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花都狼王〕〔影帝的天命少女〕〔来自山里的孩子〕〔冷君嗜宠,太子要〕〔超能外卖系统〕〔黑科技研发中心〕〔未来生存系统:男〕〔冷王的绝宠医妻〕〔军婚燃情:九零小〕〔傻妻种田:山里汉〕〔大唐技师〕〔盛世娇宠之名门闺〕〔暴君,你家王妃翻〕〔横刀〕〔最强医妃:邪王,〕〔一把吉它镇天下〕〔异能小毒妃:王爷〕〔穿越变成老爷爷〕〔星际大头条〕〔重生甜妻请签收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69章 刀子嘴豆腐心
    :

    自打来夜城之后,岑青禾一直努力试图逼着自己忘记,如今快要回家了,她又控制不住自虐般的回忆。

    本是望着窗外的飞机在出神,可看着看着,不知怎么就走神看成了玻璃上映照的人影,那是她自己,空洞着双眼望着某一处,眼底满是沉沉的绝望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儿之前,岑青禾一直以为绝望只是一个形容词,可现在她才明白,原来绝望是动词,还是持续性动词。它能让一个人心痛,只要活着,就无休止的疼痛。

    都说人活着就有希望,没有什么事儿是办不成的,也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,可岑青禾就纳闷了,为什么老天爷可以给很多人绝处逢生的契机,却偏偏只给她留下死路一条呢?

    她想得头都要炸开,也想不出一条两全其美之策。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徐莉得知真相之后疯掉,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家散了,所以她选择沉默不语;同时,她也不能当做这件事儿从没发生过,她信岑海峰说的,他不知道她跟萧睿之间的关系,可萧芳影呢?她总知道岑海峰是什么人,总知道他有妻有女吧?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有家庭,还要蓄意插上一脚……哪怕她是萧睿亲妈,她也瞧不起,不仅瞧不起,还深深地厌恶,憎恨。

    说什么爱屋及乌,跟徐莉被蒙在鼓里当傻子相比,简直可笑到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直到事情发生之后,岑青禾才明白,有时候,爱情跟亲情真的没法比。她爱萧睿,可萧睿他妈当小三,破坏岑海峰跟徐莉之间的感情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岑青禾可以当着萧芳影的面,眼睛不眨一下的痛骂她一顿,只因为对方的存在,伤害了她亲妈的利益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性,人会思考,会护短,会权衡利弊,同样,也会趋利避害。

    不能再跟萧睿在一起,岑青禾会痛苦煎熬,甚至要了她半条命。可作出这样的抉择,并不难,甚至当她在萧睿家的茶几上,瞥见岑海峰车钥匙的刹那,她就已经知道结局了。

    那些打着包容大旗,可以原谅一切的人,岑青禾佩服。可她做不到,也许她天生心胸狭窄,所以做不到为了一己私欲,包庇亲爹跟婆婆搞到一起,如果她真的为了萧睿这么做,那她就是对不起徐莉,白叫徐莉二十三年的妈。

    说白了,萧睿不能让她不要亲妈。

    看着玻璃窗中映照的自己,岑青禾特别努力的想要勾起唇角,让自己看起来释然一些。

    道理她已经想的很清楚,男朋友可以没有,亲妈不能不要。时间久了,大家都会淡,她会再找下一个男朋友,萧睿也不可能一辈子打光棍……可是为什么,理智清清楚楚,心底却一团乱麻,每当她以为自己可以想通的时候,耳边总是会有一个声音在误导她。

    “如果岑海峰不跟萧芳影婚外情,你跟萧睿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结婚生子,你那么爱他,凭什么不能在一起?”

    这是个怪圈,她越想往外爬,感性的丑恶和自私,就越是要拖着她的腿往下拽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想淡然处之,可事实上,她也是俗人一枚,所以她将所有的求而不得,尽数化作怨恨,报复在岑海峰身上。

    是他,因为他一个人的失职和放纵,导致所有人都跟着如置深渊。

    飞机经停半小时,岑青禾就一个人躲在角落发呆了半小时。待到空姐拿着喇叭喊登机,她这才转身折回去。

    再上飞机,身边已经换了人,是从合西登机去冬城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敢再睡觉,生怕再做噩梦,所以一直倚靠在窗边,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。

    从滨海飞合西,一共飞了三小时,中间经停半小时,再有三个小时就到冬城了。岑青禾跟徐莉报过平安,所以上飞机之前已经关了机,她不知道,身在滨海的商绍城,心里一直在惦记着她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回夜城,算着四个小时的飞行,这会儿差不多也应该到了。跟一帮朋友坐在同一个包间打牌,他明显的心不在焉,时不时的就往陈博轩那里瞥,看他有没有接电话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转眼间三圈牌都打完了,陈博轩手机一直没响,商绍城也越来越焦躁。

