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道星氏〕〔帝王阁〕〔美女总裁的贴身狂〕〔太极高手在未来〕〔随身带个狩猎空间〕〔都市超级修仙狂少〕〔倾世霸宠:帝君大〕〔呆萌小厨娘:殿下〕〔颜少V587:调教小〕〔都市最强修真学生〕〔最强信仰兑换系统〕〔世界调制计划〕〔藏锋〕〔围棋大魔王〕〔最强大昏君系统〕〔大唐第一少〕〔择仙录〕〔跨界永恒〕〔系统之掌门要逆天〕〔不可名状的日记簿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85章 跟她在一起,干什么都美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上下打量她,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那你最起码也得是几百亿的身家。”

    他从侧面嘲讽她打扮的寒碜,岑青禾怎会听不出来,肿着的眼皮不好做翻白眼的动作,因为太紧,她只往旁边瞥了一下,然后阴阳怪气的酸口吻回道:“是啊,像我这么掉价的人,就不跟商总监走一块儿了,省的给你丢份儿。您老现在是回酒店还是怎么着?”

    她摆明了在下逐客令,商绍城睨着她道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去哪儿,去医院呗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空落落的,好不容易见着她,不想这么快就放她走。可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,操之过急,就容易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强压着心底的悸动,他薄唇开启,故意不咸不淡的口吻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用你送我,这么近,你回酒店吧,酒店用不用我替你付房钱?”她故意挑衅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气得牙根痒痒,偏偏心里也喜欢的痒痒。

    真的是想尽办法也要多留她一阵儿,他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好啊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要是不让你给钱,好像不给你面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不知道商绍城抽的是哪门子的邪风,以往跟他在一起,他什么时候让她花过钱?可刚才吃饭的时候,他完全没有掏钱的意思,这会儿又让她给酒店房钱,不是他真的想被她包养,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会忘带钱了吧?”岑青禾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站在她身前,不答反问:“干嘛?让你给个酒店房钱,你就不乐意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带打量的道:“怎么感觉你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拿眼角瞥她,嘲讽的说:“还真是能转移话题,提什么别提钱,一提钱哪儿都怪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赶忙接道:“得得得,我花钱买你个消停,走,开房去。”

    她一激动声音不小,一句‘开房’惹得周围的路人纷纷侧头朝着他俩这边看。

    岑青禾顿觉尴尬,商绍城轻声嗤道:“你还真够开放的。”

    她赶紧低下头转身往酒店方向走,商绍城看着她仓皇的背影,眼底滑过浓浓的笑意。

    等了个一分半钟的红灯,过了街,两人来到对面汉庭酒店。

    站在前台,岑青禾问商绍城,“你能在这边儿住多久?”

    商绍城反问:“你呢?多久回去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奶得住一个礼拜的院,我想在这儿陪陪她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那我也差不多,迁就你一下,在这儿等等你,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道:“别介,你不用迁就我,你该什么时候撤就什么时候撤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着一张脸,只给了她一个充斥威胁的眼神,她马上别开视线,当做没说过的样子,只掏出银行卡,对前台道:“帮我开你们这儿最贵的房间,先开五天吧。”

    前台打量岑青禾跟商绍城半天了,见是女人付房钱,眼底深处更是潜藏着一抹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商绍城就是故意要让人误会,这种被误会的感觉,让他心底一阵阵的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一千多的房钱,他舍得让她花。

    刷卡之后,店员把房卡递给岑青禾,岑青禾递给商绍城,“你直接回去休息吧,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把房卡揣进裤袋,出声回道: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么近,外面还那么多人,能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怕你穿这样给人吓着。”

    前台本就纳闷岑青禾穿这样,怎么会跟商绍城走到一起,听到他揶揄,更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。

    岑青禾瞪了眼商绍城,懒得跟他在外人面前吵架,只得随着他一起往电梯口处走。

    下了楼,他送她去医院,路上有卖冰糖葫芦的,岑青禾问他,“要吃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眼看见山楂,马上蹙眉回道:“看见就倒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了下嘴,“没品,山楂的才最好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走过去掏钱买了两根,一根山楂的另一根是黑枣的,把黑枣的递给他,她说:“这个甜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接过去,半信半疑的咬了一颗下来,小小的黑枣蘸着浓浓的焦糖,吃到嘴里半晌才完全化开,这一回她没骗他,真的很甜。

