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鬼面王爷嚣张妃〕〔八门秘术之极品盗〕〔校园狂兵〕〔最强红包皇帝〕〔我家的笨蛋渣男〕〔乔先生,撩妻上瘾〕〔暴君,你家王妃翻〕〔超级农民〕〔二次元入侵漫威〕〔加特帝国〕〔混在漫威当学霸〕〔黑科技研发中心〕〔娱乐圈怼神〕〔倾世宠妃:锦绣红〕〔丑女奇遇人生〕〔亿万老公好坏坏〕〔末日女神养成攻略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重生八零之军少的〕〔在主神世界找bug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97章 徐莉的为人
    :

    跟商绍城吃完烧烤回来,已经是夜里三点多快四点,再加上跟岑海峰这么一吵,岑青禾连衣服都没脱,直接睁眼到天亮。

    早上七点刚过,她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,然后去了医院。刚一推开病房门,就看到岑海军,万艳红还有岑青柯坐在客厅茶几前吃早餐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岑青柯很快叫了声:“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了一声,又叫道:“二叔,二婶。”

    岑海军和万艳红都说:“快来,青禾,吃包子,有豆腐脑也有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情跟刚上完坟似的,没什么胃口,也就直接拒了,“太早了,我吃不下,奶呢?”

    岑海军说:“你奶在里屋呢,你爸也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迈步往里走,走着走着她忽然想到什么,所以转头道:“对了二叔,衣架上的外套让我昨晚拿走了,我朋友半夜生病发烧,我来陪他打针,打完针怕他冻着,所以就过来拿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岑海军说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端着一碗豆腐脑说:“可别提了,你二叔早上过来找衣服都找疯了,还心思这衣服能上哪儿去,后来你爸说,可能是昨晚你来过,他正好出去抽烟,没看着。”

    是不是出去抽烟,只有岑海峰自己心里清楚,岑青禾冷冷的想。

    面色无异,她甚至陪笑的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内间的岑海峰听见声音,过来开门,看见外面的岑青禾,他眼神难免透露着尴尬和躲闪,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打招呼,“起来这么早,怎么不多睡会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不看他,只淡淡回道:“做了个恶心梦,吓醒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管岑海峰脸色如何,她径自跟他擦身而过,进去内间看她奶。

    病床上的老人靠坐在床头处,岑青禾一见她就勾起唇角,笑容满面的叫道:“奶。”

    “姣儿,咋没多睡会儿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道:“想你了呗,早点儿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脱下外套,穿着里面的薄绒衣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老人面前支着小桌子,上面放着包子,咸菜还有粥。

    她拉着岑青禾的手问:“饿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眯眯的回道:“不饿。”

    老人伸手摸着她的头和侧脸,浑浊的目光中满是心疼,说了句:“回来折腾一趟,都瘦了,这么远,以后没啥事儿别总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不了这话,听见了心里就泛酸。感觉到喉咙发紧,她赶忙强迫自己笑得灿烂,边笑边道:“奶,你跟我去夜城吧,咱俩一块儿住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着回道:“那哪儿行啊,你还得工作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能照顾你,我现在自己挣钱,咱娘俩谁也不用。”

    老人欢喜的摸着岑青禾的脸,出声回道:“奶这身体,走不了喽,在家挺好,有你爸,也有你二叔。你有出息,走得远,以后年过节,有空回家看看奶就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感觉到眼泪已经涌上眼眶,她马上不着痕迹的别开视线,生生的压下了这股想哭的冲动,这才被迫转移了话题,“奶,我妈呢?”

    老人道:“你爸说你妈一早就出去了,逛街给你买衣服,说你回来两天了,也没件儿像样的衣服穿,竟穿她的,糟的跟二老太太似的。这医院里面有你朋友,你领导也时不时的会过来找你,穿的不挂价,丢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绝对是徐莉能说得出来的,她就是这么好面子的人,无论自己还是丈夫,女儿,家庭,什么都要最好的,生怕别人瞧不起。

    岑青禾觉得自己算是个要强的人了,可是跟她妈比起来,简直就是九牛一毛。这也是为何她坚决不能告诉徐莉真相的原因,因为徐莉是宁折勿弯的人,如果她知道了,那结果只能是家破人疯。

    为了哄老人开心,岑青禾跟她一起吃了早餐,又陪她聊了近一个小时的天。

    中途好多次,岑海峰都想找个机会跟岑青禾单独聊聊,可她不给他这个机会,她已经给过了,而他戴罪之身还不知道珍惜,所以她放弃了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半多,徐莉跟岑青青一块儿从外面进来,岑海军问:“你俩怎么走到一起的?”

