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九零,学霸小〕〔盛宠皇后:霸道夫〕〔神级幸运升级系统〕〔前任攻略:秦少太〕〔影帝溺宠:重生千〕〔凶兽横行〕〔幸孕宠妻:夫人,〕〔警察小姐姐家的奶〕〔原来我会玄学〕〔万界之最强奶爸〕〔从星际末世到兽世〕〔宁原爱你〕〔爹地给钱,妈咪借〕〔养妻为欢:大叔,〕〔鬼帝宠妻,废材大〕〔于夏末的春天〕〔傅先生,你被挖墙〕〔农家妃长乐〕〔清穿·花开从容〕〔回到大唐当皇帝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86章 都不好过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回到病房的时候,全家人除了有应酬的岑海峰之外,全都在。

    见她回来,徐莉先出声说:“怎么回来的?“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们就在楼下的小饭馆吃的,吃完帮他订了酒店,他又送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徐莉诧异的道:“怎么就在楼下吃的,人家大老远来一回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他在飞机上没吃东西,饿得不行,今天先对付一口,反正他能在冬城待几天,什么时候有空我再请他吃呗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商绍城能在冬城待几天,不远处的岑青青努力控制脸上的表情,其实内心早就激动地不行。

    她问:“姐,他在你们公司职位很高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大我四级,整个盛天夜城区的售楼部,他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马上眼睛一瞪,“这么牛逼?”

    岑海军蹙眉道:“一个女孩子,会不会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岑青青不以为意,只看着岑青禾说:“你也是从滨海回来,他也是从滨海回来,你俩之前是在一块儿吗?”

    这个事儿,也正是徐莉想问岑青禾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,如实回道:“嗯,我们有共同的朋友,朋友的饭店在滨海开张,我们都去了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说:“就为个朋友开业,你们从夜城飞滨海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了一声,万艳红道:“那得多少钱?比随礼都多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人家不收礼,飞机票也不贵,我们到了滨海那边,供吃供住,是我们占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说:“那你这朋友也是有钱人啊,滨海的消费水平那么高,还都供吃供住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微一笑,并不正面作答。

    岑青青问:“姐,你上司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青禾看似面色无异,实则口吻略带警告和正式的回道:“他有女朋友,女朋友很厉害。”言外之意就是劝岑青青,不要打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岑青青挑眉道:“怎么个厉害法?是工作厉害,还是脾气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商绍城跟袁易寒铁定得分,可这会儿也只得暂且拿袁易寒当个挡箭牌,眼睛不眨一下的撒谎说:“人家是律师,工作能力很强,当然了,脾气也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眼球转了几转,别开视线想事情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眼就能看出岑青青心里想什么,只怪商绍城魅力太大,走到哪儿荷尔蒙飘到哪儿,像岑青青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,又正处于青春期的小丫头片子,当然会被他的外表所迷倒。

    岑青柯出声损岑青青,斜眼问她:“你问人家女朋友干什么,你还有想法啊?”

    岑青青咻的抬眼瞪向岑青柯,想也不想的道:“你是不是欠抽?”

    岑青柯眼睛一瞥,“花痴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抽过沙发上的靠垫,朝着岑青柯扔去,岑青柯一把接住,她又要扔第二个,岑海军看着烦,所以蹙眉呵斥,“都消停点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还是怕他,所以剜了岑青柯一眼,不再动手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主动出声岔开话题,看着徐莉道:“我奶呢?”

    徐莉说:“刚又睡着了,我们这才出来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问岑青禾,“你那俩高中同学是过来看谁的?说是朋友车祸住院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萧睿,岑青禾心底钝刀子割肉,视线控制不住的避开,她轻声回道:“嗯,是。”

    徐莉没有发觉异样,只径自说道:“他们过来拎了不少东西,来了陪你奶说了会儿话就走了,我也没有他们的电话,你跟他们联系联系,走之前请人家吃顿饭,别踏人家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出去给他们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正好寻了个借口,岑青禾转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站在医院走廊,她打了个电话给邢晓茹。电话响了几声,邢晓茹接了,叫了声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刚回来,你跟嘉乐还在医院呢吗?”

