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是全能大明星〕〔快穿有毒:攻略BO〕〔灵桥龙九子〕〔腹黑老公,别撩我〕〔神工〕〔绝地求生之幸运神〕〔三国最强主宰〕〔万能客栈〕〔给渣受送终(快穿〕〔至尊瞳术师:绝世〕〔惹火妖妃:邪帝,〕〔密墓逃生〕〔魔法种族大穿越〕〔重生之我成为了NP〕〔太古狂魔〕〔最强狂少〕〔流年绵长不凉薄〕〔神炎灭世〕〔刘基兴汉〕〔阴阳至道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77章 还爱她,比恨更戳心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这口气就不对,不由得不答反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潘嘉乐火急火燎的说:“大茹跟杨璐晨吵起来了,刚才要不是我拦着,俩人在洗手间都要动手了,你在几号房,我过去找你,咱们见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咯噔一下,赶紧报上病房号,“我在走廊等你,你快点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大步流星的走出病房,站在走廊中左右看着。不多时,从右边最尽头拐出来一抹熟悉的身影,正是潘嘉乐。

    岑青禾忙快步迎上前去,一晃儿,两人也有两个多月没见面了,再见面顾不上寒暄,岑青禾蹙眉问道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潘嘉乐一张脸上,大写的烦躁二字,先是出声说:“你跟杨璐晨碰面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之前在楼下大堂碰见了,怎么了,你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从蹙眉回道:“怪不得呢,杨璐晨过来看萧睿,当着萧睿的面儿什么都没说,结果抽空叫大茹出去,半天还没回来,我就觉得不对,她俩有什么好说的,平时见面连招呼都不打,结果一出门,俩人在洗手间都吵吵起来了,我再晚到一步,一准儿动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沉声道:“她俩吵什么?”

    潘嘉乐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回来了,杨璐晨不知道你奶生病住院,还以为你是特地回来看萧睿的。她现在把萧睿当私有物,谁动弹一下都不行,还以为是大茹私下里给你通风报信,把你找回来的,在医院看见你,当然要找人发通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只见岑青禾咻的从他身边经过,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潘嘉乐吓了一跳,慢半拍回过神来,急忙扭头跟上前去,急声问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拉着一张脸,气势汹汹,“我惯得她,她算老几?”

    杨璐晨跟她耍耍也就算了,还敢掉过头去找别人的麻烦,简直就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。

    潘嘉乐也在她旁边吹耳边风,嫌弃的道:“可不是嘛,她把自己当萧睿女朋友了,成天打着替她舅道歉的旗号往萧睿病房里面跑,我都怀疑她舅是不是她花钱雇来的。这种时候就得你去收拾她,你往那一站,就足够啪啪打她的脸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忽然原地站定,还晃的潘嘉乐往前快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扭头看着她,诧异的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是一时的气涌心头,差点儿就冲到萧睿病房,可潘嘉乐的话提醒了她,现在她也不是萧睿的什么人,她以什么立场突然冲过去教训杨璐晨?

    而且萧睿若是见到她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?

    杨璐晨的那句话再次浮现在耳边,在他最痛苦的时候你不出现,现在还回来有什么用?

    潘嘉乐打量岑青禾脸上的表情,见她眼底带着茫然,甚至是恐惧。过了几秒,他出声提醒,“青禾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堆积着几股情绪,就像是几条势均力敌的蛇,互相为了抢占地盘而彼此倾轧,纠缠,在她心房那巴掌大的一亩三分地,打得硝烟四起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最后谁能赢,因为此时意志已然控制不了心情。她只是颓然的站在走廊中间,半晌才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萧睿不知道我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潘嘉乐猜不到岑青禾心里想什么,只顿了两秒,轻声回道:“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算了,我不去了,反正大茹那性格也吃不了亏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欸……”潘嘉乐眼睛一瞪,赶忙上前来拉她,几声说道:“你来都来了,进去看他一眼吧,看一眼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垂着视线,低声回道:“是啊,我看他一眼,他也不能马上好,还看什么看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拽着岑青禾的胳膊,不让她走,“青禾,你为什么不肯见萧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他现在未必想见我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急的都要无语,侧头朝着别处蹙眉瞪眼,等到再面向岑青禾的时候,他又声音无奈的说道:“青禾,萧睿想你都想疯了,别人不知道,我还能不知道吗?他成天到晚一句话都不肯说,就插着个耳机闭眼往床上一趟,那天我趁他去洗手间的时候,拿起来听了一下,你猜他听得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忽然心底一紧,像是已经猜到,但又害怕自己猜对。

