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她爱他的那些年〕〔辣妈攻略〕〔闻到你的世界〕〔薄先生,小心恋爱〕〔寒门妻色:后娘难〕〔极品龙帝〕〔三界独宠之盛世长〕〔绝色狂医:暴君的〕〔厉少,有场恋爱谈〕〔神算萌妻,有点甜〕〔捡个老公是太子〕〔猫性总裁:恋爱不〕〔万界逆命之1994〕〔奶爸的田园生活〕〔龙血归来〕〔重生之仙医狂少〕〔位面复制大师〕〔青梅小甜心:腹黑〕〔圣途职迹〕〔重生七零俏娘子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94章 睡后的交情
    :

    半夜三更,静点室里面本就没几个人,还有一半以上都在睡觉。岑青禾低头玩了会儿手机,困意渐渐袭来,她好想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会儿,可惜座椅都是带扶手的,除非倚靠在身边人的肩膀上,就只能坐直了睡。

    起初她还想熬过去,可理智越是想熬,意识就越是困倦,到了后来,她已经达到原地坐着直磕头的状态。

    耳旁有个声音传来,“先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慢半拍侧头向左看,但见披着毯子的商绍城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她忙佯装不困的样子,睁大眼睛,出声回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怕你困死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看了下输液瓶中的液体,还剩一小半,她出声说:“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就点完了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回去吧,我自己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那多不好啊,病人的内心最脆弱了,我要是留你一个人在这儿,你多孤单寂寞。”

    她尽量活泼的语气,也想借此让自己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那张发白的脸,以及因为没睡好而略显乌青的下眼眶,他心疼,所以轻声道: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露出狐疑又警惕的表情来,“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平静的说:“我困了,让我靠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会找道具,岑青禾一瞪眼,一脸不乐意和嫌弃。

    商绍城已经懒得跟她多说话了,只一个眼神,瞥了瞥身边座位。

    其实岑青禾心里很清楚,她不是排斥他,只是……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可如果扭捏大劲儿了,一来不敞亮,二来也有做贼心虚的嫌疑,所以岑青禾只象征性的瞪了两眼,还是起身坐到他身旁,故意没好眼的横着他,低声道:“这大晚上的,我折腾来折腾去,陪你看病不说,还得伺候你吃喝拉撒睡,这份情你得往心里去,得报答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声说:“你是话唠吗?没事儿少说话,影响别人睡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得往身后瞥了一眼,连值班护士带病人,所有人都睡着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回头,只觉得左边肩膀多了一份重量,她身体一僵,心底马上明白过来,这多出的一份重量是什么。

    难以控制心跳加速的生理反应,也难以控制想太多的情绪,岑青禾唯一能做到的,就是尽量面不改色的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视线中多了一颗黑色头颅,商绍城歪头枕在她肩膀上,他一头乌黑柔顺的发丝就尽在她眼底,其中又几缕,恰好滑过她的下巴和脖子,弄得她痒痒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忍着,忍着,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说:淡定,一定要给病人以温暖和关怀,不然他身在异地,又感冒又发烧,多可怜?

    对,她这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,似朋友,似他亲妈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处,岑青禾一不小心把自己给逗乐了,她‘嗤’的一声,伴随着身体一抖,连带着把肩膀处的商绍城给晃的直抬眼瞥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对上他的视线,连忙道:“sorry,你睡,你睡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在她肩膀上东了两下,低声道:“长这么矮,累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见了,所以偏头说:“我好心给你个地方,你还嫌这嫌那的,我困都没地方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抬起头,看着岑青禾说:“你枕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蹙眉回道:“你太矮,我枕得脖子疼,你给我垫一下,我枕你头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都让他气笑了,嗤声回道:“你怎么不上天呢?”

    还枕着她头睡,他没说踩着她头睡,算不算是恩典?

    商绍城确实是蹬鼻子上脸,见她愿意让他枕,他马上就想更进一步,结果这一次岑青禾没同意。

    她只蹙着眉头,不耐烦的道:“就这么高个,爱枕不枕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别开视线,当真是一副高傲模样。

    商绍城盯了她一会儿,见她不为所动,这才眼带委屈不甘的收回目光,琢磨了几秒,忽然长腿往前一伸,把高大的身体往椅子下面出溜几寸,半瘫的状态,只为了跟岑青禾齐平。

    身高和谐了,他头一歪,重新倒在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余光瞥见他的所有动作,没想到他会如此的‘委曲求全’,她心底还有瞬间的心疼,真的是被他折磨成受虐变态的心理了。

