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道星氏〕〔帝王阁〕〔美女总裁的贴身狂〕〔太极高手在未来〕〔随身带个狩猎空间〕〔都市超级修仙狂少〕〔倾世霸宠:帝君大〕〔呆萌小厨娘:殿下〕〔颜少V587:调教小〕〔都市最强修真学生〕〔最强信仰兑换系统〕〔世界调制计划〕〔藏锋〕〔围棋大魔王〕〔最强大昏君系统〕〔大唐第一少〕〔择仙录〕〔跨界永恒〕〔系统之掌门要逆天〕〔不可名状的日记簿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01章 拿他当剑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对上萧芳影的目光,心底瞬间涌起的,只有一个念头——毁灭。

    给一个人巨大的希望,然后再将之推入深渊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一眨不眨的看着萧芳影,岑青禾故意很平缓的声音,轻声说道:“我跟萧睿谈了四年恋爱,我们说好等我毕业回国之后,我们就跟双方家长摊牌,然后结婚。记得七月一号那天中午吗?你带我爸回家,其实我跟萧睿就躲在他那屋的大衣柜里面,亏得萧睿还怕打扰你跟别的男人谈恋爱,一片孝心的怕你觉得尴尬……可你知道吗?当我在衣柜里面听见我爸的声音,我有多害怕,多恐惧,几乎是从那一刻开始,我就知道,我跟萧睿完了,因为你跟岑海峰的放纵跟不负责任,你们两个毁了自己亲生儿女一辈子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萧芳影愣愣的看着岑青禾,眼神已经空洞,那样子更像是在透过岑青禾,去回忆七月一号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岑青禾红着眼眶,她能感受到萧芳影此时定是万箭穿心一般的疼,可疼又有什么用呢?都说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,可现在羊都已经死光了,就算牢补上了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你别害怕,我没有告诉萧睿,那天中午被你领进房间的男人是我爸,因为我太知道一瞬间恨上自己最亲的人,是什么样的感觉。也许我的承受能力比萧睿的强,也或许……我爱萧睿没有他爱我爱的多,所以我可以主动跟他提分手,理由是我受不了他妈私生活不检点。萧芳影,只因为这个理由,萧睿都烦透了你,你觉得如果我告诉他真相,他会不会像我恨我爸那样的恨你?你知道被自己儿女恨透了的滋味儿吗?不知道的话,你可以去问问我爸,你问问他,他现在到底想不想死,有没有后悔跟你在一起,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别说了……”萧芳影被岑青禾戳的心痛难忍,当即摇头认输。

    岑青禾却只是红着眼眶,冷笑着说道:“这就受不了了?你偷人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,有一天会不会有报应呢?!”

    萧芳影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,眼泪一滴接一滴的往下掉,湿了岑青禾的衣袖。

    她拉着岑青禾的右胳膊,岑青禾用左手去掰她紧拽着自己衣服的手指,边掰边道:“别再跟我说什么已经分了,也别在我面前哭穷装可怜,我至今为止没有闹开,不是因为你是萧睿他妈,只因为我家怕丢人。我今天叫你出来,只是想告诉你,我连萧睿都能不要,就从来没想过放了你。你让我没了爸,就别怪我让萧睿不认妈,这世上所有的事儿,全都是人在做天在看,如果有一天你遭了报应,不是我的错,怪就怪你自己做损不积德!“

    岑青禾说完最后一个字,正巧将萧芳影的双手掰开,萧芳影痛苦到浑身无力,可她更害怕岑青禾会一怒之下跑回去告诉萧睿真相,所以她本能的重新抬起双手,想要去拽岑青禾的衣服。

    岑青禾嫌恶的往后一退,伸手挡开她的手,“你离我远点儿!”

    萧芳影一个踉跄,加之脚下高跟鞋不矮,竟是一个没站稳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摔倒之后,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起来,而是够着去抓岑青禾的腿,岑青禾始料未及,不小心被她给揪住。

    这动作就有些大了,一时间医院门口来往的人,皆是留步驻足,惊诧的看着眼前的这副场面——一个中年女人给一个年轻女孩子跪下,哭着拉住她的腿。

    岑青禾厌恶至极,余光瞥见众人议论纷纷的模样,她垂着头,沉声道:“你少给我来这套,是不是下一步就要磕头了?”

