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萌宝娇妻:总裁爹〕〔九劫龙尊〕〔双生锦〕〔大明影侯〕〔林梦雅龙天昊〕〔重回五零当军嫂〕〔重生之末世凌薇〕〔学霸蜜爱小青梅〕〔名门贵妾〕〔八零之蜜娇军宠〕〔洪荒之计都魔君〕〔重生空间之全能军〕〔这个杀手他有病〕〔覆手〕〔都市全能系统〕〔漫威之反英雄〕〔大唐乐圣〕〔我的鬼恋〕〔动力之王〕〔变身在漫威世界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88章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
    :

    赶紧下地穿好衣服,岑青禾在桌子上面找到药,然后脚不沾地的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她住27层,乘电梯上了两层,找到2910号房,房门是掩着的,岑青禾推门往里走,屋内亮着暖黄色的灯,她穿过走廊来到内间,一眼便看到大床之上,裹着被子躺在床边的凸起身形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身形,因为商绍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从岑青禾的角度,连他的脸都看不见,她赶紧快走两步,来到床边,只见他用被子挡着大半面脸,只露出眼睛和额头。

    “商绍城。”岑青禾眉头一蹙,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商绍城缓缓睁开眼睛,眼皮是半垂的,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覆上他的额头,触手滚烫一片,她眉头蹙的更深,出声说道:“你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闷闷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来,“用你说?长眼睛的就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将他挡在嘴上的被子往下一拉,露出他整张脸。不知道是灯光的原因还是怎么,她觉得他的整张脸都是微微泛红的。

    始终蹙着眉头,她出声说:“让你嘚瑟,我说给你买件外套穿上,你死活不干,现在好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奄奄一息的模样,有气无力的回道:“我叫你过来,不是让你落井下石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又气又急,当即顶回去,“活该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马上掉头往回走。商绍城的眼睛跟黏在她身上一样,见她在桌上找到矿泉水,又转身往回走,心底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吓死人了,他还以为她要见死不救呢。

    从风衣兜里拎出一个塑料袋,袋子里面好几盒药,她当着商绍城的面,把每个药盒都打开,然后从上面抠下一到四颗药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左手掌心中已经装满了,右手拿着拧开的矿泉水瓶,她对商绍城道:“起来吃药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蹙着眉头,低声说:“你扶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他使唤习惯了,当即放下右手中的矿泉水瓶,倾身过去扶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撑着手臂,费劲巴力的从躺着变成坐着,被子从他肩头滑下,露出他整个没穿衣服的赤裸胸膛。暖黄色灯光照射下,他锁骨笔直硬挺,胸肌练的恰到好处,有明显的轮廓却并不夸张,因为没力气,他是微微垮着身体坐着,可胸口下面的腹肌,却一块一块线条清晰,灯光一照,连阴影都那么性感。

    岑青禾本无意偷看,只是离得太近,她随便扫了一眼。他身上温度很高,像是有一股热气蒸腾着岑青禾的脸,她把他扶起来之后,马上退到一边,伸出左手,想把药递给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脸上的表情,模糊了蔫儿跟不耐烦之间,低头一看,她当即蹙起眉头,沉声说:“岑青禾,你是不是想趁机毒死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眸子一挑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侧头抬眼瞪向她,没好声的道:“想毒死我你也好歹动动脑子,这么一大把药,你觉得我能咽得下去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认真的说:“这里面有撤火药,有退烧药,还有治感冒和消炎的,我都是严格按照说明书上给你吃的,吃不坏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蹙眉说:“你家生病一次性吃这么一大把药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的点头,“我家一直是这么吃药的,而且我昨天还吃了,今天病就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声不吭的盯着她的脸,不知是无语还是气得找不到说辞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对视几眼,忽然伸出右手,帮他把掉在腰间的被子往上提了提,说:“都这样了,就别在这儿晾膘了,赶紧拿着,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被她这一个小举动弄得心跳加速,因为她的指尖不小心刮过他的胸膛。他身上温度很高,而她的手指却是凉的,一凉一热,一如在他胸前刻下了一道透明的痕迹,让他内心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静止了数秒,他终是抬起左手,在她举着的掌心里抓了几颗药放进嘴里,她递了矿泉水瓶给他,他喝了一大口,仰头。

