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花都狼王〕〔影帝的天命少女〕〔来自山里的孩子〕〔冷君嗜宠,太子要〕〔超能外卖系统〕〔黑科技研发中心〕〔未来生存系统:男〕〔冷王的绝宠医妻〕〔军婚燃情:九零小〕〔傻妻种田:山里汉〕〔大唐技师〕〔盛世娇宠之名门闺〕〔暴君,你家王妃翻〕〔横刀〕〔最强医妃:邪王,〕〔一把吉它镇天下〕〔异能小毒妃:王爷〕〔穿越变成老爷爷〕〔星际大头条〕〔重生甜妻请签收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89章 折腾死人
    :

    听她这意思,也知道她要走了,商绍城心底前一秒还是满满当当的,可这一刻忽然掉底儿一般的空虚失落。

    想把她留下,可是脑子一片空白,他竟是找不到任何理由。

    的确,半宿半夜,还是在酒店房间里面,孤男寡女,除了睡觉还能有什么理由把她留下的?

    他只能忍着心中的失落,面上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嗯,跪安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儿,揶揄道:“都缠绵病榻了,咱就别再那么重的偶像包袱了好么?一会儿睡觉,麻烦你按捺住想自我欣赏的心情,穿上衣服,盖好被子,我走了,不送。“

    说完,生怕他回击,她赶忙掉头往外走。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,他好想叫住她,可他没有借口跟理由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,心想她也是死鸭子嘴硬,明明就是担心他,想要嘱咐他两句,却偏偏要拐弯抹角的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出了商绍城的房间,往回走的途中,难免轻声呼了口气出来。一想到之前被他拉到床上,她心底还是会有些小鹿乱撞,怪就怪他披了副十足勾人的面皮,这要是搁着古代聊斋里面,那他就是男狐狸修炼成了精啊。

    她不停的在心中劝慰自己,人嘛,视觉动物,看见好看的东西会多看两眼,看见好看的人,自然也会有点儿想法,这都正常。

    如果她跟他都咕噜到床上,还一丁点儿的想法都没有,那只能说她不是个女人,或者商绍城太娘们儿。而很显然,这两点并不成立,她是纯女人,商绍城又是个外表很容易勾人的纯爷们儿。

    一路胡思乱想,岑青禾乘电梯下楼,回到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之前本就失眠,好不容易才睡着,这回好了,半夜被他给吵醒,如今重新躺下,岑青禾倍儿精神,两只大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。

    辗转反侧,她想了很多事情,比如跟岑海峰之间的关系,比如以后怎么面对萧睿,不知道萧睿突然对萧芳影如此排斥,萧芳影会不会怀疑什么,还有岑海峰跟萧芳影,也不知道断没断,断的干不干净,有没有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徐莉看起来是蛮厉害,可人却太单纯了,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岑海峰是个顾家的好丈夫,以为岑青禾听了她的话,一直没有谈恋爱。

    可岑海峰在她眼皮子底下出轨,岑青禾又何尝不是跟萧睿谈了近四年的恋爱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此处,岑青禾都会很心疼徐莉,越是心疼她,就越是恨岑海峰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又绕回原点,由爱生恨。

    抬手按亮手机,眯眼看了下时间,岑青禾从商绍城那里回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,好点儿了没有。

    回想起跟商绍城从初识到熟识的过程,那还真是一段天雷滚滚不堪回首,只要想起就恨不能泪如雨下的心酸经历。

    岑青禾自己都纳闷,她也是真能忍,就商绍城这么极品的人,换八百个助理也得叫他给气跑了。见过难伺候的,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。

    脾气怪,嘴巴毒,翻脸似翻书,私生活也不怎么检点,要不是看在他心眼儿还不错的份上,她真的早就撂挑子不干了。

    说到心眼儿,岑青禾心想,有些人还真是榴莲一样,摸着扎人,闻着臭,不过只要习惯了,吃后还戒不掉了。

    赶明儿她真得当面表扬他一下,说他跟榴莲一样,他一定会冷眼斜她,然后嘴毒的回击。

    她脑海中可以清晰幻想出那副画面,光是想想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侧身躺着,黑暗中,岑青禾勾起唇角,跟神经病似的。

    忽然间,手机屏幕亮起,照亮了大半个空间,铃声也是慢半拍的传来,岑青禾没睡着,所以特别快拿起来一看,上面显示着商绍城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还真是想曹操,曹操到。

    岑青禾纳闷,所以滑开接通键,“喂?”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商绍城要死不活的声音,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怎么了?你病好点儿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声回道:“带我去医院,我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挂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吓得一激灵,马上翻身坐起,打开床头灯。

    她重新给商绍城打过去,商绍城不接,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恶作剧,反正这事儿他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着急,她只能重新又穿了遍衣服,拿着房卡出门,直奔二十九层。

    到了2910,岑青禾推了推门,门是关着的,她只得按了下门铃。

    不多时,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她看到一身白色浴袍的商绍城,他靠在墙边,脸色特别难看。

    眸子一挑,她出声问:“怎么搞的?”怎么还越来越严重了?

