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汇聚的世界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帝灭苍穹〕〔修仙界归来〕〔打怪能升级〕〔三国之最强帝国系〕〔九世圣尊〕〔剑气将近〕〔升棺发财〕〔我被僵尸咬了一口〕〔无上血帝〕〔未来巫师〕〔重生嫡女有空间〕〔美漫里的盗版郎中〕〔星辰戮神传〕〔穿进红楼:晴雯,〕〔最佳陪玩〕〔护花高手〕〔关陇〕〔残王傻妃:代嫁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67章 不是所有的对不起,都能原谅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萧睿分开的,一个人在家门口游荡了一个多小时,待到自认为已经可以做到平心静气的状态,这才拎着行李箱回家。

    她以为见到徐莉的那一刻,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,可事实证明,岑青禾想多了,因为她拿出钥匙打开家门之后,发现家里面根本没人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六,单位又不用上班,岑青禾站在客厅,衣服都没脱,赶紧先打个电话给徐莉。

    徐莉那边很快就接了,伴随着背景音‘哗啦哗啦’的声响,她出声道:“青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在打牌?”

    徐莉笑着回道:“是啊,你怎么想起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,下课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骗他们,三天之后才回家,按理说这个时候,她还应该在日本。

    随意的‘嗯’了一声,岑青禾问:“我爸呢?“

    徐莉道:“你爸出差了,你后天回来,他明天回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一想到之前在萧睿家听见的声音,看见的钥匙扣,顿时眼泪模糊视线,心底说不出是愤怒还是酸涩,她咬牙强忍着。

    “喂?怎么了?”徐莉没听见岑青禾应声,故而诧异的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抹掉眼泪,深吸一口气,这才说:“没事儿,那你先玩儿吧,回头聊。”

    匆匆挂断电话,岑青禾一个人站在熟悉的客厅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做梦都没想到,回国之后,她爸送她的第一份大礼,竟然如此的令人‘惊喜’。

    情绪的瞬间爆发,只能支持一个人痛哭半分钟的样子,待到伤心欲绝逐渐隐退,取而代之的便是压都压不住的愤怒,被背叛和欺骗的愤怒。

    岑青禾拿起手机,想都不想,直接给岑海峰打了过去。伴随着‘嘟嘟’的连接声,岑青禾出神的望着地面发呆,内心竟然是平静的。

    电话大概响了六七声的样子,岑海峰的声音传来,“青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无表情的问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岑海峰避重就轻的回道:“在外面,你后天就要回来了,高不高兴?我跟你妈去冬城接你,想要什么,我提前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如常,带着宠溺和欢喜。可岑青禾听了,却只觉得厌烦,甚至是……恶心。

    “我在家,你先回来吧。”她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“你在家?”岑海峰特别诧异,还一度不信,以为岑青禾在骗她。

    直到她出声说:“我刚到家,回来吧,我有事儿跟你说,先不用告诉我妈。”

    许是听出她声音中的冷淡,岑海峰问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是那句话,“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挂了电话,屏幕黑掉的瞬间,她又没出息的眉头蹙起,喉咙酸涩的像是被人给卡住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十几分钟,家里防盗门就被人从外面拿钥匙打开,岑海峰匆匆忙忙的赶回来,看得出是特别着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自己卧室的床边,一直到岑海峰穿着拖鞋出现在面前,她都没有抬眼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岑海峰打量着岑青禾的脸色,见她明显哭过,不由得表情僵硬,出声问道:“怎么了这是?不是说后天才到家嘛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皮都没挑一下,只看着不远处的椅子腿发呆,唇瓣开启,她出声道:“我妈说你出差了,明天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岑海峰眼神略微躲闪,不过很快便回道:“啊,临时有点儿变动,提前回来的。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傻子都看得出岑青禾的异常,岑海峰更是拿捏不准岑青禾到底是怎么了,所以难免眼神躲闪,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岑青禾还是维持着视线微垂的动作,沉默数秒,她忽然出声问道:“你还爱我妈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还不待岑海峰回答,岑青禾自己先哭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这句话问了等于白问,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可岑海峰却明显的脸色一变,直盯着哽咽的岑青禾,他几秒之后才说:“谁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难过到极处,不知道是在替自己跟萧睿难过,还是在替徐莉难过,总之剜心一样的疼,她皱着五官,表情压抑到几近扭曲。

    岑海峰见状,不由得走过去拉岑青禾的手臂,岑青禾却像是惊蛰一般,猛地一耸,起身往旁边退去。

    满脸的眼泪,她通红着眼睛看着面前一脸不知所措的岑海峰,颤声问道:“你拿我妈当傻子呢吗?”

