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霹雳之丹青闻人〕〔盛唐第一闲人〕〔清天白灵卷〕〔重生之傲问苍穹〕〔司令,以权谋妻〕〔逐尘录〕〔道姑本良善〕〔美女总裁的近身狂〕〔七塔之上〕〔穿越之农商〕〔娘子是潘金莲啊〕〔重生之笑红尘〕〔最强都市神兵〕〔香江星光1980〕〔水浒之王者天下〕〔我的老婆是狐仙〕〔嫡女风华:邪王的〕〔花都娱乐风暴〕〔皇帝开挂系统〕〔列神的大陆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72章 生活处处有虚伪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淡笑着回道:“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:“都这么晚了,他还没睡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了一声:“我们都爱熬夜,他这就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朋友挺好,这么晚还惦记你到没到,知道给你打个电话,他是哪儿的人?你回去给他带一些红肠,奶给他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说:“奶,你就好好养身体吧,不用管别人,我说给他带红肠是逗他玩儿的,他也未必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老人特别认真,还跟岑青禾掰扯半天,叫她领人家的好。

    聊了能有半个小时的样子,徐莉主动道:“都这么晚了,青禾你跟青柯回酒店睡觉,今晚我跟你爸在这儿守夜,也让你奶早点儿休息,明早还得手术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拉着老人的手道:“奶,那我先走,你早点儿睡觉,我明天一大早就过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老人紧拉着岑青禾的手,嘴上却说着:“快点儿回去睡觉吧,折腾这么老远,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从旁打趣,“奶,你松开我姐吧,她跑不了,明天还来呢。”

    老人就两个儿子,岑海峰跟岑海军,岑海峰只有岑青禾一个女儿,岑海军生了一儿一女,三个孩子,老人从小就偏爱岑青禾,这是全家人都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被孙子点名戳穿,老人这才眼带不舍的松开岑青禾的手,然后言不由衷的催她回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徐莉告别,和岑青柯一起并肩往外走。她心里有些担心会碰见岑海峰,可是出了门,走廊中很是安静,连个人影都没有,岑青禾心底空落落的,说不出是庆幸还是失落。

    跟岑青柯一起下楼,来到对面的汉庭酒店,她手里拿着徐莉给她的房卡,临进门之前跟岑青柯道了晚安,约好明天早上六点半一起去医院。

    酒店房间的衣架和沙发上都有衣服,不是徐莉的就是岑海峰的,倒也有点儿家里的感觉。岑青禾进来之后,把包放在一旁,然后坐在床边发呆。

    好像再见也没什么艰难,大家彼此心照不宣,在这种时刻,就连貌合神离都不需要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都没叫过一声爸,然而没有人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内心很平静,因为早已度过了歇斯底里和濒临崩溃的阶段,她现在最难忍受的,就是要被迫接受事实,接受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跟萧睿在一起的事实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,岑青禾一阵阵的发冷,东北夜里温度太低了,现在还没到供暖时间,她刚从滨海回来根本受不了。赶紧脱了外套去浴室里面冲了个热水澡,出来就钻进被窝,陌生的地方,陌生的床,岑青禾缩在被子里面,很累很累,她以为自己闭眼就会睡着,可一直到手机定的闹钟响起,她才蹙着眉头睁开眼,白眼球上带着红血丝,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下床的时候,岑青禾就明显感觉到不舒服,头晕,四肢发软,还有点儿恶心。她没往心里去,赶紧收拾一下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岑青柯也早就收拾好,跟着岑青禾一起去医院。路上,岑青柯看着身旁一脸苍白的岑青禾道:“姐,你是不是难受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声回道:“没事儿,就是来回折腾的,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道:“我二姐今天过来,让她顺道帮你带套衣服吧?”

    岑青柯口中的二姐,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姐岑青青,因为岑青禾是小辈儿中的老大,所以岑青柯从小到大一直叫她姐,倒是把亲姐叫二姐。

    岑青禾有气无力,淡淡道:“不用,白天没晚上那么冷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很暖心,还在超市帮岑青禾买了瓶热奶茶捂手。

    岑青禾比岑青柯大了七岁,抬眼看着他,她微笑着说:“你好好学习,到时候考来夜城,姐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说:“姐,你这是不打算回家,要定居夜城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暂时没有回来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岑青柯有些失落的道:“大爷大娘就你一个孩子,你不回来,他们老想你了。那天我无意中经过,听大爷大娘唠嗑,不知道说起你什么,大爷都哭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一酸,紧紧捏着手中的奶茶瓶。喉咙有一瞬间的哽咽,不过很快她就压下这股情绪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会做错事,可不是所有的事,都可以被原谅。