    邢晓茹说:“我回酒店了,嘉乐在医院陪萧睿,我明天一早过去,最近都是我俩白天晚上倒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过了两秒才意识到不对,他们对萧睿好,她说什么谢谢。

    果然,邢晓茹那边沉默数秒,然后低声说道:“青禾,你心里还是惦记萧睿的吧。”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岑青禾背抵在墙壁上,垂着视线望着脚尖发呆,不回答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秒,邢晓茹在手机那头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也不知道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儿,一个个的好像都在变相的折磨自己,你明明惦记他又不去看他,萧睿更是,你都没看他现在瘦成什么样儿了,我看着都可怜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是不说话,紧抿着唇瓣,她觉得眼眶很热,可却强忍着不流泪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跟萧睿分开,是不是因为他妈啊?”邢晓茹忽然当啷问了一句,岑青禾顿时脸色大变,这一刻,几乎呼吸都停止了。

    埋藏在心底深处,不足为任何人讲的秘密,好像在刹那间就要公之于众,她忐忑的不敢呼吸,半晌才试探性的口吻,小声道:“你怎么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邢晓茹说:“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,萧睿自从车祸以来,脾气确实不大好,一整天也不跟谁说句话,可他不说话也不会刻意怼谁,给谁难堪,但最近这段时间我就在观察,萧睿好像跟他妈在置气,每次他妈带来的东西,他都一口不吃,有时候阿姨多说两句,他就直接发很大的脾气,搞得他妈现在一句话都不敢说,白天都得是我们在,他妈才敢张嘴说两句话,所以我就纳闷,是不是他妈把你俩给搅合黄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中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怨恨,亦或是痛苦的煎熬。

    她以为只要不说,最起码还能保证萧睿一个人置身之外,活得坦坦荡荡,可事实上,两个人的错,搅的四个人全都深陷地狱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喉咙涩的像是喝了硫酸,不敢呼吸也不敢吞咽,只进气不出气,岑青禾心里难受到浑身轻抖。

    靠在墙边,她听见手机中邢晓茹的声音,努力了好几秒,她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低声回道:“你想多了,跟他妈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邢晓茹也不过是随口一说,她一边叹气一边道:“青禾,我知道你跟萧睿分开,一定有你们不得不分开的理由,今天嘉乐也跟我说了,你确实是不想见萧睿,可能我自私吧,亲眼看着萧睿这样,我心里特难受,也觉得他很可怜,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去看他一眼,哪怕是安慰安慰他,叫他别再这样沉寂下去。冬大还想保送他当本校的研究生呢,毕业就能留校当老师,这么好的机会,不是谁都有的,你说他现在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大多感情用事,邢晓茹说着说着就哭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何尝不万分纠结,不去,大家都以为她冷血无情;去,她简直没办法面对萧睿,上一次分手时对他说了那么多言不由衷的话,已经用尽了所有气力,她不保证再见面,她还有勇气再骗他一回。

    她怕,怕一时心软全盘托出,到时候又能怎样?正如她不能不要岑海峰,萧睿同样不能不要萧芳影,说到底,这是一个死胡同,亦是一个无解题。

    垂在身侧的左手紧握成拳,指尖戳着掌心软肉,那股尖锐的刺痛很快透过掌中传到大脑,让她逐渐找回濒临丢失的理智。

    缓缓开口,她声音低而稳,尽量不带任何为难情绪的说:“大茹,有你们在他身边,我放心,我知道他因为什么心情不好,等过一阵子,他自己想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侧面回应邢晓茹,她不会去,邢晓茹低声说:“你有你的为难,那我不逼你了,萧睿这边有我们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她聊天,无意中听见脚步声,她侧头一看,是岑海峰从对面走过来,他也看见她,脸上的表情带着尴尬和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岑青禾别开视线,不着痕迹的擦掉眼眶处的眼泪,对邢晓茹道:“你早点儿睡吧,明天有空约你跟嘉乐出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她深吸一口气,这才掉头往病房走。

    岑海峰就站在病房门前,见岑青禾眼皮都不挑一下,他终是忍不住,出声叫道:“青禾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脚步没停,跟没听到一样,径自从他身边经过,推门往里走。

    老人醒了,岑青禾进去陪她说话,也不管岑海峰是多久之后才进来。

    在医院待到晚上八点半,岑海军说:“哥,嫂子,你们跟青禾回去吧,今晚我跟艳红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安排好的,所以徐莉也不多客气,只起身去穿外套,拿包。

    岑青禾给睡着的老人重新掖了掖被子,然后起身跟岑海军和万艳红告别。

    万艳红说:“青青,青柯,你俩也跟着回去,早点儿睡觉,别玩儿太晚,明天一早过来。”

    都嘱咐好之后,一行人往门外走,岑青青问:“姐,你上司也住汉庭酒店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情不好,只随意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青又问:“那你们这两天会见面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反问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青马上回道:“我不干嘛,就是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从旁说道:“人家有女朋友,省了你的这份儿心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引凤决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太古龙神诀〕〔绝色乡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