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极品天师混都市〕〔史上第一妖孽〕〔花都噬魂仙少〕〔神的试练〕〔带着MC系统的异界〕〔重生军婚宠妻:时〕〔民国大特工〕〔家有医妻初养成〕〔一生一世笑皇途〕〔火爆小萌妃:妖帝〕〔超级全能学生〕〔念云念你〕〔中华灯神〕〔道君〕〔我是邪神番古呀〕〔洪荒之神棍开山祖〕〔快穿:恶毒女配要〕〔星王传奇〕〔超模娇妻:老公,〕〔女神的医流高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95章 逼疯了她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说这话的时候,护士还没走远,闻言,本能的侧头朝两人看来,眼带打量,商绍城更是来气,只能没好眼的剜了岑青禾一下。

    岑青禾朝护士笑了笑,护士也扯了下唇角,可眼中的神情,分明就是在怀疑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岑青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一时间忘了这是在公众场所,所以尴尬也只能自己忍着。

    待到护士走后,她看向仍旧坐着的商绍城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坐着没动,只抬眼看着她道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:“你又饿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拉脸,不答反问道:“我是因为谁,连苦胆都要吐出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忙出声打断:“行行行,当我没说,我错了。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这个点儿有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到之前下楼,离着老远就闻到一股烧烤的味道,她出声说:“有烧烤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站起身,“就它吧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的毯子滑落在椅子上,岑青禾主动过去收起,叠好,然后送还给护士。

    商绍城去了洗手间,岑青禾拎着购物袋在走廊等他,不多时,他闪身出来,她走过去,看着他道:“我去一趟楼上,回我奶病房,先给你找件外套穿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容置喙的口吻说:“你要嫌累就在这儿等着,我自己去。外面那么冷,你刚打完针,是不是还想打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这么晚了,你家里人早都睡了,别去打扰他们,出门走两步就到了,我没那么娇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事儿,今晚我二叔他们守夜,基本都会醒着看电视,我就过去拿件衣服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走吧,我跟你一块儿上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乘电梯上了楼,途中,他心血来潮,打趣道:“这大半夜的,你家里人看见你跟我在一起,不会多想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谁叫你‘见风倒’呢,在夜城使唤我也就算了,我这都回冬城了,还是没能逃脱你的魔掌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敏感,马上道:“你以为我是冲着你来的?我也是公出恰好来这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瞄了他一眼,意味深长的道:“是真是假只有你心里面清楚。”

    她是打趣,可商绍城却走了心,还以为自己心里的小秘密被她给看穿了,一时间没有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‘叮’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。岑青禾跟商绍城前后脚出去,他后反劲儿,出声说:“你是比别人长得美还是性格比别人好?还真愿意往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是没你长得美,但我性格比你好啊,而且我身体也比你棒,看你打针之前柔软的跟个大姑娘似的,我都差点儿心软要跟你做个手帕之交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时气急,左右身边也没人,所以当即抬手去抓她。岑青禾余光一直瞥着他呢,而且每当怼完他,她都竖起防备,随时应对他的突然攻击。这次更是,他手才一动,她立马窜到两米之外。

    商绍城这一手抓了个空,漂亮的黑眸直直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吓了一跳,不由得挑眉说道:“你想恩将仇报?“

    商绍城故意咬牙切齿的说:“我这是有仇必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见情况不妙,立马贴着墙根,撒丫子往病房方向跑。之前她只顾着跟商绍城讲话,所以都没往前看,这会儿一抬眼,她直接看到走廊尽头站着的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之所以她会一眼就看见,是因为整个走廊,除了这边的自己跟商绍城之外,就只有对面的一对人,在午夜的医院走廊中,显得特别突兀。

    她跑着跑着突然停下,站在原地往前看。商绍城走至她身旁,顺势看去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他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原地,拎着袋子的手,控制不住的紧紧攥起。

    她恨自己眼神好,可以隔着这么远,也能一眼辨认出岑海峰的模样,而站在他面前的女人,虽然她看不清楚脸,可却从她的一身打扮以及身形,莫名的认定就是萧芳影。

    深更半夜,无人的医院走廊,他们两个干什么呢?

    这一刹那,岑青禾脑子里面闪过诸多念头跟画面,有她曾经在大衣柜里面躲着,脑补出来的画面,也有她完全没见过也没听过,单纯想象出的画面。

    可无论是哪一种,都让人恶心!

