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极品天师混都市〕〔史上第一妖孽〕〔花都噬魂仙少〕〔神的试练〕〔带着MC系统的异界〕〔重生军婚宠妻:时〕〔民国大特工〕〔家有医妻初养成〕〔一生一世笑皇途〕〔火爆小萌妃:妖帝〕〔超级全能学生〕〔念云念你〕〔中华灯神〕〔道君〕〔我是邪神番古呀〕〔洪荒之神棍开山祖〕〔快穿:恶毒女配要〕〔星王传奇〕〔超模娇妻:老公,〕〔女神的医流高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78章 还是没抗住
    :

    潘嘉乐话音落下,岑青禾不由得眉头一蹙,眼睛一瞪,“狗探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潘嘉乐点点头,“是啊,你不是去滨海了嘛,孔探说你身边清一色的富家子弟,他都看傻眼了。”说着,他笑了笑,打趣道:“青禾,你这是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气得直翻白眼,忍不住低声骂道:“狗探这张嘴,简直赶上老太太的棉裤腰了,又欠又松。什么就富家子弟了,人家那是我上司跟我上司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看看这个信息通讯如此发达的年代,估计岑青禾人还没到冬城,潘嘉乐他们这边已经知道她在滨海那边的一举一动了。

    孔探上学的时候就爱八卦,大家都心知肚明,没想到长大也改不了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走廊中讲孔探上学时候的糗事儿,岑青禾是背对来时的方向,因此没看到岑青青跟岑青柯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,直到面前的潘嘉乐往她身后看。

    她也一转头,岑青柯叫道:“姐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已经洗了脸,又化了一遍妆,看着潘嘉乐,她眸子微挑,出声道:“欸?你不我姐高中同学嘛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勾起唇角,笑了笑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岑青青又问:“你怎么也在这儿?”

    潘嘉乐说:“来看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还以为你特地来找我姐的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主动把话接过去,她看着潘嘉乐说:“你先回去吧,我们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应了一声,然后道:“等晚一点儿我跟大茹去看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们不用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了,我俩都说好了,等他睡下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‘他’,岑青禾当然知道是指萧睿。

    眼底很快闪过一抹轻微的异样,她不想再说别的,只让潘嘉乐回去,然后自己也掉头往回走。

    潘嘉乐走了几步,转头一看,岑青禾没回头,他这才拐到一旁拿出手机打给邢晓茹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几声,邢晓茹故意压低的声音传来,“喂?怎么样了,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潘嘉乐道:“别提了,我说你跟杨璐晨都快打起来了,青禾气得马上就要过来,可中途不知怎么又变卦,死活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邢晓茹闻言,不由得提高声音问:“你没添油加醋,说得夸张一点儿吗?”

    潘嘉乐委屈的回道:“怎么没添油加醋,我都火上浇油了,可青禾死活不来,看样子真是铁了心了。”

    邢晓茹着急的道:“那可怎么办啊,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他俩分?”

    潘嘉乐是男的,男人怎么说也要比女人理性一些,他轻声叹气,无奈的道:“我听青禾那口气,他俩分手另有隐情,只是不好跟咱们讲,你没看她刚才哭那样,我看着都心难受。算了吧,到底是人家两个的事儿,咱们别跟着搀和了,也不清楚中间到底有什么,别越整越乱。”

    邢晓茹来气,跟杨璐晨吵架是真的,只是她没让杨璐晨讨得便宜,只是想借机让岑青禾过来看看萧睿,也顺带着收拾一下杨璐晨。

    没想到,岑青禾这么重义气的一个人,冲动之下都没能过来,看样子,她跟萧睿真的是不可能再和好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带着岑青青和岑青柯往回走,路上,岑青青盯着岑青禾的风衣瞧,看了几眼,她出声问:“姐,你这风衣是kenzo的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无表情,只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买的?安泠都没有kenzo,冬城也才一家,店面还不大,货也不全,你这件是从夜城买的吧,还是夜城好,什么牌子都买得到,幸好我大学报了夜城,不然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青一直在岑青禾耳边嘚吧,岑青禾忍着脾气,低声回道:“去了夜城好好读书,家里人供你学美术没少花钱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撇撇嘴,不以为意的道:“人都说考进好大学就等于一只脚跨进大公司的门槛儿,我学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熬出头,别跟我提学习,烦都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瞥了她一眼,沉声说道:“谁告诉你的?你以为大公司聘人就看你一张大学毕业证书吗?人家疯了每个月一两万好几万的养闲人?你要是抱着去夜城玩儿的心,我劝你还不如在冬城找个美院读读得了,别大老远跑去给你爸妈添堵,浪费家里钱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眼球一咕噜,不满的嘀咕:“谁不知道夜城好,你不也去夜城了嘛,而且大娘都说了,你这些年上学花的钱,摞起来都比一个人还高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总是爱跟岑青禾攀比,可无论家里还是外边都知道,岑海军跟万艳红没什么文化,这些年一向是靠着岑海峰庇护,才能找到一份像样点的工作,人家不看僧面看佛面,也会给两人一份不错的薪水。

    可岑青青打小儿学画画,画画又烧钱,岑青禾记得当初岑青青的一盒颜料,就要上千块钱,那个年代,万艳红一个月的薪水才多少?

