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霹雳之丹青闻人〕〔盛唐第一闲人〕〔清天白灵卷〕〔重生之傲问苍穹〕〔司令,以权谋妻〕〔逐尘录〕〔道姑本良善〕〔美女总裁的近身狂〕〔七塔之上〕〔穿越之农商〕〔娘子是潘金莲啊〕〔重生之笑红尘〕〔最强都市神兵〕〔香江星光1980〕〔水浒之王者天下〕〔我的老婆是狐仙〕〔嫡女风华:邪王的〕〔花都娱乐风暴〕〔皇帝开挂系统〕〔列神的大陆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82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眼带警惕的瞥着他,小声回道:“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电梯里面地方小,她又身体不舒服,所以没有用正统路子,而是伸手便挠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商绍城没好眼的瞪了下她,最后也没追究。

    两人迈步走出医院大门,推门出来的刹那,夜风迎面袭来,岑青禾顿时抿了抿风衣衣襟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侧头看向商绍城,她出声问:“冷不冷,要不要我把风衣借给你穿?”

    商绍城回视她,淡定的道:“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眸子微挑,出声回道:“我的风衣你穿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脱下来,我披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裹得更紧,撇嘴说道:“这时候你不应该叫我穿,说没事儿的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嗤声回道:“专治你这种假模假式的人。”

    明明就没想要给他穿,就会耍嘴。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余光瞥见岑青禾忽然脱下风衣外套,他侧头看去,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她把风衣递给他,下巴一扬,“那,给你,你披着吧。”

    外面冷风嗖嗖,商绍城沉声道:“赶紧穿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衅的道:“你不说我光说不练假把式嘛,让你看看我赤诚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脱了风衣之后,她被羊绒衫包裹的身形更加纤细柔弱,商绍城怕她冻坏了,所以难免气急败坏,没好声的说道:“赶紧穿上得了,谁乐意看你的黑心眼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大步往前走,把她甩在后面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这才迅速穿好风衣,快步跟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这回可别说我不给你,是你自己不要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光说你感冒,活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偷着撇撇嘴,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一段距离,眼看着就到了街边,岑青禾问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冷,看着他玉树临风面不改色的样儿,实则薄薄的衬衫下面,皮肤都凉透了。

    又累又饿,饥寒交迫,他不耐烦的说道:“赶紧找个地儿先坐下,过会儿西北风都灌饱了,你倒会省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我可从来没想过省钱,你要是不嫌远,咱俩打车去富豪酒店,冬城最大最好的,也就一个多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商绍城狠狠地瞪了岑青禾一眼。

    岑青禾现在根本不怕他,把他惹急了,又不急不缓的说:“你要是想就近,这附近都是小饭馆,反正东北菜什么都有,就看你能不能纡尊降贵了。”

    又一阵夜风吹来,商绍城一个没忍住,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皱眉看着岑青禾,他沉声说:“别磨叽,赶紧找地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看出他冷,开几句玩笑,逗逗他,在自己的地盘上略微放肆一些,倒也不会真的难为他。

    迈步往前走,她边走边说:“随便找一家吧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现在也管不了什么品位与档次了,只要给他一片遮风瓦,给他一口热乎饭,他保证三天不怼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带头往前走,在看到第一家小饭馆的时候,就推门往里进,商绍城紧随其后,两人刚一露面,柜台中的老板娘便抬眼打招呼,“来,是两位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应声,老板娘说:“随便坐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,吃饭的人不多不少,小饭馆里面一共八张桌子,现在已经坐了四个。岑青禾走到右边第二个空桌,拉开椅子坐下,商绍城就坐她对面。

    女店员从后厨出来,刚给别桌端完菜,就被老板娘指使到这桌下单。

    “二位吃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她站在桌子旁边,先是看了眼岑青禾,面色无异,随即又看了眼商绍城,然后明显的视线躲闪。

    岑青禾将一页塑封的菜单递给商绍城,说:“你点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,出声道:“红烧排骨炖土豆,地三鲜,酱扒茄子,炸虾,猪肉炖粉条。”抬头看了岑青禾一眼,他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喝了口热茶水,咽下去,出声回道:“我要葱烧肉段和麻辣鳕鱼。”

    店员忍不住问:“就你们两个吃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咱家菜码大,这么多,你们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抬头,只自顾自的说道:“反正她买单……再帮我拿一份鲫鱼豆腐汤。”