    理智告诉她,身旁还有商绍城在,她绝对不能失控,可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变得难看无比,商绍城又是个聪明人,当即道:“认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敢再多做迟疑,因为生怕这件事被更多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天知道她用尽多大的自制力,这才收起脸上刹那间的嫌恶,做出一副狐疑的模样来,眯着眼睛道:“好像是我爸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这次来冬城,还没见过岑海峰,所以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抬眼看去,他出声说:“打声招呼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算了,免得他看见我们,又得唠叨。我去给你拿件外套,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把手上的袋子递给商绍城,迈步往病房方向走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医院的走廊特别长,岑青禾跟商绍城出来的电梯口靠近左边一侧,所以她几乎是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就看见了岑海峰。然而岑海峰并没有发现她,因为他连头都没有转一下。

    老人的病房在中间偏左的位置,岑青禾走了几步,来到门口,推门往里走。

    小客厅亮着灯,电视也开着,沙发上没人,茶几上放着岑海峰的车钥匙和烟。

    之前说好了岑海军跟万艳红守夜,只是他们临离开之前,岑海峰又回去找岑青青,之后发生了什么,岑青禾不知道。她只知道,岑海峰跟萧芳影之间并没有断。

    一个人站在客厅茶几处,岑青禾脑袋都是懵的。脑海中闪过诸多念头,第一幅画面就是她冲过去,给岑海峰和萧芳影一人一个大巴掌。他们一个是有妇之夫,另一个是明知道对方是有妇之夫,却还要横插一扛的第三者,这样的两个人,非但屡教不改,如今在公众场所也敢明目张胆的私会。

    她气性大,这口气撒不出去,气得手指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死死地攥着拳头,余光瞥着对面紧闭的房门。如今她奶身体不好来外市住院,全家人都在医院陪护,如果这个当口闹开,岂不是家丑外扬了?

    徐莉最要面子,她不能为了报复做错事的人,就搭上受害者的脸面。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岑海峰言而无信,萧芳影恬不知耻,他们这是合起伙来在欺负徐莉,当她是傻子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岑青禾埋藏在心底的委屈和酸涩一股脑的涌上来,当即红了眼眶,这种情绪,是真的想忍都忍不住。

    当眼泪涌出眼眶的那一刻,岑青禾立马抬手擦掉,然后张开嘴,呼气,吸气。

    她拼了命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,不能哭,商绍城还在外面呢,她不能让他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事儿,等先过了这一关再说。

    将眼泪生生憋回,岑青禾走到衣架处,取了件岑海军的深绿色外套下来,然后掉头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出门的时候,本不想去看岑海峰跟萧芳影那边,可人的情绪就是这样奇怪,不用嘴上说不想,哪怕是理智说不想,可行为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前去关注。

    岑青禾余光一瞥,右边走廊尽头,那里已是人去廊空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岑海峰跟萧芳影去了哪儿,如果不是碍着商绍城在,她今晚一定追过去骂个痛快。

    商绍城站在不远处等她,岑青禾走过去,从他手上接过袋子,又把外套递给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了眼岑青禾,出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这两天都是肿着的,就算刚才掉了两滴眼泪,也应该不会被发觉,可他却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反应快,变不改色的说:“刚看了眼我奶,心疼她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当然不疑有他,只出声道:“我看老太太精神状态挺好的,你别成天哭哭啼啼的,老人看见心里也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把外套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他一眼,然后道:“我二叔的衣服,你穿上还行,有点儿短,但是够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直说你二叔太胖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道:“这话是你说的,你看我明天告不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说边往电梯方向走,进了电梯,电梯门合上。她心底竟是松了口气,不知道为何,她特别害怕商绍城知道她家里面的丑闻。

    有个婚外情的老爸,出轨的对象还是她初恋的亲妈,男朋友被她害的躺在医院里面要死不活……这一出大戏,简直撒了狗血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知道岑青禾心里想什么,所以一开口,马屁拍在马腿上,“我还没见过你爸呢,这两天找个时间,我请你们家里人吃顿饭,权当给你找个面子,当着他们的面夸夸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强忍内心翻腾的情绪,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不用了,抽空带我妈出来跟你吃顿饭,她之前还跟我说,谢谢你送我奶的补品,想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自然是高兴的,先搞定一个是一个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他当即回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人间极乐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