    可孩子说了,他们又爱装,不能不买,这份钱谁出?岑海峰出呗。

    说得难听点儿,他们一家几口,都是靠岑海峰半养着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懂岑青青哪儿来的优越感和攀比心,气的想怼她两句,可还要看着岑海军的面子,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忍了。

    岑青柯虽然年纪小,可却特别有眼力见,也会来事儿,见状,他出声说:“你跟姐比什么比,姐现在的好工作,是因为她是冬大毕业的高材生,你要是费劲巴力的考上夜大美院,不好好读书,出来也是个摆地摊给手机贴膜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跟岑青柯中间隔了个岑青禾,她不敢跟岑青禾明目张胆的甩脸子,这会儿正好借题发挥,拉着脸说道:“岑青柯我发现你能耐了啊,我这一说话你就怼我,你是不是找抽?”

    岑青柯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我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”岑青青作势抬腿去踢岑青柯,岑青柯一闪,岑青青差点儿摔倒,慌忙中下意识的拽了把身边的岑青禾。

    谁料岑青禾跟纸片人似的,竟是一下子被岑青青拽倒在地,她倒下的动作很突然,与其说是被拽倒,不如说是失去意识般的晕倒。

    看着摔倒半趴在走廊地面上的岑青禾,岑青青跟岑青柯都吓了一跳,两人慢半拍回过神来,赶忙弯腰过去扶。

    “姐,你没事儿吧。”岑青柯从后面拢着岑青禾的肩膀,想要把她托起来。

    岑青青也变了脸色,搀着岑青禾的手臂,跟着岑青柯一块儿使劲儿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脏跳得很快,就像是玩命跑了八百米之后的状态,从倒地再到起身,她脑子完全反应不过来,耳边嗡嗡响,这种感觉很熟悉,生病的前兆。

    打从滨海就开始病着,其实一直都没治好,也就是她身体素质一直不错,所以才能勉强撑着,突然接到她奶住院的消息,又一路奔波赶回来。滨海跟冬城温差足有三十度之多,她穿着短裤晃荡一天一宿,没睡觉加劳累,身体自然吃不消。

    起身之后,她脸色煞白煞白,耳边是岑青柯跟岑青青的声音,可具体说了什么,她好像是听见了,可是左耳进右耳出,完全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一左一右的搀着她往回走,走了得有十多米,岑青禾这才虚弱的说了句:“没事儿,回去别瞎说,我睡一觉就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道:“姐,我陪你下楼看看吧,反正都在医院,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不出话来,想摇头,可脑袋稍微一动,简直就是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岑青青对岑青柯说:“我扶她回去,你下楼买点儿感冒药,对了,问问医生吃什么药,别吃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把岑青禾扶到病房门口,岑青柯转身走了,岑青青看着岑青禾道:“你怎么这么虚啊,是感冒还是其他地方不舒服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头疼欲裂,却不得不强打精神浪,“没有,就是来回折腾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青小声说了句:“也难怪奶这么稀罕你。”

    大老远的从滨海赶回来,如果不是钱多了烧的,那就只能是孝心一片了。

    岑青青扶着岑青禾回屋,老人睡了,大家都在客厅。见两人进来,万艳红问:“青柯呢?”

    岑青青回道:“啊,出去打电话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徐莉见岑青禾脸色不好,迈步走过来,拉着她的手道: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岑青禾低声回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海军说:“嫂子,你跟大哥带青禾回酒店吧,这边我跟艳红在就行。”

    万艳红也说:“对,快点儿回去休息休息,熬了一晚上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又对岑青青说:“让你爸把房卡给你,跟你大爷大娘他们一起回去,你不也一晚上没睡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实在是太难受了,老人睡着,她也就不再坚持,跟着一帮人一起往酒店走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,岑青禾另开了一间房,等她回到房间不久,岑青柯就按了门铃,给她送药。

    “姐,你吃完药早点儿休息,奶那边有我爸妈看着呢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,关了门之后,抠了几颗药出来,就着矿泉水喝下。

    一头倒在床上,她迷迷糊糊很快就睡着了。她没想到自己一觉会睡得这么沉这么久,隐约中听到熟悉的声音,她好半晌才睁开眼,眼前一片漆黑,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只听到身后传来手机铃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人间极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