    店员眼底的诧色一闪而逝,到底是没再说别的,只低头写单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主食你吃什么,米饭,饺子,还是饼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都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偷着瞥了他一眼,随即转头面向女店员,变了副表情,温和的说:“麻烦帮我们拿一大一小两碗米饭,酸菜馅儿和三鲜馅的饺子各来三两,然后各式各样的饼,你们看着烙吧,一样一张,或者一样两张都行。”

    店员说:“那我问问后厨,尽量给你们一样烙一张,不然真的太多了,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你们需要什么酒水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向岑青禾,下意识的道:“喝点儿酒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也不想的回答: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他刚想问店员点酒,结果突然想到她吃药的事儿,漂亮的眼睛横着一扫,他沉声说:“吃药喝酒,你不怕死我还怕沾包呢,你这真是变着相的想讹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肿着的眼睛一瞪,不满的道:“欸,我这是拖着病驱来给你接风,你就算不感激涕零,也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哼了一声:“伪君子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吸了口气,刚要怼回去,结果余光瞥见一旁的女店员,满脸尴尬的立于身侧,她马上对她笑了笑,轻声回道:“不好意思,南方人,事儿多,帮我们拿两瓶饮料就行。”

    店员看了眼商绍城,又很快别开视线,看向岑青禾,讪笑着说道:“你们要什么饮料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有椰汁吧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能麻烦你们帮我煮几个吗?他穿的少,让他喝点儿热的,我怕他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店员点点头,“好,我叫后厨帮你们煮,二位稍等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店员拿着单子离开,岑青禾一脸坦然,低头拿起茶杯喝热茶。

    喝了两口,她眼皮一掀,看着面前的商绍城问:“要喝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推了自己的茶杯过去,没说话,其实心里正在回味她刚刚的那句话,‘我怕他感冒了’。

    有些话,当真是说者无心,可却是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高傲如商绍城,也终有一天会因为别人很随意的一句话而心动。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儿,竟是如此的五味杂陈,他不吃醋,却觉得满心酸甜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岑青禾倒了杯茶给商绍城,见他略微走神的样子,不由得出声发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着痕迹的收回思绪,拿着茶杯喝了一口,然后道:“刚才点的那些菜,要多久才能上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你饿得不行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声回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忽然站起身,“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不待商绍城说什么,她已经转身跑出去,他看着她的背影,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追出去。

    好在岑青禾只离开不到三分钟,再回来的时候,她手里拎了个白色的塑料袋,待她走近之后,商绍城定睛一瞧,袋子里面装的是红肠。

    她是跑着去跑着回的,所以坐下之后,还难免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把袋子往桌中间一放,她笑着说道:“来,先吃点儿垫垫肚子。”

    手伸进袋子里面,岑青禾扭了一根红肠递给面前的商绍城,商绍城迟疑着没接,她眼带狐疑的问:“怎么了,不爱吃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洗手没有?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,直接收回手,把一根红肠掰成两截,咬了口右手中的半截。

    她赌气,爱吃不吃,都什么时候了,饿的眼睛都绿了,还跟她这儿讨论洗没洗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岑青禾一边翻白眼一边吃,他微微蹙眉,出声问:“你不扒皮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含糊着回道:“懒得扒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:

    他就没见过她这么糙的女人,一手攥着半截香肠,吃得凶狠,她好歹扒一扒皮嘛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饿慌了,小饭馆里面全是饭菜香,她要是不把这口红肠放进嘴里,她下一秒都敢吃人。

    她吃东西很香,看得本就饥肠辘辘的商绍城,有种口水分泌过剩的错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后厨什么时候上菜,他到底是没能按捺住原始的冲动,伸手进袋子里面扭了半根肠,往嘴里送了一口。

    以前吃红肠都是切好的,从没吃过整根的,见岑青禾吃得那么香,他还想嘲笑她是不是没吃过,结果等他自己一吃,嗯,真的很香!

    同样的东西,切片跟整根吃还吃出不一样的味道来了。

    在没上菜之前,岑青禾跟商绍城一人吃了大半根的红肠,她问他:“是不是不扒皮的更好吃一点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里是这么想的,但嘴上不能承认,只得硬着头皮回道:“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儿,学好不容易,学坏一个保一个,再这么跟你混下去,我都要茹毛饮血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切’了一声,然后道:“这叫入乡随俗你懂不懂?来了我的山头,你就得敬我头顶的这片天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听你这口气,是以前上山做过女土匪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