    “好吃吧?”见他安静的拿着,她出声问。

    “凑合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吃这个不占肚子,你就算撑死,也能再吃两根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撸了个山楂在嘴里嚼,嚼的他胃里直反酸水,他赶紧别开视线,忍不住道:“我都怀疑你小时候是不是受过穷,挨过饿,这是要一顿吃饱三天不饿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小时候我奶每次带我上街,我只要见着糖葫芦,她一定会给我买,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多样,就是山楂的,没得选,有时候遇见山楂特别酸,那真是酸的人不敢往下咬,我还试过囫囵个吞下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长大了,连糖葫芦的样子都越来越多,什么草莓的,槟子果的,香蕉的,反而山楂的不好找了。其实我早就不爱吃糖葫芦了,就是每次见着都想买,感觉吃了就像回到小时候一样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往前走,岑青禾边嚼边说,虽然她语气是如常的,说的也都是糖葫芦的事儿,可商绍城却莫名听出她心底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奶的手术不是很成功嘛,我今天看她精神头也不错,休息个把礼拜就会好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目不斜视的道:“你知道我小时候,我奶每次给我买糖葫芦,我都会说等我以后长大挣了钱,我也会买给她吃,买大房子,接她过来跟我一起住,给她做饭,陪她聊天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山楂太酸了,岑青禾嘴里泛着酸涩。

    她忍着心头的委屈,努力睁大眼睛,尽量用轻松的口吻继续说道:“可还没等我长大挣钱,她就得了糖尿病,吃不了糖葫芦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那你努力挣钱买个大房子,接她过来住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是想啊,可夜城的房价跟打劫似的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自己的房子,接她过来跟我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商绍城忽然道。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向他,眼带不解。

    商绍城也侧头看向她,黑色的瞳孔中带着几分促狭,口吻轻快的说道:“你可以试着求求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心一蹙,不以为意的道:“求你干嘛?你能给我一套房?”

    商绍城似笑非笑,“不求你怎么知道我不能给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,轻嗤着回道:“你要是给我一把刀,我一定毫不惊讶的收下,因为这才是你会送的东西。送房?哈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这位妇女,别太大惊小怪,也别太坐井观天,给你自己一点儿希望,说不定我会给你一个奇迹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瞪着他道:“你叫谁妇女呢?”

    他的重点在后面,可她的关注点却在前面。

    商绍城只得说:“你不是妇女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回道:“我说你是大爷,你乐意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这打扮,瞎子都不会管我叫大爷,你……”他眼睛上下一扫,摇了摇头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憋气,第n次重申,“我穿这样是为了保暖,我又不在意外人怎么看我,你愿意活受罪那是你的事儿,到时候感冒发烧,千万别让我看见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得瑟,如果不感冒,她跟他姓。

    几分钟的路程,两人没停过的吵。

    终于走到医院大门口,岑青禾说:“行了,我自己进去,你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,出声说:“别在医院待太久,太晚回去会吓到人。”

    她都让他气的通透了,勾起唇角,皮笑肉不笑的回道:“好,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他回答,她掉头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商绍城站在原地,一直看着她的背影,岑青禾也不知怎么想的,往前走了几米,忽然就想回头看一眼,事实上她也确实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,忽然见商绍城站在原地,两人四目相对,她心跳漏了一拍,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被当场抓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,她停下脚步,转身说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无异,出声回道:“看你背影让我想起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我家打扫卫生的一个阿姨。”

    她‘咔嚓’一下沉了脸,强忍着想骂他滚的冲动,瞪了他几秒钟,愤愤的转过身,大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勾起唇角,连眼底深处都是暖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一直目送她走进医院里面,身影消失在视线中,他这才有些不舍的调转脚步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他忽然后知后觉,手里还拎着一根黑枣的糖葫芦。拿起来看了一眼,他脑海中浮现出岑青禾吃糖葫芦的样子,顿了几秒,这才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几声‘嘟嘟’声之后,手机中传来陈博轩的声音,“喂,绍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过黑枣的糖葫芦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吃过,不对,你见过黑枣的糖葫芦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纳闷的说:“什么黑枣的糖葫芦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商绍城勾起唇角,边走边道:“我今天吃了酸菜馅的饺子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