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首席老公,强势爱〕〔时少放肆宠:鲜妻〕〔娇妻撩人:军少别〕〔女神的最强兵王〕〔爱在长夜无尽时〕〔神级修炼系统〕〔顾少的心尖萌妻〕〔腹黑鬼夫赖上我〕〔乱世谋:江山为祸〕〔奇事心语〕〔美女日记之离歌〕〔神话血脉〕〔嫡女生存手札〕〔绝天武神〕〔蝶变:危险关系〕〔欢喜田园〕〔总裁的第一宠妻〕〔鱼不服〕〔妙手狂兵〕〔踏破星河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66章 最难堪的经历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睁着眼睛,她看到萧睿长长的睫毛垂下,他特别深情且略带急促的吻她。

    没吃过猪肉也见过不少猪跑,她能想到,待会儿会发生什么,心底有紧张,可更多的是出乎意料的平静。早就知道自己会是他的人,所以对于这一天,她只是期待和期盼,并没有什么意外和忐忑。

    萧睿从后面单手揽着岑青禾的腰,另一手捧着她的脸,低下头吮吻她的唇瓣,直把她的唇吻得晶莹水润,像是涂了一层唇彩似的,这才慢慢睁开眼睛,然后稍稍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微垂着视线,不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萧睿凝视着岑青禾精致的脸庞,很低的声音道: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说了岑青禾忽然就紧张起来,都说第一次会很疼,她有些怂的抬眼看着萧睿,可怜巴巴的道:“我饿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?”

    萧睿目光深沉的望着她,好看的唇瓣一张一合,低声回道:“我也饿,你先把我喂饱了。”

    萧睿平时还是挺正经的,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再配上他此时要吃人一般的灼热眼神,岑青禾当即就面红耳赤,心跳如鼓。

    她每一个羞涩的眼神和害羞的小举动,都像是一只无形的手,在轻轻抚摸着萧睿的身体,他全身痒,可又不确定哪一处痒,总之就是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此刻岑青禾的内心是复杂的,明明也挺想,可又害怕;明明想放纵,可身体却又在矜持。

    正当她心里琢磨着,到底是撒开了还是装淑女范儿好,忽然萧睿弯下腰去,下一秒,她身体腾空失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轻呼一声,她本能的伸手抓住萧睿的胳膊,他已经将她打横抱起,转身往床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房间不小,床却是单人床,有个一米二宽的样子,他抱着她一起倒上去,她还来不及起身,他已经压下来,眼前光线被遮,唇被堵上。

    他的吻既温柔又缱绻,带着四年来的隐忍和求而不得的想念。

    岑青禾伸出手臂,环着他的脖颈,到底是不再扭捏,闭眼回吻他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床上耳鬓厮磨之际,忽然听得门外传来说话声,毕竟是在别人家里面,还是做这种事儿,岑青禾心底始终带着戒备,所以刚一听到声音,她立马头一偏,别开萧睿的吻,然后压低声音说道:“谁?”

    萧睿刚想说没事儿,结果忽然听到外面有转密码锁的声音,瞬间,床上的两人脸色皆是一变。

    岑青禾激动的推着萧睿起来,萧睿也是着急,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赶紧藏起来!”这是岑青禾的第一反应,在未来老公家被未来婆婆捉奸在床,她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?

    萧睿也是懵的,岑青禾说什么他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岑青禾打开大衣柜就往里迈,突然想到什么,她眼睛一瞪,“鞋,门口还有鞋!”

    萧睿闻言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门口,把两人的鞋一起拿回来,岑青禾开着衣柜门等他,他鬼使神差的跟她一起躲进去,只因为他告诉他妈,他今明两天也不在家。

    所有的动作完成,也不过六七秒钟的时间,客厅防盗门甚至在他们躲进大衣柜之后的几秒,才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岑青禾先是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进来吧,我给你拿拖鞋。”

    她见过一次萧睿他妈,高三学校轰炸式的补课,所有家长都会来送饭,她无意间在人群中看见一个气质特别好,漂亮到几乎乍眼的女人,后来见萧睿跑到她身边,才知道这是他妈。

    蔡馨媛都说了:“怪不得萧睿长这么帅,看他妈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自骄傲,未来老公长得帅也就算了,未来婆婆还是大美人一个,啧啧,这一家子的颜值啊。

    躲在大衣柜里面,岑青禾看不见外面的情况,只能凭感觉断定,萧芳影是带了人回来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关门声响起,萧芳影说:“你坐会儿,我给你倒茶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,很随意的道:“家里装修都是小陈帮你弄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乍一听到这个声音,整个人如遭雷劈,躲在周边挂满衣服的衣柜里,她忽然就不会呼吸了,只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,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,心底慌的一塌糊涂,又本能的告诉自己,声有雷同。

