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妃不可欺:妖孽王〕〔山沟里的制造帝国〕〔超凡贵族〕〔蜜妻来袭,高冷bo〕〔快穿:节操收集手〕〔天才捕手〕〔魂牵红颜之飞仙〕〔娇女种田:山里汉〕〔重生校园商女:最〕〔隐婚甜蜜蜜:总裁〕〔神话里有钢铁侠〕〔六合天师〕〔掠夺两界〕〔妖武之门〕〔扛着鲛肌闯木叶〕〔女扮男:博士,抱〕〔高冷学霸撩妻365式〕〔我当太子那些年〕〔唇唇欲动:总裁大〕〔给三个反派当继妹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91章 撒谎被戳穿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做人不能赶尽杀绝,如今她已经踏到了商绍城的底线,理智告诉她,她得装怂了,如果这会儿再跟他硬碰硬,她怕惹急了他,他拽着她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想着,她赶紧双手合十,朝着他连连说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错了,我陪你一块儿打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半真半假的对医生说:“您也给我开一针,正好我也有点儿感冒,我陪他一起打。”

    医生闻言,只对商绍城打趣,“家教挺严的嘛,看给你女朋友吓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岑青禾指定马上就解释了,可这会儿她不敢多说别的,只一个劲儿的朝着商绍城投以歉疚和狗腿的目光,渴望得到他的恩典。

    说实话,商绍城心底的火,是被医生给熄灭的。谁让医生专捡他爱听的话说——家教严,他喜欢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已经不气,可商绍城面儿上没有表露出来,只趁机吓唬岑青禾,让她愧疚害怕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医生叫商绍城把体温计拿出来,商绍城可以自己拿,却指使一旁的岑青禾,给她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童养媳附身,上前一步,伸手钻进他的衬衫里面,帮他把体温计拿出来。

    她手上的温度一定比他身上的要凉,指尖轻轻触碰到他滚烫的皮肤,虽然很快便移开,可商绍城心底还是难免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医生看了眼温度计,出声道:“三十八度六,发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道:“要打退烧针吗?”

    医生说:“可以直接打退烧针,也可以加一瓶退烧的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退烧针,是小时候那种直接打屁股的针吗?”

    医生点头:“对,你们看是单独打,还是多加一瓶药,挂水打,反正挂水得多加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没等回答,商绍城便沉声道:“加药,挂水打。”

    医生看了眼岑青禾,询问道:“确定加药打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可不敢说别的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医生下了处方,让岑青禾去外面交钱拿药。夜诊室里面就剩他跟商绍城两人,岑青禾出去之后,医生说:“听你口音,不像是我们东北的,你是哪儿的人?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声回道:“海城的。”

    医生眸子微挑,“海城的?听你口音也不像南方的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妈是夜城的。”

    医生马上释然,“怪不得呢,听你口音偏北方……你怎么想着找个东北的女朋友?“

    岑青禾不在,商绍城难免放纵,看似面不改色,实则眼底潜藏着喜悦,低声回道: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男医生笑了笑,道:“看得出来,你女朋友挺怕你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忍不住唇角浅浅勾起,轻声说:“其实平时也不听话,动不动就炸毛。”

    医生笑说:“东北的女孩子,性格都豪爽,一般南方人驾驭不了,幸好你还能管的了她,不然啊……”意味深长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岑青禾从外面回来的时候,医生正跟商绍城说话,问他海城那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,她还纳闷,商绍城都这样了,还有心情跟陌生人攀谈,他好的时候都不见得会说。

    “医生,药开好了,我们去哪儿挂水?”

    医生道:“去二楼,上面有值班护士,找她帮你男朋友打针就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终是忍不住,出声回了句:“这是我朋友,不是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医生当即眼神一变,马上去看商绍城。

    商绍城是目不斜视,从椅子上站起来,抬起一只胳膊,示意岑青禾扶着。

    岑青禾扶着商绍城的胳膊,对医生点了点头,“麻烦您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医生略显尴尬和迷茫的笑了笑,看不懂商绍城跟岑青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出了夜诊室,岑青禾问商绍城,“好点儿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领我看华佗了吗?他看我一眼,我就能好?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了撇嘴,然后道:“我看你俩刚才还聊天来着,以为你不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道:“你想借机让自己内心的谴责少一点儿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歪歪呢?”

