿跟岑海军告别,岑海军看着他打着石膏的左腿,出声道:“我送你回去吧?”

    萧睿微笑着回道:“不用,您留下照顾奶奶吧,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二叔,我送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海军‘欸’了一声,嘱咐道:“慢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,萧睿跟岑青禾站在病房门口,因为他双臂架着拐,所以并没有她可以搀扶下手的地方,岑青禾看着他道:“能行吗?”

    萧睿道:“可以,左腿不能走,不还有右腿呢嘛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可岑青禾看着他的腿,他却是很吃力的才敢往前挪动一小步,真的是很小的步子,用她的话说,腿都迈不开。

    胸口发闷,她忍不住蹙眉说道:“拎那么多东西,你怎么过来的?”

    萧睿轻声回道:“我叫护士帮我提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低的声音说:“自己都这样了,谁也不挑你的理,来回折腾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知道她不是埋怨,只是担心,所以他停下来,索性直视她的脸,出声说:“青禾。”

    她努力做到面色无异,抬眼回视他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道:“奶奶说她恢复的很好,已经跟家里人商量,后天就出院。”顿了一下,他一眨不眨的望着她的眼睛,眼神中是努力压制的眷恋,尽量如常的口吻说道:“她出院,你是不是就要回夜城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睡了一下午,还不知道这件事,闻言,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沉默了几秒,已然错过了最佳的回应时间,萧睿见状,低声说:“你这次走,可能下次要过年才回家吧,一个人在外面,照顾好自己,别大大咧咧的,馨媛那性子,我也不指望她能照顾好你,反正你俩在一起也是个伴,开心不开心,总有个人陪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了,萧睿这是在跟她告别,不能留住她,所以只能无奈的叮嘱。

    心酸到喉咙生疼,她强忍着想哭的冲动,暗自吞咽口水,压下酸涩,出声回道:“你也是,赶紧先把腿伤养好了,然后别忘了跟学校联系,让他们帮你把保研的名额留住,等你伤好再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。你回夜城之后,要马上就上班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,也请了好几天的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轻松一点儿,大城市机会多,压力也大,你还爱争强好胜,别太难为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努力勾起唇角,淡笑着回道:“所以我才羡慕你啊,上不完的学,大学毕业后接着读研,读完研又直接留校,一辈子跟学校打交道。“

    曾经她跟萧睿一样,两人都没什么远大的理想和目标,只要活得轻轻松松,开开心心就好。

    现如今,她只能祝愿他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走好了。

    萧睿对上岑青禾那张努力微笑的脸,忽然眼里就露出了深深地心疼之色,朝着她微张开双臂,他低声道:“还能抱抱你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要维持唇角上扬的模样,可却五官一皱,眼泪涌上眼眶,泪水刹那间模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眼前已经看不清他的面孔,她只听见他很低的声音道:“最后一次……朋友间的拥抱。”

    她再也忍不住,往前跨了一步,伸手抱住他的腰,紧紧地,像是要用光身体中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反之,萧睿合上双臂,力气却是轻轻地,像是笼罩在她周围的一片温暖,她感觉得到温度,却感觉不到力度。

    她终于还是失去他了,即便有一万个舍不得的理由,这是她跟他之间最后的一次拥抱,从此之后,这世上还是会有萧睿,还是会有岑青禾,可是两人却不会再有爱情上的任何交集,甚至多久之后,他身边会出现另一个取代她的女人,他也终会放下过去,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四年感情,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初恋,他们把彼此最真最好的东西,都拿来与对方分享,他们都曾努力幻想着未来,希冀可以携手走过第一个四年,第十个四年……

    可现如今,他被迫放手了,要以朋友的身份,给她最后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岑青禾躲在他怀里,死死地抱住他,咬着牙,将所有的不舍和隐忍,和着眼泪一起吞下去,从此深埋腹中。

    萧睿听不到她的哭声,就连哽咽声都没有,可他抱着她,却能清楚感觉到她身体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他轻拍着她的后背,下巴贴着她的头发,轻声说:“青禾,我只想让你知道,无论我们是什么关系,只要你需要我,我永远不会不管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