    萧芳影这一下摔得很重,膝盖生疼,想要起身却起不来,又怕岑青禾趁机走开,所以只能先紧抓着她的腿,抬头道:“我不求你原谅我,我只求你别告诉睿睿,我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萧芳影,原来她有一双跟萧睿很像的眼睛,不对,应该说萧睿的眼睛跟她的像,毕竟他是她儿子。

    想到萧睿,岑青禾心痛难忍。这种感觉让她愤怒而无力,自己爱的人的妈妈,此时她几乎跪在自己面前,求自己宽恕……

    闭了几秒钟的眼睛,眼泪从黑色的睫毛下挤出,等到岑青禾再睁开的时候,眼底已是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垂目睨着脚边的人,她冷声说道:“以前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恨谁,可我现在恨我爸,恨他的明知故犯,恨他的抛弃妻女,所以我不会原谅他;我也恨你,你说你跟萧睿是孤儿寡母,可你明明可以选择一个没有家室的男人,你可以堂堂正正的谈一场恋爱,给萧睿一份迟来的父爱,可你却偏要选择苟且和偷情,你不仅自己抬不起头,你还让萧睿这辈子都跟着你一块儿抬不起来头来。你以为萧睿为什么会出车祸?我觉得这是老天爷对你做错事的惩罚,你跟岑海峰都不值得被原谅,我们今天所受到的伤害,早晚有一天会如数回归到你们身上。而你,如果再敢以任何理由,哪怕是再有一次,私下里联系岑海峰,跟他见面,我保证,我会将我所忍受的,尽数告诉给你儿子听,我是怎么被逼疯的,我就怎么逼疯萧睿,大不了所有人都跟着你们一块儿陪葬,我说到做到。“

    往后一收腿,岑青禾将裤子从萧芳影手中拽出来,她掉头往前走,却不是回医院的方向,而是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身边有太多人在看热闹,岑青禾就这样面无表情的大步离开,出了医院,往右拐,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,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,只一个劲儿的往前,像是只有不停地走,才能慢慢消化心底翻腾的悲伤。

    她边走边想,她竟然用萧睿去威胁了萧芳影,毫不迟疑的,不是一时用气,而是蓄谋已久。

    昨晚辗转反侧,她已经想过今天有次一撕,也早就想好说辞。她知道萧芳影的软肋在哪里,所以她将萧睿挂在剑尖儿上,让萧芳影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,就这么狠狠地一下戳进对方心脏里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很难过,难过自己并没有在威胁或恐吓,而是真的打算这么做。如果萧芳影真敢再主动联系岑海峰,她……真的会告诉萧睿。

    原来在她心里面,萧睿是她想要守护的,却不是她想要守护的底线。其实这件事儿出了之后,她最想保护的,还是徐莉。所以萧芳影胆敢再犯,下一个牺牲的,势必是萧睿。

    在说出这话的刹那,岑青禾就已经心凉了半截,到底她爱萧睿,有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多?

    今天看到萧睿神情憔悴的躺在病床上,她心里是很难过,可却没有想过复合……如果,她昨晚没在走廊中看到岑海峰跟萧芳影一起出现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归根到底,是岑海峰跟萧芳影彻底隔绝了她跟萧睿之间所有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是认命的人,她只是太现实。既然打从一开始就无法接受,那么无论过了多久,都不会接受。

    她好难过,难过萧睿,不知道他多久才能平静的接受,多久才能复原,又要过多久,才能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岑青禾有感觉,眼泪在边走边掉,今天天冷,还挂着东北风。她冻得脸疼,所以伸手抹掉眼泪,又去附近小店里买了两包纸巾出来擤鼻涕。

    整理好情绪,她这才打车去往冬大。

    路上,她接了徐莉的电话,徐莉问:“你上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随口扯了个谎说:“我在外边呢,商绍城找我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徐莉闻言,马上换了副口吻,老实的道:“啊,那快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挂断电话,心想,徐莉就是这么好骗,看着那么厉害的一个人,其实心思很单纯,所以才会被岑海峰骗的溜溜转。

    冬城很大,从二医开到冬大,路上连等红灯带堵车,磨叽了差不多四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岑青禾给钱下车,找到熟悉的饭店,她一头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可以很轻松的点出萧睿爱吃的东西,在等菜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,这一次是商绍城打来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通,“喂?”

    商绍城那边迷迷糊糊的‘嗯’了一声,她诧异的道:“刚起来?”

    他又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来冬城不是办事儿嘛,这个点儿起来,黄花菜都凉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下午办事儿不行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切’了一声,然后问:“好点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唔,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,是行还是不行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耐烦的说:“一大早上的,你是不是找吵架?”

    岑青禾坦然的口吻,气人的道:“我关心你还不行啊?我发现你这人脾气真的有够怪的。”

    她随口的一句‘关心’,却不知让手机另一端的商绍城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如果她留心,就会发现商绍城是慢了两秒才低沉着声音回道:“关心我别光用嘴,我还没吃饭呢,中午请我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快十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你等会儿吧,我差不多十二点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立马问:“你现在干嘛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