    萧芳影道:“是啊,小陈主动来找的我,都是他帮我做的,不然我也不懂,都装下来弄了挺长时间,后来还一分钱不要,整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:“他欠我人情,我让他来帮你装修,他乐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萧芳影说:“要不是你给我拿钱装修,我真的不想装了,反正睿睿毕业也不打算在安泠,这边就我一个人,装了也浪费钱。”

    男人道:“没钱就跟我说,我的不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二十三年的声音,岑青禾怎会错认岑海峰的动静?如果说萧芳影带岑海峰回家只是出于朋友关系,那么刚刚的这番对话,就彻底让岑青禾崩溃到三观尽毁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不会突然回来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他说朋友叫他去冬城玩儿,这两天都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洗个澡,刚出差回来,累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进去,帮你搓搓后背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想帮我搓个后背吗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……

    两人一起说笑着进了主卧,留下敞开房门的客卧衣柜里,完全懵掉的萧睿跟岑青禾。

    萧睿是无比的尴尬,他怎么都想不到,原本说去参加同学孩子升学宴的妈妈,会突然带个男人回家。他很震惊,却并不生气,因为打从有印象开始,就是他妈一个人带着他,小的时候他还会问,为什么他没有爸爸,可每当他问起,他妈都会偷着抹眼泪,再不然就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等到再长大一些,萧睿就绝口不提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妈一个人带着他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他从不反对她谈恋爱,交男朋友,只是没想到……会恰好被岑青禾给堵上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赶得早不如赶得巧,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情,萧睿只暗恨赶的太寸,不知道岑青禾会不会因为这事儿,就觉得他妈的私生活不检点。

    “青禾……”想着,萧睿很小声的叫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言不发,萧睿侧头去看她,透过衣柜门缝的亮光,他隐约瞧见岑青禾的脸,她的脸隐匿在重重衣服之中,并看不清表情,只能感觉浑身都很僵硬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摸她的手,待到摸到之后,发觉岑青禾手是抖的。

    “青禾。”萧睿忐忑,所以压低声音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像是漏了一个大洞,心一直在往下坠,她无时无刻不在恐惧坠地摔碎的那一刻,可事实上,那种一直悬着的惊慌,才更让人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她已经清楚辨别出外面的男人是谁,可她不愿意相信,骗自己世上人有千万,声有雷同,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儿,怎么就会是她爸?

    她不信,绝对不是!

    外面已经没动静半天了,萧睿见岑青禾始终不讲话,拿捏不准她心里想什么,他病急乱投医,只得小声说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我妈怎么会突然回来,我也不知道她谈了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男朋友这样的字眼,就像是淬了毒的针,密密麻麻的戳中岑青禾的心。她顿时焦躁,眉头一蹙,低声说:“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萧睿闻言,赶忙道:“你等一下,我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儿子带女朋友回家,正赶上妈妈带男朋友回家,做的还都是同一档子事儿,这样的奇闻异事,倒也不多见。

    萧睿硬着头皮推开柜门,探头从里面出来,他妈的卧室里面自带浴室,外面很安静。

    他出来看了一圈之后,这才对柜子中的岑青禾说:“出来吧,我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如果遇上了,他妈也会尴尬的,萧睿不想。

    岑青禾面无表情的从衣柜中跨出来,穿上鞋,她跟着萧睿往外走。在经过客厅茶几的时候,她无意中一瞥,正好看到放在桌上的车钥匙,钥匙扣是一枚施华洛世奇的水晶星星,她觉得好看,所以买来送给岑海峰当幸运物的。

    见到熟悉的物件,岑青禾面上看似波澜不惊,实则内心早就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只一墙之隔,她爸跟别的女人偷情,她到底要不要冲过去把他揪出来,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当着徐莉的面,他是二十四孝好老公,恨不能徐莉说一他不说二的人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站在玄关处,萧睿轻手轻脚的开门,生怕被人发现似的。看着他小心翼翼的举动,岑青禾好想哭,如果里面的女人是陌生人也就算了,那她一定会冲进去,该打的打,该骂的骂,可偏偏出轨他爸的人,是萧睿亲妈,如果事情捅开了,除了岑海峰跟萧芳影难做人之外,萧睿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只有他妈妈。想到此处,岑青禾忽然就泄了气。

    再一晃神,她已经行尸走肉一般,跟着萧睿出了他家大门。一直到下了楼,萧睿舒了口气,可岑青禾的这口气,却一直哽在喉咙处,上不去也下不来,噎的人想死的心都有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