    商绍城靠在墙上,脸色灰白,侧头睨着岑青禾,他低声回道:“从你走到现在,我吐了三次,苦胆都要吐出来了……你赶紧带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,岑青禾是真怕了,赶忙道:“啊,走,赶紧走……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走,她看了眼商绍城露在浴袍外面的小腿,着急忙慌的说:“你得换件衣服啊。”总不能穿成这样出去。

    商绍城扶着墙往回走,岑青禾马上跟进去,伸手搀着他的左胳膊。

    “是我给你吃药吃多了吗?”她侧头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额头上一片冷汗,微垂着视线,他低声回道:“岑青禾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死在冬城,你放心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……我给你剁了包成酸菜馅的饺子,喂小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着他中气不足的声音,蹙眉说道:“哎呀,都什么时候了,你省点儿力气到医院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扶着商绍城走进里间,让他坐在床边,她去一旁把他的衣服裤子拿过来,递给他道:“你赶紧穿上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眼看着他身子一斜,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眼睛瞪起,她忙凑过去,俯身看着他道:“商绍城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微眯着眼睛,低声回道:“没劲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坚持一下,先把衣服穿上,咱们下楼打车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轻眨着长长的睫毛,小声说:“我真的没劲儿……你帮我穿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马上瞪眼,“我怎么帮你穿?”

    商绍城有气无力的说:“让你占点儿便宜就占了吧,反正我现在真的是强弩之末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玩笑的话语,她蹙眉说:“你别闹了,赶紧起来穿衣服,我好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连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,只小声说道: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闹了?岑青禾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帮我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想叫120的心都有了,迟疑着站在原地,她瞪眼睨着倒在床上的商绍城,看了半天,确定他真的不是装的,这才一边拎过他的裤子,一边骂骂咧咧的道:“我真是欠了你的,还给你穿衣服,你怎么不让我背你下楼呢?”

    裤子看好反正,她帮他把拖鞋脱了,然后双脚插进裤腿,往上提到膝盖处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浴袍挡着,她什么都看不到,只控制不住的叨叨:“越说给你买件外套你越不穿,不穿不穿,现在好了吧?冻死你活该……”

    她倾身过去,双手拽着他的两只手腕,用力把一滩烂泥的他拉到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坐稳了啊,倒了我可不扶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坐在床边,耷拉着脑袋,岑青禾秉持着‘救死扶伤’的宗旨,心无旁骛的扒下他身上的浴袍,他赤裸着上身坐在她眼前,她拿过衬衫,凑近他,双手绕过他的肩头,帮他穿上。

    商绍城微眯着视线,入眼的是一件说不上什么颜色的羊绒衣,鼻间是熟悉的香味,他微微抬头,正好对上岑青禾胸前的丰盈。

    岑青禾正给他穿袖子,余光瞥见他的动作以及眼神,她想都不想,立马伸手找他脑袋狠拍了一下,“往哪儿看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被她拍的眉头一蹙,别开视线,因为没力气,所以连疼痛声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两只袖子都穿好,她迅速帮他系好衬衫扣子。

    往旁边退了一步,她说:“起来,自己提裤子。”

    眼下商绍城的造型非常‘时尚’,上身白色衬衫,腰间到大腿处堆着一件酒店的白色浴袍,裤子提到膝盖那里,看起来混搭又性感。

    商绍城伸手抓住腰间的浴袍,往旁边一甩,岑青禾赶紧借机去拿鞋,没有偷看他。

    等她拿了他的鞋过来,他正站在床边,慢手慢脚地系裤子扣。

    “那,鞋换上。”

    她这回真跟丫鬟似的,连鞋都得给他摆好了。

    他抬脚穿鞋的时候,顺带着抬起一只手,示意岑青禾扶他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过去,整个人当他的扶手,他把胳膊搭在她肩膀上,慢慢穿好了鞋子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说话,看样子是真的很难受。岑青禾临出门之前,把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脱下来,回手披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商绍城蹙眉道:“拿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别扛了,看你这小身板,回头你真死我这儿,我还得担责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伸手要把风衣拿走,她眼疾手快,揪着他的袖口,一把拉下。

    “别磨叽,再磨叽我打你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