    他看都没看,随手打了张八万出来,坐他下家的窦超马上一推牌,胡了。

    沈子松笑说:“几年没见,绍城懂事了啊,这一晚上竟给别人点炮了。”

    杨灏也道:“可不是,赢得我都不好意思收钱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一勾,强颜欢笑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心底正烦,忽然余光瞥见对面桌的陈博轩低头掏手机,他眼睛马上瞥过去。

    陈博轩接通后说话,可因为包间里面人不少,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都在说,所以商绍城并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说了没几句,陈博轩挂断,商绍城也不知道是不是岑青禾打来的,他想问,可是不好意思,而且心底还憋着气,那个不识抬举的,他留都留不住,简直恨的人牙根痒痒。

    趁着麻将机洗牌的功夫,窦超随口说了句:“绍城,你那小助理怎么突然回夜城了,她那身体能行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无异,听不出喜怒的说:“她明天上班。”

    窦超笑道:“她在你手下做事,你一句话,她还用上什么班啊,留在这陪你多好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“我用不着她陪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岑青禾不肯留下来陪他,每每想到此处,他就想拿起电话痛骂她一顿。

    这边正说着,对桌的陈博轩忽然转过头来,他看着商绍城说:“欸,青禾几点的飞机到夜城?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眼回视他,面无表情的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她还没打电话给我,不知道到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商绍城眼底当即划过一抹轻诧,过了两秒才问:“刚才不是她打给你的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刚刚是我妈打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一沉,算着时间,距离岑青禾说要登机到现在,五个小时都有了。

    窦超见状,瞥眼打趣,“看见没,怪不得打牌还心不在焉的,原来心里头一直想这事呢。”

    沈子松跟杨灏皆是但笑不语,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商绍城心里着急,这会儿也顾不上装了,视线直接越过对家的沈子松,落到陈博轩身上,出声说道:“你给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岑青禾,几秒之后,他看着商绍城道:“关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眉头一蹙,眼底与其说是意外,不如说是赤裸裸的担忧。

    窦超爱开玩笑,可也看得出眉眼高低,闻言,他收回打趣的语气,正经问道:“几点的飞机?”

    这边的两桌麻将都停了,稍微远一点的一桌,沈冠仁最先察觉到不对劲儿,所以侧头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博轩又给岑青禾打了一个,还是关机。

    他出声回道:“青禾关机,不知道到没到夜城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查一下今天下午六点半以后的航班,几点到夜城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让身边的白冰查,白冰低头翻手机,很快回道:“七点二十有一趟,十一点十分到;七点二十五有两趟,都是十一点十分到;再往后就是七点四十五的,十一点四十到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了眼左手腕的腕表,现在已经夜里十二点二十五了,心底一慌,他虽不说话,可神色难免不好看。

    沈冠仁道:“确定是坐七点多的航班回去的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也出声说:“也许是后面的航班呢。”说着,他用胳膊肘怼了下身边的白冰,白冰也看出商绍城面色不对,所以马上低头看手机,然后道:“八点十五,八点二十还有八点二十五的飞机都有,一共五趟,都是十二点十分到夜城。”

    十二点十分到,这会儿也过了快二十分钟了,如果飞机落地,岑青禾也该开机才对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直不出声,俊美的面孔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也许是手机没电了?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附和,“再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因为一个手机关机,满屋子十多个人,全都停下来盯着商绍城这边看。理智在告诉商绍城,这会儿他应该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,省的被人看笑话,更何况岑青禾是他什么人?不是女朋友,助理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同时,他心里控制不住的担忧害怕,如果飞机正常落地,她早就应该开机了,是真的手机恰好没电,还是……出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“没事儿,估计是手机没电。”沉默数秒之后,商绍城淡淡的说了句,然后主动伸手去掷骰子,抓牌。

    陈博轩也说:“再等等,估计到家就打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很多人而言,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儿,所以很快场子又热起来,大家继续打牌聊天。

    吃喝玩乐的时候,时间应该过得很快才对,可是于商绍城而言,当真是每一秒都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担心已经达到用理智都压制不住的地步,终于,在一点刚过之际,他忽然抬眼看着前方陈博轩的背影道:“给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慢半拍转过头,见商绍城看着自己,这才应声,然后拿起手机打给岑青禾。

    商绍城直盯着陈博轩看,他最怕陈博轩会说关机两个字,可偏偏天不遂人愿,陈博轩没几秒就看着他,表情不对的道:“关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