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甜妻来袭:傲娇帝〕〔快穿攻略:妖孽男〕〔绝地兵神之藏界风〕〔吞天龙王〕〔神界红包群〕〔一胎三宝:总裁老〕〔[综]卫宫家能不能〕〔豪门天价宠:最强〕〔创世农场〕〔邪王盛宠:萌妃逆〕〔我才不是你们妈呢〕〔带着百鬼穿聊斋[综〕〔天朝女国师〕〔浮尸院〕〔异能军嫂逆袭日常〕〔烧烤大魔王〕〔炼天圣尊〕〔太平洋超级帝国〕〔军事承包商〕〔斗破之分身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11章 他是有原则的人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像是在跟商绍城较劲儿一样,他越是使劲掰,她就越是使劲儿咬,眼看着她的下唇都快被自己给咬烂了,他顾不得其他,改为大力捏她的脸颊两侧。

    男人的力道哪里是女人能够受得了的,岑青禾只觉得下颚骨剧痛,那股疼痛已经超过麻木唇瓣带给她的痛感。她忍不了,只能张开嘴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血肉模糊的下嘴唇,瞪着眼睛,咬着牙骂道:“你疯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他捏疼了,所以伸手去打他,商绍城被她给打了好几下,她的小拳头攥的死死地,骨节各个分明,凸起而坚硬,直垂的他眉头深深地蹙起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她喝多后酒品这么差,一手捏着她的脸,另一手按住她的一只胳膊,他沉声说道:“岑青禾,你给我睁开眼睛!”

    之所以叫她睁开眼睛,是因为她一直在闭着眼睛撒泼。

    正因为看不见她眼中巨大的悲伤,商绍城才更加断定,她只是酒后无德。

    岑青禾唯一能动的左手,抬起来去掰商绍城捏着她脸的右手,他不敢松开,怕她再犯虎,而她却以为他这是在挑衅自己,所以二话不说,手指一蜷,狠狠地抠他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二次抠他了,商绍城吃痛,力气小了一点儿,却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腾出另一只手,他把她发狠的手给掰开,然后咬牙切齿的道:“把你厉害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终于把他给气着了,所以稍微用了一些力气,不顾她的挣扎,直接将她的双手手腕扣到一起,按在小腹处。

    另一手仍旧捏着她的脸,他沉声道:“我看你再倔一个?”

    岑青禾手动弹不了,还想抬腿去踢他,商绍城长腿一迈,骑跨在她身上。当然,他没有完全放松坐下去,而是自己擎着劲儿,以免压坏她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的功夫,岑青禾从头到脚全都被商绍城给压制住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什么她都不听,唯有眼泪一个劲儿的顺着浓密的黑色睫毛下涌出来。他看着她鲜红的唇瓣,心底又气又急,想着这是哪门子耍酒疯的路数?自残?

    岑青禾叫他捏的合不拢嘴,偶尔发出‘呜呜’的哽咽声,商绍城问她:“我松开你,还咬不咬嘴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回答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那我就这么捏着你,你什么时候酒醒,我什么时候松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做到,她一分钟不服软,他就捏她一分钟,就连期间外面有人敲门,都被他用‘别进来’三个让人浮想联翩的直白大字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底下烧着柴火的土炕特别温暖,暖到坐垫以外的位置,甚至有点儿烫。

    商绍城跟岑青禾拉扯了片刻,待到静下来的时候,才发觉浑身都是汗。

    他跪跨在她身体两侧,小腿承载着浑身五分之四的重量。隔着一条裤子,火炕的热度灼的他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再低头看岑青禾,她身上的毛衣在乱蹭中往上卷了边,此时露出右侧腰间的一截白皙软肉。

    商绍城本无心他想,可她因为剧烈运动而上下起伏的高耸胸脯,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一上一下,连带着他的心跳和呼吸都有些紊乱。

    身上很热,尤其是额头上和鼻尖上,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,商绍城不知道这股燥热到底是来源于火炕的温度,还是心底那股压抑很久的躁火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身下岑青禾忽然发出一声不舒服的轻哼,成功吸引到商绍城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垂目看向她的脸,她似是想要合上嘴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服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他说了什么,只是脸被他捏的生疼,嘴巴太久没合上,也很不舒服,她本能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商绍城也不管她说什么,松开手,几乎逃也似的从她身上跨下去,一如她身上有什么恐怖的洪水猛兽。

