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桃运风水师〕〔强娶霸爱:七少,〕〔体坛传奇〕〔南宗传人〕〔神道帝尊〕〔医妃在上:将军,〕〔毒萌双宝:父王,〕〔炼天魂帝〕〔陆少的花式宠妻路〕〔重生修真之美女都〕〔我是超级出马弟子〕〔一寸山河〕〔狐狸别笑了〕〔纨绔修真少爷〕〔明末之虎〕〔吞天主宰〕〔傅先生,你被挖墙〕〔重生之修仙妖孽〕〔重生之无敌吕布〕〔天界打工皇帝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300章 撕
    :

    憋了这么久的恶气,真当要说出口的这一刻,岑青禾反而一点儿都不着急了。看着面前虽然憔悴却依旧美艳照人的女人,岑青禾在心底衡量着,就是这样的一张脸,让岑海峰心甘情愿的抛弃妻女吗?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不见岑青禾回应,萧芳影忍不住主动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医院大门口,不远处的马路上车流不息,时不时有陌生人打两人身旁经过,可岑青禾却不再避讳别人的目光,她只一眨不眨的看着萧芳影,唇瓣开启,声音不大不小,却分外嘲讽的说道:“你出轨有妇之夫,破坏别人的家庭多久了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萧芳影顿时脸色大变,那样子就像是活见了鬼。原本就白的脸上,一如被抽干了血液,瞪眼望着面前的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,甚至眼都不眨一下,继续道:“一直搞不懂萧睿为什么突然对你这么冷淡吧?挺纳闷他不过是分个手,心情不好还算正常,为什么连你这个当妈的也爱答不理?”

    眸子微微眯起,岑青禾口吻忽然一变,色厉内荏的沉声说道:“因为你是小三儿!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!也不看看你今年多大年纪了,孩子都可以结婚再要孩子了,你怎么好意思把别的男人带回家?你明知道对方有妻有女!像你这样的人,活该被亲生儿子嫌弃厌恶!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的咬牙切齿,曾经她以为自己不敢面对萧芳影,毕竟她是萧睿的亲妈,一度,她以为面前的这个漂亮女人,会成为自己未来的婆婆。可真当走到了这一步,岑青禾猛然发觉,她的心像是石头做的,非但一点儿都没有软,反而是异常的坚硬。

    她管面前的人是谁,只要这人胆敢破坏她的家庭,抢她爸,伤她妈,她就敢跟对方拼命。

    萧芳影做梦都没想到,岑青禾会对着她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。面无血色的站在原地,她久久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岑青禾凶狠的目光瞪着她,眸子微挑,满是厌恶和挑衅的道:“说话啊,给我说一下你当第三者的心情,是刺激还是恐惧?是内心忐忑不安,还是暗爽别人的老婆像个傻子一样,一直被你们蒙在鼓里?”

    萧芳影直直的看着岑青禾,某一刻,她忽然惊蛰了一般,身体抖了一下,随即面带惊恐的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岑青禾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,嗤笑着回道:“看来你跟岑海峰之间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,走肾不走心啊,他连我叫什么都没跟你说过吗?”

    岑海峰是安泠税务局的副局长,副处级的官位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但因为每一个地方的税务都是特别吃香的官职,所以连带着岑海峰在安泠商场圈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岑海峰的身份高调,所以他才尽可能的让亲友圈低调,岑青禾从小到大读书,没有一个老师知道她的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萧芳影只知道岑海峰家中是一个女儿……

    定睛回视着岑青禾,她惨白着一张脸,怯怯的道:“……你是他女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道:“不然呢?还是你希望今天站在你面前的,不是我,是我妈?”

    萧芳影脑子一片空白,徒然的想要说些什么,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见她一声不吭,岑青禾道:“你不说话是几个意思?你以为我今天过来找你,只是想跟你重复一遍,其实我两个月前就知道你跟我爸搞婚外情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青禾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叫谁呢?”岑青禾蹙起眉头,一张脸上大写的嫌恶二字,瞪着萧芳影,她气涌上来,沉声说道:“你知道我是岑海峰的女儿,也知道我是萧睿的女朋友,难道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人在突然经历让自己措手不及的重大打击之后,是会茫然失措的,一如现在的萧芳影,她愣愣的看着岑青禾,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岑青禾恨透了萧芳影,也恨透了她这副不解释不说话的窝囊样儿,她宁愿萧芳影辩解,或是求原谅,总之给她点儿正常的反应也好,可她却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让人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想着,她忍不住沉声道:“你少给我装可怜,像你们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儿,有什么良心可言?你也会害怕?也会伤心吗?看着你儿子被你害的躺在病床上要死不活的样儿,你这个当妈的还有心半夜三更勾引别人老公,我都不知道说你点儿什么好,我就问你一句话,你不怕报应到你身上,你也不怕报应到萧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!”萧芳影终是被岑青禾给戳到了软肋,她厉声打断岑青禾,因为声音尖锐,惹来周围行人侧目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眼眶瞬间发红的女人,怒极反笑,嘲讽的道:“喊什么?用不用我给你拿个喇叭,你对着所有人发表一下你当小三儿的心里感言?”

