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逆灵惊神〕〔我的超凡女神〕〔吃货萌妃:傲娇太〕〔大明佛〕〔其实我是娘闪闪〕〔重生之最强女兵王〕〔绝天叶帝〕〔全能科技巨头〕〔桃运神医〕〔窥天神帝〕〔白圭的商业帝国〕〔石敢当传人:捉鬼〕〔卧底娇妻:总裁前〕〔魔鬼的仆人〕〔剑气九诀〕〔读心术师的校园生〕〔空间废材逆天绝宠〕〔燃情蜜宠:娇妻嫁〕〔杀神不败〕〔最强杀人系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96章 言而无信
    :

    有时候岑青禾挺佩服自己的,十分钟前她刚发现岑海峰跟萧芳影还在藕断丝连,而十分钟后,她已经跟商绍城坐在医院附近的烧烤店里面,陪着他一起闻着烟熏火燎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生生的掰成了两部分,无人时恨意成狂,人前坦然自若。她随意游走,肆意切换,只是不知道,何时会忍不住发疯。

    也许恋爱中的人智商真的会下降,也许是岑青禾掩饰的太好,总之一顿烧烤,吃了一个多小时,商绍城竟是一点儿都没察觉。

    他想尽办法想要多跟她待一会儿,岑青禾却在相处的同时,偶尔会走神,想着怎么报复岑海峰跟萧芳影,怎么替徐莉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这样心思各异的吃完了一顿饭,两人一起回酒店,电梯中,商绍城说:“你明天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思不在这些琐事上面,所以随口回道:“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他应了一声:“那我明天办完事儿去医院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电梯在二十七层处停下,岑青禾说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差点儿控制不住,欲抬脚出去送她,可他又有自己的小骄傲,怕哄的太紧,她会得意。

    生生忍下了,他淡定说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转身往回走,电梯门缓缓合上,她穿着徐莉最矮的一双中跟鞋,踩在酒店地毯上,几乎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她坐在床边,越想越觉得这股火是真的压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味忍让,可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得寸进尺。这次回来,看到岑海峰瘦了一大圈,每每看她的眼神,总带着愧疚和欲言又止,她差一点儿就心软了……

    结果……全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有多爱,就有多恨。岑青禾几乎控制不住心头那股寄生兽一般的愤怒和憎恨,他微抖着手掏出手机,手机电话簿中已经没有岑海峰的号码,可他的号码,她早已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一串数字按下,她将手机贴在耳旁。

    随着‘嘟嘟嘟嘟’的连接声,她左手无意识的揪着腿边的床单,电话大概响了六七声的样子,这才被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青禾。”岑海峰的声音传来,带着明显的诧异和忐忑。

    岑青禾沉声说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岑海峰马上回道:“我在医院,晚上你跟你妈走后,我跟青青聊了一会儿,告诉她不能跟你那么说话,你毕竟是姐姐。青青就是让家里人惯坏了,从小到大她不一直这样,你别跟她一般见识,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只问了一句,岑海峰就说了一大堆,这种感觉,就像是自己特别在乎的人,一直不搭理自己,某天,突然给了自己一个机会,所以必须得拼命地抓住,恨不能喋喋不休,好像这样才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可岑青禾听着他的声音,只觉得虚伪和厌恶,在他唠叨完之后,她沉声道:“今晚不是我二叔二婶守夜吗,怎么你在医院?”

    岑海峰说:“你二婶说她有点儿不舒服,我让你二叔带她回去好好休息,别你奶这边儿好了,她再倒下,我在这边儿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差点儿冷笑出声,她当即怼道:“你留在医院,到底是为了家里人着想,还是为了你自己着想?三更半夜,医院走廊里一个人没有,是不是特方便你跟别的女人私会?岑海峰,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,简直令人恶心!我都怀疑你带我奶来这家医院,就是因为萧芳影也在这儿!”

    一口气说完憋了好久的话,岑青禾气得拿手机的手都在发软发抖,而对方显然特别惊诧,明显的顿了几秒,这才沉声回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跟她之间早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嗤笑着回道:“断了?是再不见面了,还是再不联系了,还是你俩私底下再不做对不起我妈的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海峰被岑青禾直白犀利的话语戳到发飙,当即回道:“岑青禾你够了,我是你爸,无论我做错什么,我都是你爸。我承认我对不起你妈,可我真的不知道你跟她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恼羞成怒的厉声打断:“咱们两个到底是谁够了?你到底懂不懂,从你选择背叛我妈的那一刻起,你同时已经失去作为一个父亲的身份了,是你选择抛妻弃子,是你不要我们的!”