    本想说点儿什么,可是一垂目,就是他满头乌发的脑袋,他发质极好,在医院白色灯光的照耀下,头发都亮着一圈珠光,像是天使头上的光圈。

    想到天使,岑青禾再一次差点儿没憋住笑。

    谁都可能是天使,除了商绍城以外,他若是被划分到天使的行列里,除非这个世界改为恶魔是一种赞美和善良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近,他头发上的香味随着她的呼吸,一寸寸的钻进她的鼻子里,她觉得很香,也很熟悉,正胡思乱想,他们不会心有灵犀到用同一个牌子的洗发水时,忽然猛地发觉,这是酒店房间的洗发水香味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岑青禾好想抽自己一巴掌,她都在瞎琢磨什么?

    别想入非非,别自作多情,更不要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很多人说她会办事儿,包括蔡馨媛在内,都说她是情商高,其实岑青禾总结了所谓情商高的最基本一条,就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去麻烦别人之前,想想自己跟对方的交情够不够,会不会难为对方,会不会让对方讨厌,然后再去做;

    同样的,对一个人有好感之前,想看看对方对自己是否有意思,说什么‘你喜不喜欢我不重要,我喜欢你就好了’,这种毒鸡汤骗骗小孩子也就罢了,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愿意单相思,只有求而不得又弃之可惜的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岑青禾可不乐意做这种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事儿,再者说了,商绍城这种人,她也驾驭不了。

    当朋友,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尚且游刃有余,如果当情侣……

    偷偷垂下视线看着商绍城的头发,岑青禾明知道他看不见她的神情,可还是小心翼翼,偷偷摸摸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这次来冬城,是真的有公事要办,还是……因为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是真的不敢多想,再往深了说,她不敢放任自己对商绍城生出一丢丢旁的心思来。她没试过单恋一个人,可很显然,商绍城并不适合她,他所处的位置,环境,都跟她差的太多了,别的不说,就他身边的这些狂蜂浪蝶,就够她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所以想来想去,岑青禾还是决定,收起心底的小心思,安安静静的当个朋友就好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商绍城枕在岑青禾的肩膀上,心情是难以言喻的喜悦和控制不住的大鹿乱撞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能肯定,岑青禾绝对就是喜欢他的,只是嘴上不说而已。

    她这个死鸭子嘴硬的,难不成非得逼他先开口服软不成?

    牙根痒痒,说不出是美的还是气的,商绍城决定了,看她这两天的表现,如果她表现的好,他就勉为其难的先跟她表个白吧,反正以后的路还长,他好好调教,不信她能蹦出他的手掌心;

    可如果她表现欠佳的话……他就再耗她一阵子,也让她尝一尝急不可耐的滋味儿,早晚有她忍不住的时候,到时她跑过来跟他表白,那以后的地位,可就不是如今这样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兀自在心底打着小算盘,殊不知岑青禾已然悄悄将他列入哥们儿和朋友的行列中去。

    枕着枕着,商绍城是真的睡着了,岑青禾绷直了身子,坐了还没五分钟就累了,先是瘫软,然后是靠在椅背上,再到后来,她困得直磕头,感觉商绍城睡熟了,她这才鸟悄儿的慢慢把脸往他头上放,见他没什么反应,也终于卸了最后的防备,干脆枕着他的头睡着了。

    之前两人都苦于姿势不对,怎么睡都难睡,如今好了,互惠互利,相亲相爱。

    岑青禾这一觉睡得什么都不知道了,只觉得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胳膊,她眯瞪着睁开眼睛,入眼的是陌生的人,陌生的景物,她几秒之后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女护士站在商绍城跟岑青禾面前,轻声道:“幸好我过来看一眼,药都快打完了,我给他拔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商绍城都醒了,护士弯腰撅在商绍城的左手前面,他本能的想要抬起头来,可脖子酸疼,他蹙起眉头,用右手扶了一下。

    以前拔针,也是他最害怕的项目之一,这回因为脖子耽误事儿,他还没等有什么反应,护士那边手起针出,眨眼间都拔完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睡得腰疼,站起身,她跟护士道了谢,然后看着椅子上的商绍城道:“好点儿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蹙眉捏着脖子,沉声说:“好像筋拉到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林妹妹都没你身娇肉贵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眼瞪着她,出声问:“你刚才是不是压着我睡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都没想,当即否认,“谁压着你睡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那我脖子怎么会抽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这话里有话,是不是提醒我带你去大保健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: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