    他走之后,岑青禾慢慢合上嘴巴,没有睁开眼,更没有起来,她只是侧身往旁边翻了一下,把修长纤细的身体蜷起来,像是小孩子没有安全感似的,一手挡着脸,另一手抱着手臂。

    商绍城就坐在她身后一米远的炕沿处,听到她细若蚊声的轻声哽咽,他没有马上去哄她,因为他正在平复心底那股突然涌上来的躁动欲|望。

    该死的岑青禾,没什么酒量就别装千杯不醉,而且醉也醉的有点儿路数好不好?这突然地发疯算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而且发疯也算了,她还……

    商绍城不敢回头看她,俊美的面孔上,热汗涔涔,微垂着视线,他不着痕迹的咽了口口水。修长脖颈上的性感喉结,跟着上下一滚,他就差在心里念经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唐僧,岑青禾也不是女妖精,他有七情六欲,而她无意中勾引了他却不自知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,要不干脆推倒算了,反正她也喜欢他,何苦这么互相折磨?可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逝,不是他不敢,而是他不想,他忽然不想自己跟她的第一次,就这么被定义为‘酒后乱性’,他想在她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情况下要了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一起,商绍城心底的欲火顿时下了大半。果然人还得是有信仰和坚持的。

    再转过头去看岑青禾,虽然她还轻轻地一抽一抽,可明显情绪已经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因为毛衣上窜而露出的一截细白后腰,他没多想,只伸手帮她把毛衣拽下来。

    顺手扒了下她的手臂,他出声道:“欸,作妖作够了就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动弹,他干脆抓着她的手臂,把她从背对着自己,拉到平躺在炕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闭着眼睛,满脸都是湿的,分不清哪些是眼泪,哪些是汗水。

    商绍城抽过桌上纸巾,胡乱的帮她抹了两下脸,嘴里叨咕着,“想逃单也不用对自己这口这么狠,让你请吃一顿饭,要你倾家荡产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来到她满是鲜血的唇边。

    眉头蹙得很深,他用纸巾轻轻擦拭。岑青禾也不反抗,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躺着。

    他换了三次纸巾,才把她唇上的血迹擦干净。好在他拦的快,不然她还得发狠把嘴唇给咬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不是属狗的,就是想当兔子想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声叨念着骂她,也不管岑青禾听没听见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给她脸上收拾好了,他折腾的一脑门子汗。屁股下的火炕是越烧越热,商绍城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烤熟了,实在是坐不住,加之岑青禾这德行也没法在外面丢人现眼,所以他下地穿了鞋,又给醉的要死不活的她穿上衣服,叫来店员买了单,就这么众目睽睽之下,打横抱着她出去的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离开的背影,一帮女店员赶紧凑到一起八卦。

    “欸?你们说刚才屋里怎么回事儿,怎么还吃吃饭哭上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那女的喝多了吗?估计是因为什么吵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像,之前闹那么大动静,忽然就没音儿了,一准是让男的给捂住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男的太帅了,我的妈呀,我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么帅的,要了亲娘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女的来的时候就是哭过的,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看不懂,而且之前我听他俩说话,不像是对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那女的喝高了嘛,男的抱着走的,还能去哪儿?酒店开房去呗,就算以前不是对象,估计今天过后,不对也得对了。”

    一帮女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,说什么的都有,但是有一点还真猜对了,商绍城确实带着岑青禾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她醉死过去,一路靠在他怀里,司机完全没怀疑两人之间的关系,只把他们送到汉庭楼下的时候,从后视镜中瞄了一眼,心想这女孩子有福气啊,男朋友是真帅。

    商绍城从岑青禾包里找到房卡,一路将她抱回房间里去,把她放到床上的那刻,他也坐在床边喘气休息。

    看着她睫毛一眨不眨的样子,他气不打一处来。就这酒量,她以后要是敢在外面喝多了,他打折她的腿。

    喘匀了几口气,商绍城起身,帮她脱了鞋和外套,拉过被子给她盖上。

    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她的脸,这种机会还是头一回,商绍城抬起手,毫不顾忌的摸了摸她的脸,像是已经定下,这就是自己的女人,摸两下很正常。

    岑青禾虽然没化妆,但是皮肤极好,又白又嫩,滑不溜秋的,他越摸越舒服,之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股躁火,不知不觉又慢慢顶了上来,并且眨眼间就像蔓藤一样,爬到全身。

    摸着她脸颊的手指尖,酥酥麻麻,商绍城喉结轻动,好想低头亲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亲一下,亲一下又不会怎么样,反正第一次留在她清醒时。

    不行,这一低头,估计就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太了解自己,他的自控能力貌似没有好到可以挑战极限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在自己濒临发作之前,他赶紧起身出了岑青禾的房间,然后毫不犹豫的带上房门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房门在身后合上。商绍城心底又很后悔,真他妈是变着相的在折磨自己,他鬼使神差的伸手推了下房门,推得开才怪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他叹出声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