    “多喝点儿水,排毒又能降温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喝了四分之一,低下头之后,她把手中的药递过去,他慢半拍又拿了几颗,临吃之前,沉声说道:“你就祈祷我千万别吃出什么毛病来,我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药放进嘴里,继续仰头喝水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床边,嫌弃的口吻说道:“这么怕我害死你,你怎么不直接打120呢,反正这儿离医院也近,你就应该让他们给你拉到医院去治疗,在我这儿就只有蒙古大夫——恶治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忽然商绍城呛了一口水,不停的咳嗽。岑青禾吓了一跳,本能反应就是过去拍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后背滚热,岑青禾摸着都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他咳了好几下才慢慢止住,岑青禾说:“喝个水还能呛着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胶囊卡在嗓子眼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揶揄道:“装什么嗓子眼儿细,你是大姑娘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声回道: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糙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忽然抬手猛拍他后背一掌,只听得‘啪’的一声响,在静谧房间中显得格外的响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商绍城闷喊出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他旁边,微垂着视线,瞪着他道:“我这半夜三更放着好觉不睡过来伺候你,你还挑三拣四的,信不信我趁你虚时暴打你一顿?”

    后背某处火辣辣的疼,商绍城五官蹙起,几秒之后才侧头看向岑青禾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是不是胆儿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回道:“我就肥了,你能把我咋地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她那张满是挑衅和不爽的脸,想到在夜城和滨海的时候,她温顺讨巧的像只猫,这会儿可算是回她的地盘上了,不仅气焰嚣张,就连话都改成家乡话了。

    漂亮的黑眸微微眯起,他语带威慑的说:“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也不想,微扬着下巴回道:“强弩之末,别逼我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一句‘赶尽杀绝’,直把商绍城给气到笑,当然,这笑容中饱含嘲讽和不屑。

    三更半夜,静谧的酒店房间,商绍城赤着上身坐在床边笑,岑青禾愣是被他给笑的头皮发麻,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笑了几秒钟,她就扛不住了,眼带警惕,强装镇定的道:“赶紧吃药,别耍嘴儿了。”

    她企图转移话题,所以伸过自己拿着药的左手,谁料商绍城忽然抬手扣住她的手腕,滚烫像钳子一样,岑青禾一慌,本能的想要抽手,混乱中掌心里的药掉了两颗下来。

    “药……”她刚开口说了一个字,商绍城就猛地用力,岑青禾只觉得自己根本站不稳,就这样被他给拖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眨眼之间发生的,说是电光火石也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当身体倒入一片软绵之中,岑青禾的第一反应就是攥紧左手,因为手里还有药,紧接着,她用右手去打身边的人,也不管哪儿是哪儿,先打了再说。

    商绍城被她给打了几下,这才抬手抓住她的右手腕,身子往前一倾,将她整个人按在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“商绍城,你给我松开!”岑青禾被撂倒在床上,涨红着脸,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商绍城双手扣着她的双腕,几乎是压制的姿势罩在她身上,挡住她面前的一片光亮。

    她只看到他那双充斥着自信和骄傲的黑眸,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薄唇开启,出声道:“还要赶尽杀绝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觉得眼下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,她自己心中尴尬,还要按捺着脸上的表情,略显僵硬的回道:“不赶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不赶,他以为她说不敢,这个中情调,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心中欢喜,商绍城眼底深处流过一片宠溺,声音低沉的问:“错没错?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不是感受不到空气中飘荡的似有若无的暧昧因子,只是她自己不愿意承认,只想先起来再说,所以她一点儿都没犹豫,敞亮的道:“错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高兴了,这才慢慢松开钳制她手腕的手,她立马往外一翻,从他腿下下的床。

    突然接到他的电话,她没梳头就跑过来了,这会儿一头长发顺脸垂下,岑青禾只觉得又痒又热。

    “药呢?”

    她正站在床边拽衣服的时候,听到商绍城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马上抬眼看去,然后抬起始终紧握成拳的左手,掌心中还有三颗药,其中有一颗是胶囊,此时已经瘪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换一颗。”她强自稳定心神,努力做出一副坦然淡定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也许人家商绍城什么都没多想,她不要随随便便就心猿意马,破坏掉这份得来不易的‘战友情’。

    她先把两颗药片递给他,然后弯腰去药袋里面找胶囊,边找还边道:“刚才掉了一颗药吧,你找找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先吃了两颗药,闻言,抻着被子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“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新的胶囊递给他,说:“找不到就算了吧,吃这么多也不差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了她一眼,“你也知道多?”

    岑青禾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是红的,因为脸很烫,不过心中的小悸动已经平复下来,她看着商绍城道:“吃完药赶紧睡吧,睡一觉明早看看怎么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人间极乐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医世神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