    最起码现在她还没有这样的心胸跟气度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家,你二姐也马上要考走了,家里就剩你一个,你得懂事儿,别惹你爸妈生气,多陪奶唠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转移话题,对之前的问题不做正面回应。

    岑青柯毕竟年纪小,一下子就被岑青禾带跑了,他应声,顺着她的话茬往下说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来到医院,推门进去的时候,发现房间里面不少人,不仅岑海峰和徐莉在,岑海军和万艳红夫妇也在,再者就是三对中年男女,都围在病床边跟老人说话。

    听见推门声,众人转头看来。岑青禾因为难受,所以脸上的表情并不热络,甚至带着几分回不过来神的茫然。

    看见岑海军和万艳红,她先叫了声:“二叔,二婶。”

    前者笑着应声,后者则直接夸张的问道:“青禾怎么穿的这么少,不冷吗?”

    她二婶一向如此,用她奶的话说,一惊一乍,叽喳火燎。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着回道:“还行,我抗冻。”

    徐莉解释,“她跟朋友去滨海玩儿,我也不知道啊,嘴快说咱妈住院了,她这现从滨海飞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万艳红眼球转了转,然后似笑非笑的说:“去滨海了,听说那边气候可好了,一年四季都跟夏天似的,好玩儿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她二婶有点儿小心眼,爱攀比,爱计较,总觉得岑海峰当官,他们一家三口混的比较好,所以无论是吃穿用戴,去哪儿,都要比。

    如今她奶还躺在病床上准备做手术呢,万艳红一点儿紧张担忧的心都没有,一看也知道心思不在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不怎么高兴,所以只淡淡的回了句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徐莉也看得出万艳红的那点儿小心思,不乐意岑青禾跟她多说话,她直接出声岔开话题,“青禾,这几位都是你爸单位同事,你建民叔,宏利大爷,还有陈刚叔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一旁站着的几个人,本能的勾起唇角,微笑着回道:“看着眼熟,可能好多年没见了,名字和人对不上。”

    岑海峰见缝插针,为了能跟岑青禾搭几句话,主动笑着作介绍。

    这是岑青禾回来之后,第一次正眼看岑海峰,看到他的身形和脸,她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瘦了,短短两个月不见,岑海峰整整瘦了一大圈,昨晚她没细看,还没发觉,这会儿定睛一瞧,她心里难免翻腾。

    岑海峰说着什么,岑青禾一概没往心里去,只听得一个男人笑着说道:“青禾跟小时候一样,没变,这孩子太出息了,听说在夜城大公司上班呢?”

    徐莉看似低调,实则难掩优越的回道:“不求她有什么大出息,自己能养活自己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一旁模样陌生的女人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盛天房地产我知道,那可是大公司,国内数一数二的,世界五十强,就冬城那个新开盘的龙渊府,我有个朋友她老公是做生意的,说是买了那儿的房子,均价五万一平起步,你说这不是抢钱呢嘛,可还是那么多人拿钱都排不上号。盛天就专门开发这些豪华楼盘,能进人家那公司工作的,哪有普通人?”

    铺垫了这么多,女人转眼一看岑青禾,笑眯眯的说道:“还得是咱闺女有出息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小就怕这种场合,一大帮几乎没见过面,或者是记不清长相的父母朋友,见了面不分青红皂白,拎过来就是一通夸,也不管身边多少人看着,不管多少人心里想什么,哪怕自己心里都不是这么想的,可话就得这么说。

    说得好听点儿叫世故圆滑,说得难听点儿,就是虚伪。

    岑青禾都敢打包票,说话那人心里一准不是这么想的,指不定从她身上挑毛病,然后拿来跟自己的孩子比。

    做家长的大抵都这样,岑青禾不喜欢,但能理解。

    笑了笑,算是回应,岑青禾也没出声说什么。倒是躺在床上的老人,她迫不及待的向陌生人炫耀,她的大孙女有多好,从学习到生活,从品德到言行,夸到最后,岑青禾余光瞥向岑海军和万艳红,两人脸上的表情,一个是强颜欢笑,另一个则是笑都不笑。

    见状,岑青禾赶紧出声把话题岔过去了,“奶,你觉得怎么样,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?”

    老人看着岑青禾说:“没有,哪儿都好,奶一看见你哪儿都不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来看望的人都在笑,边笑还边捧,“老太太是真稀罕这个大孙女,都不知道怎么夸才好了。”

    夸到后来,徐莉都看不下去了,她出声说:“我们老太太惯孩子,对三个孩子都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有人问:“对了,海军家的姑娘呢?”

    闻言,万艳红马上回道:“青青这不考上夜大美院了嘛,马上要去夜城报道,临走之前同学非要请客吃饭,昨晚太晚,没让她过来,她估计待会儿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考上夜大美院了?那可真不错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