    她想让潘嘉乐别说,可她自己都说不出来话,只能眼睁睁看着潘嘉乐一脸伤心的说:“还记得你去年过年回家的时候,咱们一起去唱歌嘛,萧睿把你唱的歌都录下来了,他就这么每天循环听,手机这头连着耳机,那头插着电,从早听到晚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……”岑青禾终于崩溃,把头垂下,她伸手抵在鼻梁之上,眼泪从紧闭的睫毛下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潘嘉乐见状,脸上的表情更是揪心,垂目看着痛苦无比的岑青禾,他低声问道:“青禾……你跟萧睿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?我不信你会因为要去夜城发展,就跟萧睿分手,你俩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到底是因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好想嚎啕大哭一场,为什么每当她好不容易压下心底那股滔天的委屈之时,总是会有人跳出来问她,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她不能说。

    不仅原因不能说,就连哭都不能放肆,岑青禾只有用紧抓头发的方式,才能多少缓解一下濒临崩溃的情绪。

    潘嘉乐被她痛苦压抑的模样吓到了,赶紧去拽她的手,不让她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岑青禾原地蹲下来,把头深深埋下,潘嘉乐也跟着蹲下,身上没带纸,他只好揪长了袖子试图往她脸上擦。

    走廊有病人和医护人员经过,皆是朝他们投以异样的打量目光。

    潘嘉乐低声哄着,“你别哭啊,青禾,快别哭了,大家都看着呢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蹲着流了几分钟的眼泪,忽然抬起手背蹭了下鼻子,起身说道:“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都让她吓坏了,惶恐的看着她的脸,见她除了眼睛通红之外,没有其他异样,像是情绪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,他小心翼翼的说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难受的时候,你必须得让我哭出来,不然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闷闷的,口吻却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潘嘉乐说:“那,那你跟不跟我去看萧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过去,合适吗?”

    潘嘉乐眼神怪异,抿了抿唇,几秒之后才说:“要不你先去洗把脸,化化妆再来?”

    岑青禾横了他一眼,闷声说道:“嘉乐,我跟萧睿分手了,分手总有原因,别人心里怎么想我不管,反正你跟大茹知道就行,我们俩分开,无关外部因素,就是我们自己的想法跟心态出现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见潘嘉乐张嘴欲说什么,岑青禾抢先一步说道:“也别劝我俩合,你也说了,我俩处的年头不短,从没闹过分手,既然是分了,那就是想好了。萧睿这边有你跟大茹看着,我不担心他,你也不用告诉他我回来了,免得多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想说的话,都被岑青禾给堵死了。看着面前眼睛通红通红的人,虽然他不是当事者,可竟也体会到如鲠在喉的难受感。

    半晌,他这才轻声问道:“你真不去?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自吸了口气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情绪平稳,‘嗯’了一声,她出声回道:“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是明显的叹了口气,想问的话问不出来,想说的话又没法再说,好像心有余而力不足,也就是这般滋味儿吧。

    “奶奶怎么样,听大茹说今天上午动手术,还顺利吗?”话锋一转,潘嘉乐把话题落到别处。

    岑青禾点点头,闷声回道:“挺顺利的,已经做完了,在屋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也点点头,然后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加了一句:“才两个月没见,你怎么瘦了一圈?你说你跟萧睿……”

    潘嘉乐是习惯性的,他想说你跟萧睿怎么都瘦了这么多,可话一出口,觉得自己是老调重弹,岑青禾已经明显不愿意再聊这个话题,他一而再再而三,就显得偏帮萧睿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朋友,手心手背都是肉,人家两个闹分手,劝和是正常的,可如果有一方已经明确表示不愿再继续,如果旁人再劝,那就是没有分寸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身边的朋友之所以能跟她玩到一起去,三观是最重要的,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讲,都是同一类人。

    所以潘嘉乐刚一出口就搂回来了,轻叹一口气,出声说:“在夜城那边都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没追究,两人都心照不宣的错过了刚刚的话题,她淡笑着回道:“挺好的,跟菜包子住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说:“菜包子高考之后就走了,这些年也难得见上几面,什么时候有空,大家真得聚一聚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来夜城啊,我俩招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潘嘉乐也笑了,出声回道:“看你这口气就知道你混得不错,孔探都说了,你身边全是有钱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