    岑海峰眼带惊慌的回视她,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来:“怎么了?你先别哭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都到了这种时候,他还在跟她装傻。岑青禾心痛伴随着几欲奔腾的愤怒,嗓子明明已经哽咽的不行,可她还是低声压抑的问道:“你跟萧芳影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海峰顿时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直直的看着她,神色惶恐,像是在吃惊她怎么会知道。

    岑青禾满腔愤恨无处宣泄,边哭边喊:“你不是成天说爱我妈,会对她好一辈子,再穷不能穷老婆,这辈子对不起谁也不能对不起她吗?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,有没有想到我妈,如果她知道了,她会不会疯?你明知道我妈这辈子最看重的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能忍心这么伤害她妈?

    岑青禾哭到每一句话的尾音都是吞掉的,可岑海峰却清清楚楚听到她说的每一个字。

    他试图向她解释,“是不是谁跟你瞎说什么了?我跟你萧姨就是朋友,不信我现在打电话给她,让她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真的掏出手机来,假模假式的要打电话,其实脸色已经难看到发白。

    岑青禾原本只是伤心愤怒,如今看到岑海峰死不承认,她满眼都是失望透顶的嫌恶,眉头一蹙,她不愿再听他在这里编故事,所以沉声说道:“我求你别再撒谎了,你拿我妈当傻子,难道也拿我当傻子吗?你刚从萧芳影家里面出来,刚在她家洗完澡,她家的装修钱都是你拿的,如果这样你还说是朋友,那你敢不敢当着我妈的面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岑海峰是彻底懵了。他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岑青禾,高大的男人,一时间竟是低到了地缝里面。

    为人父母,当做表率,二十多年,岑海峰在家一直尽心尽力的扮演着好爸爸跟好丈夫的角色,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,会被女儿当面戳穿外遇。

    父女两人四目相对,好半晌,岑海峰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怒极,只觉得可笑,他这是承认了?

    泪流满面,她故意睁大眼睛,让他清楚看见她眼中的受伤跟嘲讽,唇瓣开启,一字一句的回道:“你跟萧芳影一起进房间去洗澡,我跟她儿子就躲在大衣柜里面,我俩谈了四年了,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?我想嫁给他!我这辈子就想嫁他一个人,现在因为你们两个,完了,全都完了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岑青禾忽然声嘶力竭,喊的额头上青筋蹦现。

    岑海峰脸色煞白,像是被人抽干了浑身血液,乍听到这样的话,就跟岑青禾躲在衣柜中,突然听到他的声音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边喊边往后退,一想到自己跟萧睿就这么完了,她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疼的,疼到极处,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只能遵从本能,抬手揪着自己的头发,捂住脑袋,像是这样才是最原始的保护姿势,这样才不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是她的反应像极了濒临发疯崩溃的人,岑海峰出于一个父亲的本能,跨步上前,抓着她的双臂,不让她做出自残的动作来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想让他碰,猛地伸手将他推开,她大声喊道:“我恨你!你离我远点儿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岑海峰被她推得往后一步,不过马上又过来拉她,嘴里不停说着对不起。

    岑青禾挣不开,而且浑身发软,她只能边哭边道:“我求你别再跟我说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禾,对不起,爸错了,爸是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像是念咒一样在她耳边絮絮叨叨,岑青禾却只觉得天都塌了。因为他一个人的错,不仅毁了他跟徐莉的婚姻,也毁了她跟萧睿的爱情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个人的错,要让这么多无辜的人一起赔上所有的幸福?

    岑青禾闭着眼睛,混乱中说了句:“让我原谅你,这辈子都别想,除非我死。”

    死这个字眼,太过沉重,她只是一时伤心欲绝,不知道该怎么宣泄内心的痛苦。可于岑海峰而言,这无疑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手上忽然就没了劲儿,他呆呆地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岑青禾从他手中挣脱出来,往后退了几步,她模糊着视线看着他,极度哽咽的说道:“因为你的自私,你害了自己女儿一辈子的幸福,有你这种爸,我觉得耻辱!”

    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岑海峰脸上的表情,岑青禾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迷茫,无助,后悔,愤怒,伤心痛苦……像是有上百种情绪在一瞬间混杂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像是要发飙,却在话要出口之际,泄了气,万语千言,最后只说了几个字:“对不起……青禾,爸对不起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