    岑海峰竟然还在狡辩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还总是一味地狡辩。

    岑海峰说:“我是对不起你们,所以我已经开始弥补了,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?”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只有自己的酒店房间里,睁大眼睛望着某一处,眼眶中满是滚烫的泪水,她低声问:“怎么改?你一句我错了,我说一句对不起,这事儿就完了?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原谅,可心里破掉的地方,是缝上还是补上?那一针一针被血染红的线,到底能让伤口愈合,还是让整颗心看起来更加的残破不堪?

    她心疼,可是她不说,她对岑海峰表现出的唯有愤怒和埋怨。

    岑海峰已经把自己放得很低,低到恨不能跪下来求岑青禾,可她却一再质问,他心底愤懑,无奈,委屈,最终只化作一句话:“说到底,你不是不能原谅我背叛你妈,你只是不能原谅我出轨的对象是你男朋友的妈,如果同样的事情,她不是萧芳影,你会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会原谅吗?

    岑青禾原本想的是,她可以毫不迟疑的怼回去,骂回去,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,谴责他的无耻和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她却如鲠在喉,竟然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电话两边的人皆是不语,长久的沉默过后,岑海峰那边很低的声音,几乎带着哽咽的说:“青禾,爸真的错了,你原谅我行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泪如雨下,哪怕她咬碎了牙,发狠的揪着腿边的床单,还是控制不了这股排山倒海般涌上来的巨大悲伤。

    最后,她只能伸手揪着头发,扯得头皮都要下来了,这才憋住眼泪,出声问:“今晚为什么要跟萧芳影见面?”

    虽是质问的口吻,可岑海峰却听出她话语中的一丝动容,他忙解释道:“我真的已经跟她断了,她突然打给我,说是她儿子有事儿,我知道他儿子车祸,所以担心有什么大事儿,这才跟她见了一面。我发誓,我俩真的什么都没有,只说了他儿子最近的一些近况。”

    生怕岑青禾误会,岑海峰又补了一句:“我也真的是冲着你的面子,有些担心她儿子。”

    明哲保身的口吻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这么说,岑青禾关注的重点一定会转移到萧睿身上,可岑青禾却忽然沉声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她儿子车祸的?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她又诈了一句:“是你帮她儿子转到这家医院的吧?”

    女人的敏锐和敏感之处,都是在极其细微的地方体现,正如岑海峰无意中的一句话,岑青禾却很快抓到,并且能从中捕捉到更多的信息,然后大胆猜测。

    岑海峰那边再次明显的停顿和沉默,几秒之后,他没底气的回道:“是,之前她儿子突然出车祸,她急得不行,给我打电话,问我能不能帮她儿子安排一家好点儿的医院……真的只是办医院的事儿,我俩之间什么都没有了,你上次说完我就跟她断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说的话是真是假,其实女人很容易分辨。没有辨别不了真假的,只有爱自欺欺人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岑海峰之间是父女关系,又不是情侣关系,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讲,她对他的所有话都不带任何私情上的误导和偏袒,真就是真,假就是假。

    他之前的一句还说再没联系,马上后一句就又有了破绽。

    岑青禾气到极处,伤心到极处,已经不是歇斯底里的怒吼,而是回归平静。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他说完半晌,岑青禾声音如常,不大不小的回道:“等我奶修养好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乍听之下分外平和,可细听之下却满是威胁的话语,岑青禾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关机,她维持着一成不变的姿势坐在床边,没有哭,心底出奇的平静,脑子运转的也是飞快。

    也许她从一开始就错了,不对犯错的人做出惩罚,反而是受伤害的人一直在忍气吞声。如果这样能换来哪怕一个人的安宁,也算她没有白白做出牺牲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该犯错的人还在犯错;该被蒙在鼓里的,还在默默扮演着傻子的角色;而她跟萧睿,活该忍受被迫分开的痛苦,凭什么?!

    听着岑海峰刚刚解释的话,其实她大抵可以猜到,他没有说谎,最起码没有完全说谎。

    就算他豁出去不在乎她这个当女儿的心情,也好歹会顾及一下徐莉和家里人的面子,惹急了她,她真的会拆穿,所以岑青禾不信岑海峰不收敛,所以哪怕是吓着了,他也不会主动去联系萧芳影的。

    可这种事儿,你不来找我,我还可以来找你。就算岑海峰有意断,可萧芳影不想断,继续找他,两人之间也会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岑海峰闹了这么久,只想着让他知难而退,却忽略了萧芳影那边。现如今,真的不要怪她不念旧情了,她连萧睿都舍得,还怕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