    她随口关心一句,他就能联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不怎么痛快,因为她得谁跟谁解释,估计刚刚那值班医生以为他俩之间,一准有一个是脑子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商绍城心里想什么,反正习惯了他的冷嘲热讽,她也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扶着他乘电梯来到二楼,找到静点室,又寻到值班女护士,岑青禾带着女护士来到坐着休息的商绍城面前。

    半宿半夜,值班的女护士已经很累了,见谁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,可忽然眼前出现商绍城的脸,她顿时跟打了一剂强心针似的,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打左手还是右手?”看着商绍城,女护士的声音比往常甜出了四个加号。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第一反应就是抬眼去瞪岑青禾。岑青禾立马满脸堆笑的道:“我也想替你了,关键扎在我手上,你也好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女护士左右看了看,试探性的问:“怕打针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点头,女护士露出笑容来,看着商绍城的眼神中更多了几抹母性的宠爱。

    她说:“别害怕,我保证一针扎上,不会疼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从旁敲边鼓,“相信人家护士的实力,说不疼就一定不疼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情烦躁,看着护士拿着橡皮绳站在他面前,他好想一脚给她踹飞了。

    跟晕针的人说别怕打针,那不是跟恐高的人说别怕高是一样的嘛,废话连篇。

    不耐烦又恐惧,商绍城又有几分坐立不安,这场面很是熟悉,岑青禾一看就想笑,在夜城陪他去医院看病的场面,清晰再现,好像就在昨天似的。

    半晌,他抬起左手。

    女护士见状,麻利的用橡皮绳系在他手腕处,一边拍打手背,一边说:“别害怕,真的不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转过去,别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脸色本就煞白,如今更是煞白中透着一层灰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良心的特别想笑,唇角正要勾起之际,正赶上商绍城朝她看来,她一时间没收住,被他发现,顿时,他目光幽深,里面泛着深深地怨念和报复欲。

    岑青禾只觉得后脊梁一冷,她差点儿打了个寒颤,本能的走至商绍城身前,她挡住他要扎针的左手,满脸讨好的问:“你想不想吃什么,我下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护士用蘸着药水的棉球给商绍城擦拭手背,那股熟悉的毛骨悚然感再次袭来,他控制不住的背脊挺直,眼神已经不能停留在岑青禾脸上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想要让他宽心,所以故意逗他,“你看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完全没有看她手指的方向,护士把尖细的针头扎入他绿色的血管中,那一刻,有的不仅仅是头皮发麻,还有终于尘埃落定的踏实感。

    岑青禾转头一看,打完了。

    护士把商绍城的手放到扶手处,看着他,笑眯眯的问:“不疼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反应,也没看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替他回答:“谢谢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商绍城的脸,淡笑着回道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等到护士走后,岑青禾看着商绍城说:“你今天真的太棒了,很坚强,我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她对他竖起大拇指,商绍城侧头冷眼瞥着她道:“你拿什么补偿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啧’了一声,马上回道:“说这话不就显得外了嘛,咱俩谁跟谁?”

    商绍城拉着脸说:“那你怎么不叫护士也给你扎一针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道:“我这身体倍儿棒,皮糙肉厚的,也用不着扎针。”打量着商绍城那张不苟言笑的脸,她继续道:“况且我还得在旁边伺候你呢,你想吃什么,喝什么,干什么,我都得替你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想吃天使土豆片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果断回道:“ok,收到,我这就下楼给你买,还有其他想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对他比出ok手势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欸。”他叫住她,她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他用右手抽走身上的风衣,递给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穿着吧,别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蹙眉,“别磨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接过风衣,说:“你等一下,我问问护士,他们这儿应该有毯子之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大步往前走,风衣一甩,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商绍城莫名的觉得,她这动作有点儿酷,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,一个字:爽。

    岑青禾去找女护士要毯子,女护士给了她一个,说是医院原本没提供,是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谢,拿着毯子回到商绍城身前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是要盖腿上,还是披身上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身上。”

    她往前跨了一步,抖开毯子,从他身后往前围了一圈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他身前,比之前给他穿衣服的时候,距离稍远一点儿,商绍城不着痕迹的深呼吸,想要闻到她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在这儿等着吧,我去给你淘点儿好吃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美好的时候总是结束的很快,盖个毯子能用几秒的时间,岑青禾退开,跟他打了声招呼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,商绍城看着她的背影,好想叫住她,然后告诉她,哪儿都别去了,就在他身边待着吧。

    我……喜欢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