    眼泪顺着下睫毛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萧芳影垂下头去,伸手擦了把眼泪,等到再抬起头的时候,她几乎不敢直视岑青禾的眼睛,只低声说:“青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叫岑青禾的名字,叫了一半又生生忍住,万语千言,话到嘴边,却只是这句听起来不痛不痒的三个字。

    岑青禾咬着后槽牙,冷声回道:“你们是不是都以为对不起三个字是后悔药呢?就算是后悔药,也是你跟岑海峰吃!你凭什么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儿,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翻篇儿过去了?还是你们这种人,根本就不知道脸是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骂着,萧芳影就静静垂着视线听着。如果不是她一直下坠的眼泪,岑青禾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对牛弹琴,因为对方老实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最怕这种人,‘肉黏筋’一样,伸手扒拉一下都不带动弹的。她有种一记重拳下去,却打在了棉花上的错觉。

    心底的这股火撒不出去,她冷眼瞪着萧芳影道:“你什么意思?不说话算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萧芳影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对岑青禾说:“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,都是我的错,你心里不舒服就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那是气到极处却不知如何是好的无措。

    半晌,她脑袋一白,沉声道:“行,跟我耍臭无赖是吧?那你别怪我翻脸不认人,你把我家祸害的家不像家,父女不像父女,现在还好意思站我面前抹眼泪,你以为你的眼泪是金子做的?”

    说罢,她掉头大步流星的往医院里面走,萧芳影慢半拍回过神来,本能的跑过去,拽住岑青禾的手臂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甩胳膊,“滚!”

    萧芳影死死地抓着她,拖着她不让她往里进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全都停下来看热闹,岑青禾虽在气头上,但也颇为顾及。

    停下脚步,她冷眼看着身旁的萧芳影,压低声音,沉声问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萧芳影双手紧抓着岑青禾的一只手臂,强忍着眼泪,摇着头,几秒之后才说:“我跟你爸已经分开了,真的,我们已经分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“分开了?萧睿车祸,你打电话让我爸帮你们办理入院手续,哪怕是昨晚,你们俩还在见面,你告诉告诉我,什么叫分开?分开就是不在一起鬼混了吗?!”

    萧芳影深深地垂下头去,眼泪啪啪的往下掉,她极度哽咽的回道:“我没有办法,我没办法才给你爸打的电话,我们孤儿寡母,我只有睿睿一个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岑青禾不是当事人,看到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,这般可怜的诉说自己的委屈,她一定会心软,可是此时此刻,她心底却未有厌恶跟愤怒。

    怒极,她反手揪着萧芳影的袖子,推着她往后退了两步,咬着牙道:“别再跟我提孤儿寡母四个字,你留不住老公是你自己没本事,可你抢别人的老公,就是你心肠歹毒,你这么想要一个家,想给萧睿找个爸,大街上的男人一抓一大把,你他么凭什么抢我爸?你有男人了,萧睿有干爹了,我跟我妈怎么办?谁他妈可怜可怜我们母女两个,问问我们两个从今往后是不是成孤儿寡母了?!”

    一想到徐莉,岑青禾终是忍不住红了眼睛,眼泪从眼眶中滑落,她恨不能揪着萧芳影的头发,暴打她一顿。

    萧芳影拽着岑青禾的胳膊,指节青白,下巴几乎戳到锁骨处,她深深地垂着头,哽咽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周围已有人不停的投来探究的目光,岑青禾深吸几口气,压一下几欲喷出的怒火,待到情绪稳定之后,这才腾出一只手来,轻拍着萧芳影的肩膀,边拍边道:“你先别急着哭,这才哪儿到哪儿?想知道萧睿为什么不搭理你吗?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亲妈出轨女朋友的亲爸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到这儿的时候,明显的感觉到萧芳影身体一抖。

    萧芳影原本已经认定萧睿是因为这事儿才不理她的,所以心痛难忍,可岑青禾的话让她在刹那间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起头来,即便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,可是那眼底清楚迸射出的渴望和希冀,却是挡也挡不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