    岑青青说:“我在医院门口碰见大娘的。”

    徐莉一身白色风衣,脚踩七公分高跟鞋,两边手里最起码拎了近十个购物袋。

    万艳红见状,似笑非笑的道:“嫂子买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徐莉说:“给青禾买的,这孩子回来也不知道带两件衣服,连续两天就穿我的,你看看她糟那样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手里也拎了个小袋子,万艳红问:“你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青说:“大娘给我的,tf的口红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立马道:“别从你大娘要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青挑眉回道:“人家我大娘主动说送我的,不然你给我买?”

    万艳红说:“那口红你都有多少根了,你有几张嘴?”

    岑青青一副恃宠而骄的模样,梗着脖子回道:“女人永远缺一管口红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瞥了两眼,然后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岑青青坐在沙发上,摆弄着手中的黑金色小管,不以为意的道:“也就三四百吧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当即炸了,她一个月才挣多少钱?岑青青一根口红的开销,去了她七分之一的工资。

    她瞪着眼睛,让岑青青把口红还给徐莉,岑青青不乐意,蹙眉回道:“你烦不烦啊?我大娘给我买的,又不是我要的。”

    徐莉都被她们母女两个给弄尴尬了,连声说:“艳红,我给孩子买根口红怎么了,小东西,你再这么整就外道了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瞪了眼岑青青,这才对徐莉道:“嫂子,你别惯着她,你该给青禾买就给青禾买,青青啥也不缺。”

    徐莉心想,她这大包小揽的过来,如果让岑青青在一旁看着,指不定万艳红心里又得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所以她也不差这千头八百的,给岑青青买了管口红,又给岑青柯买了件外套。

    岑青青看到岑青柯的外套,马上道:“你小子占便宜了,比我的贵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嫌弃的瞥了她一眼,一旁的岑海军看不下去了,拉着脸呵斥,“跟你亲弟还攀比呢,有没有点儿当姐的样子?”

    岑青青马上露出一副晦气的表情,不敢明目张胆的顶回去,但嘴上也没闲着,低声叨咕:“开句玩笑都不行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内间都听到外面跟炸了锅似的,她有意两耳不闻窗外事,可老人主动道:“姣儿,你出去看看,是不是你妈她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想说不用看,徐莉拎着袋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岑青禾,她说了句‘来的这么早’,然后便把东西一股脑的放在旁边,出声说:“来,青禾,赶紧过来试试,这一大早上,可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岑青禾心底有些烦躁,她现在的心情,是真的很渴望安静。可是看到徐莉风尘仆仆的模样,想到她一大早就为自己出外奔走……心里很酸,越是酸就越是想保护她。

    站起身,岑青禾顺着徐莉的意,把她买来的衣服挨件儿试了一遍。

    岑青青跟万艳红也都进来内间,跟着一起品头论足,前者叨念着牌子,后者问着价。

    岑青青对万艳红道:“妈,你看看大娘的品味,你什么时候也能给我买点儿像样的衣服穿?”

    万艳红瞪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那也得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翻了个白眼,撇嘴说:“钱钱钱,天天钱,你都掉到钱眼儿里面去了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说:“你大爷大娘能挣,你当我跟你爸也能挣这么多呢?去大学的时候好好上学,平时就吃食堂,省着点儿花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行了行了,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徐莉一直背对着她们娘俩,眼底深处带着厌烦,像是这种哭穷的话,自打她嫁进岑家就开始听,听了二十四年了。

    其实岑青青穿的并不差,而且吃的,喝的,用的,什么都跟岑青禾差不多。她们母女二人爱攀比,看这边买了什么,她们转头就会去买,所以徐莉私下里也会颇为不满,花钱的时候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,没钱的时候可是会开口要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,岑海峰明里暗里没少搭他弟弟一家几口的钱。徐莉都知道,可她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老太太对她不错,而且老人帮她养大了岑青禾,这些都是恩情。

    她正兀自想着,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拿出来一看,是银行卡里面多了五万块钱,徐莉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对面洗手间房门打开,岑青禾穿着件黑色高领毛衣和黑色牛仔裤,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见徐莉头也不抬一下,只蹙眉盯着手机在看,她出声说:“妈,钱我给你打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徐莉抬眼瞪向岑青禾,蹙眉道:“你这孩子,吓我一跳,给我打这么多钱干嘛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现在能挣钱,不花家里钱了。”明确的说,是不花岑海峰的钱。

    她知道徐莉一个月能挣多少,买这么多东西,一定是划的岑海峰的卡,她说过不再花岑海峰一分钱,就一定会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徐莉蹙着眉头,不悦的道:“净整事儿,我跟你爸的还不都是你的?赶紧把卡号给我,我给你转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给你了,多退少补。”

    徐莉跟岑青禾犟咕半天,床上的老人问:“给打了多少?”

    徐莉侧头回道:“妈,你看你大孙女,还给我吓一跳,我一看银行卡,多了五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万古丹神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